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嘉慧 – 祝老師健康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昔日為人師表可能是很多人的志願,不過到了今天,教書未必是一份人人羨慕的工作,我認識很多老師,由於教育改革,課程和制度不斷地推陳出新,令他們苦不堪言,加上社會上愈來愈高的期望,面對家長、學生的消費者心態,學校又要求更高的學歷,所以真是老師不易做,我們這集的嘉賓是一位老師,這工作是她的理想,除了要應付以上種種,老師會遇到的壓力外,她更有一個很大的威脅,就是面對血癌,不過她不單成功跨過難關,更很受學生愛戴,2013年更得到司徒華教育基金,選為十大好老師。

當教師後,適逢香港的教育制度改變,真是很吃力,我發現即使讀多少書,做多少也不夠,學士不夠,要碩士,一科專業未夠,要再多一個專業,單教一科不足夠,要多教一科,教育局有課程關於個人成長,你也想學,以致要付出很多時間,不斷進修,不斷學,面對學生又要知道他們的需要,畢竟大病,接受了很大的治療,其實身體狀況比以前弱了,當復職是很戰兢。

教育局自二千年推出教育改革,十多年來有很多建議,令六萬多位老師疲於奔命,01年入行的馮嘉慧Cathy,雖然沒有包袱,但一樣戰戰兢兢。

我享受並喜歡教書,我知道這是很好的崗位和使命,也是我很喜歡的工作,但上班時間長,我們常常五點要起來,最晚睡到六點,回到學校像開了發動機不能停,直到五六點下班,已經算早,還未計算帶回家的工作,如果夜晚要進修會很累,進修是到晚上九點、十點,回到家自己要顧的事還有很多,其實很晚才睡覺,加上時代的變遷,學生的成長、家庭背景,他們的自我追求,變化很多,跟我們以前不同,以致很多方面,無論知識層面,香港社會的變化潮流,你要跟得很緊才不會被人淘汰,我自己在台灣讀大學,我回港補回教育文憑,後來當圖書館老師,要補回相關圖書管理的專業,之後再進修新的通識課程專業,學生的成長課程又要再進修。

Cathy除了教書,更是圖書館主任,她很努力推動全校的閱讀風氣,搞閱讀週、嘉年華、作家講座等,比其他老師更忙碌。

我覺得唯有教書才最直接,最前線影響學生的生命,我深信在青少年階段價值觀很重要,給他灌輸正確的價值觀,唯有教書可以做到。

我自己較擅長海報設計,她叫我幫手設計圖書館海報,我覺得她是給學生機會的老師。

她負責圖書館和推廣閱讀,做得很特別,能吸引學生參與,跟我以前看到的不同,單叫學生來借書,沒人會借,但她花了很多心思時間去想計劃,製作很多不同的壁報,宣傳單張、獎勵等計劃,花時間一點也不少。

十多年來Cathy要教好書,更要讀好書,但她更關心學生,因為她曾經也有年少迷失的日子,很明白成長的困惑。

我婆婆那代,我整個家族幾乎都在佛堂長大,成長面對困難時我會唸經,我人生第一個難關是會考,當時會背觀音經,會求觀音保佑我,也會吃花齋,即是初一、十五,父母和自己生日時吃齋,到我在台灣讀大學,當時自己要面對很多事,有段時間我有暴食症,狀態很差,一餐吃三、四個飯盒,但回家會叩喉,令腸胃很差,吃了這麼多又很有罪惡感,我又迫自己四、五天不吃,形成很不健康的狀態,當回港工作,當時香港經齊很差,我找不到工作,人家會優先聘請本地畢業生,後來適逢當時那段感情不好,很傷心、很難過,有一晚我問,有何宗教能幫自己?為什麼我一直信的幫不了自己呢?過了不久認識一位朋友,她跟我說很多聖經故事,並且當年的聖誔節,帶我去教會的佈道會,很奇怪,為何那群人這麼愛笑,他們什麼事都笑,很簡單就嘻嘻哈哈,我覺得很舒服,如果我當日早點信,或我在青少年時就信,其實我不用走這麼多冤枉路,我當時不用這麼痛苦,原來我無法跳出困難,所以當時清晰讓我覺得,給中學生正確價值觀或信仰,會好走很多。

