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心 – 傳媒女俠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我的老搭檔碧心,已經去到美國,跟丈夫展開新生活,在未來的日子,由我Isaac繼續為大家呈獻,精彩的生命故事。不經不覺原來我跟碧心搭檔,已經超過5年,每一次我都很享受跟她合作,尤其跟她聊天交流,因為碧心本身是一位資深傳媒人,當過記者、電台主持、節目監製,她對社會、民生、時事各方面,都有獨到見解,跟她溝通可以說獲益良多,不過碧心也是很低調的人,大家未必知道,鏡頭背後的她是怎樣的?在她移民美國前,我們把握最好的時機,拍攝了她的故事,這也是她第一次,在鏡頭前最毫無保留的分享,讓大家認識最立體的李碧心。

我覺得有一種使命,要保家衞國、除暴安良,為民請命、為民喉舌,全是我的負擔,一位好的傳媒人我覺得要有好奇心,同理心和公義感,若沒有好奇心,不想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那不如不做,同理心是體會人在處境如何自處,你就能有平衡的觀點,公義感是為不能發聲者發聲,你擁有這枝筆、這張嘴、這麥克風,你不是為已擁有權力的人工作,你要為無權無勢者伸張正義。

李碧心在傳媒打滾接近三十年,由05年開始,她成為CBN電視節目,《星火飛騰》的主持,過去七年,每星期將生命故事,帶到世界各地。

有次在快餐店進食,女服務員抹枱時停下來,看著我說,你是《星火》主持嗎?我常常觀看,她很開心,我也很開心,因為她有機會接觸,她說故事很有意思,道出他們的心聲。另外有次坐巴士,上車後有位太太不斷看向我,她揹著兒子,她寫了張紙塞我手裡,她哭了起來,著我替她禱告,她丈夫離開她,我後來拿回來給非常重要的義工,他們是背後的英雄,負責接電話,去安慰人。去三藩市灣區工作和休假時,也遇到很多灣區人認得我,他們說看了節目,覺得很有意思,相信因為《星火》已跨越香港,去到世界不同城市,他們都說,主角們的心聲令他們有共嗚,令他們有希望,我想《星火》選取的是小市民,他們的生命有改變,帶給我們曙光。

小眾小市民,從來是碧心最關心的一群,85年她由電台入行,當節目助理兼主持,在前線接觸各階層的市民。

聽電話,回應投訴,做時事專題,採訪過程接觸社會不同領域,如有人長時間輪候公屋,他來電說,沒用,我投訴了一輩子,來電只是吐苦水,想跟你聊聊,我看到低下階層無法投訴,而我們有天職,就是要為他們發聲,89年民主運動,當時受到很大的政治洗禮,時代洗禮,當走前線報導時,我也被派往北京作短時間採訪,我感受政治、民主的訴求波瀾壯闊,我記得站在北京飯店,某樓層的陽台往下望,整條長安大街當時已戒嚴,禁止車輛行駛,但有一堆堆人在樹下聊天,他們未必是怨氣,他們需要更多自由,我當時感到中國有很強烈的生機。

八、九十年代,李碧心可說是家傳戶曉的名DJ,她主持的節目經常獲得最高收,聽率,她貼近大眾的心聲,緣於她三兄妹的成長。

很多人有手錶,可以外出午膳,甚或看電影,當時大多數家庭流行有電視,但我三無四無,但也不覺得太慘,可能小時候媽媽很喜歡創新,例如很簡單的腸仔、火腿,蛋、粟米湯、雞翼、意粉,媽媽會把這些弄成四道菜,我們就在家裡學用刀叉,我爸爸有些好友的家庭,一起去植物公園,即是兵球花園,度過半天已很開心。升中三時,我爸爸要入院,很消瘦,不能動,我離開醫院時,坐電梯到樓下,我回頭看他病房的窗,我看到他用腳的拇指跟我說再見,很深印象,爸爸就此離逝了。

