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的國降臨(沈祖堯教授)2020.1.19

講題:願你的國降臨
經文:馬太福音6章9-15節
講員:沈祖堯教授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今天踏進校園的時候,我百感交集!我離開校園大約有兩年的時間,每天都在威爾斯親王醫院那邊上班。你問我的生活怎麼樣呢?我可以告訴你,做醫生比做校長容易得多了!

在一個多月以前(去年的11月12號),我在一個很不尋常的情況之下,回來校園,我相信你當天也會在電視上看得到。

我晚上回到家,看到電視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狀況是非常的危急。晚上八點多、九點的時候,我決定要去校園看一下,會不會有些受傷的同學或其他的朋友需要我們幫忙。所以,我回去之前就先找了幾位醫生,叫他們從家裡出來,跟我一塊進去校園。

其實在整個晚上,我有幾個很深刻的感受:

第一、我感覺到當時候有許多的群眾都很憤怒,或是很不滿。那個情緒是顯然易見的;

第二、我看到當時候有很多人都很感性或情緒化(emotional),有些人在哭;但也有一些又好像很興奮,像是在準備進入一場的戰役,有一種很興奮的感覺。

整個校園都有一些的「人鏈」,一個接一個在傳遞物資,像是瓶裝水、醫藥物資、食物等等。也有的在傳遞訊息,譬如說,有人會問:「有沒有人有電池?」那句話就一直的傳、傳、傳下去。

第三、我覺得有一種聲音,有許多的話,是當時候在抗爭的人,都很想社會、政府聽見的。因此,他們用了他們所有的辦法,包括冒著生命危險來發出那一種的聲音。

使我感到最驚訝的(我真的覺得),那些人準備犧牲掉自己的前途、身體、性命。那一個的晚上,非常幸運,我也感謝上帝,最終也算是安然渡過,群眾也散去了。但是,整件事給了我一個很深刻的印象,有點像在2014年10月2號,我去到中環佔中的地方,那種的氣氛、緊張、對峙、勢不兩立的狀態。

這使我回想聖經裡,耶穌基督很重要的話(是祂跟神講的一段經文、一段禱告的文字)。當時候,祂在教導人該怎樣禱告:

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馬太福音 6:9-13)

今天我們去讀一段大家都熟到不得了的經文,不過我想在這裡用一個新的譯本或語譯本,就是Eugene Peterson的聖經譯本 “The Message”,看一下它怎麼轉化成為今天我們會明白的話語。再想一下,我們在今天所處的校園、香港、世界(是一個非常動盪的世界),如果用21世紀的文字,耶穌的祈禱文會使我們想到什麼?反省到什麼?

我一句、一句的把Eugene Peterson的譯本讀給你們聽。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Our Father in heaven, Reveal who you are

這句話好像有點抽象,什麼叫做「尊祢的名為聖」?Peterson說:讓我們看見,到底祢是如何?讓我們看見到底祢是誰?

難道我不知道神是什麼嗎?難道我不知道上帝是怎樣的?祂的性情?我們可能真的不知道!因為我發覺我們今天太過注目在我們自己的身上。我們的政治家太過注目在他的權力上;做生意的人太過注目在經濟上(我到底賺了幾多錢);我們的學者(大學的教授)太過著重在我們的學識與理論上;我們的社會,甚至乎可能在太過著重在社會上的制度,就是我們所謂的自由、政府的運作;我們自己也太過著重於,究竟我的看法、信念有沒有被聽到?有沒有被認同?有沒有被接受?作為丈夫的,可能你很注重你在家裏的地位:究竟你在是不是一家之主?講了一句話,就算數?作為妻子的,你可能也會在想:究竟我的丈夫是否接受我對他的愛和關心?還是他有其他的動機呢?家庭裏面都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問題。但其實我們所著重的、我們的眼光都注目在自己的身上。

過去了六、七個月以來的運動,許多家庭出現紛爭──父母可以吃一吃飯,然後一拍桌子,就跟孩子們散開了。孩子們說:「你不明白我是誰!你不明白我所要求的是什麼!」父親說:「你所看見的,是錯的!應該看看我小時候是怎麼的!我是怎樣奮鬥的!我是怎樣努力,才有今天的家!」

我們何時看一下,到底上帝是誰?祂的本性是如何?

