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書亞:爭戰屬乎耶和華

約書亞

爭戰屬乎耶和華 (約書亞記 5:13-6:5) 1

約書亞已經先安排好了工作。自從他被指派作下一代以色列的領袖,耶利哥之戰便是約書亞的第一場戰役。到目前為止,他成功地指揮所有支派預備作戰 (書 1:10-12),差派了探子獲得耶利哥城的情報 (書 2:23),安全地引領以色列人過約旦河 (書 4:1)。如今這位將軍所面對的,實在就是城牆的問題。只要城門關得緊緊的,就沒有戰鬥的可能。他要如何統率他的軍隊呢?猛攻城門?攀登城牆?切斷糧食?為甚麼在戰爭的邊緣,神差他的使者拜訪約書亞,並保證約書亞在戰役中會獲得勝利,也護衛以色列人生命的安全?

我們需要哪一種的軍士和補給?我們面臨哪一種爭戰?我們擁有哪一種武器?在屬靈的爭戰中,什麼是至關重要的?

當順服神,祂是有權的指揮官(God is the Rightful Commander)

5:13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裏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裏,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14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15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了。(書5:13-15)

約書亞正如同神到那時為止,所揀選要服事祂的工人們一樣,例如: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摩西;約書亞對神的理解並不足夠、並不完全,也並不完美。他有的不過是戰鬥的精神,有英雄的心態和將軍的勇氣。他的思想和注意力集中在解決所有的障礙,征服敵人,還有領軍隊前進。他這種不惜一切代價要取勝的心態和思維方式,使他面對一個陌生人的時候,覺得不是他的朋友就是他的敵人。他已經準備好要打仗了,但是他沒有辦法分辨那位陌生人是來自自己的軍營,是來自敵方的軍營,還是來自天上的軍營。約書亞沒有想過,若是來自敵方,豈不就直接攻擊他,也不會回答問題,而且他沒有想過是神主動向他顯現,雖然看起來是約書亞邁向前來詢問。

約書亞問了兩個問題。他不是禮貌客氣地問:「請問你是什麼人?」反而直接冒昧地問:「你幫什麼人?」神對約書亞這個人感興趣,並不關心他的能力。約書亞沒有問拔刀劍士的姓名和身分,沒有懷疑為何只有他兩在場,或給這位客人什麼選擇。至於這個陌生人是否站在以色列人這邊,或站在他的敵人那邊?那客人是來改正約書亞的想法:「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帶著一種不健康又衝突性的對立態度、是贏或是輸、是或否的心態。約書亞像大多數為戰而戰的勇士,追求無益的戰鬥來滿足自己。他已經鐵了心要去迎戰,此戰役變成他自己的,而他的動機已混淆。可是耶和華的元帥不是來打仗,祂根本沒有問到或提及打仗的事情。約書亞的弱點,乃是他只是個勇士,而非是個禱告勇士。

當約書亞知道自己的角色錯誤、觀點無知之時,便俯伏在地下拜,並求問那更廣闊的問題:「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耶和華的指揮官回答:「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天上的客人來訪的原因不是為要提供意見,不是要打聽情況或討論戰略。溝通本非祂來的主要或次要的目的。耶和華的元帥已經拔出利刀、預備行動。約書亞的工作和責任乃是俯伏下拜,不要攔阻道路,而且好好在後跟著。約書亞從始至終非負責人,也不能掌控一切結果;神才是那真正的元帥和主宰。神看重的是約書亞的品格,而不在乎他的勇氣或影響力;約書亞的順服才是重點,而不是他的敵人或障礙。之後他們的關係恢復正常,耶和華軍隊的元帥是「我主」(15節) ,而約書亞是「祂僕人」(原文) 。約書亞從未被稱為「元帥」,他曾是摩西的幫手 (出24:13),如今是「祂僕人」。之前摩西把腳上的鞋脫下來後,就發出幾個問題:「我是甚麼人?」(出3:11),「他叫甚麼名字?」(出3:13), 「他們必不信我。」(出4:1) 然而約書亞反倒就照著行了 (15節)。

你曾請求神潔淨你,好讓祂使用嗎?你有請祂鑒察你的心和你服事的動機嗎?

