李振偉 – 從遙遠來的廣播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人往往喜歡比較,尤其是香港人。很多時判斷人的價值、成就,往往就用幾把尺,學歷有多高?賺錢有多少?伴侶有多好?兒女有多好?其實除了這些俗世的標準,還有其他嗎?我最近認識了哈爾濱的朋友,他從小被人認定是無用的人,連他自己都覺得低人一等,不過他最終沒有自暴自棄,反而努力發掘自己過人之處,今天他不單可以自立,更有力四圍去關心人,而且更有一門獨門絕技。

各位香港的父老、弟兄姊妹,各位朋友,你們好!我是來自東北的李振偉,現在北方的天氣非常寒冷,現在是下雪的時候,北方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狀態,但我是看不到雪的樣子,欣賞不到雪的美景,因為我是視障人士。

自己的聽力很好,比這再大一些的屋子,小時候你不管藏在任何一個角落,如果玩捉迷藏的遊戲,只要你能呼吸我就能找到,很容易、很輕鬆就能分辨出來。對人的聲音有印象,能記得住,可能因為看不見,所以神把另一方面的能力加給我,我是出生在東北,距離哈爾濱有一段路程的偏遠農村,三、四歲時我記得,我的奶奶和媽媽經常哭,我問她們為什麼哭?因為我印象是人不舒服才哭,比如身體不舒服,因為我是這樣,身體不舒服才哭,但她們不告訴我,直到我五歲時,跟一群夥伴們玩,那時農村的障礙物比較少,我對環境的熟悉能力很強,我從幾里外的村子能自己找回家,不用人帶也能找回家,有一次我跟他們追逐時,他們前面有一個深坑,他們繞過去,當時我就想我直接跑過去,不就可以捉住他們嗎?結果我掉在那深坑裡,摔得我好痛,我哭了,哭的時候我問母親,他們為什麼不掉在坑裡呢?我的母親和奶奶告訴我說,你是盲人,我說盲人什麼意思?她說就是你看不見前面的危險,你也看不見五顏六色,那時我主要透過觸摸和感覺,比如聲音、音樂,身邊人的說話來辨別一個人,辨別他的方位、狀態等等。但五歲時沒有人告訴我,我是盲人,所以那時我不知道自己是盲人,那時心態還是蠻好,但那句話說完後,我童年的歡樂就此消滅了,她那句話把我從深坑,帶到另一個更深的深淵裡,原來我是跟他們不一樣的盲人,愈來愈知道自己是盲人這事實,因為農村裡很多小孩會圍觀你,會辱罵,他們辱罵時我不單悲觀,而且憤怒。小時候我還悲觀,我還不太懂,就是憤怒,覺得自己跟孩子們打架時打不過他們,頭、手被打破,我也不覺得疼,心裡的傷痛可能,掩蔽了我身體上的疼痛吧!我的鄰居也常常說,這孩子那裡都好,就是看不見。

我是一個很多愛好的人,比如說爬山,大概我兩小時能走十公里的路程,我經常喜歡運動。

83年開始上學,首先要學習生活的自理,那時我將近十二歲,比如洗衣服,整理內務,打飯,到室外上廁所等等。你要自己找回來,我們的學校操場很大,你要自己能夠找到位置,那時因為跟大家生活在一起,他們都是失明人,感覺還可以,但上學時我就想,用自己的學業來證明自己。所以我上學時拼命地學習,當我學盲文後,又學了按摩,我學得最好,我在90年8月畢業,有一段時間找不到工作,大約有幾年的時間吧!那時我剛畢業,是小醫生,所以沒有人來看病,在我們中國大陸,一般看病都想找老醫生,我的父母供我上學花了大量金錢,我覺得我不能報答父母,在社會上不是這樣嗎?你能為社會做什麼?你就是有用的人,你不能為社會做什麼?那就是廢人。因為世人一定要根據你的才能,權勢、地位等等來評價你。所以我落在那裡頭,我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我周圍的人逐漸有了家庭、工作,而我卻什麼都沒有!我總想著自己將來父母不在了,我會死在黑漆漆的小黑屋裡,孤單單地死在小黑屋裡,沒有妻子,沒有女兒,什麼都沒有,晚上我打開收音機,因為我們從小愛聽收音機,轉來轉去聽到了福音台,福音台裡說,一位神明叫耶穌,祂來到地上為我捨命,我從來未聽說過為人捨命的神,我就聽,聽到第三天,他說,每一位殘障人,都是耶穌心上的人,我當時想,我這樣的殘疾人,一個廢人,別人都按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有什麼特殊價值背景來衡量我,我什麼都沒有的人,天上的神居然把我當成祂心上的人,祂重看我,為我捨命,那麼說我不必活在,人的重看與輕視裡面了,從此以後每晚必聽福音電台,每天晚上聽兩小時,我曾計算了一下,很多人一週聚會一次,我每天晚上都聽兩小時。一個叫《空中教會》的欄目,我每天晚上都聽,我聽了兩年,720次左右,後來我找到了教會,我發現果然像電台裡說的那樣,教會的弟兄姊妹,不是按著你能做什麼來看待你,而是按著你是主內的人來對待你,我是盲人,不能為他們做什麼,他們對待我真有平等,接納、愛和無私的付出,讓我感動不已。

