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炳釗 – 智能盲俠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很多人說現今在香港生活很艱難,房子買不到,薪酬追不上通漲,兒女要讀書的競爭大,生活好像充滿壓力,但偏偏走不了,沒選擇,唯有苦撐,最多怨兩句又要再熬下去。

其實香港人真的這麼苦嗎?我們這集的嘉賓,我想要比很多香港人的生活更艱難,因為他是一位失明人士,你會猜他很多事都要人照顧,不過事實剛好相反,他說上街、上班、WhatsApp溝通,生活一點困難都沒有,不單能照顧自己,他有自己的公司招聘員工,更有自己的機構去幫人。

************

現今這時代我覺得失明,對視障人士生活的影響不太大,蒙著眼睛只給你手機,有辦法知道前面有什麼嗎?這時代可以做到,影像配對或模式配對的科技,可以幫盲人,如透過智能電話或相機,可以分辨前面是什麼物件,如一張椅子、桌子,前面有多少人,這罐是什麼飲料?前面有紙巾盒,或者有門。

他都可以通過手機分辨出來,如果我獨自過關,我會通過手機知道,過關後向前走會找到電梯,我如何找到電梯,用手機拍前面有什麼,就知道下去是什麼地方。

************

葉炳釗是失明人士,不過他上街、上班都很自如,甚至獨自坐飛機,也跟正常人沒有分別,他本身是一位電腦專才,最擅於運用科技協助自己生活。

************

外國有螢幕閱讀軟件,發聲,如告訴你電腦菜單上的項目,可以用ICQ,收電郵,原來世界不像他人所說,你看不到等於你的工作,生活的局限性很大,可能不是如此,我學點字是靠以前,小時候讀書背唐詩三百首,去盲人輔導會借了本,《唐詩三百首》的點字書,點字是併音,如《長恨歌》,楊家有女初長成,「楊」字的併音是「joeng」,央、鞅、楊,靠聲母、韻母和聲號,告訴你這是什麼字。

************

其實阿釗並非天生就完全看不見,他在七口之家成長,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曾經走覽過這世界,曾經在這城市生活。

************

我出生時左眼失明,右眼視力正常,正常學校讀書,不覺得學校的老師或同學,對我有大分別。畢業後找工作,公司做電腦軟件,跟著程式設計員做什麼我就抄,八十年代流行做會計軟件,有數據庫儲存進出的數字,八十年代香港人的心態是賺錢,上班下班很正常,這是我的世界,我是很簡單的人。

************

工作十年,阿釗由什麼都不會的電腦學徒,做到高級電腦程式員,生活一直安穩無憂,直到27歲那年,一向視力正常的右眼,竟然出現異常。

************

有一天突然看東西好像有層霧,看醫生說可能是虹膜發炎,令你視力模糊,建議做手術換眼球晶體,將發炎的組織清除,看到東西,只是有點矇,不覺得影響生活。

完成手術後眼底出血,那時就覺得可能很糟糕,最差的情況會失明,工作也要停止,然後可以怎辦?去看看香港的機構如何幫助盲人,有復康課程,他說可以,大約排期兩年,我覺得我要是躲起來兩年,就失去學習的動力,人是要一鼓作氣學習,以前有層霧,但仍可看清紙上的字,但手術後發現紙上的字也看不到,還可以看時要牢記,如行人路有一級,跌下去就知道是馬路,原來周邊有欄杆,有柱,就知道我在什麼位置,以前香港的地鐵站沒有引路徑,牢記自己要去的地方。

如葵芳地鐵站A出口是什麼位置,B出口是什麼位置,向左走是荃灣方向,向右走是中環方向,每個人的能力不同,量力而為去尋找適合自己的路,不能由A直接去B,可能你由A,經過CDE,也可以去到B。

************

阿釗的視力只會愈來愈差,終有一天完全失明,他還看到時,開始熟習失明的生活,更在朋友鼓勵下踏足教會,開始看點字聖經。

************

從小到大身為香港人,看電視或不同媒體收到的人生觀,跟聖經很不同,香港人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聖經說愛你的仇敵,香港人說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但聖經說你要愛你的鄰舍。為何跟小時候認識的世界很不同。

原來人生不單談錢,原來人生不單平安到八十歲就完,原來可以多想想,人生存的意義和目標是什麼?

那時我覺得很多基督徒,常將苦難二字掛口邊,其實我不太認同,不是因為你是基督徒,所以不需要經歷苦難,其實可以反問一個問題:為何不可以是你呢?聖經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萬事是好事和壞事,在經歷後可以幫同樣患難的人,牧師說,如果你想找上帝,不能用你過去的價值觀評價上帝,你嘗試將自己交託上帝,你祈禱問上帝,認識這上帝是否可靠而真實的上帝?

