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忻 – Miss真頭痛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最近西非爆發的伊波拉疫情,已經導致過千人死亡,引起全球恐慌,這種病毒最恐怖的,不單容易傳染,而且至今未研發出有效對抗的疫苗,一旦感染就有性命危險,可能對很多患者來說,染病並非最可怕,最怕找不到病因,找不到醫治的方法,只能夠日夜煎熬,就好像我們這集的嘉賓,她17歲開始經常性頭痛,工作、社交都大受影響,多年來求醫食藥、求神問卜,但都無法徹底根治,難道她一世都要受頭痛的折磨?

英國留學時頭痛,晚上睡覺會抽筋,看書很容易累,自己真的讀得來嗎?所以當時有朋友叫我回香港,雖然有這些困難但都去堅持,原來我以前讀的idioms(習語),如turn the other cheek (以德報怨),an eye for an eye (以眼還眼) ,這些詞彙都源於聖經的經文,但現在廣泛應用在寫作上。

Jenny王忻,剛剛在英國的格拉斯哥大學,完成為期四年的神學與文學博士課程,這位香港人,比很多當地人更精通地道英語。

看多了英文聖經,發現原來我以前讀的習語,很多是來自聖經,若果我一早認識聖經,知道這些習語的出處,我可以自然地應用,其實習語正如中文的成語,如「邯鄲學步」的背後有其歷史,如西片或看新聞,很多時說the prodigal son returns,原來背後是聖經中有浪子回頭的故事,浪子寫作為prodigal son。

Jenny這博士學位得來不易,雖然她學業成績一向名列前茅,不過自從升中六那年,除了要應付讀書,莫名其妙的頭痛,開始纏繞著她。

看見牆時心想好不好撞牆,像電視劇,撞牆後整個人就清醒了,或者撞車後腦袋就好了,我曾經不斷撞牆,太頭痛,我常常把頭搖來搖去,讓自己減輕痛楚,搖一搖希望可以分散注意力,脖子很緊,睡得很差,上課時一天打十多個呵欠,我記得中五會考時生物科拿A ,到中六第一個學期,第一次考試時不合格,自己最驕傲擁有的東西,如記性、讀書,分數高、老師寵愛,想不到一下子失去了。

頭痛就好像Jenny的緊箍咒,無時無刻,突然而來,為了止痛她不惜一切方法。

物理治療師說大槪做到這樣,如果你再有問題的話,我也幫不了你,你那個是怪病,去看氣功師,看病時很好,但看完後又打回原形,後來找到一位靈媒,她叫我每星期探訪她時,買幾瓶礦泉水,去到後她打開蓋子,把礦泉水繞著香轉圈,她說,你看看,這樣觀音的藥就下到礦泉水裡,你今晚回去就會睡得更好,她叫我每天喝一瓶,我喝完當晚的確睡得不錯,我當她醫生來拜,每星期我都去求聖水,出來工作時,我當時談電話都覺得壓力很大,為甚麼?因為我聽對方說話,看不見對方的臉,其實很多時我不太明白對方在說甚麼?做分析員的壓力也很大,因為自己常常頭痛所以計錯數,那份工作我做了兩個月,結果我沒過試用期,我想了很多事,繼續找神婆、繼續拿聖水,繼續我的前路被她指點、掌握,這樣下去不行!

01年Jenny重返校園讀翻譯,頭痛依然大大困擾著她,直至她去了一個浸禮,看到一位過往和自己一起,求神問卜的朋友。

當我去到浸禮時,看見她的笑容很真,其他弟兄姊妹出席她的浸禮,很衷心地祝賀,我看見她的朋友這樣真心,她自己又很開心,我問自己有機會像她這樣嗎?在那裡我感到甚麼是愛,然後聽到有聲音說,你玩夠了,其他東西你都試過,為何你不試試返回神身邊,回想自己尋尋覓覓許多不同宗教,每次問,我何時不再頭痛,他們的答案是看你的造化,看你如何努力,我找你是希望有倚靠,但你現在要我倚靠自己,要我自己解決問題,不如真的試試上教會。

Jenny一直很少告訴人自己的頭痛,不過一群新朋友的關心和接納,終於令她打開心窗。

以前在朋友面前不肯服輸,曾經成績好,所以保持自我形象很重要,甚麼也不說,結果問題只能獨自承受,根本無法處理,但去到教會,我完全沒有這種壓力,我覺得他們很有愛心去聆聽,很有耐心聽我有這問題,他們的關心幫助我建立自信。

07年Jenny看過腦外科醫生,中醫和脊醫,最終證實糾纏了她14年的頭痛怪病,是源自「頸椎綜合症」。

頭痛的情況很複雜,成因可以有很多類形,有部分跟頸椎有關,特別她的個案,屬於壓力性頭痛,跟壓力有關,因為長期姿勢不正確,導致她第一節頸椎有少許移位,從而壓著神經,當她發現問題,檢查後又經X光證實,其實只需一些很簡單的移動,或動作矯正,可以將她的第一節移回原位,基本上解決了問題,再放鬆一點,對了。

我好了很多,沒有九成也有八成。

今天Jenny即將獲得博士資格,她到過很多內地和本港院校教翻譯,除了傳遞知識,她更重視價值觀的影響。

我覺得教書工作可以接觸很多人,可以影響很多生命的工作,尤其當教的對象是青少年、大學生,08年我開始在珠海一間大學教,原來有些觀念是內地人沒有的,如投標想跟對方爭取一份合約,這期間應跟對方避免太多飯局,但在內地沒有這觀念,大學時他們未出來工作時,可教導他們,幫助他們在社會作好商人或好職員。

