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笈情結」與「權威情結」

the-secret-complex-and-authority-complex

武俠小說裡少林、武當等名門正派調教出來的往往敵不過,從雲深不知處練就《秘笈》武功的神秘人物。

作者這麼勾勒,讀者下意識裡對「神秘」的「秘笈情結」的嚮往也這麼從那雲深不知處獲得慰藉。

這種「秘笈情結」,其實不只活在武俠小說裡;它更以各式各樣的「分身」,存在在現實生活中。

比如學佛的朋友,放著《金剛經》、《楞嚴經》、《華嚴經》等不學,卻汲汲於尼泊爾、喜瑪拉雅山等什麼活佛、得道高僧的著作或什麼「咒」、什麼「手印」。生病的朋友,放著正式學過「生理」、「解剖」等等專業課程的醫生不找,卻汲汲於這個秘方、那個秘方;最好還是特異功能,空中抓來的藥。

對於「空中抓藥」等特異功能或「神通」;要不是「秘笈情結」作祟,一般人至少會有一些基本的考量吧?

首先,當然是「真」、「假」的存疑。

而如果是「真」的;那麼:那種「藥」是治哪一種病的?是不是比藥房裡賣的更有效、副作用更少?更便宜?

可嘆的是,被「秘笈情結」綑綁的人,不只連這點最起碼的推理都避重就輕,還把有這種「神通」的「大師」上綱到什麼病都能治;更進一步連人生問題的疑難雜症也都能解決!

與雲深不知處的神秘感激發的「秘笈情結」相反的是「權威情結」;似乎只要冠上「科學」、「人類」、「宇宙」、「會長」、「大師」之類的權威頭銜,就能吸引「白老鼠族」爭相投奔,無怨無悔還自以為先進!

我曾收過一張名片,印著「人類最高知能世界總會會長」的頭銜。

什麼是「人類最高知能」?怎麼評定的?哪一個學術機構評定的?而既是「世界總會」,那麼分會在哪裡?有多少分會多少會員?我沒有問!

我也收過一篇《 國際會議上定出了6種保健品》的報導。

一般而言,如「國際環保會議」、「國際核能會議」、「國際裁軍會議」、「國際貨幣會議」等,絕對都是針對某一重大議題的,不太可能這麼廣泛不著邊際地以「國際會議」命名;而即使冠以「國際保健品會議」,也似乎不太可能;因為「保健品」這議題實在不是重大到足以招開「國際會議」來討論。再說,「國際會議」如果不是由聯合國 ,至少也得是由一些較有頭有臉的國家招開;不知主辦單位是誰?時間、地點如何?是第幾屆?

「秘笈﹝神秘﹞」還可以結合「權威」!

幾年前在一個朋友家,曾與「某大師」有一面之緣。

那天他拿著厚厚的一疊文件,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全球的華僑總共捐出幾十﹝或幾百?﹞兆美元,由蔣宋美齡「秘密」託管;只要有人提出一個有助於「世界大同」的計劃,他就可以幫忙去向蔣夫人申請。

結果是,根據他所出示的金額,我算了一下:若以當時華僑總數為一千萬計,無論大人小孩每個人得捐出幾十萬美元才能湊足那個數!而且,如果把那麼多錢從美國銀行提領出來,恐怕連美國都得「動搖國本了」!

較高級的則是以磁場、負離子、宇宙能量之類一般人不了解的「神秘」名詞,與科學統計、科學實驗之名的「權威」的結合。

以由「統計」得出的結論為例,「量」絕對要夠;前不久丹麥發表一篇因心臟病去世的男人與其年輕時血壓的關係的「統計」報告,是以回溯當年全國役男體檢的記錄結論出的;幾十萬的「量」當然比個別的醫院所「統計」的有說服力。

其次,「因」與「果」的連繫也要愈密切愈好;用「血壓」來研究「心臟」,至少直覺上就比用「髮色」來研究有說服力。

可能的話,最好還要能理出「因」之所以影響「果」的機制。比如醫界很早就已「統計」出綠茶有益健康,但直到晚近分析出綠茶的某種成份在人體內可產生對健康有益的什麼作用之後,如此這般才完成了在「科學」上的註冊。

「科學」哪是那麼廉價的!

寫這篇文章,我實在是「有感而發」!周圍不少朋友被這兩種「情結」深深地綑綁著。

文:陳國哲﹝英國牛津大學工程科學博士﹞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