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明–大馬飄移境界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星火飛騰》一直致力搜羅,最精彩的香港本土生命故事,不過最近我們衝出香港,去到馬來西亞,拍攝了一連串的當地人物,在17年的第一炮,我們獻上第一個精彩生命故事,他是一位夢想成為賽車手的年青人。


飄移有三個要素,第一是油門,如果是馬力大的車,後輪驅動,一踩油車尾就擺,第二是離合器,當你抽它,拉尾的力一出來就甩尾,第三是手動剎掣,在路上跟隨環境彎位的變化,來決定速度。


飄移最大的舞台在美國,他們處事公平。


自小我就覺得很帥氣, 很想長大後做賽車手,我的契哥阿輝,年輕時是知名賽車手,他很膽大,過彎別人做不到,他做到。


說到飄移,我們在馬來西亞是始祖,如何教他? 他天天坐我車,不用教他自己也能觀察、學習。


郭富城來馬來西亞拍電影也找他。


郭富城駕駛技術一流,不到半小時,向他講解一會就學懂,可以打圓圈、打八字。


周志明Kingsly的賽車啟蒙,就是他身邊的沙煲兄弟史明輝,這位馬來西亞的首席飄移車手,是不少香港電影的飛車指導,而Kingsly從小耳濡目染就是賽車。


我姨丈是一名賽車手,我自小立志一定要當賽車手,因為覺得很帥,是我的興趣、夢想,我每週六晚也玩飄移,飄移在《頭文字D》、動畫中能看到,整部車橫行,吸引很多人圍觀,他們載我 ,我覺得很滿足、威風,我一開始跟契哥學習,看他示範,我一直思考怎樣能做到,第一個步驟如何,第二、三個步驟如何,有天他著我開他的車,我看到沒人就試,這樣就學懂 ,原來我做得到,接著就上癮,認識的朋友也是真正賽車手,我打算以後成為賽車手玩飄移,好好發展。


Kingsly是家中的大兒子,下面有三個弟弟,他來自馬來西亞的新山,這裡貪污猖獗,很多問題也可以用錢解決,他在這裡成長直至十六歲。


我很壞,討厭讀書,因為應付不來。我又懶惰,討厭做功課,很喜歡玩耍,當時我拍拖,沒有車,我就向朋友借一部偷來的車,他們原本用那車來做大茶飯,我們看戲後出來,打開車門,警察就來到,他們說用錢解決,要四千元。當時我媽媽很緊張,在馬來西亞,半夜沒有轉帳服務,要待明天早上,沒辦法,我致電契哥阿輝,當時他也沒有足夠現金,他來到警察局,脫下手錶抵押,我沒感恩之心,只求自己痛快,我年輕就是如此,十六歲那年我離家出走,沒告訴父親、家人,拿著行李箱就上吉隆坡。


Kingsly去到吉隆坡投靠阿輝做車房,有車萬事足,就在他十八歲那年獲得人生第一部車,開始用自己車玩飄移。


那天我得到第一部車,睡不著,記得那車在馬六甲,我開車兩個多小時去取,搞箱,鎖死它,先用原裝的引擎,直至契哥送我第一個引擎,AE86的引擎,叫4age,是《頭文字D》的主角藤原拓海,送豆腐那車的引擎,其實是非法改裝,我們找到一個工業區玩飄移,下雨時輪胎的磨損沒那麼嚴重,一下雨大家就致電相約晚上哪裡見面,大群人出來玩,也有十多部車。


那時攢到錢,開一間公司,當他弟弟一樣,那時我說弟弟,你幫我搞定 這間公司你全負責了,你要好好去做。


該店舖是黏車貼紙,廣告之類的,我在店內幫他打理,我十九歲已很厲害,有一間店舖遮風遮雨,可以做,可以發展,我成功了!


一個月一次,到一日一次,直至一日二次,越吸越密!吸到一個地步,花光所有錢,還記得我吸到沒錢時,我就賣光所有東西,電腦、車的??、阿輝送給我的引擎,我也賣了 我要湊錢來買毒品,吸冰毒會有幻覺,我疑神疑鬼,幻想家裡有人安裝閉路電視監視我,或者有人打我,有人要殺我,那些幻覺就出來了。


傷心的是他吸毒,我教導時較粗魯用打的方法,打到自己也心痛。


他打我時我受不了,我覺得在這裡沒有發展空間,老是在吸毒,我覺得在這裡很危險,因為能接觸毒品,我很天真,想著回到新山便找不到,我在沒通知他的情況下離開了。


重遇中學時期的朋友,有的開名車,他們是做偏門生意,可能是我人生第二個高潮 ,我就跟他們混在一起,因為他們有毒品,跟他們混不用工作,很痛快,飲酒、唱卡拉OK,甚麼也做過,有高利貸、運毒,我們每次也將毒品放在數個地方,是警察不易擦覺的,譬如這個能打開,把毒品放裡面,這個 ?? 拉歪時也能放毒品,我改裝了它能拿出來放毒品,這也是個乾坤,這樣打開毒品這樣拿,再蓋上它便妥當了!我運毒到星加坡,第一次我很害怕,我不知運了多少斤過去,因為老闆沒告訴我,他只是說,你放心吧 這個不會判死刑的,我便去了,第一次過了,我還在想其實很簡單吧!第二次再去,星加坡警察已注意我,他們十多人來檢查我的車有沒有毒品,還拉了緝毒犬幫忙,照道理說是鐵定被捕了,很奇妙的是,那時他們沒有任何發現就放我走,一直到第三次 原本那天是我去的,可是早上老闆致電給我,叫我不用去讓我朋友試試,怎料他一去就被捕,那時我就不做毒品,我害怕了!


