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豐盛生命-上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分享:葉陳淑淑醫生

今天能來到這裡,我真的很感恩。為什麼呢?你有沒有想到什麼方法,讓我會認識你呢?我今天見到你,是否很感恩?這是一件很難得的事!你覺不覺得,這不是很偶然的?為何我會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飛機,今晚就來見你,你說是否不偶然?很感恩,神特別給我一個恩典認識你們。

當然,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未信耶穌的,就好像我以前還未信耶穌一樣,會覺得:哪有那麼麻煩,弄一個神出來拜?我從小就是在基督教學校念書的,我這麼老,七十多歲了,(我念書的)那個年代,所有好的學校都是美國基督教的機構到中國辦的。我在廣州的時候是讀培正、培道,全都是基督教學校;到大學就讀嶺南大學醫學院,又是基督教學校。但我一直也沒有相信,為什麼呢?因為我是讀醫的,到了美國之後就讀生理學。我要想想那個中文名字,因為去得太久,忘記了,你也可以提醒我。我還要讀科學,一個讀醫學、讀科學的人,你叫他信神其實也是很艱難的,因為我們每件事都要證明。西醫跟中醫不同,譬如我要發表一件事,我一定要做過500次的實驗,(結果)都一樣,還要有500個病人(試驗)得出來的結果也都一樣,我們才可以發表,告訴你這種藥是這樣的。不同於其他人,一個人成功了就告訴你這種藥是可以的。一個學科學、醫學的人,你很難叫他相信世界是有神的,因為他看不到。

為何我會在今天來到這裡講主耶穌呢?原因是,我真的經歷到這個神的真實,我才相信。從事有關科學、醫學的人,要有東西證明給他看,否則他很難信,所以我讀了書那麼久也沒有信耶穌。

去到美國後,我是做心臟外科,就是「換心」、「搭橋」,我是專門做這些手術的,聽過沒有呢?雖然你看我這麼矮小,你又不用替我擔心,在我做外科的時候,他們特別定做了一張小椅子給我,很堅固的。我退休的時候,他們還問我想不想拿回家,不過回家后(那些東西)就没用了。我的雙手也很小,外面賣的手套最小的是6號,我是5號半,所以在醫院裡是特別訂製給我做手術的。從外表看,這麼矮小的人怎麼會做到外科醫生呢?還是心臟科!神要用一個人,你最不行的祂都可以給你的,你相信嗎?

在當醫生的時期,好多事會令我去沉思、去想:究竟為何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呢?心臟病,可以醫治的,會先到心臟內科,醫生會給你一些藥去治癒;當心臟內科醫不好,才會到我們的心臟外科,要開刀動手術。你想想就會知道,這些病人已經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地步,所以我們這一科所見到的病人也是跟生死一線之隔的,我們所做的手術,如果做得好,可以說是替病人挽回生命,不然的話,很多時候就會死在手術枱上。我每天為病人做的,就是盡量去救他的命。

在這種情況中,很有趣的是,當病人將近死的時候,他們都說見到鬼,很多人都說見到鬼,除了篤信耶穌的就見不到。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為什麼呢?為什麼每個人都說見鬼,只有信耶穌的見不到呢?這也很值得去研究。為何我會用那麼多時間去研究這件事?因為我覺得我用了這麼多時間、讀了這麼多書去救人的命,很多時候也救不了,你不要以為靠醫生就可以。醫生自己也會死,我們還比你們早死,因為容易感染病毒,尤其是現在的HIV(愛滋病病毒),如果我們做手術一不小心……我有一個同事就是這樣感染了HIV(愛滋病病毒)而死的。所以,對於生死我是很有興趣的,我很喜歡研究,究竟生命的來源是在哪裡。

你可以說現在的科學這麼發達,人可以造人。你相信嗎?沒有這回事,我可以告訴你,我自己是學科學、醫學的,人是不可以創造生命的。科學沒有絕對,我現在是很誠懇地對你們說。有一些人覺得自己很厲害,做了醫生就很了不起似的。人是不可能創造生命的,現在是有「test-tube baby」(試管嬰孩),如果可以走到墳墓裡,把死了幾十年的挖出來,取其精子和卵子可以造一個試管嬰孩,你可以說「可以」——人可以創造生命——但現在所有的試管嬰孩都是用兩個有生命的細胞造成的。也就是說,科學可以「延續」生命,請聽清楚,我們可以用有生命的細胞去造一個試管嬰孩,是「延續」生命,但是人不可以「創造」生命。