所以,第一句話說: Reveal yourself──願祢讓我們看見、以及注目在祢的身上。

可能要將我們的focus(注意力)抽離一下──從今天社會上種種嚴重的問題、從家庭裏面發生種種的矛盾,甚至從你自己的自信、自尊心──因為當你將你的眼目只集中在你的權力、你的財富、你的知識上面的話,你就會忘記:其實我們只不過是塵土、只不過是一聲的嘆息、今天所擁有的只不過像早上的露水,太陽一出來,就消失了。然而,我們卻忘記那位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上帝。

「願你的國降臨」 ── Set the world right

第二句的禱告文:「願你的國降臨」──這也蠻抽象的。什麼叫做上帝的國,今天降臨呢?是否要世界末日,然後突然間新天新地,我們全部人都穿著白衣、一起唱聖詩,這就是「願你的國降臨」?

Eugene Peterson翻譯得很特別: Set the world right──求祢將這世界變回正確的。什麼叫做「right」?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Do what’s best – as above, so below

Do what’s best – as above, so below──祢在天上如何掌管那個世界,什麼是最好的,在上面怎麼行,祢就放下來吧!我不知道包括一些什麼東西?但起碼不是在講:到底是一個極權主義、還是一個民主的制度。我相信也一定不是在講:到底我們是一人一票、還是比例代表制?我也相信,他所說的,不單止是我們今天所注重的東西(房屋、衛生健康、教育等等的問題),但什麼東西上帝覺得是對的,而成為一個的國度、社會呢? 

Do what is right──給我們最好的,如同天上的一樣。其實我相信祂的意思就是在說:give us the order of heaven──把祢覺得最好的制度、祢怎麼去管治祢的百姓、子民,就把那些放在我們身上。

如果你把第一、第二句拼在一起的時候,其實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的,就是把你的目光從你自己的角度、你自己的信念中拿出來,把你個目光放在上帝的身上!到底祂一位怎樣的神?也把你的目光從我們今天社會上種種的問題中,暫時抽離出來,看一下究竟在上帝的國度裡,什麼才是最好的?什麼才能使每一個人都能夠開心、每一個人都能夠飽足的國度?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Keep us alive with three square meals

這個講得很白!甚至乎連Peterson也翻譯得很白:就是給我一天吃三餐,那我就可以生存了!──我看這句話的時候,我就覺得,為何耶穌所講的,跟祂自己好像有點自相矛盾的呢?

大家會記得,當祂出來傳道之前,祂在曠野四十天接受魔鬼的挑戰,魔鬼就說:「你可以把這些石頭變成麵包!這麵包就可使祢得以充飢,不會餓了!」祂怎麼回應呢?祂沒有說:「對啊,我也想呀!」祂沒有!祂沒有專注在食物之上,祂反而回答:「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面所出的一切話。」如果耶穌對著魔鬼的試探,祂表明食物不是最重要的話,為何在今天的主禱文裏面,祂卻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今天香港不夠食物吃嗎?

我可以告訴你,今天的世界,每一天餓死的人比飽死的人少,聽清楚了嗎?飽死的比餓死的人還要多!你會問,有多少人會真的飽死啊?不是的!不是說你吃了多少個漢堡包而死,而是今天的食物多到引致肥胖的問題(obesity problem),這問題遠遠超過營養不良的問題!因為肥胖而引起的疾病,是遠遠超越不夠吃而引起的疾病。因此,我相信我們所祈求的或是主教導我們祈求的,不是在於是否有更多食物的供應。祂所講論的,是一個人生最基本的需要,如同食物那樣。其實人生需要的是什麼呢?

最近我在看一本書《Man’s Search for Meaning》,是一個在二次大戰時的一位精神科醫生,他在德國的一個集中營裏所寫的。或說是他在集中營中,僥倖生存下所記錄的事──究竟人在那一種的環境、那種困難的日子(戰爭、飢餓、屠殺、疾病)的折磨下,他怎麼看到人生的意義,以及生存的方法。他引用了一位心理學家的一句話: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如果一個人有一個為何生存的原因,他就可以忍受任何的環境、挑戰!

