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在黑道的日子(洪漢義)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整理:Carrie Chow/校對:Fanny

我是Teddy哥,在講我的得救見證前,先跟你們各位說聲非常對不起。我跟你們道歉是很衷心的,為我在香港和世界各地這數十年所做的,我痛苦了許多年。如果你們的家人曾經因為我受到傷害,我真的很衷心跟你說聲非常對不起。在我向大家述說我未信耶穌前犯的罪如何滔天前,我先講一講我近年來所犯的罪。十年前我未信耶穌,我除了經營你們在報紙常見到的348的士高外,在泰國我有很大型的地下賭場,菲律賓也有持牌賭場。我還收買歐洲球隊打假球賽。我共有七間非常龐大的偏門公司。在香港跟著我的黑社會團隊非常大。此外,我的感情生活更加九塌糊塗。我娶了四個太太,還有六、七個女朋友。她們都是香港的明星和模特兒。如果講她們的名字,你們一定認識。我想跟大家談談耶穌為什麼會救我這樣的人、為什麼我這種人也會信耶穌。

在我還未信耶穌的數十年,包括我坐牢時,每逢有人跟我談耶穌,我也會用粗口罵他們,叫他們走開,我會告訴他們我已預知自己會下地獄,我是刻意和耶穌作對的,所以叫他們不用跟我談。

我曽經在香港坐牢十三年,每星期也有牧師向我們傳福音,他們也給我用粗口罵走,我以前非常抗拒耶穌兩個字,因為我的偏門入息非常大。我的感情生活當時可稱為多姿多采,現在應說作一塌糊塗,所以我非常抗拒提起耶穌兩個字。我接著跟大家談談我這種人為什麼會信耶穌。

大約在十年前,香港的劉博士、倪先生、莫博士等多個宗派和一班外國的神學家,共數十人,到我的的士高訪問我。他們揀選訪問我,因為這班外國的神學家有好奇心,他們由年輕讀書時已聽到我的名字,到老了還聽到我的名字。我年輕時曾經運毒到世界各地,那時差不多全世界的警察也想捉我。他們問我:你在黑道那麼成功,我們在千里之外也風聞有你,你想死後別人如何記念你?

這是我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哭得很厲害,哭到失控,我想跟大家說,哭在我的人生是沒有可能發生的。因為我的爸爸是潮州軍閥,我自己是黑道大哥,也是潮州人,所以哭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哭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恥辱。我當時被捕連一滴眼淚也沒有。我那天哭得很厲害,他們好奇地問:為何問這問題你會哭成這樣?我回答:因為你們很諷刺,我是一個狗熊,害了很多人,我那敢要人記念我呢?我在黑道越成功,代表我害了越多人。你說我很成功,希望其他人怎記念我,令我想到數十年心中不開心的事,令我爆發出來。我過去數十年從來不照鏡子,因為我很憎恨自己,我覺得自己是真真正正的魔頭。因為我年輕時賣毒品、白粉,當時全香港也差不多買我的東西,甚至運到世界各地。

早我一代的,例如你們在報紙看到的跛豪等,他們有二十七個家族,分全世界的市場,但他們已全部退出,只剩我一個。我不用離開,因為警察中大多數高官也是跟著我的。我當時在香港單手遮天,令我犯下滔天大罪。到我接近四十歲時,我開始良心發現,我看到很多吸食毒品的人妻離子散,我非常憎恨自己,立即結束我的生意。由那時開始我非常不開心,對自己很生氣。在我回答後,他就說:你還有善良的一面,你應該去信耶穌。我當時聽到這兩個字,很害怕,叫他們不要跟我講這兩個字,我說我是魔鬼,不會去信耶穌。我只是懺悔賣毒品,至於偏門生意,我沒有覺得不對。我是黑幫,我帶領的人就是要這樣維生。劉博士說:不怕,神會慢慢改變你。他這樣說我更加害怕,當時我收買球隊打假球賽,每天涉及一兩億。我有賭場,有網上賭場,我當時有那麼大入息,我聽到我會慢慢改變,我更加害怕,我告訴他千萬不要改變。我要他看看,樓下很多人排隊,我每天賣票也涉及數十萬。我不想改變。我質疑他們說:我不用你們教我,你們教其他黑社會吧。為什麼教會關心很多組織,卻沒有關心黑社會。