爸爸在碧心十二歲那年因肝癌病逝,哥哥要提早輟學養家,碧心讀到中五畢業,之後日間當文員,夜晚在大專讀新聞,對生活她有很多疑惑。

開始妒忌人,為何別人有這些物質有那些東西,為何我沒有?自己好像有點分裂,人人看我像乖女孩,但心裡有很多妒忌、懷疑,如果人生一輩子都這樣會很辛苦,於是我開始研究哲學、修身等等,其中涉獵了基督教,《羅馬書》說,人虧欠上帝的榮耀,因為人有罪。原來人有罪,人無法幫自己脫離分裂,我可以變得更美好嗎?我覺得跟隨耶穌,活出祂的教訓,是可以變得更美好。

碧心夜校畢業後加入電台,很積極投入,當時成立不久的記者團契,每次翻開相簿,她就想起當中的往事。

我很喜歡把歷史性時刻曬成硬照,放在我的人生相簿,例如我看到這照片就想起,我剛進電台工作的樣子,我用這錄音機,這些是我的戰友,原來我曾帶某人實習,以前在媒體工作,不足十年沒機會當監製,但89年的移民潮有很多人離開,他們的崗位要人接替,所以我們不足三十歲,已可以晉升監製崗位,甚至我晉升助理節目總監崗位,也不足三十歲。

在電台工作14年,碧心成為紅DJ,《今時今日》、《醒晨》、《碧心晚報》等節目,當中一把有風骨、有態度的聲線,成為她的標記。

這是神賜我的聲音,我希望我的聲音,說話時很肯定,而且是我自願說,不是人家寫給我說,所以我最初不做任何廣告,很多廣告是贊助商品,如樓宇等等。有些是我無法認同的,例如我不認同炒樓,要求人贊助樓宇,其實我有疑問。

這上司為何這麼固執、頑固呢?甚至有時覺得她有點笨,最深刻印象是有次製作會議時,她向大家說很想還文具給公司,我們很平常,有時在公司用筆寫字後順手帶回家,或有時在公司影印時,影私人物件,如身份證等等,但碧心那天在會議上還兩叠A4紙,她覺得不該這樣做,這等同偷竊行為,後來知道神提醒她,碧心作為上司其實是很好的榜樣,因此我們很清楚作為電台人,或傳媒人,對大眾負責的心。

我很想人知道我是好的媒體人,然後知道我是好的基督徒,你要在專業上活出傳媒人應有的操守,例如認真、準確、持平,這些現在都很難做,如果你全做到,你是好的基督徒傳媒人,這張在廣播道的合照,記起那時有記者團契,我們每月都喝茶,很多年前的事,跟誰誰誰共度很多時光,大家多遠也來共聚,所以這生命相簿當時給我的意義,我記起他們,心裡掛念他們,就為他們禱告,那時傳媒的自我審查很強,很多在媒體工作的基督徒,都覺得要擴大空間,我們有很多定期聚會一起祈禱,彼此為我們的上司祈禱,為當時媒體的自由祈禱,彼此激勵,例如有些題目覺得不好,做這麼烏煙瘴氣的主題,可能在編採委員會,得你一隻手舉反對票,就算舉手也會做,但反映社會一小撮人覺得不適合做,但若為份工,覺得好像常反對,不舉手的話,底線會不斷後退,我們就這樣彼此支持。

做傳媒有立場,碧心在感情路上也有堅持,自從三十出頭結束一段多年戀情,她一直保持單身。

我的獨身生活有十多年,我好像不斷建立快樂的單身生活,有自己的社交,各樣活動,不斷充實自己,也看看身邊有沒有適合自己的人,但有時會有孤獨感,想找人陪我看電影,想找個肩膞讓我靠一下,我可以跟人共進晚餐,那多開心,有時只想有伴,但當孤獨感來時,唯有奔向神,所以我那時有很多退修時間親近神,神不會馬上丟下來一位丈夫給你,但我如何等候神呢?例如我過往遇到心儀的人,或有人對我有表示,我將他的名字寫在日記裡,然後祈禱問神,有時祈禱幾星期後,對那人的感覺會消失了,但我認為長遠關係不是這樣,有對話的,等候不是枯等,跟神有對話,交給祂,祂會回應我們。