我最初走進醫學院的時候,除了做臨床,我還有一個研究,就是做人工心臟。我的上司是全世界最出名的Dr. DeBakey,我在他的團隊裡造人工心臟。我們所造的人工心臟可以說是質量上乘的,一個人工心臟跟一個真的心臟,你不能夠辨認出來,唯一可以辨認的是真的心臟會跳。但是我的人工心臟是沒有辦法叫它跳第一下的。所以我的上司寫了一篇文章讓我拿到北京協和醫學院——以前叫做首都醫學院——用他發表的文章說明人根本不可以創造生命,因為生命是從神來的。我拿著這樣的一篇論文到北京跟一班心臟內科醫生說,結果很多人信了耶穌,為什麼?我們真的是從事學問的,科學家也好、醫學家也好,很深地體會到生命不在我們的手中。

千萬不要想找一個醫生說一定可以把你醫好,你要趕快找第二個。因為我自己做醫生做了這麼久,我所在的醫院是世界有名的,我們也知道人的生命不在醫生的手中,人是不可以control(掌控)的。我現在問你,你知道你何時會死嗎?如果知道,就要盡快做完你想做的事,是嗎?人是沒有辦法知道自己的將來的,甚至我明天有什麼事發生也不知道。知道的舉手讓我看看,很難說的。正如我今日看電視,有人被電單車撞倒就一命歸西。你怎麼會知道,如果你不小心(就會那樣)。所以人的生命是自己無辦法control(掌控)的。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我聽到很多病人臨死見鬼,我就覺得很奇怪,所以我就用了幾個月做統計,發現哪一類病人見鬼最多?是信佛、一貫道(的病人),臨死就最多(見鬼),現在外國人也有信佛的;反而基督徒就不見鬼——但是如果那些基督徒是假的,不是真的相信的,也會見鬼。從那時開始,我就想,究竟基督教是怎樣的一回事?我從小就是讀基督教學校的,你說我懂不懂聖經?我懂,因為要考試的,連聖經也要100分才可以考第一名,所以我是很熟悉聖經的。為什麼我不信?因為我無辦法相信,老師也不能解答我的問題:究竟神在哪裡。你怎樣知道呢?

直到我到美國之後,我仍不相信神這回事。第一個改變我的主意的,就是我的supervisor(導師),當我在Rice University(萊斯大學)讀科學,讀PHD(博士學位)的時候。當時我是從大陸去的,毛澤東後來是不讓我們讀英文的,要我們讀俄文,作為中國人,我講國語也不懂捲舌頭,還要讀俄文,就浪費氣力。所以我讀了俄文去到美國讀書,小組討論的時候我是很難用口說的,我(聽得)明白,但我講不出來。我的系主任和他最好的朋友是拿諾貝爾獎金的,做我的supervisor(導師),居然用時間來教我英文,你有沒有聽過?是研究院!不是幼兒園哦,也不是undergraduate(大學本科)!教授那麼忙,居然可以給我時間、教我英文,所以我一個學期之後就可以追上。很奇妙的,當我問他:「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好?」他說:「Because God loves you, that’s why I love you.」因為神愛你,所以我愛你。當我聽到一個男老師對一個女學生說「I love you」是頗恐怖的。再想想,原來是自己多心,他也不是這個意思。他說,因為神是造人的,神最愛的是人,不是貓、不是狗,只有神將靈魂放在人的身上。因為這兩個老師對我這麼好,原來這個神可以叫完全不認識我的老師——而我又不是很特別——能夠對我這麼好,我對神有新的看法。

很多事情加起來,我花了五年的時間,遊走這麼多的宗教。第一個是佛教,因為如果你問中國人信什麼,他會答你是信佛的。你不可以當它沒存在,所以我首先就到廟里去。在美國做醫生拿的薪資是很不錯的,和尚見到我就很開心:一個大主富來了。我說,你什麼也不要賣給我,先將一部佛經賣給我。每個宗教都有它的一部經,我首先看看它說什麼。

很奇怪,我一打開已經不信了,為什麼?佛教是沒有神的。最近的佛經是改編過的,我看的那部佛經是用文言文寫的,是最原始的翻譯,是文言文。一開始就說佛教是沒有神的,要靠你自己、靠我自己,做到每樣都完美才可以立地成佛。難怪從來也沒有聽過人立地成佛!你可以做到完美嗎?問下這群女生,可以嗎?看見一件漂亮的衣服,很想要,得到之後又如何呢?So what(又如何)?難道每日都穿?於是貪心、貪得無厭,永遠也不會覺得滿足,這種心態已經不可以了,尤其是在香港、購物之地,望望這個又想買、望望那個又想買,一個人如果只是這樣,生命又有什麼意思呢?所以我覺得,如果沒有神,就幫不到我過一個更美的生活,除非你很滿足你的現狀。你滿足你現在的生命嗎?他們也都搖頭,小朋友可能還小,不要問他們,(他們)還未知道。

