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政治醜聞、陰謀論?

最民主的國家是最敗壞的國家?民主只是空口號?有真正的公義嗎?媒體的角色又如何?基督徒如何面對?…

國(黃文國) 基(麥基)

國:Hello基哥,又來了,「人生多面睇」。

基:一眨眼又來了。

國:是,又一年了。過年後就很快,已經是三月了。我想近來香港很熱鬧,每日的報紙、網絡、收音機、電視都在報導一些政治醜聞,我想聽眾、基哥、我們都聽到有點膩,有點兒厭倦。

基: 開收音機,聽到誰要批判誰,誰又要指控誰,這些話都可以說,但其實人的品德我們要不 要尊重呢?當然要,但是我們要明白每一個人–我要強調–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當然他的那一套有時未必會適合普羅大眾,我們最要緊的是要明白神造我 們有七情六慾,在七情六慾中,喜歡哪一樣比較多、哪一樣比較少呢?在地上,我們不會找到絕對的公正,可以說是沒有。地上缺乏的是公義和愛。

國:基哥,我知道你在美國生活了很多年,聽眾可能不是很熟悉美國這個這麼民主的國家,那裡其實是否也是這樣?每逢大選、國會議員的時候也是這樣呢?互揭醜聞?

基: 這個是一定的。只求目的、不擇手段;只要我能夠找到你的一些缺點,無疑我的勝算又多 一點。要踩低你,你越低我就越高,所以就會找到幾十年前的事來說。老實說,有誰是沒有缺點的?每個人都有。我不是要包容缺點,只不過是你不講出來,沒有人 迫你,你就什麼都隱藏。一般來說,人是報喜不報憂。好的事就說,不好的他自己就一輩子也不說。這樣公佈出來就好像是很大件事似的,其實沒有錯,有誰沒有私 心?你敢說你沒有私心嗎?沒有人敢。我沒有見過一個人是沒有私心的,就算我再怎樣公正廉明都好,也有感情輕重。就說包青天好了,他也很公正廉明,但是對他 有恩的,他多少也會給他情面,也就是徇私。在這個世界裡,你要找一個絕對的審判,是沒可能的。尤其我們現在香港選特首,找一個最適合的人才,有沒有呢? 「適合」在乎觀點與角度,視乎你怎樣看。我總是覺得口號是可以的,我們要「民主」、「自由」,要怎樣全都可以,但是很多人忽略了什麼呢?你不要忘記,我們 中國人這麼多年來一直受戰爭、君主帝制的壓搾,我們是從一個很貧乏、貧窮的社會走出來的,忽然給我們文明,我們只有二十分,民主國家就有八十分、一百分, 怎能比較呢?要我們立即追上你,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我很欣賞溫家寶所說的:民主是要,但是我們要看國情而定。不能夠把你的那套apply(應用)在我身 上,是沒有可能的。我記得當時在美國–當然政治家的口吻是很厲害的–我還記得中國的領導人鄧小平訪問美國,卡特總統就說:總理,為何你們中國又不讓別 人出來,很亂、專制?真的,你不得不佩服,鄧小平怎樣說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記錯,我也不知道別人有沒有報導錯誤,但我的確是聽過他說:你錯了,卡特總 統,我們中國不讓人隨便進出外國,就是因為我不想擾亂世界的秩序。

國:他二十幾三十年前已經深深明白這個道理。

基: 他說,你說我不讓,你給我五分鐘,你要我多少人過來美國,你肯收容的,一千萬,我立 即簽一千萬人;二千萬,我立即簽二千萬人。一會兒你答覆我,可以讓我簽多少。這時,他立即啞口無言。如果是二千萬人就擾亂了世界的秩序、工資,會有大騷 亂、大暴動。他說,這樣是為了世界和平。我們是循序漸進,慢慢來。所以今時今日,人民幣要升40% 是多餘的,美金要貶值,已經貶到不可以再貶。

國:40% ?我看大陸要倒塌。

基:第一是這樣,第二,中國今時今日有很大的貿易逆差,你跟我買的就是草蓆、草鞋、織籃,我叫你賣一些貴一點的給我,你又不肯,你不肯賣給我。

國:是的,科技的東西。

基:你又會怨人,你一粒愛國者導彈,一百萬美元,你又不肯賣給我,也就是自打嘴巴。

國:次一等的就賣給你。

基:是的,次貨,那又公不公道呢?世上哪有公道呢?真正的公義根本就不存在,是沒有的。

國:一個詞語:「角力」。

基:是的,遊戲角力,以錢為標準。

國:近來這段時間有很多政治醜聞、陰謀論,其實媒體的角色–我們用報章作為例子,你很容易就看到某份報紙、報章,它有它政治的選擇,站在哪一方。基哥,你也是娛樂圈的,媒體這個行業你也很熟悉,你又怎麼看?或者你在外國生活了這麼多年,經驗又是如何的呢?

