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命」與「科學」

相命與科學

對於主宰人生貧困潦倒或榮華富貴的因素,中國民間有一種說法,是歸諸於一「命」、二「運」、三「風水」、四「功德」、五「讀書」。

持平來說,這實在不失為相當面面俱到的說法;既鼓勵人行善﹝功德﹞、發奮﹝讀書﹞,對於非人力所能主宰的因素「命」與「運」也有所涵蓋﹝命與運不同,本文主要談「命」﹞,至於「風水」則可解釋為「環境」。

對於「非人力所能主宰的因素」,人類總會創造各式各樣的「模式」加以解釋,甚至據以「預測」。於是,形成了諸如科學上的氣象學,玄學上的相命學和宗教學上的六道輪迴等。在動機上,科學、玄學和宗教儘管有其共同點──為「解釋」,但在「模式」的建立過程,幾乎是風馬牛不相關的。

相命行業中,以「養小鬼」來相命的,他們從不與「科學」攀關係;但以「手相」、「面相」、「摸骨」乃至「紫微斗數」等來相命的,卻常自稱是「統計」出來的,是「科學」的。

要「統計」,首先得選定統計的「參數」,比如以手掌的「紋路」為「手相」的「參數」;然後盡可能多地比較「紋路」類似者的命運,或命運類似者的「紋路」,從而形成「手相學」。

要言之,「統計」的兩大要素就是「參數」和「數量」。

「參數」的選擇有三個要點:

第一:不能太沒有變化,比方說以單眼皮和雙眼皮做為「參數」,則因為所有的人不是單眼皮就是雙眼皮的,完全無法反應真實人生的多樣化。但也不能太有變化,比方說以「指紋」做為「參數」,則因為所有的人「指紋」都不一樣,而無法「歸類」以建立藉以「預測」的「模式」。

第二:「參數」的取得,則是越容易越好,以便有足資採信的「統計」上的「數量」。就這一點來檢驗「手相」、「面相」和「摸骨」這三種相命術,「面相」在「參數」的取得上比「手相」和「摸骨」容易,在「統計」的「數量」上佔優勢;所以理論上,「面相」的準確度應為較高。問題是,今日的相命大師們所奉為圭臬的那些經典的作者,大概都是百千年前的古人,當時交通不發達資訊不流通,他們終其一生所取樣統計的「數量」能有多少?這樣的「統計」能有多少的參考價值?

第三:「因﹝參數﹞」與「果﹝所欲推測或診斷的標的﹞」的關聯性愈密切愈好。此所以對用身高、體重、血壓、體溫……等「參數」來看「病」被認為是科學,而用手相、面相、骨相乃至「生辰八字」……等「參數」來看「命」則否。再以「風水」為例,把這觀點進一步闡述。「陽宅」與「陰宅」是「風水學」的兩大「參數」。「陽宅」指活人的居家或工作環境,「陰宅」指去世親人埋葬地點的環境。很顯然的,對於影響活人這個「果」的關聯性,「陽宅」比「陰宅」更密切。總之,如果醫生用的「參數」不是血壓、體溫,而是病人鞋底下沙粒的形狀;那麼,要不是「醫學」不再被認為是科學,就是大學裡除了有醫學院外,還會有「相命學院」手相、面相、骨相等科系!

其實,如果只是「純統計」也算不上是「科學」。比如醫界很早就已「統計」出綠茶有益健康,但直到晚近分析出綠茶的某種成份在人體內可產生對健康有益的什麼作用之後,如此這般才完成了在「科學」上的註冊。所以,除非能釐定手掌的「紋路」、眉毛的「粗細」等影響「命運」的「作用過程」,「相命學」終難登「科學」的殿堂。

現在相命界被認為地位最崇高理論最深奧的「紫微斗數」,和上述手相用紋路、面相用臉部的特徵等「單一」參數的相命術最大的不同是,它表面上雖然也是「單一」參數──「生辰八字」,但因為和「黃道十二宮」掛鉤以致實質上是「雙重」參數的。

以「生辰八字」做為參數,本身就有不少問題;首先碰到的就是「時差」。「生辰八字」完全相同,但分別出生在西安和洛杉磯的兩個人,出生的時間其實有十幾個鐘頭的差距。「紫微斗數」大師在推算時,有沒有把「出生地」的因素考慮進去?更進一步,以北半球的洛杉磯和南半球的聖保羅為例,洛杉磯在「日光節約時間」時和聖保羅相差四個鐘頭,在「非日光節約時間」時則相差六個鐘頭。這些因素都考慮進去了嗎?