我問他們知否黑社會其實是受害者。他們很意外,認為我說歪理,他問我為什麼黑社會是受害者,為什麼要關心黑社會。我說全世界的黑社會也來自貧民區,我問他們有否了解貧民區的生活。他們的父母生很多子女,連吃的也不夠,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父母會用衣架和拖把棍打他們的子女。我問他們,如果在這些地方出生,會發生什麼事。我告訴他們全世界的黑社會都是由貧民區出來,在貧民區出來一定有這樣的情況。未夠年齡的女孩,一定當娼妓。未夠年齡的男孩,一定做童黨,因為家中十分危險。起初我很憎恨他們的父母,我曾經打過他們的父母,不過我見到這些父母在打完子女後會哭,讓我知道不是他們的錯,而是環境的錯。他們的生活壓力太大,很容易因子女生氣而失控,才會打他們。如果有神,他們投胎到那裡,不是他們想去的。我說:你們很幸運,沒有投胎到這些家庭,你們可以穿西裝,做神學家,受萬人尊敬。他們便很不幸。在過去數十年,我時常派錢給他們,我曾幫助很多人轉做正行。他們聽了這番話覺得,我講得有理。我說全世界的政府也未能幫助黑社會,連他們的父母也不能夠,因為他們連家也不讓孩子回去,關係已經破裂。我只有一個人,更加幫不到他們。我說:如果真的有耶穌,你們試試幫助他們。他們是深切治療病房的病人,有當務之急救他們。他們聽了這番話,那天有好幾個宗派,即時在我的夜總會商量,商量後決定成立一個組織關心黑社會,向他們傳福音。他們想租用我的夜總會,我說:租就不用了,我的夜總會很貴。如果你真的幫助他們,我還會免費提供飲料。由那時起,逢禮拜六、日五時到十一時,那兒便開放給教會,向黑社會傳福音。在那兩年,有很多教會曾上去向黑社會傳福音。他們之後問我可否親自保護他們,因為他們會害怕。我說可以。因此,在那兩年,每逢星期六日我也有數小時在那裡。他們開始傳福音。除了向黑社會傳福音,他們還纏著我,我覺得很煩。一回到家電話便響,終於我答應去一次教會。那間教會是靈恩的,我第一次去覺得很害怕,因為他們都在說方言,在那裡祈禱也很誇張,我以為他們是邪教。我回來跟牧師說:我知道你們為什麼身為博士也要信耶穌,因為你們被牧師摧眠了,所以我不會再去。

不過,他們沒有放過我,繼續纏著我,越來越過份。我一回到家,電話便不停響,我覺得很煩。後來我請他們到經理室,非常嚴肅地跟他們說:我很好,神對我很好,什麼也給我。我要你們救其他人,不是救我。你們那麼有學問,但我覺得你們比黑社會更野蠻。信仰是一生人的事,你怎能強迫我呢?我當時很生氣地說:如果你們再強迫我,我會與你們反目,收回夜總會。其中一個牧師要求我再去一次。我說可以,不過之後我不會再去,如果再叫我一定反目。之後他帶我到同福堂,即何牧師那裡,這十年他也牧養我。那裡很美麗很大,不過我一進去便睡著了。他們之後帶我見牧師,問我的感覺。我說:你沒有看到我一進去便睡著嗎?你們跟我有協議,不可以再叫我去,否則便反目。當時他們見我意志堅決,便答應我。他們送了一本聖經給我,說:你那麼多生意,那麼多事情要做,如果有事情你未能做到,便嘗試用聖經祈禱,讓你經歷神。

我當時狂妄無知地說:你們讀書那麼多,但頭腦有問題。我的生意那麼大,要我倚靠神,你們的頭腦真的有問題,我不會拿回去。我的狂妄無知得罪了他們。我的太太想打圓場,便帶了聖經回去,隨意放在床頭。這本聖經讓我的人生有重大的轉變。當時我經常失眠,因為我賣毒品,很不開心,到後來我有嚴重的憂鬱症。憂鬱症令我不能入睡,還經常想自殺。我過去數十年很憎恨自殺的人,那些小的與女朋友分手要自殺,我會揍他幾下,覺得他們是弱者。我很憎恨自殺的人,但後來我常想自殺,為什麼那麼奇怪?所以我看醫生。我知道我有病,我很富有,看了很多醫生,後來看黃松光醫生,現在才知道他是教友。他一小時收一萬五千元。我看了他一個月,但沒有痊癒。我看了三年醫生也醫不好。要看那麼多醫生,因為失眠是很痛苦的。那天我看到聖經,我拿著聖經說:耶穌,如果祢存在,醫好我的病,我就相信祢。聖經都還沒放下,我便睡著了。之後我一上床就睡著,那麼多年也未試過,還能熟睡,中途也沒有醒。最重要的是,我連自殺的念頭也沒有了。我一向是黑面神,變到現在時常面帶笑容。我的太太很害怕,要我看醫生,但我很清楚我沒有問題。我在想:耶穌真的很厲害。我看了那麼多年醫生都不行,才講這幾句就醫好了,我覺得不是巧合,因為我連自殺的念頭也沒有了,我數十年以來也不開心,由黑面神變到常常想笑,讓我知道這個世界真的有耶穌。我之後找羅博士、莫博士他們,第一時間向他們道歉說:你們是對的,以前我狂妄無知,你們的耶穌真的很利害。我要求他們帶我到教堂,我就去何牧師那裡,開始信耶穌。

