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諾培 – 調音師的跑鞋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歲月催人,雖然不想,有時我也要認老,尤其是回到我事奉的教會,面對許多不同的臉孔,要記得他們的名字,真是記性差點也不成,現在可能真的年紀大了,難免有時會記錯,所以有時我會懷念以往年青的歲月,身體狀態也好一點,不過也不是所有年青人都身體好,有些不單記性差,精神體力更差,常常手震、尿頻、胃痛,身體機能好像七老八十的老人家,明明是大好青年,為何會弄成這樣呢?原來是吸毒濫藥之過。

五年前沒想過自己可跑步,只在家打遊戲,走幾步也喘氣,很累,每當跑馬拉松我就想起,自己戒毒的過程,很辛苦,但我一定要跑下去,直到跑到終點,直到我躺在棺材裡也沒吸毒,才算真正戒毒了。

跑步對你和我,可能是平常不過的運動,不過賈諾培Gavin要很努力,才可以好像現在,跑得這麼快、這麼遠,他今年雖然只得27歲,但因為吸毒,身體曾經變得很差。

做事很慢,尿頻,常常去洗手間,十五分鐘去一次,最尷尬曾經在高速公路上,巴士沒可能停下來,我試過在上層小便,因為身體差,我要不停換工作,當老闆或同事發現我的問題,我就要轉工,轉工後頭一兩月我會盡量少接觸毒品,工作時不接觸,但做了一段時間就會放縱自己,會在工作時吸毒,有時吸過量了,做出自己也不知道的行為,後來別人告訴我才知道,於是我發現又是時候轉工。

其實Gavin小時候,是一名乖孩子,不過8歲那年父母離婚,他和妹妹開始跟爸爸生活。

我父母常吵架、打架,我和妹妹很害怕,他們打鬧時我和妹妹就躲在房裡哭,直到有天父母離婚,我跟爸爸住,最初跟爸爸住時覺得很自由、很開心,好像沒人管,爸爸一星期回來一次,我很享受那段時光,但爸爸那時常去賭錢,輸了錢回來會發洩在我們身上,為何身邊的同學都有父母的愛?為何自己好像沒有?中學跟一群人去玩,四圍去遊蕩,我跟著他們在一起,覺得很開心,很自由自在,他們常常做甚麼,一群人圍坐在欄杆,騷擾路人,等人家看過來,人家說甚麼我們都會衝過去打他,沒錢就在街上搶電話、偷電話,要去追債,以為自己做得來,拿報紙上門想放火,但發現一叠報紙燒不起來,也試過去潑紅油,但潑油漆,原來油漆很難倒出來,會潑到自己渾身油漆,很狼狽地離開,做這一切都不可以乘電梯,如果那人住二十幾樓,我們要走二十幾層樓梯,再走二十幾層樓梯下來,滿身大汗,幹過這些勾當,心跳得很快,怕被警察捉,但這刺激感很能滿足自己,覺得跟這群人一起很開心。

當時Gavin只得13歲,放學就三五成群,以為做甚麼也有人支持,豈料他很重視的這群兄弟,原來也是想在他身上找好處。

有天我放學回家,打開門發現被人爆竊,因為大門沒鎖,我第一時間很害怕,致電爸爸,他趕了回來,報警後警察來到,警察問我,是不是我做,是不是我帶朋友來做,我不斷說,不是,其實當時很大打擊,我知道是這群朋友爆竊我家,因為我常帶他們回家睡,我很少接觸別人,我只有他們這群好兄弟,爸爸對警察說肯定是我做,要送我去男童院,當時我很傷心,好像這世上連最親的人也不相信我,當時我讀書也不好,好像這世上沒甚麼值得我留戀。

最終警方將案件,列作家居失竊案處理,Gavin不用進男童院,經一事、長一智,他自此遠離這群朋友,專心讀書,直到中五畢業出來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餐廳侍應,常常很晚放工,放工要減壓就去酒吧喝酒,或去的士高跳舞,最初沒有接觸任何毒品,直到有次朋友介紹,我很好奇,同時覺得自己可以控制毒品,只有我玩它,沒有它玩我,於是我就試一試,第一次嘗試覺得很不舒服,很頭暈,很想吐,但後來每次朋友說,你不是不試、不吃吧,我覺得很丟臉,吃一點點吧,久而久之每次去的士高都吸毒,後來轉到速遞公司工作,那裡認識的同事上班也吃,他們告訴我吃了後時間過得很快,好像很快放工,很開心地一群人擠在洗手間裡吸毒,有朋友組樂隊,經常在他的練歌房,接觸了很多不同毒品,如冰、「five仔」、大麻,將它們混合或分開吃,研究每種的特性是如何令人興奮。

