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鵬 – 罪魁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我經常會在街上跟人聊天,有時當對方知道我是牧師時,他們會兩眼發光,好像看到我頭上有光環一樣,接著說話都會客套點,我會跟他們說,牧師其實都是人,我又試過邀請朋友上教會,第一個反應就說教會這麼神聖的地方,不適合我這些罪人去,看罷今集主人翁的故事,希望令有這些看法的朋友改觀,因為他也是一位牧師,他殺過人,放過火,在他的教會裡,有問題少女、釋囚、毒友、流浪漢,真的甚麼人都有,他說教會原來就是開放給罪人進來坐。

我們教會甚麼人也有,行政總裁、政府高級官員、單親媽媽,窮人、吸毒和更新人士,對我來說,他們都是神愛世人的人。

我未信耶穌,星期三聚在一起聽聽聖經、做做運動,沈牧師給我們很自由,他不給壓力我們長者,你們需要信教就信,不信也可以來。

我開初來這裡,覺得沒有正統教會的規模和規律,但這裡有很多笑聲。

我吸毒二十年,也曾販毒、做偏門生意,坐監幾年,我第一次參加崇拜覺得很簡單,他祈禱像傾談一樣,發自內心,沒有粉飾,他很親民,很多人都喜歡他,不要給他滿臉鬍子的外貌騙到,其實他很友善。

我離了婚,有兩個孩子,他很有耐心聽你說話,跟我很實際的分析說,你帶著兩個孩子一定辛苦,讓前夫照顧也沒問題,你最好就是出外工作,結識另一半,我覺得他站在我的立場設想,我第一次上教會是帶著孩子,他們坐在我旁,他們叫嚷,我很怕被趕出門,他在台上說沒關係,小朋友四處走沒問題,主耶穌也很喜愛小孩。

當時他在傳統教會做傳道人侍奉,我是教會的顧問牧師,管工的人眼中可能覺得他很懶散,大家坐在辦公室工作時,他可能在談電話,或出外跟人聊天,但在我作為顧問的眼中,我覺得他很用功,弱細社群、老弱傷殘,或是看起來惡形惡相的人,如果可以選,傳統的人挑斯斯文文的,容易相處交談的人接觸,但Peter跟他們交流得很好。

我從沒想過要親手建立教會,五年前我在同一年在兩個地方,遇到兩個人跟我說同一句說話,神愛世人,但教會接納不到人,上帝的恩典在這裡,我們就挖了個洞、建了道牆,人們過不去,我們教會只希望成為一道橋,讓人可以走過去。

這間教會叫恩典橋,會眾各式其式,主任牧師沈鵬Peter可能是當中最特別的一位,因為在82年,他21歲時在英國被判終身監禁。

法官說,Peter Pang Shen,你殺人罪名成立,被判終身監禁,我覺得世界像完了一樣,我去到倫敦的高設防監獄,獄中甚麼人都有,他們都是殺人犯,甚至是愛爾蘭共和軍,聽人說得很恐佈,我走在巷上,感覺像要被人行刑,我年青時斯斯文文,樣子英俊,別人說我進來就當了甜點,有一個曾在監獄殺人的囚犯,有一天他哄我去他的房間搬傢具,當我進了房,他就閉門用櫃攔著,他跟我說,我要挾持人質,我雙腿放軟,然後他表露想要的是甚麼?就是性慾,雖然我們沒有肛交,但我被他全脫去衣服抱著,赤條條像小熊公仔,二十四小時內,監獄官後來的報告寫著,我用自己救回自己出來,當時我不重,大概只有一百一十磅,但出來後只有九十多磅,在二十四小時內,很瘦的我失去了十磅。

Peter每天擔驚受怕,除了按時上班,其餘時間就要鎖在獨立倉,長夜漫漫,昔日的片段不斷在他的腦海重播。

我爸爸是珠寶商,駕平治,六十年代我帶著50塊出街,當我成長時發覺一個現象,為甚麼爸爸晚上不在家睡,我後來才知道媽媽原來是二奶,爸爸很喜歡人讀書,我每天放學就在門口講數,我負責「響朵」,認識那個警察、督察等,因為我爸爸很有多聯繫,十七、八歲的年代,我已經去舞廳、無上裝餐廳,「魚旦檔」是常客,朋友給我起綽號「魚旦王子」。

Peter愛蒲爛玩,19歲還在讀中三,爸爸唯有送他去英國,希望他會生性,可惜不夠兩個月他就逃學。

當時的英國,到十二點就沒甚麼夜生活,只有幾個地方可以去,酒吧和賭場,我記得有一次贏錢後,很久沒再賭,但有次輸了,我開始不服氣,我覺得要拿回我的東西,很多人覺得我爸很有錢,他們不介意借錢給我,最高紀錄我一晚輸掉三千多英鎊,我知道自己開始有好賭問題,後來找來一份兼職,做外帶,一個星期工資只有八十鎊,我賺了很快就花光,因為我每次下注廿一點是五十、一百鎊,兩注已經花光,那麼我幹嗎去打工?一個原因就是我想停止自己賭錢。