當時,我覺得這個佛教不行,再加上它說的是「輪迴」。剛才我見你們每人都有吃東西,有沒有吃雞?有沒有吃豬肉?有沒有吃牛肉?你怎麼知道那隻牛或者那隻雞是否你的婆婆輪迴來的呢?你怎麼知道哪隻雞是你婆婆?可能會是,你剛剛吃了婆婆,就不可以立地成佛。大逆不道,對嗎?佛經、佛教有很多事通不到我的理性。你跟我都有腦,「人為萬物之靈」,是嗎?會想的,「輪迴」好似不行,過不了。

再者,觀音是否越來越美?尤其是香港。觀音是戴耳環的,現在流行什麼耳環,他就戴什麼耳環。從佛經看,觀音是「大士」。現在的人文言文很差,尤其是讀英文書的。什麼是「大士」?原來,「大士」是男性,也就是說,觀音是男性。你現在有沒有見過觀音是男人樣子的呢?如果觀音真的是神,男的變女,女的變男——雖然現在也有同性戀,也不應太過分。男就是男,女就是女,很實在的,沒有理由是這麼亂的。很多事物我過不了我的理性,我就不要佛教。

接著到天主教、回教。回教更教人覺得恐怖,門口已經有大關刀。我心想:死了,別人說「神是愛」,哪裡有愛?!打打殺殺,還可以說抱著自殺炸彈——就算殺了人——那個阿拉就有七十個童女等著你上去,你害怕嗎?有七十個老婆,真是嫌命長。

當我去研究其他宗教的時候,我覺得很不合情、不合理,到最後,回到基督教。為什麼我把它放到最後呢?因為我覺得我已經知道基督教是什麼,從小就讀基督教學校,所以將它放到最後。但當我最後用一個objective(客觀)的態度去看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我今晚不夠時間,如果我將這個心路歷程告訴你,我要講一晚,我將它縮短。最後我覺得比較合情理的是信耶穌,這個是神,當你相信的時候,這個神會去到你心裡,成為一個你的advisor(顧問)、成為你的一個提醒,也就是說,祂會教你怎樣行正路。信耶穌是一個「life changing」,是一個生命的改變。這一句話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不滿於現狀,我覺得我現在活得不好,我想活得更好。既然信耶穌是「life changing」(生命的改變),我為何不試一下?我不試一下我怎麼會知道,對嗎?

當時還有一件事,更令我覺得這個「life changing」(生命的改變)是對的。外科醫生通常是很心急的,不對就割,還等什麼?割了就救到人。所以這個行業對一個人的個性也有影響。我有一個同事尤其心急。我們做外科,最重要是那個護士拿東西給我們要拿得對。如果我說要剪,他拿刀給我是不行的。刀一切就斷,剪可以剪一邊,尤其是血管,剪一邊可以做bypass(搭橋),剪斷了你就要接回去,才可以做bypass(搭橋)。你說是否很嚴重呢?

我有一個同事是特別心急的,脾氣又不好,經常擲刀。你聽過外科醫生擲刀沒有?只要你拿錯了給他,他就會擲,所以曾經擲傷過幾個護士,這個醫生打過官司。因為我們是一個team(團隊)——每次的心臟手術不是一個醫生做的,而是一個team(團隊)——有一次就編了我站在他的旁邊。糟糕!他叫護士拿剪,但我看著護士正拿刀給他。他擲刀是出名的,我就向後移,怎料那次他又不擲,他還問那個護士是否昨晚睡得不好。他轉了性!我以為他一定會擲刀,怎料不只不擲,還會關心護士昨晚是否睡不夠。

當時我就覺得很奇怪,以為他會擲,所以避一避,多此一舉!所以我問他的好朋友(是怎麼回事)。他說:你不知道嗎?他上個月信了耶穌。真的嗎?信了一個月就改變那麼大?他的生命見證叫我看見,原來「Life changing is true」(生命的轉變是真實的):原來你信了耶穌後,神會在我們的心裡,你如果真的信神,神是去你的心裡。當你相信的一剎那,神就在你的心裡。你將你自己謙卑下來,知道自己以前是錯的,所以「悔改認罪」不是那麼難聽的。有些人說「悔改認罪」很丟臉。我又問你,有沒有說過謊?沒有說過的舉手給我看看。人一輩子,從出生到現在沒有講過(謊言)的,我真的很想認識你。有沒有這樣的人?沒有。不是我說你是罪人,你自己認的,你沒有舉手,是嗎?