當順服神,祂是公義的差派者(God is the Righteous Commissioner)
6:1 耶利哥的城門因以色列人就關得嚴緊,無人出入。(書6:1)

當耶利哥城倒塌之後,神啟示了一個真理:列國被滅的真正原因是他們自己的邪惡,而不是以色列的義;外邦各族拜偶像、充滿罪孽,又做盡各種邪惡的事。

在申命記9:5-6,神提醒以色列人:因祂的慈愛,祂驅逐那敗壞的外邦國家,而不是因以色列人配得,「你進去得他們的地,並不是因你的義,也不是因你心裏正直,乃是因這些國民的惡,耶和華─你的 神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去,又因耶和華要堅定他向你列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應許的話。你當知道,耶和華─你 神將這美地賜你為業,並不是因你的義;你本是硬著頸項的百姓。」(申 9:5-6)

以色列內心不僅是不「正」,他們行為且是不「直」(申 9:5)。「正直」描寫形狀、外觀和體格,意味著他們的敗壞行為和表現。他們不義,也不正直。神更強烈地形容以色列人的屬性是「硬著頸項的百姓」(申 9:6)。以色列人有嚴重的長期頸項疼痛的問題。他們的狀況不是在一天、一星期、甚至一年之內發生的,更可能是一生都不能解決的問題。他們「頸項」硬了,不是由於他們晚上睡眠不好,突然扭傷了肌肉,或用電腦太久的後果,而是因為執迷不誤、不屈服,又頑梗剛硬。神不容他們進入迦南地的時候,帶著自大、自以為了不起或高人一等的想法。

以色列沒有做過任何事情配得神的稱讚。可以更誇張地說,從一路進入迦南地的路上,他們都抱著不感興趣、不願合作、不夠客氣的態度。

因外邦國家國民的惡,以致於他們在迦南地的地位被取代 (申 9:5)。神攻打以色列的敵人,是因為這些外邦人敬拜偶像的淫蕩行為,他們褻瀆了神的祭物,而且又過著血腥暴力的生活。耶利哥也像其他城市一樣的敗壞,但是它倒不像其他較弱小的國家,耶利哥城有圍牆保護其中的居民,也能防禦敵人攻擊。因耶利哥的城門關得嚴緊,所以他們不怕有人會逃走或投降。那城門關得如此緊密,所以國王和他的軍隊非常自滿、相當自負、又很隨便, 因此當城牆一倒,以色列人就立刻攻入城裡。耶利哥的國王和勇士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他們沒有給居民任何的保護,也沒有準備任何的訓練或替代方案。那兩個希臘字「嚴」和「緊」(書6:1) 是來自相同的字根,強調國王傲慢又囂張的氣焰,他對城牆過於自信,又不怕被圍攻或有人背叛的可能性。

當順服神,祂是有策略的得勝君王 (God is the Resourceful Conqueror)
6:2 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3 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4 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5 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書6:2-5)

二十多年前,我在貓王的一張福音精選唱片中,聽到一首老式黑人靈歌,歌名叫作《約書亞大戰耶利哥》,它的副歌歌詞是:
約書亞大戰耶利哥,耶利哥,耶利哥;
約書亞大戰耶利哥,
後來城牆就倒塌。

事實上,約書亞在耶利哥爭戰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動一個指頭,也沒有運用什麼策略,更沒有折損任何士兵。

耶利哥是迦南的大城市之一,他們是比以色列更強大的國民,是廣大堅固、高達頂天的城邑 (申 9:1)。摩西所差派十個探子們的情報是正確的。住那地的民強壯,城邑也堅固寬大,並且我們在那裡看見了亞衲族的人 (民 13:28),但是神開戰之前,已經先預告這一場戰必定勝利,敵人必定失敗而且投降 (書6:2)。

神在事前就答應約書亞:「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書 6:2) 耶利哥的王和勇士的命運已經掌握,而且遞到約書亞的門口!約書亞不需費一兵一卒就獲取勝利。以色列最勇猛、最能幹的將軍介入,也都是多餘的;他們的戰術、經驗和領導力都是不必要的。以色列所用的戰略是相當可笑的、不合常理,簡直是不可置信。他們的手裡沒有帶著劍或矛,卻使用了喇叭和角。從一開始,這計劃就沒有脅迫或驚嚇敵人之意。他們圍繞耶利哥城的行動實在很沉悶、沒有動力,對不信的人而言,更是無聊的一個大笑話。

希伯來書11 章告訴我們耶利哥城的勝利是如何成就的。那些憑信心的人物從亞伯到喇合,包括摩西的父母和越過紅海的以色列人,都被記載在希伯來書11章裡。這些信心英雄們的名字都是先提出來,然後再列出他們的行踪,但只有約書亞例外。希伯來書 11:30 說:「以色列人因著信,圍繞耶利哥城七日,城牆就倒塌了。」在約書亞所有的英勇事蹟中,從團結以色列人到引導他們過約旦河的事件,只有耶利哥城牆的倒塌被特別提出,表明約書亞的個人貢獻最少。耶利哥的攻下乃是出於神的應許和祂的大能。

結語:以弗所書 2:8-9 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 神所賜的; 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神已經向亞伯拉罕和所有屬神的子民表明,討祂喜悅的唯一方式是:「義人必因信得生。」(羅 1:17,加 3:11) 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 (林後 5:7)。你的信心是靠人的智慧,還是靠神的力量? (林前2:5,西2:11)你的熱心是否波及了神的計畫?你做事是為了神的榮耀,還是為了自己個人的成就?
──────────────
1 本篇由陸能瑾整理。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