************

阿釗決定選擇去經歷信仰,特別在這一年之間,他逐漸完全喪失視力,令他無奈要辭工,這一年他只是28歲。

************

什麼也看不到,即是完全失明,連光感也沒有,不是黑暗,因為過去曾經看過這世界,對環境、空間、事物,一定有影像在自己的腦海。

這年代的香港人沒有歧視,可能三十年前會,對我來說不多人主動走來問,需要幫助嗎,沒有。可能我去的是經常去的地方,別人不覺得你需要幫助,上帝想人在世上快樂地生活,而不是憂愁每天的困難,或無限放大你的痛苦,我想不是這樣,反而你如何樂觀面對每一天,這才是最能見證你的信仰和上帝。

************

三年後阿釗開始投入生活,他用自己的電腦科技專長,開公司提供電腦技術支援服務。

************

那時我們做網頁寄存,幫公司做電郵寄存服務,另外也接小型公司的電腦技術支援服務,如他們的電腦有問題就幫忙處理,我有個想法,如果想世人把更多工作機會,給失明人士,就要為他們提供平台,我的右眼天生弱視,得一成視力,廿多年前一次小意外,我撞盲了左眼,我做會計很多時要用眼睛,看很多文件、數字,找工作變得不容易,來到這裡他透過很多器材幫助我,大型的放大機,可以把文件放大來看,原來看不到的人也做到,不像很多人所認為,失明人士的工作,香港可能好點,但國內只能做按摩 。

************

阿釗更走出香港,一次去安徽盲人學校探訪後,他至今持續資助電腦和培訓老師,07年他有三個月時間,跟學生一起生活。

************

原來他們每年暑假會開辦暑期培訓班,讓年紀稍大的盲人在學校學按摩,我也想看看自己是否有心幫他們。

十八至廿多歲的年青人,第一天上課時,我喜歡笑,其中有位女生以為我笑她,我只是跟你聊天,我喜歡笑是很自然的事,該晚我問上帝,祢別鬧,我不會面對這群人,我應該回香港嗎?

但那時很奇怪,有位朋友在美國,我們有時會在網上聊天,我說我完成不知道如何跟他們相處,他說跟他們相處很簡單,如果你認真想幫他們,他們慢慢會感受到你對他們的關心,花了很多時間去接觸、溝通,發覺原來國內很多失明孩子,如果他是後天,如十一、十二歲開始看不到,很多家庭會將他們困在家裡,開始理解他們的世界,為何他們這麼自卑?他們根本不會跟人相處,能夠影響他們的,最重要是如何為他們重建自信。

其實他們很聰明,問題是有沒有人給他們平台,去發展他們的潛能,回港後我想想,究竟我認認真真可以做什麼?

************

08年阿釗將自己的公司,改以慈善基金會的形式經營,每年將部份利潤捐助大陸視障人士,11年他更在四川協辦幼稚園。

************

期望中國有好的改變,我覺得最大莫乎於教育,回想我們從小到大,一位好老師絕對會影響下一代。

我們這所幼稚園很堅持的是,我們希望小班教育,希望每班人數不超過廿五人,後果是令學校每年要虧損,我覺得值得,看到學生的行為跟別人不同,比其他學生有禮貌,每年可能服侍一、二百個家庭和家長,但我相信如果聘請基督徒老師,讓老師的行為見證我們的上帝,我覺得會改變這代的年青人和父母,很多人覺得在國內傳福音不容易,但我覺得當你的生命令他們好奇,他們自然會問你,這時你就可以很開心地分享:為何我會出現在這裡?我的信仰帶來什麼生命改變呢?

如果我在香港從家裡去柴灣的路途,等於從四川機場去西充,只是不同的交通工具,一個人去更看到很多人有心幫忙,知道你看不到會告訴你,應該這樣走。

************

現在阿釗每年定期往返大陸,至少三四次,而這些年間,他很努力研發和推動,有助本地盲人自立生活的技術。

************

香港根據政府數字約有七萬位盲人,但有工作機會的不多,會獨立外出的更不多,有人連外出拿手杖,也覺得自己很異樣,但我覺得這是身體的局限,我拿手杖上街,我覺得沒問題。好像祈視要戴眼鏡,但很多人過不了自己那關,我最想通過科技,令盲人能獨立生活,這兩年我們機構有個主力的計劃,我們研發一些項目,幫助盲人有獨立生活的機會。

我們用的這科技是ibeacon,好處是當一位視障人士或老人家,去到一個地方,通過這小東西,可以從手機知道他在那裡,當我們進入這程式,我按重新整理鍵就知道,現在最近我的地方有什麼位置。