再說,因為相書上的「黃道吉日」、「黃道十二宮」、「二十四節氣」……,「紫微斗數」大師們於是一面開口「黃道」閉口「黃道」,一面卻要求問卜者提供陰曆的「生辰八字」。而如果問卜者提供的是陽曆的,大師們還得費神先轉換成陰曆,然後才和「黃道十二宮」去對應去推演。

這實在是莫名其妙!說「莫名其妙!」,不在調侃而是在陳述事實。因為,「黃道曆」根本就是「陽曆」!而「二十四節氣」根本就是根據「陽曆」訂的!

我們知道陰曆每隔一段時日就會有「閏」,以便回到「黃道」上的正確位置;而「黃道」即是地心繞太陽的「軌道」。地心在「黃道」上的位置則正是陽曆之所依據。

每年陽曆六月二十一﹝或二十二﹞日和十二月二十二﹝或二十三﹞日,就是相書所用的陰曆曆法上的「夏至日」與「冬至日」。黃曆上的二十四節氣,即由這兩特殊日子間等分﹝約 十五日﹞得來。如果某人生於某年的陽曆六月二十一日,相命師們相命時得先換算成陰曆,然後對照該年的黃曆才得出那位先生是在「夏至日」出生的;結果是繞了多大的圈子!

其實,以上這些都還是技術層面上的;「紫微斗數」把「生辰八字」和「黃道十二宮」掛鉤,卻使自己無可避免地陷於矛盾的境地。

我不知道是否有相命術以「純星相」為「參數」,就是以某人出生時所對應的黃道十二宮的「實際位置」,而不是以他的「生辰八字」為「參數」。如果有,那麼英國皇家天文學會的成員派瑞西希摩爾﹝Perecy Seymour﹞ 在2004 出版的《占星術的科學根據﹝The Scientific Proof of Astrology﹞》裡提出,「黃道十二宮」影響地球磁場,後者又影響未出世嬰兒腦部發展的理論,倒是為這一門派提供了一點對於「參數」影響「命運」的「作用過程」的解釋。牛津大學科學家李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也認為磁場有影響是可能的。

我說黃道十二宮的「實際位置」是因為,今日西洋占星術所在對照的「星相圖」約成圖於三千年前巴比倫時代;中國的成圖稍晚,但也是春秋戰國時代了。

地球一面繞著地軸﹝與「黃道」有一傾角﹞自轉,一面又繞著太陽公轉;同時太陽帶著整個太陽系又繞著銀河系轉,而整個宇宙又不停地在膨脹。這使得每年的同月同日同時且同一地點所對應的黃道十二宮的「實際位置」都不相同;而「紫微斗數」根據「天干、地支」的運算,「生辰八字」每六十年卻會重複一次。六十年前與六十年後所對應的「黃道十二宮」不同,怎麼可能會主相同的命宮?

總之,因為採用「雙重」參數,「紫微斗數」無可避免地會出現根據「生辰八字」而同時又根據「黃道十二宮」,以致命批出一個人「既是長壽同時又是短命」、「既是貧困潦倒同時又是榮華富貴」、「既是一生順遂同時又是一生坎坷」……等等的窘局!

還有,兩、三千年的物換星移;因蛇夫座的加入,「黃道十二宮」早已成為「黃道十三宮」了。試問蛇夫座難道不影響磁場嗎?「紫微斗數」大師們的星盤可有蛇夫座?它和原來的「十二宮」如何互動?這互動的規則是誰訂的?怎麼訂的?

那麼,能不能乾脆脫掉「統計學」的外套,不再妝扮「科學老人」?恐怕不能!說「相命」準不準,這本身就是「統計」了。──沒有「統計」怎麼知道準不準?

「性格造成命運」,這陳述因為和我們的經驗法則接近,所以很有說服力。於是,除了「統計學」的外套外,「相命界」還有加穿「心理學」的袍子的。於是有「手紋」、「面相」反應性格,或「黃道十二宮影響性格,而性格造成命運」的理論。既然如此,何必繞道十萬八千里去「黃道十二宮」,然後再繞回來?何不就近就教於更直接的「心理分析」、「性向測驗」、DNA……?
總之,把「相命」與「科學」掛鉤實在是非常勉強的!

【後記】

對於浩瀚又浩瀚的宇宙,愛因斯坦說,上帝不玩骰子;這告訴我們:宇宙萬物不是「隨機」﹝Random﹞,而是有秩序有規律的。從量子力學的「測不準原理」,又讓我們知道並不是如同某些宗教所說的,一切出於「因果律」;在宇宙的深層又深層,有我們絕對「測不準」的事務。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功德」、五「讀書」。讓我們善盡我們的本份,勤奮、愛人、榮神。保羅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它生長。」﹝哥前 3 : 6﹞對於非人力所能主宰的「命」與「運」就交託給上帝吧!

文:陳國哲﹝英國牛津大學工程科學博士﹞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