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鈮 – 公主也移民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最近中港矛盾激化,由奶粉、學位、住屋,都成為對立面,其實由過往的戰爭,文革的逃難,到現在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一直不斷有內地人來到香港,成為新移民,今天新移民中可能有官、有大款,住豪宅、做高職,相比起過往很多內地人來到後,發現言語不通、學歷無用,要從事低技術工作,他們最初以為香港是天堂,但在擠逼的居住環境下,更衍生出很多家庭問題,我們這集的嘉賓,正正是當中的寫照。

父母常說:香港很美麗、很方便,很多先進設施。

以前我們在昆明看電視,看到香港的護士薪酬高,覺得來到當護士賺很多錢。

很吸引我的是食物,很多西方美食,當時在雲南很少,很多快餐店,很漂亮,味道很好,我小時候很期盼來香港,應該會給我很新、很開心的經歷。

雲南的昆明,夏無酷暑,冬無嚴寒,四季如春,素有「春城」的美譽,在這裡出生的金鈮,是金家的獨女,自小過著恍如小公主的生活。

我出生很多人愛護,有家傭姐姐,很多衣服、玩具、食物,很多家庭節目玩,我想要甚麼,家人都盡量滿足我,但昆明多獨生子女,風氣是競爭很大,自己父母很擔心女兒,會輸在起跑線上,剛巧我阿姨嫁到香港,外婆也因為照顧我阿姨,取得永久居民的身份,所以想,不如申請來香港。

金鈮九歲那年,一家人成功申請來港,不過對香港的幻想,很快就破滅,原本在貿易公司當經理的爸爸,來到要做地盤,當護士的媽媽要在老人院做看護。

沒想到來港,廣東話不會說,而且考不上護士,要做私營的老人院,幫公公婆婆洗澡、餵飯、換尿片,很辛苦。

要買東西,那時不多人會說普通話,聽不明白,不知道他們說甚麼?只看到他們的臉孔是很沒耐性,說多兩句就很大聲,眼光很歧視你,初時上學考試不合格,只有中文和數學合格,嚎啕大哭了很久,因為未試過成績這麼差。

當時金鈮就讀三年級,讀書跟不上還可以惡補,最慘是居住環境大逆轉,由以往在昆明的小康之家,來到要寄人籬下,後來要住徙置區。

床有上下層,我睡上層,父母睡下層,樓上有另一家人住,隔著木板常聽到老鼠跑過,有時睡覺還有蟑螂爬到自己身上,很害怕。每晚睡覺我都會跟上帝說,主耶穌,我很害怕,不知道今晚會如何?我睡不了,求祢幫我吧!上帝很聽禱告,幫我,讓我睡得著。那時如何接觸信仰呢?其實我在小童群益會學畫畫,認識了一位掃描老師,她是基督徒,帶我上教會,很多姐姐很疼我,很多小朋友,很多禮物,學會了一點,當你很害怕,不知道怎辦時,原來上帝會聽禱告,祂會幫你。

不過由於父母反對,金鈮很快沒再上教會,一家來港這幾年,生活水平大倒退,加上金鈮踏入反叛青春,一家的磨擦愈來愈多。

父母開始不大理睬對方,有時吵得很厲害,爸爸開始假期時上大陸,很討厭爸爸。你帶我來這裡,卻不養我,當時認識了很多朋友,大多是家庭有問題的,常常晚上出去玩。

上班三班制,管不了她,當時想賺多點錢,讓她多讀書,放工十一點回來也不見她,很煩躁,她回來就罵她,她會罵回來,跟我對吵嘴,不知女兒怎麼變成這樣?我很後悔帶她來香港。

我那時很憤怒,我也不好過,可能沒來的話,我的家不會散。

父母的關係恍如分居,金鈮家無可戀,在升中後她開始沉迷拍拖,這段也是她生命中不可磨滅的回憶。

認識了好幾位不好的男生,帶我去吸毒、抽煙等等,其實都不愛我。對性很想有要求,或者我滿足了你,你會給我一點愛,會擁抱我、親我,覺得這些對我很重要,有一就有二,吸毒、同居,覺得都無所謂,我最親的人也不愛我,當我回家是冷冰冰四面牆,以前跟父母很開心的情景,沒有了,有時就覺得是自己不好,很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活該,為甚麼自甘墮落?很多時對自己不好,試過割手,流血了但覺得也不太痛。

由乖乖女變成暴風少女,金鈮的男友一個接一個,抽煙一支接一支,她已經再不是以往那位昆明小公主。

我記得有次跟朋友過量吸毒,很無聊地走過小巷時,看到一對男女,我不知當時是幻覺,還是他們真的看了我們一眼,不知為甚麼就很憤怒,追打他們,不單毒品,煙癮也很大,我記得有位男友當時賣私煙,任我抽煙。我最高峰可以抽三、四包,為何我做人會這樣?不如自己戒了吧!甚麼都別想,不找朋友,自己關閉在家,但很辛苦,整個人冒汗,很煩躁,很想打牆,很想咬東西,拿了布娃娃在咬,試過無數次憑自己的意志,斷絕一切,不吸毒、不抽煙,但發現沒可能停止,好像刷牙、洗臉的習慣。

想自殺但無勇氣,想變好但無能力,金鈮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找不到生存的意義,直至重遇那位教她畫晝,帶她上教會的老師。

她很關心我,很溫柔地問候我,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她,也不知道為甚麼,我就跟她說,老師,我想上教會。裝作很乖,可能幾小時不抽煙,回去第一時間抽煙,直到有次去夏令會,傳道人說上帝很愛人,祂愛到一個地步,祂讓兒子為人捨命,我想,祂為我死,釘在十字架,我覺得很不配,我還要這麼頹廢去回應祂嗎?