我想,我以前就是太驕傲,覺得自己沒有罪。原來聖經裡說的「罪」,原來說一個謊也是犯罪!我記得我第一個謊言是小時候,媽媽說要做完功課才可以出去玩,所以一定說「做完」,你試過沒有?有人點頭,有人搖頭。我那時就一定說做完,先出去玩,夜晚回來在被窩中用電筒補做功課。你試過沒有?說一個謊也是犯罪,所以沒有人敢舉手。你也還算老實,跟我一樣,是犯罪。

如果你想過一個更好的生命,讓神改變你的生命,是否要首先知道自己有錯,就是「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註:出自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有沒有讀過?沒有就慘了。你現在才發現,(我這個)老太婆原來中英都可以。我小時候要唸《古文觀止》。(我引用)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既然以前我錯了,現在原來有一個更好的方法,有一條這樣好的路,只要信耶穌,祂來到我的生命裡,就可以改變我的生命,何樂而不為呢?是嗎?所以我開始對基督教有了不同的看法。

於是我便再次去讀聖經,接著就發了三件事。剛剛和一位陳姊妹交談,姊妹說我很懂得去吸取書中的精華,這是確實的,是神給我的恩賜。我再次去讀聖經便發現有三個應許。因人是神造的,因此神最愛的就是人,亦希望人人也彼此相愛。大家試想,今天的社會如能彼此相愛,就不會打得這麼亂,現在看電視也沒什麼好看的了。本以為埃及的問題會處理好,怎知比之前還亂。這正是人與人之間沒有互相尊重、相愛,以致今天的社會如此辛苦。

但神是愛我們的,希望我們能活得更好,可是人就是偏行己路。現在的年青人很喜歡聽流行曲,有沒有發現,在50年代的流行曲里,樂隊還會唱「My Prayer」,還聽到怎樣祈禱求神的;60年代都還有「神」在歌曲中的;70年代記否Frank Sinatra唱了首什麼歌?那首「I did it my way」。要知道,音樂對一個人的性情和道德有著非常大的影响。我曾經分享一篇講章——「時代曲對全世界人的影響」——放眼看現在每個人都只顧自己,做事情前我們會為對方著想嗎?都是先想自己的。當人是這麼自私的時候,只會對人有害而無益。這個社會會變成怎樣?就像現在一樣。

每天看新聞沒有什麼好看的,好的東西是不會刊登的,最不好的就最大編幅,還教壞人的,本來不懂的也因著報導而學懂了。處於這種環境,假如我們想活得更好……大家有沒有和人吵架的經驗?吵完後是否開心?能否入睡?有時可以,睡得著的那位可能覺得自己沒錯啦。我輔導過的個案中沒有一件事是單方面全錯的,沒回想就沒得爭啦!所以你不回想,卻睡得著,其實是不對的。沒有好的人際關係對一個人的影响好大。同意的就有救了,跟人頂完嘴還睡得很熟的,為人就真的差,好像沒人性似的。我不是罵你,只是大家討論吧。

當我看到這一點時,我開始鑽研,發現了更多事情。那些見鬼的人,不單自己很懼怕,在死亡前的掙扎和痛苦的樣子……我們做醫生的很悲慘的,不能讓病者自己去死的,主診醫生必須要跟病人到死去、簽發死亡証才完成工作。因此必定召齊病者家人到醫院,家人必然圍著將逝的病者,病者又說不了話。大家有否發現,人將死時是講不了話的?如你想知道詳細情形,星期日大家可以到「敬拜讚美教會」;那天我會分享曾有一次死了五小時的經歷,神在這個經歷中回答了我很多身為醫生也解不開的問題:為何病人將死時說不了話?為何當靈魂離開身體的那一刻,不論生前是一位多惡的人也會有一滴眼淚?很多很多問題,我在星期日都可以回答大家。

