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慧蘭 – 站不起 活得喜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記得我小時候很頑皮,坐不定、蹦蹦跳,媽媽很多時說我的屁股是不是給針刺,聽到她如此說我就立刻坐下,否則就不是給針刺,而是給打藤了,我認識一位朋友,因為十年前一次意外跌倒,不幸變成長期坐骨神經痛症病人,她的身體廿四小時都像給針刺那麼痛,後來她走不動要坐輪椅,雖然遭逢巨變,但她沒有怨天尤人,反而活得精彩,成立互助小組關心同路人,成為十大再生勇士。

我沒想過自己能打球,師母說百發百中,甚至全中,我很開心。

她手沒有力,我們挑一個最輕的球拍給她,我教她用兩隻手如此撥,她出乎意料地打得非常好。

原來坐輪椅是可以動的,只要願意跳出框框,就算多辛苦,只要堅持,你真的能夠做到。

何慧蘭是長期坐骨神經痛症病人,2007年開始與輪椅為伴,但她的生活如常人般多姿多采,剛剛六月她去了日本旅行。

我跟丈夫、牧師和師母一起去,沿途風景很美,立山,看雪的景點,我們到山上看到雪景真的很美,很宏偉,我從來沒試過泡溫泉,起初想泉水會如何,原來很舒服,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我沒食過日本和牛,人人說好美味,入口即融,雖然我沒有食和牛,但我到日本吃飛驒牛,食後感覺是不用咬,我的牙齒不好,咬嚼力很低,但我都可以入口即融,這是一個很舒服的城市,很乾淨,人很有禮,我們坐吊車和纜車,要走數十級樓梯,當時我不知怎麼辦?日本人真的很好,一群工作人員抬起我到車站,當我欣賞風景以後,到下一個站又有工作人員接我,我當時感覺自己是貴賓,甚麼都排第一,甚麼活動都讓你先走,日本的公共設施也很好,道路有為傷殘人士而設,廁所很乾淨,不骯髒,花很多錢造電動清洗廁所,我雖然不能上班,但我的時間跟別人沒分別,都是朝九晚五,我會打網球、跳讚美操,穿珠、穿飾物、跟師母探訪,星期天上教會,我很充實,從前只是上班、食飯、睡覺、上班,很悶,很死板,但現在反而不同,生活節奏舒服很多,很有意義,不是為錢而活。

慧蘭是2011年十大再生勇士,這個獎是表揚她對生命的熱忱,但每當回想自己要坐上輪椅的一刻,她曾經也很抗拒。

當治療師跟我說那一刻,我覺得為甚麼從前你說我有希望再站起來,但今天你說我要坐輪椅?我坐下去那一刻很抗拒,很不開心,覺得人生很絕望,糟了,坐輪椅的生涯會如何?家人會如何?我會給很大負擔所有人,外出我的心情很緊張,我很怕別人看到自己,我覺得很自卑,我覺得自己是殘廢的人,香港有很多人,大家也明白步伐很快,太擠了,我不是想要撞人,他們第一時間的眼光和微言令我很難受,他們覺得我們不該出街阻礙大家,每次外出回到家我也很不開心,坐在四面牆的房間,我完全覺得沒有希望,很不開心,不想也不說。

由七年前開始到今天,慧蘭出入也要靠輪椅,不過在04年前,她從來沒想過有如此的一天,一切緣於一宗平常不過的意外。

我記得當天要開會,我幫老闆整頓好所有文件後,趕著去買飯盒,我走到公司的停車場一不小心滑倒,膝蓋痛得很厲害,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只是痛得快昏過去,後來我被送往醫院,照X光發現我的膝蓋裂了,立刻送到病房,當醫生做檢查後決定幫我打石膏,待兩至三個月讓骨頭成長,我從前每天都上班,太忙了,難得有一個假期真好,我終於可以休長假,看電視看個夠,三個月後我的右腳可以拆石膏,我想終於沒事了,但原來石膏拆了沒好轉,我的一雙腿失去力,完全不能自己走,醫生跟我說,你要訓練肌肉才有力走,所以我很用心做物理治療練力,譬如說在治療室用搖板練平衡力。

她很用功,差不多每天都做,我開始見她很辛苦,不敢再給她壓力,反而對她說,慢慢來,不用急,但她就是不停做。

我練了三個月,仍然沒進展,反而更差,我問醫生為甚麼會這樣,但他解釋不了,他只是判斷膝蓋的軟骨撕裂了,唯有動手術看情況如何再做修補,我很怕,可是太痛了,找了很多方法練習也不好,若果醫生說動手術會好,不想那麼多,就算有危險,我也會押注。