Jenny一直認為,讀聖經是學英文最好的方法,這個看聖經學英文的網站,她在09年開設。

我本來讀翻譯,讀基督教研究時,更有機會接觸基督教文學,百多年前來華的傳教士,透過翻譯英國文學的作品,將基督教概念讓普羅大眾認識,這種傳教的形式,可以結合我過往的經驗和興趣,有異像透過教聖經中的習語接觸學生,習語在學校裡少教,無論中學課程或大學,大學更不會提及,因為大學的英文教溝通,即使讀完大學,但要他們寫地道英文也困難,以致他們看新聞也不太理解,倒不如開始一個網站,看聖經學英文,有150條習語,除了寫解釋和經文出處外,也有例句教人應用習語,增設中文版後多了很多內地學生,訂閱這網站。

自從讀完翻譯,Jenny一直從事教學工作,10年她到蘇格蘭讀博士,更在課餘將看聖經學英文的理念宣揚。

當老師問 “Are you in the land or not”
你答是嗎?
你答是
即是說你在作夢

第一次在教會舉辦時,已有人決志信主,所以覺得神在這方面開路,他們上課前覺得聖經只給信徒看,但上課後發現,原來新聞也有用來自聖經的字眼,如Exodus,埃及有逼迫信徒的情況,信徒離開了當地就是Exodus。

有很多電影受聖經影響,如《巴別塔》,你們有看過這電影嗎?如你們沒看過《巴別塔》,也該看過《廿二世紀殺人網絡》,誰看過?有人看過,有些未,你們認識他嗎?當然。

有套西片《巴別塔Babel》,認識了巴別塔的故事再看時,他們看到聖經活靈活現,影響世界的文化。

我印象最深刻有個故事,The prodigal son即是浪子回頭,她用圖畫來跟我們討論,原來我以前看過的聖經故事,她還可用不同的角度看。

Jenny的聖經英文班,由香港去到外國,2012年她跟CBN慈福行動合作,在陝西的偏遠地區,為學生舉辦英文營。

慈福行動跟內地教會關係很好,他們聯繫了其中一間,過往有支持和培訓的教會,在陝西省,去到進餐很清淡,因為肉很貴,所以每餐是饅頭、麵條或紅豆粥,菜很多,但肉很少,他們平日的學習資源少,跟他們練口語,原來他們也很愛說話,他們很樂意分享家中情況,不介意將家人的關係,如誰跟誰吵架,或生誰的氣,他們很坦誠地分享,對於信仰單純的心,也是在農村才感受到,他們可能辦事效率不高,常常忘東忘西,但另一方面,在關係上,反而是我們需要向他們學習的,很有人情味,他們在營會後繼續跟我們,透過微信、電郵聯絡,說很掛念我們,希望我們下年再去。

每年暑假都有培訓,受訓的同學反應很好,也有人信主,我很肯定上帝的話語有能力,基於這點我覺得Jenny所做的,很值得支持。

今年我們第一次去土耳其,也是第一次走進穆斯林世界,不少教牧或宣教士說,穆斯林對於聖經說耶穌被釘死,跟他們的概念很不同,你會考慮在教材上刪減嗎?但我們希望將福音完整地呈現給他們,去到發現無論是當地信徒,或穆斯林,其實對聖經很有興趣,在我班上有幾位來自伊朗的學生,我的教材說巴別塔位於現今的伊朗,他們說不是,應是伊拉克,對地域他們應比我熟,因為他們來自當地,有位伊朗同學對我說,《約伯記》中有個習語Patience of Job,代表約伯很有忍耐力,《可蘭經》也有提及這些先知,反而成為文化的切入點。

教英文、講聖經,成為Jenny的教學、宣教方向,這幾年她穿梭世界各地,更加肯定自己的使命。

她常飛來飛去,可能上午教書後,下午就上機,不久又去開會、探教會,再安排下次,回來又教書,還要做功課,我們看到她的生活很充實。

聖經教導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其他東西都要加給你,由我讀神學之初,我都是找緊這信念,這幾年由內地到亞洲,柬埔寨,再去土耳其,看到上帝起用更多華人,參與跨文化的宣教工作,當中會面對困難,因為即使英語很流利的華人,都可能自覺不及英美人士教得好,這種自卑感都有歷史因素,希望透過教育,讓他們珍視自己的身份,因為現在上帝真的起用很多華人,作宣教工作。

很多人都試過頭痛,所以大家多少都會想像到,Jenny十幾年來,飽受頭痛煎熬的滋味,難怪她一直四圍去訪尋神醫、神明,其實只是一心想要擺脫這怪病,無休止的頭痛,不單折磨Jenny的身體,也令她的心靈千瘡百孔,終日擔驚受怕,好像找不到出路,看不到未來,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直至認識耶穌,Jenny找到前所未有的安慰和信心,令她在求醫的路上可以輕鬆面對,她也找到自己的人生使命,就是透過教學,將耶穌的信望愛帶到世界各地,尤其是對內地山區的貧困學生,她特別關心,她爭取每次探訪的每分每秒,不單幫學生學好英文,也帶給他們對人生的盼望,雖然經常操勞,過程亦多有艱辛,但Jenny說有耶穌同行,不會有無法克服的困難,如果你也想認識Jenny所信靠的耶穌,如果你也想有耶穌幫助你,不如你現在試試跟我,跟耶穌談談: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的一生都滿身病痛,而且我的心靈有很多重擔,祢能幫助Jenny,我相信祢也能幫助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耶穌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我願一生信靠祢、跟隨祢,我相信祢能釋放我、醫治我,賜我新生活,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Jenny靠著耶穌,放下身心靈的重擔,走出輕省的人生,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任何困難或挑戰,我們也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

「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篇》一一九105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