不過,當我信耶穌後,神讓我有更可怕的經歷。之前治好我的憂鬱症只是小事。神讓我經歷更可怕的事,這個神很厲害。祂知道我沒有那麼容易放低自己的東西。因為我有七間偏門公司,我收買人打假球賽,每天賺很多錢,很多的女人…。神知道我一定不肯放棄。我不肯放棄,祂替我放棄、放下。在我信耶穌的第一年,我整個黑社會團隊也震驚得手足無措。所有人也以為我有問題,因為打假球賽每天蝕數千萬,我的賭場又蝕錢。他們嚇到手足無措,全部叫我放下十字架,告訴我他們很害怕,受不了。不過我沒有這樣做,還時常笑,我的兄弟更加害怕,以為我真的瘋了,損失那麼大沒有令我離開耶穌。

348的士高不停發生事故,你們看報紙也知道。當有人令我生氣,我會找人教訓他們。教訓人之後我會想起神,向祂道歉,說我以後不敢。因為我知祂講愛心,我說我不敢用拳頭。不過,每次有人令我生氣,我又忘記神,做了又跟祂道歉。我覺得我連一毫子也不值,完全違反個人價值觀。跟著我辦事的人,如果做錯事,我告訴他們可以再錯一次,但如果同一件事連續錯三次,他一定要出局,這是我數十年來非常堅持的。但我竟然一錯再錯,所以我覺得我沒有資格信耶穌。我當時有很錯的觀念。我叫牧師出來,說:我的黑社會團隊跟了我數十年,他們也是大哥,旗下養很多人。我的賭場要養活很多人。如果要我上天堂,我便要放低這個團隊,不理他們的死活。至於我的女人,沒有人敢騷擾她們。她們一向住豪宅,每個月有數百萬家用。如果耶穌要我不理她們的死活,要我上天堂,我會說祂是邪神,不是好的神,祂要我負情負義,我不會信祂。我現在告訴你們,我這種想法太無知,等會兒才告訴你們原因。我不肯聽牧師的說話放下他們,但耶穌要我放下。一年後,我很生氣,因為差不多破產。我當時在泰國,丟掉十字架,用粗話罵它,連它粗宗也罵。之後,我致電給我的兄弟,告訴他們我以後不會信耶穌。他們知道我不信耶穌,很開心,說我終於回來,還想辦慶功宴,說我們一定會很快恢復元氣。我們的團隊這樣大,他們一直等我回來。

我真的開心得太早。當我丟掉十字架後,我整個星期連一小時也不能睡,即使吃搖頭丸後很累也睡不著。我告訴你們,雖然我蝕了很多錢,我還是很富有,我一點生活壓力也沒有,只會時常生氣。我跟耶穌說:你真的這麼猛,這麼厲害?我試著戴回十字架,一戴上還未扣好便睡著了。到第二天起來,我很害怕。我立即坐飛機回來,叫所有牧師出來見我,跟他們說:你叫我信耶穌信到很糟糕,我真的很害怕。他們問我怕什麼?我說:我相信了祂一年,差不多破產。我決定不相信祂,祂又不讓我睡覺,威脅我。他們問我為什麼這樣說。我告訴他們:我決定不信耶穌,丟掉十字架,但整個星期連一小時也睡不到,不過一戴十字架便立即入睡。很明顯耶穌告訴我不可以不信祂,否則不讓我睡覺。他們兩個牧師,其中一個是很有智慧的神學家,跟我說:你不用怕,耶穌愛你。耶穌這樣做是要你回教會。我說:不是吧!祂愛我卻讓我變得這樣慘?祂這樣做,我不會回教會。接著他問我:你會否讓你的孩子做偏門?我說不會,因為怕被警察拘捕,沒有好結果。他們說:耶穌不讓我做偏門,因為不想我下地獄。