我在聖經中找到三個應許,神造我們,並且是愛我們的,所以不論信的人還是不信的人,神都給我們三個應許。

第一個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到我這裡來,我叫你得安息」。大家有沒有勞苦重擔呢?年青人都有的:考試怕不合格;結識了一位男朋友,明天他跟另一位女性談話就會非常生氣……這些是否勞苦重擔?每個人都有的,現在連小朋友都有。「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到我這裡來」是說,只要回到神身邊,神是造我們的,祂愛我們,不會害我們。神會叫我們得安息,這是多寶貴呢!大家有否嘗試坐立不安呢?這些叫心緒不寧,說不出到底要什麼才能使自己滿足。這個是靈裡面的需要,是物質不能滿足得到的。神就是說,只要你有這樣的重擔,回到我身邊成為我的兒女,我就使你得安息。即是說,我們信耶穌的人有難處時,祂會和我們一同前行,祂會帶我們經過死蔭幽谷到達青草地,不用我們自己撐得那麼辛苦。

我是曾經經歷了一個很大的難處才相信耶穌的。要明天在荃灣才分享,大家要聽就要把三個應許都聽完才有用,看戲看全套嘛!我七十五歲了,是不會騙你的,我騙你們對我有何益處呢?你們信不信耶穌與我何干呢?但我很希望你們認識耶穌,因為我相信得遲,我三十多歲才相信耶穌,如果我像大家這麼年青就相信耶穌就多好呀!不用走那麼多寃枉路。這麼長途坐飛機到這裡和大家分享(還要在餐館舉行),我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因為我認為我對我的同胞——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民族——欠了福音的債。當我用了這麼多時間、經歷了這麼多而找到這位那麼好的神,今天我越活越年青。大家看我像不像七十五歲?我還可以穿著高跟鞋分享三小時,你們可不可以呢?聽三小時分享都未必行呢!我做得到是因為神給我能力,祂是供應我所有需要的。然而最重要的是要承認自己的錯,認罪悔改相信祂,這三個應許才會賜給大家。大家要不要呢?無論多艱難,祂都帶你經過、給你平安,要不要呢?要的就舉手,當然是要啦!

第二個應許就是「我來不單叫你得生命,且要得的更豐盛」。我今天就是分享這個了,我剛剛也問過大家:有否跟人不和呢?這些都是使我們的生命不豐盛的(因素)。你想去愛人,別人又不愛你,多可悲呢?大家有否嘗試過?你喜歡的人卻不喜歡你,你不喜歡的又終日跟著你,多麼煩呢?還有就是工作中和同事不和,天天對著多辛苦呀!還有大家有沒有試過不喜歡自己呢?不喜歡自己是很辛苦的,如喜歡自己,站出來都自信很多,不喜歡自己的就是對自己的形象不滿意。我告訴大家,如擁有一個豐盛生命,是絕不會看不起自己的,你會感到很自豪的。我跟著就和大家分享這個應許。如果神說「我不單單給你生命,還要給你一個更豐盛的生命」,要不要呢?每個人都會要的。

第三個應許更精彩。原本我是沒東西分享的,祈禱後神給我分享的內容。神不只給大家今生有兩個應許:(第一個是)有難處和你過,你走不動抱你過;第二個就是給你豐盛生命,這是今生的。連來生,也有東西給我們。我們死後就是屬於神的,只是肉身死去,靈魂不死,靈魂是無限長的,即永不死。但有兩個地方去,一個就是你信了耶穌而去的天堂,另一個就是未相信耶穌(大家聽清楚:特別是聽了福音而不信的),神回來時會有審判,聽而不信的就會去地獄,地獄是和魔鬼一起受永火之刑。大家不要跟我爭辨,因這是神說的,不是我說的。聽到後大家會否懼怕呢?會否籌算自己的未來呢?如果我們回到創造我們的神身邊、和神一起,我們的肉身死去,而靈魂是永活的,我們相信主的,就會在天堂跟所有愛主的人一起,永遠沒有疾病,沒有疼痛,很開心地在天堂生活。但我沒嘗試死去,我怎知道是否真的呢?我明天說第一個應許,大家真的要來聽,很精彩的。

第二個今晚我告訴大家,如果不是神,我絕不能擁有一個這麼豐盛的生命,一會兒我會舉例讓大家明白。大家都知道,醫生是很實際的,不會只講理論。如果我跟病人說,我一定會醫好你的,卻老不開藥,有什麼用呢?等會兒,你們聽清楚,是有藥的,原來每樣的應許都可用實際生活去証明。