Cathy一直將生活日程排得很緊湊,既要為工作進修,又讀神學,很少讓自己停下來,就算身體超出負荷也不為意。

轉季我很容易傷風感冒,那段時間身體很弱,連續三星期傷風感冒未好,開始發現自己的喉嚨發炎,頸部也有腫脹,我很怕休息,很恐怖,我覺得休息很浪費時間,我吃了西藥無法上班,我就什麼也不能做,直至發炎我才看醫生,他說我是淋巴發炎,吃了兩次藥後流牙血,看牙醫,會不會牙周病,醫生說不是,直至有天是學校的陸運會,我叫同學名要用揚聲器,同事來摸我的手發現我很冷,那刻我才發現,原來自己跟普通人的身體狀態不同,看專科發現咽喉位有不尋常的血絲,初步的血報告說我是急性血癌,當時心裡不斷祈禱,怎辦?好像很大件事,馬上會死嗎?第一個反應是想要跟什麼人交代?首先就想起學校的校長,我無法接受要停下所有工作,不是吧,要中途停,我連請病假都覺得有罪惡感。

Cathy本身是很盡責的老師,她有很多掛心,她不在時如何安排呢?我們盡量安慰,讓她安心。

當時只得34歲的Cathy,確診患上急性血癌,癌細胞指數高達百份之93,醫生立即安排她留院治療。

很記得在夜晚十一點多,有醫生拍拍我,馮嘉慧,確診你是急性血癌,要跟你家人聯絡,我跟他說,不好意思,你致電我爸爸,你告訴他,我無法跟爸爸說。

看到她在病床,爸爸你過來抱我,未試過女兒長大後要我抱她,小時候就抱得多,馬上過去抱她,她好像崩潰了,不斷哭,說爸爸,我很愛你,我說你是我們馮家的戰士,一定要打贏這場仗回來。

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因為我沒有好好顧惜自己身體,自以為年輕,廿多三十歲當然拼搏,睡幾個小時不是問題,以為這些不是問題,其實就是問題,是很大的問題。

醫生很快安排Cathy,接受為期五次的化療,在化療前她要先做一個小手術,將化療用的導管植入身體。

在這裡開洞,護士說明這手術個半小時內必完成,但我做了三小時,麻醉我這部位裝喉管,以為裝好了卻突然停下來,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都沒人理我,但傷口沒縫上,我的白血球很低,流血不止,我躺著覺得血往上湧流,有一刻我有點休克,我哭了,很害怕,馬上跟神說:搞什麼?還未化療就要死去嗎,不是吧?祢讓我在這手術台上,冷冰冰的,我要等什麼,怎麼辦?很清晰的聲音,神要我讚美祂,你讚美我就足夠,你有生命氣息就讚美我,你唱詩吧!那刻開始冷靜下來,淚就停。

導管植入手術最終完成,可以順利進行化療,化療期間一向愛美的Cathy,經常自拍照相,記錄她外貌上的變化。

第一個見到的院友是(基督徒)姊妹,她戴冷帽沒有頭髮,我不想看到頭髮脫掉,叫家人來替我剃光它,化療會害怕,什麼也吃不下,發熱發冷,我契媽很年老,八十多歲,而且獨居,她每天買很多菜、魚,熬最好的湯水給我喝。