基: 其實,如果你沒有消息,沒有新聞給媒體的話,媒體就不會存在;所以當真真正正沒有 (消息可報導)的時候,它挖也要挖出來說,挖都要挖你的負面消息出來,正面的、負面的都會講,講負面的就好賣一點,吸引一點。為什麼呢?我總是認為,現時 的香港人,所謂追求自由的人,不會明白我們剛才強調的,中國人、中國社會是漸進的,不能夠一下跳,就由中一跳到中七,是沒有可能的,知道嗎?你也沒有接受 過當中(的代價),民主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你不想付出,又想跳到完全的自主。我們香港五十年不變,喜歡怎樣就怎樣,有足夠的自由。但是,你不行的時候 又要國家的支持,你有毛有翼就不理會中央政府,又不認自己是中國人,說「我們是香港人」,又可不可以呢?是否很無良,很忘恩負義呢?

國:有好處就要。

基: 是,好處你就要,哪會有這樣的事?我是絕對認同和贊同共產黨中共改進的社會主義,是 特色的社會主義,十分好。為什麼呢?我眼中正式的共產黨,所有東西要平均分配是不合理的。這個世界多勞多得是應該的,我做得很辛苦只是拿十元,你不用做也 是拿十元,不對,所以這個是不合理的,在人的角度看。還有一件事,你不要忘記,今時今日我們國家在世界的地位越來越高、越來越強,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有了 足夠的經濟,人民當然不是很富裕,但大致上都可以溫飽;有溫飽的話,就有餘下的錢去做科研或者做其他事。我們中國人一向都是刻苦耐勞的,我們做一個小時等 於外國人做五分鐘的工資。你想想,我們的生產力是否比你強十倍?你又要消費、又不儲蓄,人家有錢,你又妒忌人家。

國:最後發現,原來他們正在用我們的錢。他們不認債,印鈔票。

基:是的,沒有辦法。他們只是印。我就不知道我們國家,現在歐洲也在印鈔票,全世界都在印鈔票,只有中國不印,是真正靠實力來跟你交易。所以,中國去到任何一個地方,你看十年後,我敢保證,全世界最強的就是中國。因為我們是真正靠實力,不是靠……

國:印鈔票、財技。

基:不是靠印鈔票,我們純粹是靠我們多勞多得爭取回來的。現在的非洲國家可以說是全部依靠中國,跟中國的感情非常好。那些非洲國家,敘利亞被擄的人質,全部不放,中國人就一定放。

國:是的,所以出去旅行,當然是用特區護照,不是開玩笑。

基: 你又用特區護照,你是中國人,不管你是台灣人、蒙古人也好,只要你是中國人,領事館 就會幫你出面,真好,你知道嗎?你反對我是一回事,只要你是中國人(我就會幫你)。這一點很多國家都做不到。今時今日所謂自由民主,沒錯,我們是需要,但 是我們不要忘記後面生我們的「媽媽」,她跟不上你的腳步。你今時今日在香港,你可以發表什麼什麼,國內不容許。不容許是否無自由?沒錯,好像沒有自由,但 是你要明白,國內的教育水準跟香港不同,可以這樣說,現在仍然有很多「盲毛」,他們如果連在一起是很可怕的。

國:很多農民等等。

基: 我不是看低他們,因為他們還沒有足夠的水準,所以我們暫時要忍耐,應該多一些教育他 們,給他們溫飽,讓他們知道國家的方向是怎樣的。現在已經好多了,現在中央政府說我們國家要怎樣怎樣,很多人也都追隨、願意跟隨國家的政策走,慢慢地轉 變,為什麼呢?在很多方面,不是你說要改就改。很簡單,你生十個兒子,每個都不聽話,就用強權,要罰。八點吃飯,八點十五分收拾,不吃就作罷,唯有是這 樣。兩個兒子你就做(思想工作)、三個、四個兒子就可以了吧?一百個兒子那怎麼辦?沒有規矩,我還每個單獨跟你談?NO(不行)。

國:我知道基哥你也是很熟悉國情的,你也認識很多中國的朋友,高級的也好,中級、基層也好,很多你也很熟識。你又覺得國家怎樣看我們現在的特首選舉,炒得很熱,什麼建制派又撕裂,自己人打自己人;民主派就更不用講,一定反的。現在香港好像很亂,你又覺得國家怎樣看呢?

基:國家看香港是亂的,她本身也知道,香港是一個東西文化匯聚的地方,每一個人的思想、思維因為接受不同教育的關係而不同,所以很多人是很參差的。不過,大多數人也喜歡民主。民主有誰不喜歡?但民主不是只是叫口號就可以的。如果香港獨立,我大陸一個人也不放下來。

國:用不著放人,我斷你的財路你就死。

基:你什麼都沒有,又驕傲,又要東要西。香港七百萬人獨立好不好?人一定說好。你獨立可以,你憑什麼、有什麼資格要求獨立?你又有沒有這個能力?別人欺負你,你找什麼出面?