上班等下班,下班去吸毒,只是短短一年,Gavin本來健康的身體,很快已經撐不下去。

常常胃痛,吃不下東西,瘦得很厲害,半年瘦了十磅,自己好像鬼,太恐怖,很多時都虛脫得想死,而且嚴重尿頻,於是很想戒毒,在家戒毒的一星期,其實很辛苦,那星期一直由媽媽照顧我,五、六天後,有朋友來電,你真的戒了嗎?我說是,他不斷引誘我,上來坐坐吧,來組樂隊,玩音樂,我們不吸毒,自己心軟,去試試吧,我覺得已經戒毒了,應該去到也不會再吃,其實高估了自己,沒那麼快戒得掉,好像每刻有天使和惡魔在打鬥,你快點戒,另一邊說你不用戒,沒事的,一直糾纏下去,其實自己很辛苦,每晚四、五點才能入睡。

做了十幾份工,每次都是被揭發吸毒而做不長,不過Gavin依然屢勸不改,直至一次當場被經理捉住訓話。

他說,你想一生如此度過嗎?沒家人,甚麼活動也做不了,哪兒也去不了。那晚我想得很清楚,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我當時尿頻很嚴重,胃痛常要召救護車去醫院,身邊沒有朋友,覺得這世上甚麼也沒有了,只剩下媽媽,但無法去旅行,因為自己尿頻,看到媽媽和妹妹常去旅行,我很想去,但我坐不了飛機,連長途車我也坐不了,找了四五十間戒毒所,他們都問我有沒有感化令,如果沒有感化令要等兩三月,其實要我們吸毒的人等兩三月,其實沒可能,為甚麼要犯法被警察捉,有感化令才收留我,我沒有被警察捉,為甚麼我要困自己一年?進去沒朋友,不能上網,沒有電話,我的生活如何度過?裡面的人全都紋身、說髒話嗎?會不會晚上蓋上毛氈打我?

抱著滿肚疑問,09年Gavin終於入住,梅窩的基督教戒毒村,過為期一年規律的生活,起初他很不適應。

早上六點半起來,其實我平時六點半才睡,六點半要起來,時間完全顛倒了,吃早餐時我塗練奶或花生醬,但同工叫我不要塗太多,我很不開心,丟下麵包拍桌子,我對同工說,我來戒毒,不是來戒花生醬或練奶,以前自己作主,想做甚麼就做,來到這裡比坐牢還慘。

有些學員合得來會共用衣櫃放衣服,別人不理他,為甚麼你們可以,我不可以?為甚麼你們有衣服我沒有?他的表現很孩子氣,很計較。

那裡是基督教戒毒所,限制我們每天靈修、讀經,但我那時看聖經,覺得字好像立體浮起來,然後我就睡過去,他們不讓我睡,我覺得很辛苦,我不喜歡看字,我讀書時會考也不過是0分。

Gavin每天也有很多埋怨,每天都很想離開,甚至對每星期來探訪的義工淑琪,他也一度很抗拒。

最初覺得這人是奸的,我覺得她是推銷員或想賣保險,為甚麼要跟我們混熟,可以圖謀我們甚麼呢?

跟他說十句他應一句,比較囂張,我覺得我改變不了他,但耶穌看著,耶穌一定會改變他,我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其他交給上帝,於是甚麼都不管,多跟他交談。

慢慢發現她的心腸真的很好,我們這些過來人,正常人都會防範我們,不想走近我們,但為甚麼她會用很大的愛,去關心、體貼我們,買東西給我們吃,自己很自我,有很多問題,說髒話,很多問題出現,我在那裡只覺得需要戒毒,我住滿一年,不需要戒別的,那位姊妹跟我談天,你想人生更好嗎?想將來更多朋友或生活更好嗎?我想但我不行,我這麼多壞習慣怎能改好,但姊妹說,你不行但神可以,你信就成,於是我很想接觸這位神。