99年碧心離開電台,一邊讀神學,一邊在機構事奉,08年一次去美國矽谷的公幹,她認識了移民當地的香港人,梁舜德。

我在日記寫我認識了這人,然後沒有下文,我回港後,透過我寫一本書,他成為我的代禱者,我給他看書的內容,透過電郵溝通,我們幾乎每天通電郵,討論書的內容,經過這半年的溝通後,他回港時,正式問我可否跟他拍拖,我們沒想過越洋拍拖是怎樣,可能很困難,不知行不行?但大家很認真,在之後的年多時間,都是我飛去探他,他飛來探我,我們也有視像會議聊天,就是這樣我們發覺感情成熟,踏入教堂時很開心,感覺到我丈夫對我的愛很豐沛,最重要是他給我很大的安全感,婚前我曾有段日子很擔心,如果現在死了怎辦?如果現在有不測怎辦?無法結婚,最想結婚也結不了,但當時很特別,有身體檢查要等報告,就在那星期我有所參透,其實你已嘗過真愛,就算你走了或丈夫走了,那真愛已是你生命一部份,我此生無憾,這份平安很大。

婚後碧心跟丈夫移民美國,開展新生活,近出發前,她仍然埋首在,數碼電台的全新節目,《恩典時刻》,貢獻自己的廣播經驗。

我很深信、很相信,電台和廣播,是非常有效的廣播途徑,所以有催迫感,在等候移民,同時協助策劃,其間想不到能夠見證啟播時刻,所以我相當興奮和開心,有人很多覺得,你的生命很傳奇,有這些經歷,我覺得這些經歷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都很傳奇,因為世上沒有其他人走同樣的路,我自己第一個十二年爸爸過身;第二個十二年,我有很好的學習,進入神世界的門檻;第三個十二年,進入社會的洋洋大觀;第四個十二年,進入內心世界,人性幽暗美善的對峙,以後還有多少個十年,會怎樣呢?我也不知道。我知道去北美一定有任務,是甚麼呢?如何服侍身邊人,總之我和丈夫很合拍,我們要為世上特定的對象服務,獻出我們自己。

碧心可說是傳媒女俠,我們想起女俠,會想起忠奸義膽、很有義氣,抱打不平、行俠仗義,不畏強權等等的俠客精神,這一切可在碧心身上找到,她曾說好的傳媒人有三方面:要有好奇心、同理心、最重要是正義感。這三樣她都堅持到,令她受尊重、受肯定,成為後輩的榜樣,碧心不單在她的專業上,很有堅持、很有原則的專業女性,在她私生活中,她也是很有堅持、很有原則的人,每位女性都有夢想,希望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想有個家,組織自己的家庭,碧心自己說,單身多年,曾有孤獨的時候,但她發現親近神能夠驅走孤單感,享受單身生活,碧心選擇相信神、等候神,不會隨便展開感情關係,她的堅持最終開花結果,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會面對不同挑戰,有人會選擇妥協,有人會堅持自己的人生立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部份人會選擇隨波逐流,在聖經《羅馬書》七章說: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當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碧心因為認識耶穌,她找到人生的價值觀,找到她可以堅持的標準,如果你感覺自己的人生,好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現在可以跟我一起,合上眼跟耶穌說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的人生,人在江湖,兜兜轉轉,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標和方向,我甚至做錯很多決定,現在願意打開我的心門,我接受耶穌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我願意一生跟隨祢,我知道祢是道路、真理、生命,求祢給我有意義的人生,一個我可以堅持生活的方向,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在工作中、生活上要堅守信念,要堅持自己的底線絕不容易,但碧心靠著耶穌她做到了,你也可以做得到,如果你在生活上,信仰上有任何疑難,我們這群想跟你同行的朋友,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想為你同心禱告,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跟我們聯絡,本地的號碼是 6526-5508,至於中國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至搖動。」《詩篇》十六 8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