它告訴我辦公室大門在0.78米,一般人去到店鋪門口想知道優惠,有這東西就知道,現在這店鋪有什麼優惠推廣給你,不容易找到店鋪願意安裝這東西,如果問每個人,期望盲人能更獨立地生活嗎?社會改變去幫他們,我想人人都會說願意。

但要他安裝一個簡單的設備,就算幾百元他們也未必願意,我覺得要完成一件事,不一定要在自己的年代看到結果,永遠都需要有人推動一件事,究竟要多少年去改變才有成效,我和你都不知道。

************

愈忙愈開心的阿釗,在2012年放慢腳步,將更多時間放在家庭,因為這一年他終於成家立室。

************

阿釗在教會是組長,我是其中一位組員,他雖然失明,但他做了很多事,汶川大地震他去賑災,幫中國內地的助學,我不覺得他失明是問題,不是互相欣賞不會走在一起。

她對人好,她懂得主動關心身邊的弟兄姊妹,結婚要知會家人,這比較難,因為他失明,我家人擔心他失明如何照顧我呢?我認識他時已覺得他能照顧自己,也能照顧我,我和阿釗繼續堅持,我們想在一起,想結婚,最後家人也同意。

************

我剖腹生產的過程他都坐在我身邊,握著我的手,寶寶出生在哭時我們都很感動,我看到他雙眼在流淚,現在最開心是見到女兒,看到她每天的成長和改變,上星期回到家門她叫爸爸,然後衝過來,覺得很開心,他最喜歡抱著女兒親她,很溫馨、很開心。我如何讓女兒在未來的日子活得開心,經歷她跟上帝的關係,這是未來學習的功課。

************

走過半生,阿釗好像從來都無懼逆境,是看開了?還是怕不了那麼多?他有自己一套看法。

************

有人問,你不怕自己出外,你不認得路可能有危險,或被人打劫、被搶,無法擔心。如果發生意外只有兩個可能性,死或不死,死了見上帝,不死重傷如何呢?重傷大不了住醫院,如果有朋友來探望,原來我也不差,還有朋友,如果無人探望,即是我沒有打擾身邊的朋友,也不錯。

我不會把恐懼放大,例如看不到,如果接受自己看不到就沒有問題,我相信上帝讓人在地上生活,不希望人只經歷痛苦,你看上帝被釘十字架時有沒有苦毒,對世界有很大抱怨,不是,祂仍關心所有人,當你能夠開心地過每一天,你的世界會變,可以把你的快樂感染不開心的人,回望時我更覺得失明是祝福,如果看得見,可能我今天仍埋頭在我的辦公桌前,只為了賺錢,我到死的那天回望,原來我的人生只累積了金錢,從來沒有為身邊人做過什麼,現在我仍期望堅守自己的,為殘疾人士付出更多,去幫助他們獨立生活。

************

我很佩服阿釗,身為盲人,但比很多健全人做了更多事,單單每年幾次飛去內地助學,已經很難得,看到他的生活,我就覺得每天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困難,真是微不足道。

阿釗有視力障礙都可以活得精彩,我們為何不可以呢?阿釗由看得見,到視力全失,在人看來是很慘的事,足以令人崩潰,但是他還可以繼續開開心心地生活,樂天的性格固然是一個因素,但他說,信靠耶穌,才是人生喜樂的源頭,因為他在耶穌身上,學會做一個快樂的人。

用快樂的心去幫更多有需要的人,其實阿釗也有質疑過,人人都會經歷困難,信耶穌就沒有困難嗎?

原來不是這樣,信耶穌不代表萬事順利、一帆風順,不是找多個保障,而是耶穌可以幫助阿釗,幫助你和我,突破身體的限制,走多一步,走得更遠,幫我們看得更清楚人生要走的路。

如果你的生活有很多壓力,或者你覺得人生有很多限制,令你無法輕鬆享受每一天,我鼓勵你好像阿釗,將你一切的困難都交給耶穌,耶穌願意幫助我們每一個,不如你現在就跟著我,閉上眼跟耶穌這樣說: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人生真的有很多困難,我自己也遇到很多困難,但我相信祢可以幫助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主耶穌祢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我知道相信祢後,人生不會立即一帆風順,但我相信有祢同行,人生會變得輕省,我相信祢會幫助我解決,人生所有最困難的問題,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阿釗曾經對人生有很多疑問,不知道為何要生存,不知道做人有何意義,透過耶穌他找到答案,如果你也在生活上,信仰上有任何疑難,很想找人傾訴,歡迎你用電話、短訊等等各種方法,跟我們聯絡。

星火語錄: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言》十22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