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敬基 – 我是賤男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娛樂圈多姿多采,香港娛樂圈更是一間星工廠,每年都炮製出很多明星,但在九十年代的香港移民潮期間,不少藝人選擇去其他地方發展,好像這集我們遠赴加拿大多倫多,訪問在那裡住了十多年的,鄭敬基Joe。
對,Joe一張孩子臉,常常飾演一些忠直善良的角色,永遠給觀眾開心和正氣的感覺,不過沒人猜到鏡頭背後的Joe,竟然花心多情,甚至一手摧毀大好家庭,連他都形容自己為,「基督教圈中賤男」。

認識我的人,一定覺得我壞透了,如果可說髒話的基督徒,都會破口大罵,在心裡罵,罵活該是最輕微吧,賤男,基督教圈中賤男,這個罵得好。

鄭敬基由八十年代,「風雲」樂隊組合開始,到流行曲《偶像占士甸》,直至劇集《卡拉屋企》,《烈火雄心》,都為我們帶來很多集體回億,這個你我熟悉的名字,本身已是個有關家庭改變的故事。

這名子不是我爸媽起的,而是一位很有資歷的佈道家,趙世光牧師,這牧師跟我爸爸像父子,起名鄭敬基,我的攣生妹妹鄭愛基,敬基和愛基。

雖然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不過少年Joe也曾反叛,尤其喜歡三五成群四處玩。

染上說髒話的習慣,任何事都加上髒話,在球場上破口大罵,你怎麼搞的,開始不上教會,在街上好像很威風,但我妹妹很好,勸我上教會,教會舉辦夏令營,有誰不知道夏令營是甚麼,給妹妹面子就去吧!記得當時吳主光牧師提及罪,我不是壞人,也沒有殺人,何來有罪?但他說你想想有沒有些事,連你自己那關都過不了,我到現在仍記得,我寫了差不多三四張紙,他說有誰覺得需要主清洗你的罪,我第一時間雙眼流淚,想起自己說髒話,想起我對人很差,就是這樣開始,那次是我人生……,人家問鄭敬基你何時決志?就是中二。

八十年代,香港無論電影或唱片事業,都百花齊放,Joe在留學加拿大讀大學期間,因為到戲院看一齣電影,改寫了以後的人生。

那部電影是《陰陽錯》,廣告宣傳第三屆華人歌唱大賽,在戲尾段譚詠麟和倪淑君要分開,播了《幻影》,這首歌很動聽,不斷練習唱好這首歌,然後以這首歌參加比賽,當時的比賽,我知道自己歌藝普通,聲線已有點沙啞,因為常以髒話罵人,評判說甚麼呢?他們從沒見過初賽,人人都是汗衫牛仔褲,你卻穿燕尾服,但那年我就令評判留下深刻印象,晉身決賽唱畢《幻影》後,再唱一首《傲骨》勝出,取得一紙合約,更有機票去香港試音。

乘當時的樂隊熱潮,他和Ringo陳少偉組成「風雲」,憑著獨特聲線和紳士式造型,很快突圍而出。

可能是這種很新鮮的感覺,1985年尾的《Anita》,《浪漫的追尋》,開始走紅,人就是這樣,感覺既然是組合,為甚麼你比我受歡迎?有歌迷讚我們的歌很動聽,但那次看《歡樂今宵》,彈琴的音調不對,那我對他(Ringo)說,他說了一句,你不是碩士,你作曲亂來。

於是Joe毅然解散,當年極受歡迎的「風雲」,作個人發展,首張個人專輯《偶像占士甸》,令他在樂壇立足,名與利外,他更得到一份情。

我真正的女朋友是在香港認識,在機場認識,因我做過半年英文台《K-100》,她是我在機場做訪問,認識的一位地勤女孩,很可愛的女生,她是我的前妻,我家教很嚴,媽媽說如果你跟她上床了,就要跟她結婚。

不過當時娛樂圈的世界,始終更吸引Joe,更慢慢改變,他處理男女感情的態度。

因為以前很少跟女生接觸,就只有這女朋友,之後進入花花世界,誘發情慾,遇上很多從沒見過的女生,很多時跟某些人會朝夕相對,當朝夕相對時很容易投入角色,有些人真的會走來親你,親你時跟你的伴侶不同,她這樣親我,感覺很好,開始了第一次,戀上了第三者,慾望變成迷戀。

Joe對這段不淪之戀完全不能自拔,當他對第三者愈沉迷,對身邊人的傷害亦愈大。

當時太喜歡那女生,由秘密到不避忌地通電話,不知道為何無法控制,覺得我的心已不在這裡,可能藉口是我不想說慌,前妻當然很傷心,流淚,但沒法子,我不知道,很溫柔地說,她也無可奈何,由105磅很可愛的女生,試過三個月內消瘦得85磅,那種壓力令人不想進食,是絕望,我向她道歉,但我的前妻實在太好,她說只要你不再這樣做就行了。

可惜當年只有27歲的Joe,其實並未覺悟,雖然他最終決定跟女朋友結婚,不過最大原因是為了補償,因為我前妻是孤兒,所以她有點沒家的感覺,她想生小孩,她說如果你變心的話,因為她太愛我,問可否跟我有個愛情結晶,我們去了泰國結婚。

Joe的演藝事業發展也愈來愈順利,不過接觸的人愈多,他面對的誘惑也愈大。

第一次戀上第三者,燃起了慾望之火,直至拍攝《烈火雄心》,期間發生過很多次,被前妻發現也有兩三次,從沒跟前妻拍過結婚照,連誕下第一個寶寶,生產那天我也沒陪她,做娛樂圈不要讓人知道,產後幾天才去探望她,當時希望在娛樂圈打好關係,認識到某些人便有工作,有工作就好,多拍電視劇,多做主持,都是為了掙錢,原來一個心裡有主,會上教會的人,但暗地裡會做這些事,鄭敬基,敬基,但每次走進教會,神都不想看到你。