國:沒有罐頭都餓死了。

基:就是啊。人只是懂得想:我有事,你幫我;我窮,你給我錢;但是你給我錢就不要理我。哪有這樣的事?!

國:權利就全要,義務就沒有。

基:這就是一面倒的自由。是 No free lunch,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的,國家沒有要我們香港人付出什麼,不是要我們每人納稅五元給大陸,我們一仙也不用給,有困難她又幫你,又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又有什麼什麼。

國:我們全部盈餘都歸於自己。

基:全世界有哪裡是這樣的?文明如美國,現在加州在喊救命。

國:美國問中央政府印鈔票。

基: 現在在等Facebook上市,她就會有幾千億收入,因為那個稅是很厲害的。你三十 倍市盈率,無形中inflate(膨脹)了三十倍,如果是值一百億的話,價就是三千億了,股票一買一賣就足夠加州兩年的政府開支。在這樣的情形下,民主的 美國政府可以嗎?為什麼我在喊救命你也不救我?我不是不想救你,為何你自己不處理呢?有一些政府甚至是寫IOU(借據),我在美國的時候,聯邦政府發薪水 時,她出具一張IOU(借據):我欠你,銀行兌現。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喜歡這樣的民主嗎?最民主的國家其實是最敗壞的國家,因為太過民主。現在的香港,你 揭發我,我揭發你,民主了,我有權!但是你造就了什麼呢?第一,可以說是一事無成,只是增加對方對你的感受、惡感,為什麼你不包容一些呢?他又不是犯了彌 天大罪。無論如何,我不是說包容曾特首,但是普通人也會有人請飲茶,也有人請我坐車吃飯,這樣又有罪,是否有點過分呢?是,我沒有私相授受,我沒有說你載 我,我就給什麼好處給你,懷疑就什麼也有了。你說懷疑,那麼我不作聲也懷疑。去了加拿大的賴昌星,過百億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你會捉到他呢?因為有內鬼,真 的,每個人都不作聲又怎會知道?你怎會那麼厲害?看新聞,幾百億的海洛因一買一賣,我一定會找到你,只是遲早的問題。民主只是個名字、空口號,民主國家本 身也爭到頭痛,現在奧巴馬在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又是互相爭奪。

國: 剛才我聽基哥你講,其實近來的政治醜聞,說真的,這個特首選舉其實也不算很民主,只有一千二百人,只是我們有不同的民 調,叫做「抒發一下聲音」,最後是怎樣投票,我們也無權過問,不過我想這件事衍生出來……你講得很好,你說民主國家如歐美,欠全世界最多錢的就是他們,基 本上我們是他們的債主,但他們比我們還要凶,不還錢,還印鈔票,佔我們的便宜。

基:末日,印著印著就不行了。

國:不知道最後會怎樣。剛才基哥道出了一個很好的觀點:如果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很想找一個完美的制度或者公義、公平,真是很難。不但是難,簡直是沒有。

基:是沒有的。

國:你說得對,是沒有的,完全沒有的。我們又不知道,快要選了、投票了,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你有什麼寄語給我們基督徒呢?在這個這麼混亂的社會裡,你有什麼忠告、叮嚀給我們基督徒呢?

基: 不論選出來的是誰,正如你所說,我是基督徒,我絕對相信聖經,任何一個當權者只要能 夠站出來,就是神所容許的,所以,我們唯有照聖經所說,他出來,我們依從、依照當地的法律、法例去過我們的生活,就好像在耶穌基督的時候,祂拿起一個錢 幣,說:那個頭像是誰?既然是凱撒,那就交稅給凱撒。我們不是說不合理的事我們要反抗,所謂「反抗」也不是你反抗就可以,我們要申張正義,要講出來,只是 這樣。我們不能將曲變回直,但是我們一定要絕對尊重國家的理念,(遵守)國家的法例和當地政府的法律,那就可以。每個人都是這樣,你不能夠說,你是阿國, 我就給你面子,要一視同仁。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基督徒就應該順服。整本聖經,我沒有讀到有一段叫我們反抗、對抗當地政府或者任何人。(反而是,)他打我 左臉,給他打右臉。我們應該保持平常心。

國: 對,我有一半跟基哥一樣,我的寄語也一樣:繼續做一個奉公守法、廉潔的人。另外,就像保羅說的,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 得時,無論是什麼環境,作為一個香港市民,我們除了要繼續奉公守法、做好自己本分,也要把握機會,其實這也是好的機會,人心動盪的時候是傳福音的好機會。 今日,很快又要完結了。下集再來,預告一下吧。我們會講一些富二代的現象。我們隔一個星期再見,謝謝基哥。再見。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Dr. Bisi Afolaya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