不過Peter依然有空就去賭場賭錢,在兩年間生活費月月清光,還欠三千多英鎊,他沒有想過會打聘他的阿姨主意。

阿姨真的很疼我,她邀請我到她家住,甚至我知道她的一切,家裡有多少錢,鑰匙我也有,有天晚上我跟幾個朋友聊天,如何還債、如何發達,說著說著,不如去打劫,那麼打劫誰呢?槍,我不知道從哪找回來,刀,我又沒膽刺人,找最容易下手的就是阿姨,那天晚上我們上到家,第一件事,我知道東西放在哪,我把錢全拿準備走了,我打開門,遇到Elaine,阿姨的女兒,只有十一歲,我很震驚,她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她一直在駡我,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突然起了一個惡念,打昏她,就走,原來不像粵語長片般,她沒昏過去,她大喊對不起,對不起,那刻我整個人失了控,我手一直扑,她跌在地上,昏了過去,我想如果她醒過來怎麼辦?第二個惡念出來,我向朋友打出一個手勢,還沒等他回覆,我就從地上拔出一條電話線,纏上她頸項,給朋友線的末端,然後兩人一起拉,後來朋友拍拍我說,她已經死了,我甚麼都不想了,拿走所有錢,再將報紙塞滿櫃,總之周圍堆就點火走了。

殺人放火打劫的內疚,Peter沒有一晚睡得安樂,枯燥的牢獄生活,逼使他看罷獄中圖書館的三百多本書,包括聖經。

很悶,悶得發慌,我拿起聖經讀,創世記,讀到阿當夏娃,我認識他們,從前上學讀過,還有大衛王,但當我讀到主耶穌基督時,開始有少少疑問,耶穌是人,他死了,被人拜變為神,他就像關公、菩薩等一樣,心想中國有很多這些神,我用不著拜耶穌,但我從聖經中確定有一位上帝,有天晚上我跟上帝說,我是大壞蛋,不值得上天堂,不過我想跟祢說,可不可以我做基督徒要作的事,祢就讓Elaine上天堂。

Peter履行約定,每天祈禱、讀經、上教堂,甚至受洗,不過要默默做好人原來並不容易,一位入獄前是職業殺手的囚犯,差點取他的命。

我被人用圓規刺脊椎,沒有傷痕,起初沒任何事,但幾個小時後我就癱瘓,醫生說我很幸運,他說如果被刺歪半厘米,我下半生就半身不遂,我記得那一刻在醫院很苦澀,我跟上帝說,做好人,做乖,原來都是好人沒好報,接著我盯著天花板說,從此人揍我一拳,我回他十腳,我不健碩,所以要用腦,有次我尋仇要揍一個人,我特意在幾個監獄官面前揍他,結果有十多個監獄官衝進來按著我,如果我在樓梯轉角揍他,他可以揍回我,如果我在監獄官面前揍他,我揍他兩下,他們就衝過來分開我們,我還能踢他兩腳,他不能反揍我,大家就覺得我無法無天,很恐佈。

除了用拳頭,Peter還做拆家以毒品控制囚友,不過他同時遵守跟上帝的約定,表面做足基督徒的本份。

聖經說,神愛世人,這麼多年來我都想像不到甚麼是愛,有一位老人家叫Lucy,七、八十歲,她做義工到教堂彈琴,有一次她病了,我寄花給她,我們開始聯繫了,我們每個星期有五、七封信來往,每封信十多頁,後來她的丈夫一起來,他們每一次來看我要坐車二百多英里,坐這麼久其實很辛苦,他們經常說,如果將來你離開監獄,不如你留在英國到我們家住,他們說,早前買了一個牌子,寫上Peter”s Room,其實我很不明白,這段時間你們為甚麼要愛我?我跟你們沒有關係,我不是你們生的,甚至是中國人,如果在你們身上有如此多的愛,我想上帝的愛豈不是更大嗎?

愛,令PETER從此真心做好人,他開始努力讀書,97年香港回歸,他當時36歲,獲假釋回到香港,經歷十五年的牢獄生涯,他求職也比人難。

老闆看到我的履歷表就很喜歡,立即要聘我,但我跟他說,等一等,我先跟你說個故事,他聽罷,呆了,他說,你不怕我不聘你了嗎?我說,怕呀,但有一件事我更怕,我怕將來你知道我背景以後,以為我騙你,與其我要心驚膽顫替你打工,怕你甚麼時候會發覺我的壞事,倒不如開開心心告訴你,你不聘我,我還可以開開心心走出門口,他聘了我,有天我駕車回家,聽到電台談到更新人士,他們有些怨氣,覺得被社會歧視,我就致電電台,我說,我自己都是更新人士,進了十多年牢,但我回港後發覺一件事,當我愈想走正路,愈多人幫我。

