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澄波校長 – 筆留情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香港人生活節奏很急速,事事講求快而準,走要走得快,吃要吃得快,最重要攢錢也要攢得快,付出半斤不單要八兩,最好就賺足十六兩。

可能生活壓力的關係,很多人開始實行「慢生活」態度,放慢日常節奏,學習享受生活細節的情趣,今集主角羅校長,幾十年來都有一套慢生活秘訣,就是透過寫書法達至絕慮凝神,保持心正氣和,他退休後更全力推廣書法藝術,幫助繁忙的都市人鬆鬆氣。

書法的母體是漢字,由象形文字繪畫出來,用簡單線條代表圖像,已是一種抽象藝術,再加上筆法等變化,所以法國前任總統說,我們中國書法是藝中之藝,是有根據。

羅澄波,字中庸,是資深書法教育家,他自創的書法字體「中庸體」,自成一格。

我的基本創作從何來呢?隸書,加上黃庭堅,和蘭亭序的行書筆意在內,再將這幾種書體加入我的個性,融入其中,以至發揮和諧。

原來大家都是《書法靈修》的同路人,你的出席和參與,給我們很大的鼓勵。

今天是他的著作《書法靈修》,新書共賞感恩禮,很多好友和學生到來支持。

這些字還可以嘛?都還可以,因為是我寫的,今天是《書法靈修》,新書共享的分享日子,感到非常開心。

99年,羅澄波的作品獲邀鐫碑,世界最長的詩書畫刻藝術牆,「常德詩牆」之上,其實他有另一個身份,就是退休小學校長。

當校長很忙,但又不想放棄書法,所以出通告、寫計劃書,我都用毛筆起稿,所以我愈做愈精神,愈寫愈精神。

記得開校,第一張的老師工作分配表,他是用硬筆書法寫出來,很美,我還保存在家中,平日他寫給老師們的心意咭,或賀咭,很多時他都用毛筆字。

我將中國文化,融入聖經中的教導,我主張欣賞文化,不是批判性的,譬如校長欣賞老師,老師欣賞學生,學生欣賞老師,老師欣賞家長,家長欣賞學生,舉行了親子書法班,學生初學時很專心,父母一起寫,他們大家互相鼓勵,親子關係非常好,學校外牆有五幅中國畫,一進校已感受到中國文化,校內我就寫書法鼓勵學生,譬如幼而學、壯而行。

當年我們先做壁畫,由學生和老師一起集體創作,掛在校園內,每天上學學生都看到說,這些我有份做,那些我有份做,學生和老師的歸屬感會加強。

儒家思想學說跟聖經教導,有很多相同地方,儒家教導我們要孝順,兄友弟恭,如何去尊重人,聖經教導要忍耐,包容、寬恕人,它的理念和精神跟中國文化,非常吻合,帶動學生除了學知識外,品德的層次和素養更去提升,學生的併勁、耐力,刻苦耐勞的精神,感謝神,我能帶出來,這是我最開心的。

教學四十多年,羅校長於07年退休,但現在仍每星期兩晚去教書法,這既是嗜好亦是習慣,早在廿二年前已經開始。

家庭主婦,傳道人、教師和專業人士等,其實是有教無類,經過廿二年的經驗,我的成功之處就是不用交功課,因為大家都忙,忙碌時若再要交功課,就變成壓力,如果學員懂得去欣賞和享受,他就願意去做。

他說,回家不用練字做功課,只需上堂享受寫書法過程就行,我想無壓力去做事,在我生活中比較少見,譬如工作會有壓力,我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覺得做人都很大壓力,他不斷提醒我,跟我說,佩莉,做人沒完美,完美就不好玩,我常常將這句話放在心。

第一堂他就跟我說,你一定能學會,因為教不懂你,不是你天賦問題,而是他教學本身的問題,他給你很強的信心,你一定行,讀書多年以來,很多時你完成功課,老師修改後說,你哪裡出錯,扣分制,但校長卻不用扣分制,他會讓你知道這字寫得好,這篇寫得好,他出於欣賞,很多師兄帶作品回來,大家都互相欣賞,而不是我寫的比你好,或你比我好,不是這樣比較,校長就能帶動互相欣賞的氣氛。

有位學生有柏金遜症,她寫字,掉了筆也不知,左腦功能性可能退化,所以我訓練她左手,以發揮她右腦,讓她拿大筆,一筆之後藏鋒,定穩筆後,我叫她繼續寫,刺激她腦部一直做這個動作。

校長用很創新的方法,很有耐性和愛心幫助我,柏金遜病人怕受騷擾,當我行走時有人跟我說話,或做事時有人叫我,就不容易集中,練習書法後,當受到騷擾時,我用書法方式令自己冷靜,安靜下來,然後能安然面對所有事情。

她說,她晚上九時半開始寫,一直寫,一直寫,可以寫到第二天早上五時,寫完整首唐詩出來,是一呎大的字,很大的激勵,可以用書法幫助人。

熱愛中國文化,一直以來,書法幾乎是他唯一嗜好,原來在他生命中,因為閱讀,所以認識信仰。

中學時有接觸聖經,但沒甚麼大感受,最強烈的感受是,看到台灣出版的《宇宙光》,說到一位腦科醫生施手術,打開腦部後不停讚美神,當時對我很大觸動,對,神創造真的很奇妙,我們的腦一條線搭錯都不行,那麼精密,不是人能做得到,因為我看到那麼多奇妙,所以我就信耶穌。