受傷初期慧蘭間中也會上班,直到手術後她專心醫病,希望可以儘快康復回復正常,可惜這一天一直沒有出現。

不知發生甚麼事,右腿發腫,醫生不斷抽血水,我練力又抽血水,一個月過去,表面的線已拆了,但裡面仍然很痛,醫生沒解釋,只是不斷跟我說,你要繼續練習,我練的時候真的很辛苦,覺得情況差不多,又痛,不知道為甚麼要練習,但我不斷迫自己練。

她很用心,但同時卻用錯方法,可能訓練肌肉一、肌肉二,她用了其他肌肉做,卻練不好,所以我發覺她有困難。

中醫、西醫,甚至跌打也看過了,沒有好轉,我發覺她愈來愈辛苦,走得愈來愈差,糟了,我真的做不了甚麼幫助她。

慧蘭每天咬緊牙關做治療,不過愈心急,病情反而愈差,兩年過後身體陸續出現嚴重勞損,腰椎和頸椎相繼移位。

我像機械人很麻木去做,天天做,做完回家繼續做,的確很辛苦,練習後痛卻沒有減,痛得每晚睡不著,醫生沒辦法,只能給藥我服,後來最強的止痛藥也無效,醫生唯有給我嗎啡,我走不到,因為痛,所以用一根拐杖,我右腿無力,全用左腿的力,到左腿不夠力,治療師發現不對勁,他說我平衡力歪了,建議我用兩根拐杖,腿不夠力,影響到要全用腰力,腰不夠力,就全用手腕力,因此勞損了手腕,拉傷了頸椎,最後影響到全身神經線扯傷了,扯傷後拿不起拐杖,終於我最後要坐輪椅。

我很心痛,她可不可以不坐呢?覺得坐下去可能再也站不起來。

這一刻慧蘭曾經以為是世界末日,因為肉體固然受苦,心靈的傷害更曾經令她失去生存的意志。

老闆找我回公司說,慧蘭,你最近情況如何?我跟他說仍然痛,他說,如果你是老闆該如何做?當天他解僱了我,我覺得人情冷暖,我有用時他對我很好,當我不行,他不會從我的角度去想,他覺得錢比人的感覺重要,有天早上我在途中,有一個小朋友迎面走過來碰跌了我,跌倒後,小朋友不斷哭,他的媽媽來到只看到他哭,有點皮外傷,他媽媽不給機會我解釋,第一時間看著我說,你跛腳就好,還要那麼狠心,願你一世跛腳,我很想說不關我事,但不給機會我說,當時有其他人走過,好像全都聽她的,我很辛苦撐回家,不斷哭,手又痛,當時我恨自己不中用,想拿刀砍掉自己的手,我不要手,很痛,但我拿刀的力也沒有,刀跌在地上,整個人也跌倒在地,我看著鏡,很恨自己,為甚麼不中用,我很想死。

慧蘭開始整天躲在家不想外出見人,最後患上了抑鬱,丈夫跟家人也很擔心,很難過。

有一天姐姐邀請我陪她上教會,到達後看到牧師正在講道,他說了一番說話,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聽了這說話後,內心有深刻的印象,祂是不是真的能幫助我,將我以往一直被歧視、傷害,內心的鬱結、不開心,祂能否把我從中帶出來,令我人生有轉捩點,讓我再站起來治好我,所以我很想尋求祂,正因如此令我想認識這位上帝,我很想如這句說話,重新來過。

自從坐輪椅,每次慧蘭外出都戰戰兢兢,她甚至很怕再跟人接觸,不過去到教會,她受到的是另一番的待遇。

我很怕給人麻煩,我怕我痛的時候別人如何看我,也怕影響到別人教會聚會,我在小組聚會時抽筋,由腳到腰,再到肩膀直到全身,痛得無法控制,他們替我放鬆筋骨,唱詩歌給我聽,讓我心情盡量輕鬆,完全沒有嫌棄我。

她間中就抽筋、不舒服,情緒很低落,我們從一開始不習慣到有點習慣,只要我們團結一心,大家的凝聚力很強。

她很開朗,有很多話題聊天,她帶動小組有很好的氣氛。

我去到哪裡,弟兄姊妹爭著要推我,小朋友都一樣,一看見就跟我玩。

我見她上教會後心情轉好了,她不像從前裝笑給我看,我有時候偷看她,她真的開心,不如我也跟她上教會坐坐。

老公真的很好,他真的不離不棄,他給我驚喜,他將整個房子大裝修,扶手柄、輪椅進出的大門,他很細心的為我想每一步,為著我坐輪椅的需要,師母在這個期間陪伴我,陪我每天讀聖經,教我讀聖經,陪我唱詩歌。

她服了很多藥物的緣故影響到記憶,「耶穌」兩個字她記不了,怎麼讀也記不到,沒辦法,後來我想「耶」字有兩隻耳朵,「穌」字有魚,旁邊是「禾」,就是米,有魚又有米,好東西,如此她很快記得到,耶穌就是好東西。