不過改變往往並非一朝一夕,金鈮的堅持,令她半年後成功戒毒,一年後連煙都戒掉。

開始不想上街,沒有意慾,覺得煙不好吃,甚麼朋友在我面前噴煙,我覺得味道得臭,朋友在旁邊吸毒,問我要不要,我會拒絕,我知道自己戒了,也有拍散拖,拍了幾個,知道自己錯了,上帝說祂不喜悅,不應該這樣做,但開始知道要愛惜自己,不會把一切都給他,也不會同居睡在一起,我覺得自己不可愛,我不值得,父母也不愛我,所以我用方法搏取別人的愛,上帝破碎我這觀念,不是這樣。在祂心中我是矜貴的,毋須跟人換取愛,我中七認識了現任男友,我告訴他我的過去。

最初會介意,但後來想想,愛一個人不是看她的過去,而是重視現在,她很勇敢告訴我,為何我不能接受呢?

上帝給我一個,愛我多過我愛他的男友,我覺得很感恩。

以前金鈮將愛情當遊戲,現在她很珍惜這段拍拖六年的感情,男友阿界更時時鼓勵她,修補母女間的裂痕。

真的要用時間證明,讓她看到我戒煙了,多了回家。

關心我多了,有時做兼職賺了錢,媽媽,我們去吃飯。

教會有懇親主日,我大膽邀請媽媽,她也願去,那次牧師邀請決志,媽媽就信了。

以前我們很憎恨我丈夫,我們從昆明來到應是完整的家庭,他回去有另一頭家,很恨他,那時恨得想他死,但信主後,金鈮釋放了,我也釋放了。

爸爸放棄高薪厚職來香港,以前當經理後來做地盤,相差很大,但他也願意為家庭吃苦,把這事跟傳道人分享。

一邊說她們一邊哭,內裡很多憤恨,如果你看到他的錯,為甚麼用別人的錯懲罰自己呢?基督徒不應仇恨人,但靠自己不成,神的愛可以補足一切。

媽媽浸禮時他也來了,拿花,幫忙拍照,我很感恩,上帝把我們對他的成見和憤怒,完全拆除。

來港多年,金鈮再不是新移民,再不是小公主,再不是暴風少女,今天她成為一位社工,用以往的經歷去幫人。

來香港曾失落無助,也曾經歷被人看不起,到我現在服務的對象,有新移民、破碎家庭、青少年,多一份明白,他們覺得我有相同經歷,說出他們的感受,他們覺得很奇妙,幫助一群現接受戒毒,或還在吸毒,需要同行的支體,我每星期有一晚去幫他們,我想福音進入了他們生命中,抵抗毒品的動量更強,身邊跟我同期吸毒的朋友,很多坐牢有案底,有人現在還未出來,我本是蒙恩得救的罪人,沒有上帝一切都虛空徒然,上帝在扭轉我生命,想起現在的恩典要好好回應,我有沒有後悔來香港,我沒有,我覺得起碼我賺了,上帝的救恩。

新移民來到香港,人生路不熟,找到朋友自然得到認同,豈料好像金鈮誤交損友,她沒想過自己會如此反叛,抽煙、割手、吸毒、濫交,以為自己沒救,但今天竟然可以鼓勵人戒毒重新,還當社工去幫新移民的家庭,她說想都沒想過,人生可以有如此大的改變,我特別記得一個片段,是金鈮跟家人吵架,說很後悔來了香港,好像整個家散了,自己這麼差、這麼反叛,失去做人的價值,她自己也不想,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心裡難受,一家人移居香港,原本是很正面的決定,但結果卻弄成這樣,但就算金鈮,自己也放棄自己的時候,耶穌從來沒放棄她,就算身邊人不愛她,耶穌一直都愛她,就是因為耶穌的愛,金鈮願意走進教會,學習聖經的價值觀,決心戒毒、戒煙,重建家人關係,建立健康穩定的愛情生活,現在金鈮說,她不再後悔來到香港,因為認識耶穌,就是人生最寶貴的事。

如果你也好像金鈮,無法融入社會,家裡很多紛爭,又或者對人對自己有很多失望,無論你遇到甚麼困難,我鼓勵你好像金鈮,試試告訴耶穌,耶穌一定會幫你,不如你現在閉上眼,跟我向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主耶穌:我不知道人生為了甚麼,來到香港,我發現生活很艱難,我沒有朋友,我覺得在這裡好像迷失了,我想起金鈮可以倚靠祢,重新找到出路,我現在願意打開我的心門,接受耶穌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求耶穌帶領我,走上平坦、光明的路,給我出路,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當金鈮在反叛的歲月中掙扎,想變好卻做不到時,她嘗試向耶穌求救,開始了改變的第一步,這位幫金鈮的耶穌,其實也很願意幫你,如果你好像金鈮,初來香港在生活上,信仰上有任何疑難,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想為你同心禱告,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包括WhatsApp、微信,跟我們聯絡,本地的手機和WhatsApp號碼是,6526-5508,而大陸的手機和微信號碼是131-438-95508。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篇》一廿一 1-2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