作者說,當時在集中營裏,他看見那些死去的人,其實餓死的不是最多,也不是病死的多(當然被送進煤氣室的人死了很多),但哪一些是可以生存的呢?就是那些常在想:「有一天我會出去的!我出去以後,我就能再見我的太太、可以擁抱我的家人、作夢都能再回到教室裡教課… 可以做一些自己很想做的事,以及可以找到我人生的意義!」如果你有這一些的信念、追尋、目標,那你就會有機會可以生存下去。因為就算有多艱難、多飢餓、沒衣服穿,他仍然站立,而那些德國的軍人看到這個人還可以挺身站立,樣子好像還可以去做鐵路的苦工,那他們就不會把你送進煤氣室那裏,就讓你再做一下。他自己就是這樣子熬過那幾年在集中營的生活──Search for meaning of life。

我相信耶穌在這裡所說的麵包,不是我們所說的麵包,乃是人生的意義、生存的意義在哪裏?求上帝讓我們看見,我們真正要追求的是什麼?什麼使我心裏感到滿足呢?

有一位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說,人生的需要就像一個金字塔(pyramid),底下的那一層是最基本的東西──安全感以及生命所需要的;最頂端的那一層,就是覺得自己是最重要的self-actualization(我不是廢物)。但起碼你能有一個安全感,及生命的動力,使你能夠繼續的活下去。求上帝給我們這些的東西,希望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生活、不會放棄自己。

在這段時間,我們都很傷心,大學裏有同事放棄了他的生命,我們不知道他的內心裏的痛苦、不明白他的掙扎有多困難,但我們相信痛苦的人很多。港大的研究說,有百分之22的香港人(如果把年青人也一併計算的話,一定超過百分之22)有憂鬱、或對人生感到絕望。我們求上帝給我們這些的東西──盼望和安慰。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Keep us forgiven with you and forgiving others

讓祢寬恕我們──今天香港的社會、我們的校園、我們的家庭最需要的是「寬恕」。

每天看電視,我都覺得我很難去「寬恕」,我也覺得在我心裏面很生氣,看完新聞之後,晚上都睡不著覺、血壓也變高了。「寬恕」越來越困難,怎麼有些人可以這麼做呢?怎麼有些人的咀臉可以這樣子呢?怎麼有些人這樣子做事呢?怎麼有些人使用這種的暴力呢?我很難「寬恕」!但耶穌就教導我們要「寬恕」!因為上帝寬恕我們;我們要寬恕,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胡適說,如果談包容和自由,兩者之間,他覺得包容比自由更為重要。如果沒有包容,就沒有自由。也就是說,如果我講了一句話,你覺得不對勁,就立馬丟東西過來,那我就不敢講了,我也就沒有說話的自由了。如果我沒有表達的自由,那我怎麼還可以說自己是生活在一個自由的社會裏呢?所以,沒有包容,就沒有自由;沒有寬恕,也沒有真正的自由。求主教導我們去寬恕一些我們真的覺得很難寬恕的人。但我們實在是需要這麼做的,為什麼?因為我們也需要別人的寬恕,我們也會做錯!我們每一天都做錯!無論是思想上的錯,或是行動上的錯!求主寬恕我們、求上帝寬恕我們,好叫我們可以寬恕別人!

最近天主教教皇做了一件很轟動的事,他在聖伯多祿大教堂門口舉行彌撒,有許多人去看他,有一個亞洲裔的女人很興奮、很緊張地捉住他的手,教宗突然之間甩開她的手,而且樣子很兇,就走開了。那一刻,你會覺得,怎麼一個「聖人」、一個與上帝靠近的人,也可以做出這樣的事?可以對人那麼沒有禮貌?那麼鄙視人麼?人人都會做錯,包括教宗在內。所以,第二天他要站在廣場的前面,對著所有的人說道歉,求他們寬恕!

我們都會做錯的!每一個人都會,所以我們要去「寬恕」!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Keep us safe from ourselves and the Devil

這句話很奇怪!保護我們不讓魔鬼攪擾我,我個我能夠明白;但保護我們不攪擾自己,這是Eugene Peterson的翻譯,我想不出他為何會有這個解釋?但仔細想想,又好像蠻有意思的!因為其實有很多事情,是自己害了自己、傷害自己的,且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你的驕傲可以傷害你自己;你對自己所說的謊言,可以傷害你自己;你的無知,可以傷害你自己;你容許自己感情用事,做了一些錯的事,可以傷害你自己;你的報復,也可以傷害你自己!