我受傷後,因為痛不能天天洗澡,要接受自己污穢,師母很貼心為我洗頭洗澡,他們的愛從天父而來,激勵了我要向前每一步,我每天的生活不要單單坐著。

08年慧蘭接受治療師的邀請,在靈實日間社區康復中心成立「活出彩虹」小組,
關心跟她一樣的痛症病人。

治療師著我成立一個治療小組,小組中大家彼此聯繫關心,每一次他們來的時候,我們首先唱詩歌、祈禱,求天父賜力量給我們過每一天,我教他們穿珠,他們很開心的穿著,最後當他們穿成天使後很喜樂,痛症病人的情緒很反覆,我很開心在這兩年中,看到他們起初願意來,到後來大家像溫暖的家庭,互相傾談,最重要是他們願意跳出框框,不再自怨自艾。

我患頸椎骨痛,長期不開心引致抑鬱症和焦慮症,情緒很低落,逃避社會,不想見人,慧蘭會致電給我,鍥而不捨不斷致電、發WhatsApp找我,安慰,為我祈禱,我感覺很溫暖,我性格奇怪,仍有朋友疼愛自己,她比我們更痛,但她反而鼓勵我們。

很多人喜歡跟她傾談,他們覺得她用心,也要用心,有時候她痛得全身扭曲,我們跟她做治療時仍很痛,但笑著臉,她說,開心嘛,我覺得這跟從前很不同。

痛已經是事實,最重要是我們願意面對,接受這份痛,在痛中活得更精彩。

她比受傷前更開心,她不停去探訪、開解人,有時候她跟我說,今天會很晚,你在哪處接我?我說,無問題,多晚我也接你,雖然她失去很多東西,但她得到的可能更多。

我很欣賞她對上帝的順服,縱然不容易,譬如說去年她去英國短宣,以她的身體狀態坐長途飛機實在不容易,也要跟家人分開半年,但她願意,我覺得這是信心。

不單止英國,慧蘭還在11年去到江門分享,即使在11年十大再生勇士的頒獎台上,她都把握機會跟人說她這幾年的人生體會。

痛而不苦,殘而不廢,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其實我廿四小時都在痛,痛得無法入睡,基本上我每晚睡到三點多就痛醒,但痛不令我頹喪,每個人都會生老病死,人會病,會衰殘,真正的醫治不在乎肉體上的醫治,最重要是心靈,心靈的平安無人能賜予,唯有從上帝而來。

慧蘭的心願是快點再站起來,我很坦白對她說,你想康復的原因是想重返社會工作,證明給人看你是有用的,但我說你無須如此證明你有用,你無須再跟社會上的老闆打工,因為上帝已聘請你,你有機會就向人見證神在你身上的作為,這就是你的工作,當她衝破心理關口後,我覺得她整個人就不一樣。

從前我覺得她打工一定受老闆氣,她現在打上帝的工,上帝沒有氣給她受,我是絕對放心和開心,我想她知道,我會永遠陪伴她,永遠愛她。

我沒想過今天可以打網球,我也可以四處面對人,原來我在上帝的眼光是如此寶貴。

記得當天拍攝慧蘭訪問有個小插曲,當她全神貫注坐著跟我們做完訪問後,兩條腿一下地就抽筋得很嚴重,腳掌向內扭曲伸不直,面容很痛苦,一直在身邊照顧的師母,很冷靜、很純熟的替她按摩舒緩,慧蘭很滿足的說:謝謝耶穌賜我能力完成任務。沒錯,慧蘭認為這個拍攝是耶穌給她的任務,所以就算要忍受再多的痛苦她也心甘情願,因為在她發生意外跌進人生低谷時,耶穌藉著一班弟兄姊妹愛她,關心她、接納她,如此她找回生存的動力和意義,今天她要成為耶穌的僕人,將這份愛藉著《星火飛騰》傳出去 ,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今天慧蘭仍然二十四小時神經痛,仍然要坐輪椅,這個情況甚至會持續下去,未知有沒有康復的一天,但在她的臉上總是找到笑容,從心而發,耶穌賜她的喜樂心靈勝過肉體的痛苦,充分體現「痛而不苦」的生命力,雖然慧蘭身體有事,但心靈卻非常健康,相反很多健全的人心靈卻又苦又澀,原來我們每個人也需要耶穌,因為只有耶穌才可以賜給我們平安和滿足,如果你也想得到這份禮物,我鼓勵你邀請耶穌參與你的生活,你可以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的身體有時候有很多毛病,不單如此,身體以外,心靈有時候也很累無力,我相信祢可以幫助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耶穌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求祢賜我力量,賜我痛而不苦的生命,讓我有力量去面對每一天,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慧蘭不論多疲累也堅持上教會,因為在那裡有弟兄姊妹,跟她分享快樂、分擔憂愁,同樣我們也很樂意與你同行。

「我卻要常常盼望, 並要越發讚美你。」詩篇71:14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