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錦強 – 救校戰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教育局由04年開始,在全港小學推行縮班殺校政策,惹起很多爭議,因為小一收生不足16人的學校,就要停辦,未畢業的學生要覓校插班,教職員也要轉校任職,令學校不再單單是教書上堂的太平地,反而充滿腥風雨血。

我們這集的嘉賓是一位小學校長,他最近三年內兩度面臨殺校危機,可以說提起「殺校」就頭痛,不過無論多艱難,他說決心堅持下去,尤其是對一群新來港學童和有特殊需要的學生,他一直盡心落力,實踐融合教育。

融合教育是一間主流學校,有一般學生和有學習需要的學生,如自閉症、輕度智障,發展遲緩或讀寫困難等等,一般家長覺得有學習需要的學生,會影響一般學生上課學習,因為可能他們會突然大叫,打人,在我們學校沒有這情況,老師會教導學生接納他們,解釋為何他們有這情況。

呂錦強2004年,到任新會商會學校當校長,同一年,教育局在全港中小學推行融合教育,這裡成為招收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第一批小學。

每一年我們大家庭會加入新成員,我希望舊同學會照顧新同學,週會時間較短,因這禮堂沒冷氣,而且露天,環境較惡劣,所以我們的早會較短,約廿分鐘,希望學生能集中,一些有學習需要的學生,在其他學校可能不被接納,但來到我們學校,可發掘他們的潛能。例如有位學生,他既是資優也有學習需要,在舊校引發很多課堂和行為問題,來試讀後他告訴媽媽,他覺得這學校有家的感覺,有一幕情景我很深刻,當他做錯功課在哭時,有同學問我借紙巾,給他紙巾抺眼淚時,這位二年級學生按著他肩膀,安慰他別不開心,冷靜點,當時讓這學生感受到愛。

不過教育局推行融合教育以來,成效並不顯著,很多學校為了升學率,都拒絕接收這類學生,偏偏錦強來者不拒,因為他很早已經體會,愛心教育的重要。

中學的老師很好,我們勾肩搭背好像朋友,一次很感動,自己沒帶錢交書費,老師知道後借錢給我,他們知道我跑步好,替我找校外的訓練班,常常跟我聊天去了解我,所以我覺得當教師不錯,可以跟學生聊天,可以生命影響生命,加上自己喜歡足球,喜歡做運動,想想在師範學院可選修體育,我入讀師範,有師兄師姐來傳福音,邀請我們去佈道會,有一次有位相熟的同學,當時大家都愛玩,有一次他說已在佈道會決志,我心想你可以決志?那我也要決志,當時上教會聽講道,但星期六、日不去團契,覺得星期六是黃金時期,要出去玩、跟朋友見面,或打球。

高大的錦強,一直以來都是一位足球健將,所以91年他師範畢業後,正式成為一位體育教師。

第一年教小學;第二年我教中學。當時跟學生建立了很好的關係,記得有一次早會,學生排隊上課室,有位中六學生問我:老師你近來不開心嗎?看你好像很不開心!我說不是,只是睡眠不足。當學生知道你關心他們,跟他們建立好關係,你的一言一動他們都很留意,若有天他們想作傻事,但記起呂老師很關心他們,呂老師曾經欣賞他們,可能就此打消傻念頭。

所以一直以來,錦強都很受學生愛戴,更在他33歲那年,由體育老師晉升為校長,不過風光背後,原來他也有一段迷失的日子。

工作上有不開心的事,如人事問題,自己的生活顛倒,有時跟朋友吃飯聊天,玩到兩三點,翌日六點起來,再繼續下去很不妥。當時自己想重過教會生活,神很愛我,祂到時候就讓我知道,你玩夠了,當校長的第一年教會跟學校有合作,我的學生多來自國內和基層,他們需要更多人關顧、支援和幫助,當時牧師問我會否上教會?在那裡很舒服、很溫暖,唱了兩三首詩歌我都在哭,好像自己找到歸宿,回到神身邊。

原來新會商會學校的前任校長,因病提早退休,錦強接任後的第一個挑戰,是推行融合教育,全校百多位學生中,三份一有特殊學習需要,有半數是新移民。

第一天開學禮,我從台上往下看,有位學生不斷站起來,坐下,再站起來,做了很多次,但很奇怪,令我印象很深,他鄰坐的女同學,只是按他的肩膀著他坐下,他站起來就再按他坐下,為何如此特別,第二天週會,他的次數減少了很多,第三天沒有了,很驚訝,怎會這樣?自己教體育,教他們跳繩,很多人做不來,我心想如何教下去?他們連這麼簡單也學不會,但卻讓我看到這班同學有些特質,是我教體育以來從沒見過,上體育課的分組比賽,人人都想贏,但這班同學不計勝負,能力不高的同學,他們會拍掌鼓勵他們,做不來的同學,他們主動走出來拉他們做。

