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為我們爭戰(2023 年 11 月 17 日)

8: 18 「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 19 百姓竟不肯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 20 使我們像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 21 撒母耳聽見百姓這一切話,就將這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 22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撒母耳對以色列人說:「你們各歸各城去吧。」(撒母耳記上8章18至22節

以色列長老向撒母耳提出立王的要求,表達了他們心中所憧憬的王國制度的美夢:「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以色列領袖所追求的,是要像列國一樣,有一個王治理他們。這個要求反映他們相信,只要參照世俗國家的運作方法,推行俗世的價值,以色列就可以國運昌隆。

撒母耳清楚警戒他們,要立一個王和推動王國制度,民眾是需要付上很重的代價,這個掌管國家權力的王帝,必定管轄百姓,必收取人民所得,也必徵用青壯年為他服役。縱使撒母耳言之鑿鑿,以色列的領袖不為所動。於是撒母耳明言:「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

撒母耳是否危言聳聽呢?以色列領袖對王國制度的期望,與撒母耳所說的「哀求」真的是南轅北轍。也許以色列領袖認為王帝對百姓的管轄、徵稅、收取、甚至百姓為王室服役,都是他們所能夠理解的,大概其他國家也是如此運作罷。那為什麼撒母耳要用「哀求」來形容以色列民的將來?也許以色列民眾仍然未曾透徹理解,當一個王室家族,透過國家制度日積月累的權力,當王帝與平民百姓的權力差距,去到嚴重失去平衡的地步,就會出現這個情況:「你們自己卻要作他的奴隸。」(撒上8:17/現代中文譯本)

忠言逆耳!以色列領袖向撒母耳斷言:「不然!」敘事者形容百姓「竟然」不肯聽撒母耳的話,作者要引導我們,表明以色列百姓的反應是叫人詫異的,甚至不合理性的,也反映出他們渴望要擺脫過往神權領導的日子,堅定地要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使我們像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

這種「像列國一樣」的思維,背後其實是一種信心的投靠,他們相信一個眼可見的王帝,可以「為他們爭戰」,那是活在物質世界的人,所能夠掌握的具體的保護,即使要付上當奴隸的代價,也在所不惜!換言之,他們對於耶和華上主的保護,就投下了懷疑的一票。

弟兄姊妹,不少在市井、職場中掙扎求存的信徒,常常覺得高談上帝主權、聖經價值、聖靈的感動和保護,顯得「離地」,只用物質的眼光,去審視和量度自己的處境,習慣於用俗世的方法和價值,去處理自己職場中的困惑和艱難,看見未信主的朋友,靠着世俗的手段和方法,能夠取得成功,就誤以為他們的成就是因為「貼地」而來的;卻從沒有想過,原來是我們沒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求引領我們的主,在市井、職場落實聖經價值,憑信心去經歷上帝的保護和引導,原來是我們自己,把信仰價值抽離地面,主觀地以為聖經那一套是「不現實」、「離地」的思想,只能應用於生活中的「宗教範疇」!那到底是因為我們沒有實踐所信,而叫信仰離地,還是聖經的教導本質是「離地」的嗎?

因為上帝的容忍,寬容以色列人這個「厭棄祂」的選擇,立王的事就此決定了。作者記敘了撒母耳一句叫大家「散會」的說話:「你們各歸各城去吧。」原來這次造勢行動,集合了全國各城的領袖和百姓,意圖藉着撒母耳兩個不肖兒子的惡行,復以龐大的群眾壓力,將撒母耳迫在談判的桌上,並且心堅意決,所以無論撒母耳說什麼話,他們都完全聽不進耳朵。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有血有淚的現實世界中,到底你選擇相信上帝的保護,還是相信王帝的保護?我們也許以為,兩者沒有必然的衝突,其實不然。理論上,上帝可以透過王帝去保護我們,這可能是現實人生中經常發生的情景,問題在於我們自己……我們在現實中打滾,若果沒有足夠的靈性醒悟,慢慢就傾向於王帝的保護,忘記了其實是天父看顧我這一隻小麻雀。仇敵魔鬼就利用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種種經驗,誘惑我們逐漸多傾向王帝,少想及上帝!最終,我們還是選擇「像列國一樣」的生活,將信仰價值降格為生活的點綴品。

說到底,到底是我們這些跟從主的人,把生命獻上,為天國打美好的仗,還是期待上帝,按我們自己所擬定的人生議程,為我們爭戰?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11月17日


市井心靈默想

說到底,到底是我們這些跟從主的人,把生命獻上,為天國打美好的仗,還是期待上帝,按我們自己所擬定的人生議程,為我們爭戰?

經文默想及祈禱……

百姓竟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
(撒上8:19)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