羅校長在25歲時開始追求信仰,76年他成家立室,他跟太太在婚前,有一個很特別的協議。

他說過一句話令我印象很深,他說,老婆,書法是我一生人最大的興趣,無論任何情況下,你也不要阻止我,常常見他寫字,未開飯還有點時間,他就上桌寫字,去旅行他也帶紙筆墨上機,因為他每晚回酒店就寫,我很欣賞有人很堅持一件事,很投入、很喜好,很不容易,一年級開始,我們那個年代就寫書法,開始時寫紅字簿,上大人孔乙己,爸爸都寫書法,甚至他覺得我的字比他有力,中學時我已經寫草書,國文老師都說我的書法寫得比他好,我當時就飄飄然,後來遇到世叔伯,他是留日書法家,連日皇都邀請他去寫,但他看過我的字說我簡直不入流,很大刺激,同學介紹有位老師,專門教《史晨碑》,於是我去找他,他很有心機,真的碑帖上每個字教我,我很珍惜,每天放學後幾乎一定寫,九宮格字,四個字大那些,每次交六、七十張,我一直堅持這樣跟他學,因為我認同做任何事都要有基礎。

這份堅持,至今已超過50年,今天書法和信仰,幾乎等於羅校長的生活,他將兩者結合,創出「書法靈修」。

寫字要心到、眼到和手到,未寫之前我要看經文一次,寫時就默想經文,寫完後,我就看有沒有寫錯,寫完一章後,又從頭看一次,所以一章經文我看了四遍,更深入,對經文內化的得著更強,譬如寫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愈寫愈感覺跟神傾談,市面上沒有寫金句的教材,所以我聯想起出這些書,能出版這書真是很大恩典,當我拿起這書時,只有從心地感恩,因為整個過程,想起我未退休前,我如何藉著神給我的書法恩賜去事奉,前後籌劃了六年。

羅校長第一次拿著文件夾來時,我已覺得很寶貝,原來校長多年來已有腹稿,跟羅校長一直商討過程中,我很認同一件事就是,香港人很忙,都市人很忙,透過書法靈修能幫助我們靜下來,大家去想如何把這事做最好,如何將簡樸的墨和書法表達出來,我覺得是整個團隊的努力。

我對書法靈修的推動有個夢想,希望學生寫完書本的內容,作出一個展覽,台灣、國內、歐美或其他國家,甚至日本,都有華人一起參與,展出聖經中的金句,用書法將福音廣傳。

羅校長還創出,以自己的字「中庸」為名的書法體,「中庸體」,而為了方便教書法,他亦自創出這個「中庸格」。

「中庸格」這名字從何來,第一就是我以「中」字設計,第二因為我們中庸就是和諧,所以中庸格亦符合美學,黃金比例1:1.618,它對比的協調即是和諧意思,再加上我們中國哲學,就是中庸之道,所以我取「中庸」二字,我做人做事的左右銘,第一件事就思想,討神喜悅,未做事前先思想神是否喜悅,實行時一定會遇到困難和問題,我就求神賜智慧給我,不論當校長或推動書法靈修,如何實行,我相信一件事,踏出第一步,必有第二步,如果我們順服交托神,神必會帶領,感恩就是,自己體會到,為何書法令我可以不離不棄,不停地書寫,到退休也繼續有興趣,我覺得真是神為我預備,所以我在整個推動書法靈修方面,覺得只不過是執起神給我的東西,將它們結合,我願意被神使用。

琴棋書畫是中國四大傳統的藝術,擁有長遠的歷史,亦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其中中國書法,更於0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所以不單中國人,很多外國人都蜂擁去學。

能夠寫得一手好書法,當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澄波的字帖,能夠入圍全國書法篆刻展覽,鐫碑在國家文化詩牆上,就知道他幾十年來,在這方面下了多少苦工,從他身上我們可以學習到,一種堅毅和從一而終的精神。

澄波熱愛書法,更熱愛耶穌,他不單停留在追求書法的造詣,更進深一層將書法和信仰結合,透過書寫聖經上的一字一句,令人提升文化修養,心靈和生命質素之外,可以認識和親近耶穌,體驗身心靈的安息。

聖經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寫書法要「止、定、靜、安」,同樣耶穌也教我們,要經常安息安穩,就可以靠著祂重新得力,邁步向前,如果你現在很需要加加油,不如現在你嘗試安靜下來,與我跟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覺得內心很凌亂和焦躁,我很想安靜下來,聆聽和親近祢,因此現在我打開我心,請祢進來作我生命救主,讓我從祢裡面,得著一份平安和安穩,可以穩步向前,有信心和勇氣,過有意義的人生,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澄波透過書法,幫人放低壓力,反思人生,同樣我們很想跟你分擔困難,一起面對,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任何疑難,信仰上有任何問題,很歡迎你立刻來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

聖經說,耶穌是我們的力量和安慰,所以我們很想知道你的需要,同心為你向耶穌祈禱,你可以來電,或者用手機短訊,讓我們知道你的需要,我們很樂意同心為你禱告,本地號碼是6526-5508,至於中國內地電話號碼是131-438-95508。

「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詩103:8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