有時他們說話不清楚,不會寫字,我會教他們。

同學之間不會歧視、欺凌,不會因別人有學習需要而作弄他,我們沒這情況。

兒子來讀小一,老師告訴他們,可能上課時有同學無法控制自己,可能會哭、會叫,你們要鼓勵他們,不要嘲笑或罵他們,兒子回來告訴我,我問他有這樣的同學嗎?他說有,大叫,你有何反應?他說雙手蓋著耳朵,不過記得老師教不要笑他們,不要罵他們,在過程中培養孩子學會體恤別人。

「零欺凌、零歧視」的校風,吸引了不少家長,好像吳少華這位傳道人,他有兩位就讀小一和小二的兒子,本來在主流學校讀書,也申請跨區轉校來到。

我被校長的理念吸引,他讓有能力和能力不高的人,一起學習,有能力的人更有機會幫人,這才是人在社會該追求的,所以我家住荃灣也要來上環讀書,以前上課較緊張,每天要檢查是否做完功課,兒子形容像坐牢,樂趣不大,責任為主,但來到這裡最大的分別,我問了他們很多次,在這裡開心嗎?他們很開心。

看到很多學生的生命改變,例如兩位六年級的女生,她們擔任風紀隊長,很忙,每星期都要當值,但她們願意花時間,如午飯後的小休時間,去低年級幫自理能力較弱的同學,整理校服、繫鞋帶,問她們長大後想做什麼?想做醫生、護士幫身邊有需要的人,我很感動,我們學校是栽培人,不是成績。

可惜以人為本,在這以成績掛帥的社會,從來不是最重要,學校一直面對收生不足的問題,08年由於小一收生不足16人,錦強收到教育局的「殺校令」。

教育局說明不批准辦來年的小一,有幾個方案選擇,我們選擇停一年;停辦一年的小一;辦下一年的小一。為何堅持辦學?對有學習需要的學生家長,幫他們的孩子找到願意接納的學校,也幫助他們的孩子成長,若學校停辦了他們何去何從呢?心裡很想為他們做點什麼?不單這群孩子得幫助,還有國內來的孩子,來到香港很多學校都拒收他們,說英文差會影響學校成績,但他們來到這學校成績很好。

我們有些同學也哭了,因為這學校很好,教曉我們如何跟人相處。

當時我跟神說,將學校交給祢,我知道祢很愛他們,祢為他們必有計劃和安排,有人問我會否失眠或不開心?我當時很平安,救校期間每晚都睡得很好,我想是有信仰倚靠,讓我學會凡事交託,人的能力很有限。

於是學校唯有在08年停辦小一,到09年再獲教育局批准續辦,不過只是短短一年後,在10年再次因收生不足,接到「殺校令」。

當時很激動,我們已多次跟教育局相討,表達我們照顧很多弱勢社群,很多有學習需要的學生,在學校裡有成長,既然這學校受家長接納,也看到很多成果,為何不給生路,讓這群有學習需要的學生走呢?

很無奈地當我二女要升小一那年,學校要殺校,當時很難接受,因為學校不單有熱誠辦融合教育,而是有能力辦,一眾老師也有愛心。

我深信很多老師要另覓工作,定可找到,但他們堅持留下來。

為何繼續做下去?因為跟校長的信念很像,我們都不希望這群學生,去到別的學校,可能三十多人一班,他們坐在課室一角,可能從早到晚學不了多少知識,我們不忍心見到這情況出現,這裡有很多基督徒同事,如果他們看到我做得很辛苦想哭時,他們會主動放下繁重工作,安慰我,一起禱告,這都是很感人的場面。

有校長聯絡我,呂錦強不如你轉工,另覓學校,學校面臨殺校不關校長事,開心有人嘗識,有人關心,但當時聽了這話我哭得很厲害。

面臨殺校的關頭,錦強辦了一個「救校大會」,希望籌錢向教育局申請,以私營方式開辦小一。

有很多家長、舊生,社會人士分享,有位學生翌日拿好學生獎,我覺得是轉捩點。她獲獎時有記者出席典禮,學生有很感人的分享,你放生我母校吧!讓母校繼續運作,感動了一位熱心人士,願意捐錢給我們辦私立小一,若早一年這位學生讀小五,跟學校感情不深,若遲一年她已畢業,不會分享發自內心的感人說話,神的計劃不是我們所想,有時會想為何要我們經歷這事,原來要我們經歷這事,是要我們所作的讓更多人認識。