小時候我去過很多地方,那是我父母帶我去,因為我要去看眼睛,但現在我去的地方更多,因為有那麼多弟兄姊妹他們愛我,我也常常去農村,服侍那些有需要的人。

我去探訪一位臥床的姊妹,她從33歲得了腎癌,臥床兩年多,那時35歲,身體很瘦,面部瘦得像骷髏,她說去年看見窗外的落葉,不知道今年還能不能看得到。結果今年又看到了,很多跟她一樣病情的人離開了世界,她說她能夠理解神的美意,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流下來。因為她聚會時間不多的人居然這樣想,她35歲生命即將凋零時,她說能理解神的美意,我真沒想到,聖靈跟她同在,然後我說,我為你寫一首詩歌吧!之前我從沒有寫過任何詩歌,回到家裡幾分鐘,神就把寫詩歌的恩賜給了我,寫了一首《忠心的交托》,當我把這首歌交給她時,她淚流滿面,她說這首歌走進了她的內心世界。

我是特別喜歡唱歌的人,音樂對盲人來說就像顏色那麼重要,我小時候就喜歡唱歌,唱當時流行的通俗歌曲,到了信耶穌之後,我喜歡唱古典的聖詩,現在我自己寫作詩歌,我大約寫了二十幾首詩歌的歌詞,有幾首歌譜。

其實做傳道人經歷風雨不是不困難,但對我來說已經適應了,但是關鍵的是我寫聖經講章時,我不能像別人,寫觀察、解釋、應用那樣,把動詞、名詞,形容詞、語氣詞列出來,去追討原意是什麼?再觀察、解釋和應用,這是我面對比較難的東西,當時找盲文的聖經很困難,我給電台寫了一封信,電台把我的信轉給了,香港的視障人士書刊中心,它把聖經和關於信仰的書籍發給我,他們對我的幫助非常大,盲文聖經有32本,全部放在一起的話大約這麼高,所以我從來沒有拿過一本,完整的聖經上台講道,因為那是我拿不動的。

我從未見過蔚藍色的天空
我從不知道溪水的晶瑩
我從不懂得群山的巍峨
我從沒見過親人的面容

去年我們的教會聚會有難處,當時我身為盲人、傳道人,又解決不了什麼?所以覺得自己能作的非常少,坐在那裡特別失落,也比較痛苦,神就把《心聲》的詩歌放在我心裡,祂告訴我,雖然我在世界,沒有看見蔚藍色的天空,沒有看見群山的巍峨,甚至我連親人的面容也不知道,弟兄姊妹長什麼樣子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有一個盼望,就是到天家的時候,我會看見主的慈容,在世上祂會親自撁著我的手往前走,渡過艱難。

到天家第一眼
我要看見祢慈容

我經常去農村服侍,那時路很不好,我特別愛唱詩,就在詩班裡培訓他們,後來經過一位大姐的介紹,我認識了我的妻子,對他印象很好,雖然他看不見,他到我們那地方的農村教會服侍,我覺得他很有能力,我們共同面對她家人的反對,我們也做了一些工作,後來她的家人同意了,我們就走到一起,父母反對理由就是他看不見,以後的生活不知道我們過得怎麼樣,我當時很堅定,無論是怎樣的生活,我們都要在一起。