他這句話令我靈光一閃,覺得耶穌可能真的愛我,所以我答應回教會。過去數十年我太順利,很狂妄無知,以為自己很厲害,因此我從來不祈禱,從來不會唱聖詩,因為我覺得像小丑。牧師講道時我發白日夢。每章聖經也講下地獄,越看越不舒服,便不看了。由於我不肯看,不肯學習,又狂妄無知,所以即使我信神那麼多年,對神一些認識也沒有,令我吃盡苦頭。我不肯看聖經,也不肯主動結束和那些女人的關係。耶穌關了我一道偏門,我便開另一道偏門,不斷與祂作對,直至四年前,即信主七年後。這七年經歷了很多神蹟,每個神蹟也很可怕,但不夠時間在這裡分享。我那時百分百肯定耶穌是存在的。但我走了另一個極端。我叫莫博士跟我一起開教會,告訴他:我決定不讓耶穌玩弄下去。我是人,祂是神,一定不夠祂玩。他問我為什麼覺得耶穌玩弄我。我回答:因為我之前在泰國用粗口閙祂,祂便向我報復。祂封閉了我所有偏門,卻不為我開正路。雖然我不斷經歷祂的存在,但我知道祂在玩弄我。祂不讓我死,在那七年時間,我曾試過兩次自殺,祂也設法讓我沒有自殺。我當時認為祂不讓我死,是要玩弄我,我的想法很極端。我說:我決定要死,祂便沒有辦法捉弄我。祂是神,我一定不會勝過祂。我要求莫牧師,請我太太出來,讓我說聲對不起。這一生我只對不起我太太。因為我有很多女人,對她造成很大傷害。莫博士跟了我三天。三天後,我跟他說:莫牧師,我和你認識七年,亦師亦友,你經常跟著我,是沒有用的,最多能阻止我跳樓或燒炭。當一個人有決心自殺,是沒有人可以阻止的。你讀書那麼多應該明白。你倒不如讓我安樂地死去,讓我先跟太太說聲對不起。莫牧師,你一走,我切斷大動脈,我同樣會死,你跟著我是沒有用的。莫牧師聽完後,覺得我對,便說:Teddy哥,你等我一晩,明天我安排你太太出來。

莫牧師離開後,我開始寫遺書。我有幾個妻子,仔女還年幼,要養他們。我寫好遺書後,聽到耶穌跟我說:你想死嗎?你死後一定六國大封相。我當時住畢架山一號,和我一個姨太太同住。祂說我死後一定會有事發生。祂當時的聲線很慈祥,像老人家。我聽完後撕掉遺書,打消了自殺的念頭。當時我已數天沒有睡,但一撕掉遺書,一上床便睡著了。我到下午四點半才醒,立即跪低多謝祂:多謝祢救了我。祂說:你不用跪,找張椅子,對著十字架坐下。我坐在椅子,對正十字架。祂叫我拿一大杯水,要跟我慢慢談。祂的說話很清楚。我坐下,一閉上眼睛,第一時間稱祂為「父神」。我說:父神,祢不要生我的氣,祢不要氣我不看聖經,聖經那麼可怕,每一章都扎心扎肺,我照著做便動也動不了。我怎樣看呢?我在教會常聽到人講耶穌基督,父神。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叫,但這次經歷讓我清楚知道,祂真的是我們的天父。我一閉上眼睛便稱祂為父神,我從來沒有試過。我講到這裡,祂說:你這個壞孩子,閉上眼睛跟我來。