幾經波折學校終於籌到三百萬,在10年(2010年)開辦私立小一,這一年度的小一有10位學生,很快過了一年,今天是2011年9月1日的開學日。

今年看到這班一年級感觸良多,因為我們收生時正辦私立小一,我們的前景不穩定,但很感恩仍有很多家長對我們信任,讓子女來讀書,整個收生過程我們都靠著神,帶我們前行,很感恩今年這班學生,超過我們所想所求,原初預計得十五六人,現已收生十八人,我想無人能救這學校,唯有神,希望跟教會合作做學生福音事工,我也覺得,無論這學校能辦多少年,能做多久就多久,附近有很多教會,弟兄姊妹義無反顧來幫學生補習,他們跟學生沒有任何關係,也不認識他們,但願意付出,這就是基督的愛,當中有學生決志信主,我覺得福音真理對他們很重要,他們生命的老師不是我們,生命老師是耶穌基督,我也跟學生說,我們只陪你六年,前路如何走,唯有神帶他們走前面的路。

踏入2012年,是學年的下學期,這半年來由於不斷有插班生,小一人數已經達到27人,雖然學校始終前路茫茫,不過錦強仍然會盡上最大的努力。

(小學女生) 如果我不是來了這學校,英文不會進步這麼快,現在可入讀好的英文中學。

(小學女生) 很感謝學校給我機會來讀書,希望學校維持這種精神,讓有需要的同學入讀,教師弟師妹照顧不同階級的人。

讓我看到一件事,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神透過老師幫這群弱勢孩子成長,學會愛,我想這在人的成長中最重要,讀書好又如何?人人讀書好只顧賺錢,用盡手段賺錢的話,不會有和諧的社會出現,我們的學生很蒙福,因為他們每天的生活和學習,都跟不同能力的孩子相處,我記得保羅說:神祢的恩典夠我用,因為祢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覺得說得很對。我呂錦強算什麼?比我聰明的人很多,比我會做校長的人也很多,但我很感恩在這幾年的困難中,我有機會與神同行,在當中有保守祝福,我覺得很感恩。

校長是一間學校的話事人,既要負責管理整間學校的運作,也要協調老師、家長、學生的溝通,真是少點心力也不行,當了八年校長的錦強,他肩上的擔子愈來愈重,因為他三年內兩度接到「殺校令」,要爭取繼續辦學,的確令他勞心勞力。

對,殺校危機,一定令人灰心、沮喪,不過錦強從沒放棄,他一次又一次跨過難關,他說並非自己有多聰明,而是耶穌給他有一群,支持他的老師、家長、學生,一起同行,更重要的是耶穌賜他,有能力智慧去面對這一切。

其實在這幾年,錦強並非沒有機會另謀高就,不過他選擇留下堅持到底,他說留下不是為了面子,不是為了骨氣,而是為了耶穌的愛,他很想將這份愛帶給每位學生,當他看到一位位學生,學會關心、接納身邊人,學會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他覺得付出的一切都很值得。

對於錦強來說,未來的路絕不易走,但一切交託耶穌,他就毫不擔心,因為他相信耶穌必有最好的安排,如果你也想好像錦強,在困難中有耶穌而來的平安,信心和勇氣,我鼓勵你現在試試閉上眼,跟我對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面對前路我真的看不清楚,好像步步為營,好像步步為艱,但我看到錦強跟隨祢,有平安、有盼望,我現在打開我心,請祢進來作我生命的救主,賜我有勇氣,讓我知道祢一生看顧我,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一群學生、家長、老師,就是錦強的同路人,他們的愛戴、認同和支持,給錦強很大鼓勵,我們也很想成為你的同路人,跟你分享人生的喜與悲,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任何疑難,信仰上有任何問題,很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

在困難中錦強學會凡事交託,他就得到耶穌同行的平安,我們也很想鼓勵你,跟我們分享你的禱告需要,讓我們同心為你祈禱,你可以來電,或用手機短訊跟我們聯絡,本地的號碼是6526-5508,至於中國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堅心倚賴祢的,祢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祢。」《以賽亞書》廿六3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