Peter在電腦行業愈做愈好,在朋友資助下更開公司,後來他結婚,生了一對兒女,本來生活平淡美滿,但他想起自己的一個心願。

我曾經做夢的想,將來可以成為牧者幫助其他人,我的生活開始平穩,現在有車有樓,如果讀神學,要賣屋賣田又賣地,幾年沒有收入、將來又受氣等等,很多因素考慮,上帝推了我一把,我沒法逃避,我說話很直,有次上院長的課,談到校園服務,有一個同學說,學校很白痴,要我們做校園服務,清潔、剷草、洗魚池、摺信封等等,聽著聽著,我心很不舒服,我就在幾十個同學面前喊著說,對啊,主耶穌很白痴,來到世界跟罪人一起吃飯、跟他們洗腳,做無意思的事,接著我就說,各位同學,我們是將來教會的牧者、領導人,如果拆信封、修草、清潔,我們都覺得白痴的話,那我們怎替人洗臭腳呢?

Peter07年神學畢業,三年後創辦恩典橋教會,12年被按立為牧師,他時常提醒自己,這裡是一間永遠為罪人打開大門的教會。

很多弟兄姊妹替我們找資源,他們說西貢有個地方,有別人裝修剩下的石頭,我們就去撿,有個弟兄把原好無缺的放在一邊,意思是給我用這些好的石頭,但我反而弄其他骯髒的石頭,一會兒就拼了十字架出來,我們都是污穢不堪、脫角,不同顏色、高高低低的一群不配的罪人,這就是我們的教會。

丈夫有酗酒的問題,我希望教會能幫忙,牧師很好,丈夫喝酒後儍呼呼,牧師能正常地跟他交談,我覺得很奇怪,從前試過有一個牧者看到我丈夫,跟我說,我很怕你丈夫,Peter請他做一些侍奉,是他精於做的,譬如說電工、木工,他能幫忙令他覺得很享受,我看到他被接納和尊重的感覺。

十字架下有一盤石,聖經裡有個故事,有一群人捉拿一個行淫婦人給主耶穌,著祂用石頭砸死她,主耶穌說,你們誰沒有罪就拿石砸吧!他們反省,在反思當中他們脫離了罪惡,我個人覺得如果世上任何人都懂得反思,這個世界會活得更開心。

從前我成長於刀光劍影,在刀劍下生存的人,作為被社會批判為人渣的人,要改好並不容易,我看見他由從前殺人,到努力作一位牧者,走在人前,我覺得非常不容易,令我很佩服他。

我是十一樓的業主,Peter在九樓,很多時候大廈的業主委員會,在他的教會開會,令我覺得感動要幫助他,是因為知道他太太沒收了他的信用卡,怕他為了辦教會而墊款出來,在這情況下我約了他,他跟我說,我要的不是你的錢,而是要你的人,你有沒有興趣過兩天跟我派米,早上七點在大有街一號等吧!我最欣賞他是一位親力親為的牧師,星期天崇拜,星期六他就洗廁所,他真的像主耶穌提到的神的僕人。

Lucy五年前過身了,我很掛念她,我家裡放著他倆夫婦的照片,我覺得她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

他不用以往有罪,現在改過自新的身份去分享,他給我的感覺是他今天仍然是一個罪人,大家都是罪人,我們是同路人。

十多年來,我一直耿耿於懷,很多年前有一位牧師進監獄,我跟他說,我取了她的命,做錯了事,我現在信了耶穌可以上天堂,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決志信耶穌,如果沒有的話,豈不下地獄?那麼很不公平,他說我想問你,你信的是怎樣的上帝?我說公義、公平又愛的上帝,他說如果你信上帝是如此,這些不公義的事情,祂會處理,你要交托給祂,解開了我的心結,祂會用公義的方法處理所有的事情。

Peter很願意分享自己的過去,今年更出書,將自己做過的惡事醜事公諸於世,可能你會問為甚麼他要如此做?如今已身為牧師,不怕影響形象嗎?我很欣賞Peter的率性,他從來沒有修飾自己,也不介意別人用甚麼眼光看他,總之就是翻開所有的瘡疤讓人看,因為他很想讓人知道,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罪人,但耶穌很愛他,願意接納他,寬恕他,赦免他的罪,Peter在耶穌無條件的愛當中重過新生,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Peter努力學做一個討耶穌喜悅的人,他今天成為牧師,關心一群被社會邊緣化的朋友,因為他知道耶穌愛世界上每一個人,可能你曾經也覺得,上教會信耶穌都要是好人,相反自己滿身罪污,不配信耶穌,透過Peter的故事我想讓你知道,耶穌愛世人,包括好人壞人,包括你跟我,如果這一刻你有感動想信耶穌過新生活,我鼓勵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是一個罪人,很多時候回想從前的事,自己都覺得遺憾,過不了自己,我知道祢願意寬恕我,像寬恕Peter一樣,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請求祢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我願意一生跟隨祢,我知道祢可以給我一個新的生活,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人生長路漫漫,Peter承認有時也會心生惡念,慶幸身邊有太太和朋友支持和提醒他,同樣我們也很樂意與你同行。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