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1, 2024

市井心靈:只有忠心一個我(2022 年 12 月 16 日)

19:8 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上帝的山,就是何烈山。9 他在那裏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耶和華的話臨到他說:「以利亞啊,你在這裏做甚麼?」10 他說:「我為耶和華 ―― 萬軍之上帝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祢的約,毀壞了祢的壇,用刀殺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 (列王紀上19:8-10)

以利亞為了逃離追殺他的王后耶洗別的勢力範圍,他吃了喝了天使預備的餅和水之後,就不斷向南走。走了四十晝夜,以利亞來到了西乃,登上何烈山。作者突顯這是神的山,是以色列人的聖山,是神與摩西相遇的聖地。如今,神就在這座充滿歷史及宗教意象的聖山,與以利亞對話。

以利亞不逃命,躲藏在遠離事發地點的山洞之中。上帝與人同行,當以利亞自困於驚恐、不憤、失望、滿肚苦水的旋渦中,祂親自呼叫以利亞的名字,象徵了神願意與人的關係緊密扣連,上帝更透過發問,讓以利亞把心中的苦情和鬱結吐出來。萬軍之耶和華一再留下空間給以利亞,讓他睡覺,讓他恢復體力,讓他住在洞中,然後親自呼叫躲藏在山洞裏的以利亞,向他發問:以利亞啊,你在這裏做甚麼?然後,上帝容讓以利亞吐苦水,在看來孤單一個人的以利亞面前,作他的聆聽者。

以利亞沒有直接回答上帝發出的問題,反倒為自己當下的處境訴冤:「我為耶和華――萬軍之上帝大發熱心……」以利亞沒有說他在山洞中要作甚麼,卻帶著厚厚的情緒,回應上帝這一條幫助人自我省察的問題。

以利亞認為自己為上帝大發熱心,是當今世上罕有對上帝忠誠的一個,他認定以色列人干犯了非常背逆的罪行。首先「以色列人背棄了上帝的約」,那是對上帝的背叛;再進一步,在信仰實踐方面,以利亞認為以色列人「毀壞了上帝的壇」,那就等同不再敬拜上帝了;尤其甚者,以利亞指控以色列人「用刀殺了上帝的先知」,那就是把上帝的代言人去掉,謀殺固然是大惡,而殺害上帝先知,就等同宣告要跟上帝的關係徹底決裂!

以利亞對以色列人的指控,固然有事實根據,卻可能並非埋藏在他心中最深層的說話。他最想指控的,看來並不是以色列人,也許他最想說的,就是「只剩下我一個人」!那種「雖千萬人吾往已」,或者「只有忠心一個我」的情緒,從心底湧現出來,為上帝如此賣命的我,何竟落得如此下場?

以利亞的話不止於此,他還附加了一句,彷彿定要向上帝說個一清二楚:「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若果要猜想以利亞的話中之話,以利亞對上帝的詰問呼之欲出:「上帝!這就是為祢大發熱心,對祢忠心不二的結果嗎?」由此看來,以利亞最想指控的,不是亞哈王和耶洗別,也不是背叛上帝的以色列人,卻是萬軍的耶和華上帝!

上帝給予以利亞的同行、保護、引導,與以利亞對上帝的指控和訴冤,形成了這段敘事的很強烈的對比。作者並沒有隱藏這位偉大先知的人性一面,因為他並非要塑造以利亞成為一個超級英雄,而寫作的焦點,自始至終都是上帝。縱使以色列人背叛,上帝依然拯救;也許以利亞怨忿,上帝始終同行。我們確信是這位上帝掌管歷史與人生,即使人間敗壞,市井亂象叢生,上帝一直同行、懷抱與拯救。

弟兄姊妹,我們有時太過把自己困在自身的處境和際遇之中,甚至以為自己尚算熱心事奉,樂於奉獻,關心有需要的人,理應不會遭逢厄運,卻忘記了上帝是生命主宰,萬事都掌握在祂手中,生命又豈可真的由自己支配,又有多少人真的可以運籌帷幄,預知未來?又豈會凡事從心所願?

以色列民信仰、道德敗亡,王帝亞哈與王后耶洗別不但沒有回轉,更執意與上帝為敵,國運前景堪虞,上帝卻引領以利亞從人生的低谷中,經歷火裏重生,再次起來承擔使命。

你是那忠心的一個? 還是以為只有忠心一個我? 或者兩樣都不是?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2年12月16日


市井心靈默想

你是那忠心的一個? 還是以為只有忠心一個我? 或者兩樣都不是?

經文默想⋯⋯

「你在這裏做甚麼?」(列王紀上19:9下)

我的祈禱⋯⋯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