我天天拿食物給她吃,天天為她祈禱,希望她快點康復。

教會、不同的團體組織,在幾天內用不同的渠道和網絡,為我祈禱。

其實我做不了什麼,她患大病,唯有祈禱,我交給教會祈禱會,每週三提名為她禱告。

用微笑講聲平安,平安,努力,加油。

學校的同事和學生拍片,唱詩。

不斷WhatsApp慰問她,讓她知道我們支持她。

全校同校摺紙鶴,紙鶴裡寫上祝福的句子,希望她可以康復。

你快些康復!
快出來跟我玩
加油

這段日子很感激家人,和愛我到底的很多朋友的支持,希望你們更健康更喜樂。

我覺得她是開心病人,當然她有很多情緒掙扎,但她對生命的鬥志,要活下去的意念很強。

我現在有兩位朋友探望我,下面是我的食物,有很多,我不能出去,要朋友幫我拿。

血癌患者最怕受細菌感染,因此探病有嚴格的限制,Cathy唯有在病床中寫網誌,向人分享近況。

我以前完全沒時間看書,只顧自己讀書進修,當病時才有空間靜下來,想自己的生命,原來我信了這麼多年一直靠自己,我仍然不停追趕,為學位、專業,為自己想做到更好,我將自己拉得很緊,我是完美主義的人,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其實這工作不是人要求我,不是神要求我,我覺得這才換來,更多人的忍同和愛等等,當我大病過後,或大病時,才發現我不用做什麼,都有很多人關注和愛,而且神對我的愛很大,我才驚訝發現其實我什麼都不用做,本來這愛就存在。我開始認罪悔改,以前自我追求、自我要求的都錯了,其實什麼才是對自己好?什麼才是對別人好?神想我如何?那時才有很多時間靜下來思考。

化療後Cathy很快進行骨髓移植,2013年她在休養中收到好消息,在司徒華教育基金第一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她成為十位好老師之一。

不是要挑選教學特別高超,成績很好的學生或老師得獎,是挑選生命有特別經歷,或意志等等作評審,我記得第二、三次化療,有學校老師跟我說,Cathy我發現這獎項想提名你,我反應是不可能。

她給很多崗位我們去幫忙,藉這些機會提昇學生,我覺得她是很清楚學生需要的老師。

教書最重要是花時間跟學生相處,這是我們身為老師最想做的,讓學生的生命得改變,Cathy也是如此。

她知道我們有事時,就算她很忙也會放下手上工作,跟我們交談,每次都花很長時間,她是很好的老師。

我覺得沒有好學生就沒有好老師,他們很懂得關心和支持我,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屬於他們的,不是我。

現在Cathy已經徹底康復,她將自己的經歷製成單張派給人,濶別校園近兩年,在上年九月,她終於可以重返工作崗位。

當重返學校,面對一大群人是很感恩,身邊遇到很多院友,或很好的弟兄姊妹,他們有家庭、有孩子,但未必能跨過大病,其實所經歷的很難過,因為治療過程有很多真實故事,在眼前發生,不斷感謝神,反思神留下我,要我做什麼?所以當自己康復重返學校崗位,對神說,更清晰求問神給我的使命,祢給我現有的崗位要做什麼?很大的提醒是不靠自己,要靠神,我以前很執著,把自己壓得死去活來還得大病,不是祝福人,真正執著是我堅守信仰,神會陪我度過,捉緊祂的話語,讓我在病患裡有平安、有喜樂,很輕然地度過,這執著才重要。

癌症可說是香港人的頭號殺手,我想任何人好像Cathy,忽然被確診患癌症也很難受,尤其Cathy是追求完美的人,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難怪她擔心得哭了幾天,每個人都希望人生事事順利,最好一切按計劃而行,但現實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無論我們如何努力,好像Cathy教書這麼多年,就進修這麼多年,一路向更高的目標追追趕趕,但原來一場病患就拖垮一切,人真的無法控制自己的生命,唯有倚靠耶穌,我們才有能力面對生活的一切變化,好像Cathy ,當她將一切交給耶穌,她就放下憂慮擔心,可以在病中找到平安和快樂,可以很坦然跟人分享病中的經歷,康復後的Cathy,終於可以重返心愛的教書崗位,更積極為癌症病人出力,看到她的笑容,我也替她高興,聖經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是耶穌的應許,是Cathy親身的感受,別猶疑,你現在捉緊這應許,跟著我向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自己有很多憂慮,不知為何對任何事都常常擔憂,令我睡不好、吃不好,悶悶不樂,我無法幫自己,我求祢幫我,我願意打開心門,求祢進來作我的救主,求祢賜我平安、喜樂,求祢拿走我心中一切重擔,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靠著祈禱,靠身邊人的關心鼓勵,Cathy勇敢走過抗癌路,如果你也想繼續跟耶穌談談,或在生活上,信仰上有任何疑難,很想找人分享,我們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包括WhatsApp、微信,跟我們聯絡,本地的手機和WhatsApp號碼是6526-5508,而大陸的手機和微信號碼是131-438-95508。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十二9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