而第三個應許,我又未死,怎知道去天堂還是地獄呢?聖經亦沒有說給我看看天堂是怎樣的,亦沒有給我看地獄是怎樣的,這樣我怎麼去分享呢?很奇妙的,當神用我的時候,我開始祈禱,所以第三個應許是神特別給我的一些事實,在生活過程中能証明第三個應許是真的。第三個應許就是,只要你相信祂、屬於祂,你人死了後,肉身是死亡的,但靈魂永遠和神在一起。大家想想,連死後都安排好,你要不要這個應許呢?這三個應許大家都要,但你可以得到這三個應許的惟一方法就是要相信祂。我覺得我有這個責任,既然說出這三個應許,我有責任告訴你這個應許的真實度,是我經歷過的,我才能告訴大家。

今晚就講說「豐盛的生命」。

大家都知道,現世代最喜歡的就是用最新的科學來表述事情。哪一科都是一樣的,否則這個証明就像不夠力似的。心理學家最近發表了「豐盛生命」一定有的七樣表徵。

第一,衣、食、住、行均沒問題。是否很實際呢?飯都沒得吃時,還說什麼「豐盛生命」呢?有人會說,我自己勤力便有得吃,這樣我得發問:如病了又如何呢?沒了性命又如何?原來最簡單地認為自己勤力便可有衣、食、住、行,這點卻是不能自己做主的。因我們的生命是神所賜的,就要依靠神,病了就做不了工,死了更是什麼都不能做。最簡單的衣、食、住、行都要靠神供應,因此感恩是很重要的。還有一個發現,就是一位很懂得感恩的人是最開心的。就像今天可以來這裡,聽位婆婆這麼多真實的分享,你會否感謝神為何帶你來到又適逢遇著我呢?很多人路過也不進來。我今晚分享的都是很實際的經歷,且我願意大家都有得著。

這個衣、食、住、行就這樣聽起來像是很容易,甚至有很多人(我最多聽眾那次有一萬多的人)在尼泊爾,有人走七天的路來聽我分享。大家知否尼泊爾是信奉印度教的?他們的教導是很奇怪的,如一個人不好運,就要到廟宇去轉動那些轉運的東西。他們的信奉不單是拜偶像,現在還有用男、女嬰獻祭的,真的很恐佈。因此他們的生活很痛苦、很貧窮。我到那裏,天天都是吃咖喱雞飯,但飯裡從沒有找得到雞的,只有咖喱和薯仔。他們吃飯是用手的,把飯弄成飯團般吃的,我們不懂的,就弄到滿臉都是咖喱。在那裏,我很感謝神把我安排在美國。即便在香港也有很多食物吃,香港人在世界中最有名的就是「食」,香港是一個很饞嘴的民族,甚麼都有得吃,還要用很多心思去研究食。大家想想,原來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地方仍處在尼泊爾這些環境裡面,他們有這樣渴慕的心走路來聽証道。我們証道當天,沒有一個有頂的地方,只是一個臨時搭建的帳蓬。他們的國家很潮濕,因此他們必定要吃辣的食物,所以他們吃咖喱。唱詩時那些露水弄到每個人都濕了,他們那種飢渴慕義的追求,我真的巴不得他們快些相信,只要相信耶穌基督,祂就一定會給他們一個更豐盛的生命。

在那裡,他們相信耶穌後第一件事就是會被革去工作,第二件事就是家人會和他們斷絕關係,所謂「死無葬身之地」。但他們聽了後都信,因為他們希望能夠得到這三個應許。我曾經在一次分享中提到,如果你連第一件事──衣、食、住、行——都沒有的,來到我跟前說「I try my best」,我會幫助你。因神給我的很豐富,為何我不能幫呢?我本性不是這樣的,人是自私的,在我未信耶穌前,我絕不會想到旁邊的人會欠缺什麼,因為大家都有了。原來不是的,每個人的際遇都不一樣,信了主的有耶穌基督的愛就懂得愛。大家試想,(如果)人人都彼此相愛,這個社會就會很幸福,這個世界應該很甜美,而不是像今天的世界,人與人之間都是鬥爭。

第二就是有絕對的安全感。這裡有哪位有絕對的安全感,請舉手——即是連死也不怕。只有三位?就真的悲哀了。我舉個例子給大家,講解什麼叫「絕對的安全感」。我信了耶穌後,最着急的事就是帶人認識耶穌,因我自己得了這個救恩後活得如此開心,所以有很多人怎麼都不相信時就會來找我,我對他們說:我不能做什麼的,是神拯救你,我只可把我的經歷告訴你。

»»»» 待續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