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懼怕和愛慕(第 184 期)

18:12 掃羅懼怕大衛;因為耶和華離開自己,與大衛同在。 13 所以掃羅使大衛離開自己,立他為千夫長,他就領兵出入。 14 大衛做事無不精明,耶和華也與他同在。 15 掃羅見大衛做事精明,就甚怕他。 16 但以色列和猶大眾人都愛大衛,因為他領他們出入。
(撒上18:12-16)

惡魔再次降在掃羅身上,掃羅就在家中胡言亂語。按敘事的上下文觀察,掃羅並非完全神智不清,當時他手裏拿着槍,心想要將大衛刺透,釘在牆上。換個角度說,掃羅可能就著自己不穩定的精神狀態,借勢向大衛刺槍,大衛卻成功躲避他兩次。

敘事者告訴我們,掃羅懼怕大衛,最核心的原因,是因為掃羅知道耶和華離開自己,卻發現上帝與大衛同在。上帝與人同在,從來不是一個零和博弈,上帝與某君同在,又怎會因而減少與自己同在?反倒,上帝應許我們,「尊重我的,我必尊重他」(撒上2:30),上帝喜悅我們更多更多人去尊重祂、親近祂。每一個跟隨主的人,看見上帝與人同在,本來是一件開心事,又何苦心懷嫉妬和苦毒,甚至恐懼?

掃羅知道耶和華離開自己,卻不去反省自己的生命狀況。正如早不了掃羅太多年的祭司以利,玩忽職守,以權謀私,不去反省自己的職份和責任,也毫不顧及與上帝的關係,換來上帝的責備與疏離:「你為何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撒上2:29) 如今,掃羅尊重他自己遠過於上帝,緊張自己的權位,遠超上帝的心意,只害怕失去上帝的保佑,仿如失去靠山。我們不禁慨嘆,在某些人心中,上帝竟淪為人類得到權位、利益,和滿足自己慾望的工具!

掃羅經歷上帝離開自己的困境,他不單沒有反省自己的生命狀況,或者嘗試求神寬恕,修補與上帝的關係,卻繼續以自己的方法,來處理失去上帝同在之後,如何可以保住王位的權謀。於是,掃羅先安排大衛離開自己,不再信任這個曾經為自己拿兵器的人,立大衛為千夫長,把他調離王帝的權力核心,也可能因為害怕大衛,就不想再見到這個人在身邊出現。

大衛承擔千夫長的職份,領兵出入。上帝祝福大衛的事業,賜他聰明智慧,作者就形容「大衛做事無不精明,耶和華也與他同在。」雖然大衛的老闆不再信任他,大衛卻仍然盡忠職守,並且以工作卓越,贏得同儕的肯定和欣賞,大衛也緊抓著與上帝的關係,在上帝同在的工作旅程中,藉着精明、卓越的工作表現,來見證上帝的同在,靜候上帝的作為。

失去上帝同在的掃羅,眼見大衛做事精明,就甚怕他。千夫長雖然算不上是頂級大官,但卻已經足夠讓大衛有一個展現才華的平台。掃羅沒有誠實面對自己的問題,而那種失去靠山,形勢上、民心上與大衛形成此消彼長的處境,他除了懼怕,還是懼怕。

忠於職守,工作精明,交出卓越業績的大衛,不論以色列和猶大眾人都愛他,那就是說從北到南,民眾都愛慕大衛,而敘事者提供的原因是:「因為大衛領他們出入。」作者從民眾的反應,側寫大衛的領導才華,甚至可以推論大衛的領袖魅力,短瞬間散播南北各地民眾。

弟兄姊妹,懼怕和愛慕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情緒。作為領袖,可以運用權力,叫下屬和跟隨的人懼怕他,從而鞏固自己的權位;也有另一種領袖,叫跟隨者甘心樂意去追隨,並且愛慕他。也許,以恐懼作為手段的領袖,就好像掃羅要用槍,把大衛刺在牆上,來表明他可以操生殺之權,正因為他的內心深處有一種莫名懼怕,害怕失去權位,驚怕被別人取代。

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我們的人生,是以上帝為中心,而不是以自己的利益、權位、安全感、各式各樣的慾望為中心,其實可以經歷因為上帝同在而帶來的喜樂和滿足,並且忠於職守,盡己所長,將交付自己的責任做好;倘或有機會擔任領導崗位,就以生命的素質,和忠誠的工作責任,來贏取別人的尊重,更叫人知道,我們其實是一個真誠尊重上帝的人。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4年3月8日


市井心靈默想

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我們的人生,是以上帝為中心,而不是以自己的利益、權位、安全感、各式各樣的慾望為中心,其實可以經歷因為上帝同在而帶來的喜樂和滿足,並且忠於職守,盡己所長,將交付自己的責任做好。

經文默想及祈禱……

大衛做事無不精明,耶和華也與他同在。(撒上18:1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