淑琪是梅窩居民,她跟Gavin愈談愈投契,看著他戒毒,看著他懂事,更看著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剛進去時身體很差,臉色青白,弟兄們稱我「排骨」,因為瘦得身上剩下骨頭,尿頻的情況很嚴重,十至十五分鐘要上一次洗手間,看了醫生說我醫不好,因為是罕有病例,雖然我不懂祈禱,用簡短的方法,但神也聽禱告,祂醫治我,由初時十五分鐘要去洗手間,到半小時、一小時、兩小時,慢慢由原本一晚去十次洗手間,其實睡得不好,不停去洗手間,但慢慢發現身體愈來愈好,覺得神聽禱告,神如此厲害,在一次佈道會我堅信,決志了。

Gavin成功戒除毒癮,更在同工的鼓勵下,在戒毒村多留一年,讓他有機會去外面的琴行學師。

一星期有兩三天去琴行,回來有很多埋怨,我還要做飯、洗衣服、洗碗,有沒有搞錯?那位姊妹鼓勵我認真看清自己,問問身邊人覺得我是怎樣的人?對他們如何?發現他們都說我高傲自大,看不起身邊的人,我覺得祈禱可以幫我,神可幫我控制脾氣,曾經跟弟兄因為一瓶東西吵架,他忍不住而打我,以前我打人,哪有人打我,但當時我沒還手,我忍了,其實我鼻骨爆裂,要去醫院做手術,但之後吃飯時我還為這位弟兄禱告,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我很想原諒他。

他之前自暴自棄,好像死就死吧!但現在看到他的生命完全改變,而且他在信仰裡站立得穩,更主動叫人信耶穌。

我剛來琴行想學調音,但師傅想我由低做起,可能鋼琴回來時很髒、很多塵,主要做清潔鋼琴外部的工作,外表看一座鋼琴好像很簡單,一個外殼,但打開卻很複雜,一座鋼琴有88個鍵,我拆一枚鏍絲要88次,初時覺得很容易,扭幾個掣,扭幾下就可以吧,但原來不是,要用很長時間訓練耳朵,才學好調音,原來很多事都急不來,自己有目標,很希望在香港開音樂教室,可以學跳舞、空手道,可以培訓過來人,讓他們出來有後路。

2011年Gavin離開戒毒村重投社會,他努力在琴行做好調音師的工作,公餘也很喜歡操練跑步,更曾成功征服十公里的比賽。

現在我每星期都會跑步,以前不知道自己這麼喜歡跑步,當跑步時發現,首十五分鐘覺得很舒服,過了十五分鐘想放棄,堅持了三十分鐘就很想完成路程,堅持到底我覺得終會成功,跑馬拉松,六點起來練跑,我以前身體不好,可能跑十五分鐘會胃痛,但我要堅持跑完,去比賽我沒想過要贏,也沒想過可跑多快,我的目標是完成馬拉松,其實以前沒想過自己可拿起相機,因為自己手震得很厲害,但自己有機會跟同工學攝影,有機會參加梅窩一個攝影比賽,我寄了兩張照片參賽,沒想過會贏,這獎是我人生第一個獎,以前我不喜歡做運動,只喜歡打遊戲、去卡拉OK,去的士高、喝酒,其實以前就是這種生活,想不到自己改變後可作日間活動,原來攝影很開心,行山會發現這世界很美,行山好像自己的人生,很辛苦走到山頂,發現這世界很美。

跑步是很簡單、很容易做的運動,但對Gavin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事,他的身體因為吸毒以致五勞七傷,別說跑步,走多幾步,站久一點,他也不想,不過現在Gavin已經從一位,頹廢的吸毒青年,變成健康大男孩,可以去拍照、行山、跑步,這一切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他現在都可以付諸實行,改變的第一步,原來就是由信耶穌開始,很多人都有或大或小的壞習慣,不想改、不敢改,說到底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改,的確,人要靠自己去改變,一貫的行為習慣是很難的事,但Gavin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告訴我們,人是可以變好的,不過並非靠自己,而是靠耶穌,耶穌曾經說過,我來不是要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只要你願意呼求,耶穌就願意幫你去改變,活出新的生命,有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你知道有些習慣,你很想改但改不了,我邀請你跟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自己有些壞習慣,我想改但無法改,但我相信祢可以幫我,我現在願意打開我心,我邀請耶穌現在進入我心,求祢幫我改變我無法改的性情,習慣、思想和行為,將祢的性情賜給我,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當Gavin不相信自己可以改變時,有一位義工常去探望他,用聖經的話鼓勵他、慰他,令他願意認識耶穌,踏上悔改的路,每個人都需要關心和鼓勵,我們這群想與你同行的朋友,也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想為你同心祈禱,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跟我們聯絡,本地的號碼是 6526-5508,中國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因為神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約翰福音》三 17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