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約三人行(下)

在紐約的第三天,兒子從前天的錯誤中汲取經驗,弄懂地下鐵列車的方向,到了曼哈頓西城的哈德遜城市廣場(Hudson Yards),那裡有一座蜂巢型結構的觀景台稱為 Vessel,這座16層高的建築物,由英國設計師托馬斯·赫斯維克(Thomas Alexander
Heatherwick)所設計,外圍由154排樓梯組成,可供遊客攀爬。我們驚嘆它匠心獨運外觀,也讚歎其精準的工程結構。我們在這裡怱怱一遊,兒子便趕忙帶我們回到市中心。他說預訂了西餐館座位,不可遲到。

到達餐館,門廊站滿等候的食客,看來這是一家不錯的食肆。服務員向我們查問訂位人數,兒子悄悄說是六位,我們問他是否相約居住在紐約的朋友見面,他卻支吾以對。我們只知事有蹊蹺。不一會,女兒、女婿和他居於紐約的表弟出現。原來他們精心策劃,早我們一天到達紐約探親。兒子一直做「無間道」,把我們的行踪悄悄告知家姐,然後約定到這餐館會面。這頓午餐,他們七嘴八舌把來龍去脈和盤托出,大家興高采烈。

一個熱鬧的午餐後,我們一行六人到了現代藝術博物館。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的英文簡稱為MoMA,因此這裡又有別號「媽媽的博物館」。該館展出的作品令人目不暇給,經典的作品有梵高的《星夜》、畢卡索的《亞維農的少女》、達利的《記憶的堅持》、莫奈的《睡蓮》等等。由於面積廣闊,我們要分開各自觀賞喜愛的藝術品,我遠遠看見妻子和女兒結伴同行,有說有笑。妻子難掩喜悅之情,真不愧是「媽媽的博物館」。

兒子和我分道揚鑣,兒子觀看經典建築師的作品,我則到了近代藝術家展覽館觀賞梵高的《星夜》。梵高是我心儀的畫家,他於1890年在法國聖雷米精神病院裡療養時,繪畫了《星夜》。我曾仔細研究《星夜》的構圖與筆法,今次近距離欣賞如旋渦流動的畫面
,不單在技巧上有所領略,並且有一股濃濃感恩的感覺;感謝兒女的貼心安排,讓我能看到《星夜》的真跡。

晚上,女兒帶我們到一家拉麵店子進餐,那裡擠滿慕名而來的食客。這家店舖名叫「一風堂」,是公認數一數二的拉麵店。我們預訂了位子,準時到達後,還要等候了五十分鐘。安坐後,各人點了不同湯底的拉麵。不一會,侍者奉上香味撲鼻的拉麵。我先嚐了一口豬骨熬煮的湯汁,果然是正宗日本風味;各人盡情大快朵頤。

晚飯後,夜雨綿綿,我們走到擠滿人群的時代廣場,佇立在霓虹光芒染色的街頭,感受既熱鬧、又抽離的氣氛。女兒、女婿跟我們道別,繼續他們的行程。雖然女兒在紐約只能陪伴我們大半天,卻給我們意想不到的快樂。每個家庭總有一些特質,我們這個家庭獨特之處,就是喜愛為人製造驚喜。這趟人在異鄉巧遇愛女、女婿,兒女們果然成功營造旅程的高潮!

在回程的灰狗巴士裡,我若有所悟。我們在紐約三天的自助遊,雖然要事事照料,也遇上不少阻滯;我們卻學習放開懷抱,盡情體會當地的藝術與文化。人生就像一個旅程,可以抱怨旅途上遇到的窘境,也可以視難關為挑戰,讓我們經歷過後,對生命有新的領略。這趟旅程獲益良多,我們不單增進知識和見識,並且與兒女建立默契,更深體會他們窩心的愛意。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