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科學與信仰」的迷思

「邏輯、科學與信仰」的迷思

我是七年前領洗的。領洗前,有很長一段時間徘徊在「無神論」、「佛教」和「基督教」之間。最後是因為衡量得失,覺得選擇基督教比較划算,押基督教的寶最不吃虧而選擇基督教的。

在《台福通訊》和《海外校園》這兩個刊物上,我談到從「佛教」到「基督教」的信路歷程時,曾坦白了我的動機。現在再簡單複述一下。

如果選擇「無神論」;死後發現竟然真的有神、有靈魂、有天堂、有地獄,豈不是很慘?而如果選擇「有神論」;其實是騙局,也不過是白信一場而已。至於為什麼選擇「基督教」不選擇「佛教」?因為基督教說,我們只有這一生,只有這一次機會;如果選錯就沒有機會了。佛教說是有「輪迴」;就是說,這一生選錯了,還有無數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當然,如果我們的信仰,長期停留在「投機、押寶」和「划不划算」的勉強上,也是蠻累的。

領洗之後,從前阻止我接受基督信仰的那些「無神論」的觀點,仍不時困擾我。尤其社會上瀰漫著「科學萬能」、「科學至上」的迷思。「已經是什麼時代了?竟然還相信有神!」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曾屈服在這種,被標籤代表「無知」、「落伍」、「迷信」等等的壓力下。長期以來,我都跟隨這種「科學迷信」起舞!忘了自己是學科學的;對科學的本質、科學的極限,其實是有所了解的。

那些困擾過我的問題,可能仍然有人在被困擾著。以下選其中幾個,同大家一起分析。

一‧ 既然科學不能證明「有神」,為什麼還相信有神?

提這類問題的人,至少有三點迷思。

首先,他們把科學「不能證明有神」和「證明沒有神」混淆了。前者是階段性、部份性的,後者則是終極性、整體性的。

試想,在一堆沙裡,我們一粒一粒找,無論找多找少,我們隨時都可以宣稱:不能證明「有會發電」的沙粒。但要證明「沒有會發電」的沙粒,我們一定得一直找到最後一粒才能下結論。想想,「科學」用盡一切的方法,找遍全宇宙內外「證明沒有神」了嗎?何況,現在科學「不能證明有神」,未來也一定不能嗎?「不能證明有神」和「證明沒有神」的差異,就是這麼明顯。

其次,如果科學不能證明「有神」,就不能相信有神。那麼,既然科學也不能證明「沒有神」,是否也就不能相信「沒有神」呢?

第三,他們對「科學」和對基督教的「神」,都有相當的誤解。

「科學」,研究的是「物質」、「能量」、「自然律」等。而基督教的「神」,指的是所有這些「物質」、「能量」、「自然律」等之「所由來」﹝基督教稱之為「靈」﹞。「科學」根本不研究「靈」,又怎麼能證明有「靈」?天文學家不能證明有貝多芬,人們為什麼還相信歷史上曾經有過貝多芬這個音樂家?更多人用「愛」做例子來反證:科學不能證明有「愛」,為什麼沒有人懷疑有「愛」的存在?「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二‧ 科學與信仰有沒有抵觸?

很多人,甚至於科學家本身;都以為科學家沒有信仰,這是不正確的。

他們信仰:存在著「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還信仰:真理一定是簡單而美的;比如我們耳熟能詳的:什麼與什麼之間成正比、成反比或成簡易的整數比等。而,正是這些「信仰」使「科學」成為可能。

牛頓因為「信仰」全世界的蘋果也都像英國的蘋果一樣會往下掉;並「信仰」蘋果和地球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簡單而美的關係。從而發現了:二物之間的引力,與質量的乘積成正比,與距離的平方成反比的「萬有引力定律」。

科學家的這種「信仰」,不正是基督徒的「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只是,前者信仰的「對象」是「止於至善」,後者是「止於至善之所屬」。前者信仰存在著「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後者信仰存在著,界定並維繫這些真理的「源頭」。「信仰」的「本質」完全相同,只是「對象」不同。

三‧ 科學越來越昌明,「神」是不是被科學逼得越來越往後退了?

科學理論越來越能解釋,從前我們認為須歸因於「神」的現象。於是,無神論者嘲諷:「神」被科學逼得越來越往後退了。尼采甚至於老早就宣判「上帝死了!」

首先,讓我們用現在最新最熱門的「複製人」科技,來看看是不是把「神」逼得往後退了?

幾千年前,聖經就記載「神」用亞當身上的肋骨,複製出異性的夏娃。今天的「複製」科技,我們的「神」甚至在人類根本還沒有「複製」的觀念之前,就使用過了。

其實,人們之所以會誤會「科學」在把「神」逼得往後退,是因為我們基督徒自己把「自然」與「神蹟」分開的結果。要是「自然」與「神蹟」分得開;那麼,重病不藥而癒,或大難不死和日蝕、月蝕等,當然就都是「神蹟」。有朝一日,若科學證明所有這一切,都只是「自然」現象時,「神」不就被逼得往後退了嗎?

但是想想,比起我們習以為常的,地球的自轉、太陽的發光發熱之奇妙;重病不藥而癒又算得什麼「神蹟」?

「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一根草、一滴露及一切自然律的效應,哪一樣不是「自然」?又哪一樣不是「神蹟」?在宇宙這「時─空連續區」裡的所有,本都是耶和華所造;讓我們藉以認識祂的榮耀的,科學愈進步愈讓我們認識到祂的榮耀。

所以,「自然」:只是我們習慣了的「神蹟」;而「神蹟」:只是我們較不習慣的「自然」而已。

四‧基督教相信:宇宙萬物是「神」創造的。那麼,「神」又是誰創造的?

這問題在「邏輯」上是屬於「矛盾」級,也就是說最最不對、最最不可能的問題。

「不對」和「不可能」是可以分級的。

一塊錢買部車子當然「不可能」,但比起三分鐘內從美國回到台灣,卻是可能得多了;只要車主願意。同樣的,比起讓時光倒流,三分鐘內回到台灣又是可能得多了;只要將來科技夠發達。然而,「矛盾」卻是這些林林總總的「不對」和「不可能」的極致!

矛盾的「陳述」,俯拾皆是。比如:要一杯冰涼的熱咖啡、從黑球當中拿出白球來、生出父母的子女等。── 它們共同有「定義」的問題﹝Problem﹞;因為「冰涼的」就不是「熱的」,「黑的」就不是「白的」,生的就是「父母」,被生的就是「子女」。

「陳述」有矛盾的;同樣,「問題」﹝Question﹞也有矛盾的。既然基督教的「神」的定義是:「宇宙萬物的創造者!」那麼,問「神」是誰創造的?豈不等於在問我是我的哪一個孩子生的?或是問:用可以刺穿任何的盾的矛,來刺任何的矛都刺不穿的盾;會有什麼結果?這就是個矛盾的「問題」 ﹝Question﹞。

儘管「矛盾」是「不對」和「不可能」的極致,日常生活中我們卻不一定有這種體會。想想,我們什麼時候意識過要「一杯冰涼的熱咖啡」其實要比讓「太陽從西方昇起」更不可能?再想想,多少基督徒因為不知道「宇宙萬物之所由來是誰創造的?」這「問題」﹝Question﹞本身是矛盾的,而被問得啞口無言,甚至對基督教的信仰覺得心虛?這實在很冤枉!

「救主以色列的神阿,你實在是自隱的神。」(賽45:15)「神」的存在與否絕不是我們能用理性來演繹出的。

「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4:24)讓我們就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文: 陳國哲﹝英國牛津大學工程科學博士﹞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