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珊–花花攣女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同志平權、同性婚姻——這類有關同性戀的題目,不單是國際話題,亦在香港社會引起熱議。到底聖經有何看法?

其實聖經明確指出,同性戀是違反神心意的行為,不過聖經同樣是一本罪人的福音,在上帝的眼中,罪無分大小,我們每一位都曾在罪中打滾,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同時罪會使人身心靈受捆綁,不過只要真心向神認錯,必有回頭路。

好像我們今集,遠赴美國洛杉磯拍攝的嘉賓,她是一位回轉的女同性戀者。

***

我很高興當一位同性戀者,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世界。我很受歡迎,我的頭髮剪得很短,比較朋克,女朋友我會一直找,愈多愈好,最好都是好看的。不是同性戀的女生喜歡我,很有成就感。

我是世界上最同性戀的一位女生,我出生就是這樣,你改不了我,也不要試著改變我!

***

蘇姍Grace曾是同志圈中的狂熱份子,她自認是派對狂,每晚十一時後才最精彩,為了推廣同性戀文化,她由美國回到北京工作外,還辦過兩屆驕傲節。

***

女生分兩種:一種是公主,一種不是公主。不是公主的話,對她們好一點就行、比較貼心:要喝點甚麼嗎?但我一般喜歡已是公主的,所以我可對她們不好一點:你幫我去拿一杯甚麼酒…。然後她回來時,我已跟其他女生講話。

其實公主會更賤,雖然她們當時不是很喜歡,我幫你拿酒,你現在跟別人講話,

但她們內心是喜歡的。

我喜歡用毒品吸引女生更多,白粉、可卡因一般女生都比較喜歡,讓她們比較興奮,酒會讓她們更開放,所以酒是一定要有。玩的很興奮,四處親咀,追女生是因為我想跟她們上床,那些女生對我來說沒有臉,只是一副身驅,我不會想跟她們真正好好的在一起,別人說Grace是個玩家。

***

Grace的公子形象很受歡迎,女性朋友多不勝數,劈酒、吸毒、上床,是她追女三步曲,不過原來在二十歲出櫃前,她也試過跟男性約會。

***

中學時有位男生邀請我去舞會,然後跟他去了,他要親我,我也不是那麼喜歡,上大學時男生拉我的手,我覺得特別嘔心。

想起來我五、六歲時被性騷擾,繼父的堂哥來到美國,當我媽媽爸爸不在時,他說,我們玩一個遊戲吧!他說他是我哥哥,我是他的妹妹,我們親咀吧,你玩我的陰莖。那時我覺得有點不對,但他又跟我說:「不要告訴媽媽爸爸,這是我們的秘密。」每次發生,我跟他在房間裡,我不想面對這件事,我便看天花板的角落,希望這事情能過去!

後來我覺得我的心被女生感動,她很漂亮,她說哪句話就很動我的心,或在高中時哪位女生對我笑,那一天我就特別開心,然後我想:我是同性戀嗎?

***

Grace的童年創傷,成為她打開女性心窗,拉近距離的捷徑,她會分享自己在北京出生,四歲跟媽媽和繼父移民美國後,跟弟弟一起成長的故事。

***

很多我認識的同性戀女生,尤其是剪特別短頭髮的女生,她們跟女生上床時,她們不願意被碰,像我這種感覺。我跟她們聊天,我會先說我自己,我六歲時被性騷擾,後來我變成同性戀。我如果跟她們共享這故事,她們百分之七十都說,其實這也發生在我身上,我很討厭男生幫我開車門,我想自己做,我不喜歡男生把我當成女生來看。

「Grace很可愛,想跟她睡」我不喜歡這種話。我跟媽媽說:「媽媽,我是同性戀!」她的第一個反應說:「你不是同性戀,你現在不知道你想要甚麼。」她全然否認我。

有一次她給衣櫃我看,這是她想要我結婚時穿的一條裙,她是比較失落的跟我說,我感覺對她有點對不起,但為了她高興,我去跟男生結婚是不可能。

我認識了一位同性戀朋友,她是女生,她辦了上海驕傲節,我說北京也應該有,我想把同性戀這事情比較正常化,我們不是賺錢,甚麼都是免費,免費入場,酒買一送一,讓大家可以在一起,這是我的夢想,大家不要排斥就好,不要對同性戀不好。