我就閉上眼睛,閉上眼約兩三秒,就到了天邊。我當時坐著,家中有兩三個工人,他們走來走去,但我的肉身沒有感覺。去到天邊我看見許多人,全部是垂低手、垂下頭,穿上泥灰色的衣服,有同樣的表情。耶穌指著他們,告訴我:他們在下面等候我的審判,其實我不是審判,我在認人,認一下有誰照我的話去行,如果有照我的說話做的,我就讓他進入天國。我問祂,不是信了祢都可以進去嗎?我當時已信主七年,以為信者得救。祂說:當然不是,像你那麼骯髒怎麼進去?我問祂如果我不進去、我去哪?祂叫我向下望。我一看,看見許多深不見底的深淵,一條條懸崖,有的長、有的短,我問:怎麼有的長、有的短?祂說:看你在下面做的壞事是重還是輕,輕的放在短的,重的放在長的。長與短有何分別?短的就早一點爆開,長的晚一點,一爆開, 靈魂體就一齊死去。我立即回答:祢豈不是顛倒黑白是非?他犯輕的反而早點死去,犯重的卻遲些才死。祂回答:他當然想早點死,早死一分鐘也要,你試感受一下。感受這兩個字都還沒講完,我即時跪低推開祂,我非常震驚,那是「極苦」,那種痛苦是無法想像的,很可怕。我立刻跪在窗前說:還好祢帶我上來,不然死後就慘了,我當時想到中國人所說的極苦,這個極字在我腦海出現,很貼切。無論你的口才或文采多好,也無法表達極苦的痛苦和可怕,一秒也無法忍受,是無法想像的。黑道中人比任何人更迷信,我們有神打館,我們絕對相信鬼神的存在,也絕對相信地獄很可怕。不過每個人也想這是死了後的事,但原來不是這樣的。地獄真的很可怕。

我感謝祂帶我上來,說祢叫我做什麼我都照做。祂要我讀神學,我說什麼也會照做。說到這又叫我閉上眼睛,跟著祂。祂一說完,我感到我有一隻腳踏進天國,另一隻還未進去,便出現另一個震撼,這是「極樂」。那種極樂的開心和美麗程度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我才踏進一隻腳,另一隻還未踏進,已經很後悔,立即告訴自己,以前我不肯放下那些東西,我是白痴。

莫牧師曾經向我解釋一段經文,耶穌說你得到全世界,沒有生命又有何益處,當時我在暗笑:不知道你說什麼,當然是世界好。我想起這句話,耶穌的話原來是真的。之後耶穌停下來,跟我說:你現在知道地獄是什麼滋味,你現在知道地獄是不能忍受的,你繼續和你的女人一起,你帶她們下地獄,你也不能忍受,她們可以嗎?你害死她們,也害死自己。你繼續做偏門生意,帶你的兄弟下地獄。你也不能忍受,他們可以嗎?接著祂說:我是創造天地的神,我是無所不能的神,我是掌管萬有的神,你不用擔心他們自殺,他們的生死是我作主的,不是他們作主。你不用擔心他們會餓死,他們是否有食物也是我作主。我現在告訴你地獄和天堂的比較,你應該明白最重要的是他們死後我讓他們去那裡。祂的說話令我大徹大悟。我一下來後,便一次過和所有女人解除關係,我已經守獨身四年。我和所有偏門和兄弟也脫離關係。我的兄弟會怪我,女人會說我負情負義,我以前聽到會不開心。我不會怪他們,因為他們好像我以前不明白一樣。我不擔心他們會死。在這四年間,我的女人差不多也信了耶穌,一個也沒有死。我的兄弟以前是坐賓士的,現在已不復此光境,但將來在天國他們會感激我。神讓我真正熟睡。我的生意遍及全世界。我在賺到的錢在各城市開大型教會,讓黑社會回去。這是神讓我贖罪、要我做的事。我希望大家可以從我的見證,真正相信這個世界絕對有耶穌。如果沒有耶穌,我怎會肯放下這些東西。雖然我已經離開黑道,不過世界各地的黑社會多數是我培育的。到現在,我可以打電話找他們,即時可賺錢。澳門有兩個賭場也是我親兄弟經營的。我旗下的兄弟很富有。只要我肯得罪神,我可以擁有很多東西。你們想想,像我這種人,如果耶穌不是那麼真實,我那會肯放下。我從前是花花公子,每天也要女人陪伴。現在守獨身,我真的很痛苦。不過,神要我放下最重要的東西。祂一定要我放下最喜歡的東西。此外,我告訴你們千萬不要害怕,信耶穌後會像我。耶穌很特別,祂是我們的天父,只要我們肯放下不合祂心意的生意,祂即時會祝福。那次我在天堂下來之後,祂即時祝福我所有的生意,我的生意差不多遍及全亞洲。數個月後,你們會看到全世界也有我的生意,比我以前受的祝福還要大一百倍。神要我放下女人,祂連我未來誰是我太太也知道。

這個神真的是我們的天父,只要我們肯放下不合祂心意的事,祂會即時祝福。我和大家分享到這裡,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關:


# TAG

Dr. Bisi Afolayan Englis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不住增長的信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屬靈軍裝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維格氏 (Smith Wigglesworth)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