吸到一個地步是喪失尊嚴,你想幫也幫不了我,那時最疼愛我的阿公去世,我淚流滿面,拿著阿公的照片對他說,阿公,你最疼愛的孫兒吸了毒,有誰能明白我嗎?如果我能寫信給你,那封信往哪裡寄才能給你看到呢?我萌生了自殺念頭,那時我寫了信爸爸、媽媽的全部各一封,放到一個位置,我連刀也準備好了,有一把聲音跟我說,若你自殺不如去戒毒,重新開始吧!那時我還不認識上帝,我就問上天為何我的命運如此?


這把聲音令Kingsly決心戒毒,不過戒毒的路並不平坦,兩年間他起起跌跌,幸好一直有人扶持,他終於尋回自己的人生。


入到戒毒中心時,我哭得很厲害,聖靈充滿我 ,當他們唱詩歌時我一直哭,好像小孩回到家中一樣,認識了那裡的傳道人,因為他也是過來人,他很疼愛我,當我兒子一樣栽培,那時我很感動,我開始時還在吸毒,別人不知,只有我知、上帝知、魔鬼知,雖然是我自己決定入去,我也有抗拒,我跌倒過幾次, 很真實,因為我之前不吸毒,發現我不是自願不吸毒,只是我抑壓自己,將注意力放在別處,我還沒有釋放,直至最後一次,我吸毒時嘔吐起來,感到頭暈、頭痛不適,我還以為是毒品不夠好,我再嘗試,第二次也是一樣,我就知道這是神的恩典來到,我整包扔掉,奉耶穌的名,從那天起我沒再碰,釋放後的感覺很滿足,現在來到一個地步,我有機會卻不做,我有機會犯罪卻選擇不做。


12年Kingsly再去吉隆坡, 重踏這片土地, 他完成神學課程, 立志終身傳道, 他今年27歲, 夢想不再是做漂移車手, 而是成為年青人的生命導師。

朋友有賽車我去觀看,教會活動結束時我提早離開,那時我的傳道人很憤怒,我到達該場地時,他就致電給問我在哪裡,要我馬上回來,他罰我抄聖經,抄提摩太後書二章,內容是耶穌基督的精兵,我就抄這段經文對我現在也很有幫助,無論我遇到任何問題,我也對自己說,我是基督的精兵。


他致電給我,告訴我在走當牧師的路,我說不是吧,真的把我嚇壞,自己聽到也開心。


志明很願意付出,知道他東奔西跑,去幾個地方事奉,這裡是真理之家,專門服侍青少年,他們很叛逆,逃學、沉迷上網,父母管教不了,來自單親家庭。


他曾經走過這條路,所以他較別人了解我,他知道我正在經歷甚麼問題,他跟我說的話很有道理,是一位老師,一位弟兄。


在馬來西亞,我認識的唐人吸毒較嚴重,他們聚集一些場所,一群朋友去服用毒品,我曾經去過遙頭丸的場所,用了一年多時間去戒,我現在是這裡的義工。志明對我挺不錯,他很鼓勵我,他不會看兩年前的我,他要看十年後的我,這是最鼓勵我的說話。


我在音樂裡也有經歷神,我從前任何樂器也不懂,不過祂給我機會去學打鼓、結他、低音結他,讓我在很短時間就學會,我甚麼也沒有,不過祂在我生命中創造了很多神蹟,我前面的路會怎樣,不過我會交託給上帝,我希望能為主作更多見證,打一場漂亮的仗,將來有一天能跟我的傳道人,跟耶穌一起,在天上參加得勝的筵席。


驟眼一看Kingsly,只是一個平凡的年青人,但當他坐上特別改裝的戰車後,踩油、踩剎制、扭軚、拉手掣,一下就飄移入彎,很厲害、很有型。

可惜一次錯誤的決定,吸食了第一口毒品,從此他就和夢想越離越遠,曾經在車上英姿凜凜的大好青年,即時變成道友毒男,為了吸毒要運毒販毒、偷錢搶劫,不但家人朋友唾棄,他甚至看不起自己。

Kingsly試過很多方法,也沒辦法戒除毒癮,直至當他願意將生命完全交給主耶穌,從此生命大反轉,今日他的夢想不再是成為飄移賽車手,而是要成為一位牧者,因為自己曾經年少無知,現在他很想帶給年青人,一個正確又健康的價值觀,為耶穌得人如得魚,如果你也被Kingsly的故事激勵,很想認識這位叫人生命更豐盛的耶穌,我鼓勵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主耶穌:我曾經有很多夢想,但我發覺,靠自己的能力,我甚麼也做不來,別說夢想,連做一個正常人也沒能力,我知道我幫不到自己,但祢可以幫助我,我現在願意打開我的心門,邀請耶穌進入我心裡,作我的救主,求祢釋放我,求祢讓我經歷生命的自由,求祢帶領我走上光明中,多謝祢愛我,主耶穌。


星火語錄: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 十六9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