我們辦第一年有兩三百人,第二年我們辦了一星期,例如有電影節,還有討論同性戀的事情,我感受很好,希望這件事能愈發愈大。

***

Grace希望每年都舉辦,甚至推廣到中國不同城市,不過她雖然成功周旋在女人堆,竟敵不過一位男性朋友的花言巧語。

***

我認識了一位唱片騎師,一起玩,一起喝酒,也會嘗試拿到一些毒品,我沒試過的毒品,他其實是有目的,他希望我可帶他去美國,因為他覺得在中國,當唱片騎師沒甚麼前途。

我很喜歡這個人,所以我們成為生意夥伴,然後一起來到美國,他讓我租了一個很大的公寓,閣樓套房,在洛杉磯的市中心最高的頂樓,我們可以住在那裡開派對,開了幾次,但被警察發現了,因為不能賣酒,我們賣酒;不能賣門票,我們也賣門票,所以開了兩次就不能再開。

這是我北京的朋友,我必需要跟他走到最底,看著這房子一直在花很多錢,上網、水、電。我這朋友常想抽麻,我還給他買麻。那時我已開始刷卡,沒有錢,我刷了差不多兩萬,欠兩萬。那朋友說好,他賺的第一筆錢一定會還我,第一筆錢來自他把閣樓,租給一間製作公司,那天只賺了兩三百元,我說那兩三百元快給我,他說給了女朋友,如果很多才給我,好像不對,這人是騙了我嗎?

***

回到美國這幾年,Grace花光積蓄,加上做自由作家的收入不穩,沒錢、沒信心,她陷入低谷,甚至想全世界跟她一同受苦。

***

那時我的心情其實很不好,外面陽光普照,大家都在笑,在逛街,我覺得我就是殺手,我要把這些人都殺掉。

有一天因為我很失落,所以最喜歡去海邊,我坐地鐵遇到,我從前認識的一位男士,他是差不多五十歲的黑人。他說:「Grace你好,最近怎麼樣?」我說:「不是很好,我有點抑鬱。」他說:「你可去一間韓國教會看看,他們說的福音很有意思!」我去那裡倒是有一種叛逆的感覺,我覺得從前我認識的基督徒,都是沒腦子,都被洗腦,我到那裡就是想讓他們生氣。

***

聖經《創世記》六章五節說:「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

當Grace聽了這經文,她不同意,她認為人總有美善的一面,人本為善,但聖經說那是不對,在神面前我們都是惡,我們在善與惡話題上產生爭論。

***

有位長老是美國人,白種人,他慢慢跟我說福音,我就問他:「其實你不覺得嗎?所有的阿拉、佛、耶穌,其實都是一樣的神,你有神,我也有神,那有甚麼不同?」然後他的臉變得特別紅,因為他特別生氣,他又不能對我怎麼樣,因為他是基督徒,我就特別高興。

***

挑戰信仰,為Grace帶來返教會的動力,她沒想過自己會在不知不覺間改變,甚至在四年後受洗。

***

我覺得有點奇怪,這些陌生人對我的好,比我好朋友對我的好不一樣,給我很像家的感覺,我天天在那邊吃飯,他們不會覺得我就是可憐的人,給我一點飯,不是這感覺,但他們真的在服侍我。

他們邀請我去墨西哥教英文,這些學生的心很純,例如他們有三件衣服,最喜歡的衣服,然後叫我挑兩件,我覺得他們是要我的錢嗎?但沒有,他們就是要把最喜歡的衣服給我!我在美國生活那麼久或在中國生活那麼久,我的心已變得比較髒,不會相信人,他們把我的心門打開。

***

基督教群體相信這是不正確,是不恰當的生活方式,神在《羅馬書》提到,神創造男人和女人,就要成為男人和女人的樣式。

當Grace來到教會,她看到不吸毒的人,不喝酒的人、非同性戀的人,他們都很快樂,他們走在一起團契,學習聖經,神的話語,自此她覺得很合理,她開始接受神的話語進入她的心。

***

《悔改與信心》這書,說了六次一樣的事:「耶穌把你的罪洗乾淨,你現在沒有罪,聖潔了。」

每次我聽到這句話時,我在心裡有個答案,但我的心還是很沉,我的罪很多,例如我想殺人,這是罪;找女朋友,她有男朋友,我也不知道那是罪。耶穌把我的罪洗乾淨,我現在沒有罪了,我不要添加或剪掉一些東西,我接受、相信就可以。

從前我都不知道,我的身體上有差不多一千顆石頭,就好像掉下來。

***

曾經每晚夜蒲喪玩,現在每晚祈禱讀經,Grace不自覺,由花花公子變回斯文淑女。回顧十五年的同志生涯,她好像發了一場夢。

***

相信耶穌後祂賜我一個夢:我看到兩條腿在走路,沒有穿襪子,祂在唱一首歌,我是猶太人,我是耶穌,我能醫治所有東西,甚至心中的傷痕。

六歲發生的事,是我一直走不開、走不出來的一件事,但耶穌把我的傷口癒合了,有一天我感覺,為甚麼我要穿這些衣服?我穿這些衣服都不好看!這些男生的衣服,現在我的頭髮長得比較長,很多女性朋友送我衣服。她們說,你就拿這件衣服吧!你要穿一些女生的衣服,你現在感覺比較像女生,你穿這些吧!我也不知道,我就穿吧!