Keep us safe from ourselves──上帝,求祢不要讓我的無知、我的衝動、自己騙自己等等的錯誤,傷害了我自己、又傷害了我身邊的人。求祢保護我遠離自己的無知和過犯罪惡。當然也要保護我,從魔鬼的試探裏走出來。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今天我覺得最大的試探是什麼呢?你有沒有想過?我覺得今天最大的試探,就是我不知道哪一些的信息是真的、哪一些是假的!或許半真半假!或許我一點一點的,相信了一些不對的事!

我覺得今天最大的試探:

  • 是有許多的話語,都使我走向某一個的方向,而我就因而失去了自己的判斷能力;
  • 我們覺得自己才是最對的、最偉大的,因此我們就排除別人說話的可能性,然後我們就憎恨他、報復他,無論是用暴力的言語或是暴力的行動;
  • 我們不能夠控制自己的惱怒、情緒。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You’re in charge! You can do anything you want! You’re ablaze in beauty!

這一句翻譯是最簡單的:因為上帝祢在掌管(you are in charge)──其實,大家都明白,但我們是否都接受呢?我自己也在問:「上帝啊,為何你可以讓香港那麼的可憐呢?為何祢可以讓我們的校園飛進2000顆的催淚彈呢?為何可以如此呢?祢是否在掌管呢?祢可否制止他們啊?祢可不可以讓不好的事停止、不要再發生了呢?」

但耶穌基督教導我們,在禱告中要集中你的眼光在上帝的國度裏,還要相信祂並不會失控,祂仍掌管的(He is in control)!

在聖經裏有一個很特別的一幕:當時候約書亞帶著一班四十萬的烏合之眾,到了約旦河邊,準備要進入流奶與蜜之地,但裏面的每一個敵人都長得高高大大的,而他們有的,卻是老弱殘兵。並且在打仗之前,還幫那群人行了割禮,我真搞不懂,行了割禮之後,怎麼去打仗?

當天晚上,他站在河邊想:明天要怎麼樣進去耶利哥城呢?突然之間,他看見一位天使出現,他就問那天使:「究竟你來是幫助那邊的人,還是幫助我們的呢?」──究竟你是民主黨、還是民建聯?究竟你是藍色、還是黃色呢?

天使回答說:「第一、麻煩你先脫下你的鞋子,因你所站的是聖地;第二、我來是統領耶和華的軍隊。」

天使來,不是統領你的軍隊,或對方的軍隊,所以,天使沒有給你一個答案,究竟這裏會打勝杖、還是那一邊。天使來,是確保上帝是打勝仗的;天使來,是統領上帝的軍隊。

因為神是掌管的那一位(He is in charge)──祂掌管我們的歷史、掌管我們城市的去向、國家的發展。

  • 早前台灣的大選,那麼兩岸會不會打仗呢?──He is in charge;
  • 伊朗的飛彈,把自己的飛機也擊落,幾乎要打仗了,會不會打起來呢?──He is in charge。

不管結果如何,但我要相信祂是掌管歷史的神、掌管香港的神、掌管中文大學往後發展的那一位上帝;我相信祂是掌管你家的那一位神、以及你一生的神。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祂的直到永遠」。

最後,我想在這裏跟大家一同用主禱文,來為我們的年青人禱告。為何我特別要說為我們的年青人來禱告呢?因為,他們今天是在一個最困難的時候,今天他們正面對著家庭、社會、以及種種經濟上的壓力。甚至乎,有一些人說,我們的年青人無法可救了、我不想看了、我放棄了!但他們要面對的,是種種的壓力!

因此,我求上帝讓我們的年青人看到「祂是誰」──Reveal thyself(願祢的國降臨)──讓他們知道,上帝是掌管歷史的。

我也希望,我們為年青人禱告,讓他們能夠知道他們的要求、需要,上帝都知道。不管歷史如何變化,不是我們是否能夠完全掌握。

我希望我們為他們禱告,讓他們明白寬恕是重要的。愛比仇恨更有力。

我希望為他們禱告,讓他們明白無論他們做了什麼、看法如何,他們的父母都是愛惜他們、老師都是關心他們、社會是沒有放棄他們的。

我們一起低下頭來,用一分鐘的時間為我們的年青人禱告,然後再一次背誦這個主禱文。

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馬太福音 6:9-13)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