我懷孕時就擔心她會看不見,後來我們找了專家去評估和測量,說我們不是近親結婚,是沒有問題的。那時候很擔心,一直為這孩子禱告,有時候很大困難,只能我照顧,他不能照顧,有時孩子只有我一個人管,還要管他,但是開心的時候也很多,因為他特別幽默,他會給你講笑話,對女兒小時候也非常好,我女兒特別聽話,從小女兒跟我們溝通,對他關愛,領著爸爸,我們結婚十七年了,這愛情是愈久愈深,我看不見,神卻給了我一雙眼睛,領著我四處去,他從前看不見,一個人走,現在有我陪著他,無論是去探望、傳福音、講道,都是我陪著他。

香港是我早就嚮往的地方,來到這裡是因為福音廣播,宣道廣播35週年紀念,因為我是聽廣播信耶穌,所以更是難得的機會,北方現在已經是雪雨冰封,很冷,到了南方後覺得有兩種溫暖,第一種這裡天氣很溫暖,很開心有海的氣息。

一二三四,我現在來到了星光大道。

道路真理生命,
與我們同在到永遠。

你們的勞苦沒有徒然,你們能結出我這樣的果實來,我不單去講道,還寫詩歌,現在寫了二十幾首詩歌,我希望弟兄姊妹為我禱告,使我將來能用這些詩歌,去四處讚美我的主,因為我的主配得榮耀和讚美。

被罪壓傷的人啊
祂願赦免
倍受輕視的人啊
祂願重看
祂不曾推卻一個困苦者的呼求

過去沒有信耶穌前。那時被世俗的價值觀念壓傷。覺得自己被別人輕視。自己也心裡痛苦。信了耶穌後被耶穌的信仰釋放。被耶穌所重看。重看到祂為我捨命的地步。所以我寫了這首《浩瀚的恩典》。

原來我是迷失的,是在黑暗當中,後來我信了耶穌得到真光,所以我知道怎樣,以後走人生的道路,我最大的盼望是,想去各地開佈道讚美會,用我的人生經歷,因為大家可能看過一個見證,沒有肢體的人生,也是一位殘疾人的弟兄,叫力克的弟兄,他激勵過很多人,我們的中國,我也盼望能有這樣的一天,就是我能用我寫的詩歌,用我生命的見證和所講的道,去激勵、感動我的弟兄姊妹,告訴他們一位殘障的人士,沒有什麼的人,也可以靠耶穌過著,在地如天的生活。

振偉看不到這世界,也看不到五顏六色,但原來他身體的限制,無法局限他的成就,雖然他看不見,但他一樣可以照顧自己,雖然看不到人的樣子,但他一樣可以用說話去關心人,身為盲人振偉也曾很難過,覺得被歧視,被社會遺棄,但就在他最失落時,他透過電台節目認識耶穌,他才發現這世界有無條件的愛,雖然他看不見,但在耶穌眼中他就是至寶,就是耶穌的肯定,令振偉重拾信心和勇氣,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我最感動是聽到振偉說,他看不見,但耶穌就賜他一對眼睛,就是他太太阿英,陪他周圍去,告訴他身邊發生的一切,對,耶穌就是這麼好。祂會用出人意料的方法,幫我們突破困境,活得豐盛,現在無人會再輕看振偉,因為靠著耶穌,他走過的路、做過的事,可能比其他正常人更多,如果你也像振偉,受身體的限制困擾,令你覺得很多事都做不了,好像人生沒有希望,不如你試試好像振偉,將你一切的憂慮都交給耶穌,耶穌也很願意幫助你,我現在誠意邀請你合上雙眼,跟我對耶穌說: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的身體有很多限制,疾病的困擾,不單如此,我覺得我的心靈,好像有鎖鏈鎖著我,很沉重,我相信祢可以幫助我,我也求祢幫助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耶穌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求祢釋放我,讓我經歷自由,求祢幫助我,讓我走一條光明、平安的路,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認識耶穌是振偉人生的轉捩點,找到耶穌是他人生最大的禮物,如果你也有心事想跟我們分享,歡迎你用電話、短訊等各種方式,跟我們聯絡。

「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翰福音》六37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