有一天我跟室友,她是韓國人,我們一起去吃漢堡包,坐在那裡,突然有位男士看我一眼,我也看他一眼,我雙眼變得很大。我朋友說,你眼睛為何變這麼大?我說看到一位男士對我笑,我真說了這句話,不可能!自己不覺得改變了,但已改變了!感覺我是一位女生了!

有一天牧師問我要認識峻浩嗎?見一見,談一談?我說好吧,談談吧!他很安靜,我感覺到神跟我說,「這是你以後的丈夫。」那時我說:不想要這丈夫!

***

她有一把短髮,常常穿牛仔褲,她看起來不像典型女性,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牧師、我的家人喜歡她,我周遭的人都喜歡她,若神喜悅這婚姻,神會使我有愛她的心。

***

他是韓國人,我是中國人,他覺得會有很多文化的問題,但他看到很多人,媽媽、牧師都喜歡這件事,他就跟著走,就相信神吧!我就想想,賭一把!

***

Grace跟峻浩在2014年結婚,一年後女兒出世,在拍攝期間她懷有第二胎,還在荷里活的電影公司上班,當雙職媽媽,給她很多滿足和挑戰。

***

我剛跟他結婚,他知道我以前是同性戀,他有點擔心我會變孿,我說,你不用擔心,因為我已試過,我回不去。

***

我有少許恐懼,她變回同性戀怎辦?神保守著她的心,後來我就不再擔心,我有信心神會看守這婚姻。

***

我記得他們結婚的那天,她穿上白婚紗,化上妝,她真是一位很美麗的女士,她不再是我去墨西哥時認識的她,她完全改變,神給了她新生命,我認為若有同性戀者來到教會,跟Grace聊天會很好,Grace能跟她們連上關係,同性戀不是天生,你所不能控制,神會為你預備更好。

***

我以前的夢想是,當最同性戀的一個人,在全世界的派對支持同性戀結婚。現在我看,我以前的夢想好像在美國已實現,美國人可以男跟男結婚,女跟女結婚,但我現在又不是很開心這事情,因我現在已變了。

這些事在我眼中不算是很好,我現在懷孕了,挺喜歡男生幫我拿東西,我從前裝成男生模樣,誰想給我恩典,我也不想要,現在想要蒙恩典必須要弱,神才會給我恩典,或丈夫才會對我好。

我原本不覺得我會有家庭,不覺得會有孩子、丈夫,我最近已習慣這種生活,覺得這就是我,我女兒的中文名字,我媽剛開始說不如叫「如意」,萬是如意,意也好,但我要正義的「義」。正義的義其實有點難寫,但它是「羊在我上」,不是我來死,但是羊替我死。

我希望她很容易就得救,所以叫她「如義」,每次看到我女兒,為我帶來那麼多開心,我想再來一個會得雙倍快樂嗎?再來一個吧,我們就禱告。月底我就要生第二個孩子,也是女兒,我有點緊張,但我很盼望可以見到她。世界上的人都有罪,不是說同性戀比其他人更有罪,我以前是同性戀,「只是相信耶穌」這句話

這句話就能改變人。

***

記得我們到洛杉磯拍攝Grace時,她懷著九個月大的寶寶,現在小女兒已在四月底出生,一家四口很溫馨、很幸福。

Grace從前根本沒想過,有朝一天會成為別人的妻子和媽媽,由於小時候被性騷擾,Grace從此很怕男人,甚至對男人很反感,不知不覺她覺得自己就是同性戀。以為自己只會喜歡女人,無論外表、言行,她都要做男性角色,甚至要做最基的同志領袖。後來Grace被朋友出賣變得意志消沉,氣得想殺掉所有開心的人,幸好有人帶她返教會,她在耶穌身上找到無條件的愛。

以往的傷害,因著耶穌的大能慢慢痊癒,她很自然地回復真我,做回原本的女性角色,得到真正的自由。

如果你都曾受過傷害,令你不自覺討厭自己的性別,或你覺得不由自主喜歡同性,你這一刻想改變,想得到真自由,我鼓勵你找耶穌,耶穌愛Grace,同樣愛你。請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主耶穌:我承認我被同性戀的思想困擾,我控制不了自己,幫不了自己。但我相信祢能幫助Grace,祢也能幫助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耶穌祢進入我心裡作我的救主,求祢用祢的寶血釋放我,讓我經歷自由,做回一位真正的我,祢所喜歡的我!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