就算之後女兒出生,Joe拈花惹草的性格依然不變,一直對他很包容的太太,終於宣佈退出。

她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每次令她很傷心後,她都會原諒我,而沒有向子女說爸爸的不是,直至98年我回港拍《烈火雄心》,反而前妻過來跟我說,因為要拍四十集,需時五個月,她很平靜地走來對我說,她稱呼我做二哥,二哥不如分開,離婚吧!她很平靜,就是這語氣,因為我不想在這五個月裡,要懷疑你會跟誰一起,你看到別的女人會如何,她已理解我這人無可救藥,我答應了她,其實我真的很壞,心想實在太好了,可以飛回香港的「樹林」,賤男是吧!回來後我記得有種很奇怪的感覺,第一天進入化妝間,記著我在飛機上的心情,走進去真的很多女生,但我進去沒出聲,很憂愁,沒心情想認識女生,好像失去那種慾望。

工作依舊,不過一手放棄大好婚姻的Joe,並沒如預期,很享受回復單身的日子,
反而整天鬱鬱不歡。

嘉樂是我的圈中好友,錢嘉樂對我說,為甚麼你拍這場戲會這樣,你在想甚麼呢?我在他家時,打長途電話給我的孩子我就哭,問候他們的近況,通過電話,哭過,他目睹整個情況,一起喝紅酒安慰我,拍完《烈火雄心》後,的確很多人認識我,在我腦海出現一句話,如果你不回加拿大,你的損失將會超過,你在香港現有的一切,仍然有人覺得你大紅大紫,當DJ,拍《烈火雄心》,大家都不明白,為何鄭敬基當時會回來,我今天想解釋為何我回來,就是因為一對子女。

在自己演藝事業的高峰,急流湧退返加拿大當DJ,這段日子除了一對子女,最令Joe窩心的就是見到前妻。

很多人問我為何不追回前妻?我有,回來後很努力想復合,因為她很好,但她對我說了一句話,二哥,其實你是佷好的人,對所有人都很好,但你在感情方面很脆弱,所以我不想每次拿起電話,當通話稍長,他是否跟女生通話呢?晚了回來,他到底是否去了鬼混,原來我以前極度自私,我可以糾纏下去,但我不想這麼疼我的人痛苦,我明白了,我默不作聲,她可能就此死心,她無力再辛苦下去,我變得很靜,我租了個地方,特別租了在地窂的房子,隔壁是洗衣房,望出窗外是森林,有一年多好像懲罰自己,你怎可以這樣子,回來後不再風光,繼續當DJ
我沒有再上教會,怎去,沒面子。

雖然一家人不再住在同一屋簷下,但前妻都非常歡迎Joe,跟一對子女見面,他也學會如何當一位好爸爸。

突然領悟,如果要離婚,你要很快、很誠實地對孩子說出來,因為小孩子的心靈可以醫治,如果你不直接說出你的問題,他們會覺得很怪,試想一個基督徒很難說這樣的話,爸爸去了鬼混,如果對小孩子說呢,在最短時間、最直接,我約他們到快餐店吃雪糕,我女兒四歲坐在一旁,我兒子也坐在旁邊,我想要簡短、直接地說,不要怪爸爸,爸爸在媽媽很愛我時,我愛上了別的女人,他走到我身旁,一個九歲的孩子走過來,他說,不打緊,我明白,那是我首次覺得,原來一個九歲的孩子都懂得…,平時提這事不會哭,怎麼今天有這種感受,他原來明白,孩子要找方法原諒你,想完結這事再前進,我已回來一年多,以前我拖孩子走,前妻說我根本不是跟他們聊天,只是拖他們走,好像帶狗兒散步,拉著狗更有心,只得軀殼沒有靈魂,現在你跟他們一起,我看到你很有心陪他們,我真的很喜歡跟他們在一起,不過她說當我轉身後,她看到我愁眉苦臉,第一,你要記著孩子已原諒你,我也已經原諒你,你是基督徒,主也原諒你,不過你也要原諒自己,試想被我深深傷害的人,這番話應該是誰對誰說。

2001年前妻要再婚,Joe回憶起很多,跟女兒相處的片段,最終他決定出席這個,令他百感交集的婚禮。

我在婚禮上很孤單,坐在教堂最後排的角落,那一刻很傷感,前妻出來時,一幕幕馬上湧現眼前,不是自己去鬼混,是不在意她的日常小節,然後她丈夫出來,我覺得神很厲害,他說你常常都想回來探望孩子,跟他們關係很好,我把家裡的鑰匙給你,你可以來住,我們會外出,你來住不用尷尬何時來,他們每次搬家都會給我鑰匙,我們當藝人或當幕前的,很會說話,很會跟人溝通,很會令人覺得很投入,這人不會說話,但他實踐了何謂主的愛。

今天Joe彷彿洗盡鉛華,開始在信仰中慢慢重建自己,他還很珍惜今天所有。

(歌詞)
明天今天有你記念
在前面縱是萬個挑戰
晴天陰天有你記念
漫長路我會為你禱告
I Love You

2003年開始,我決定不再回來香港的娛樂圈,因為我不再整天想左支右取,有人問你是否抑制自己,人的情慾不是說笑,金錢不是說笑,很吸引,有很多事都改變了,不敢亂來,有多少人原諒我,那份原諒很大,中一次一億六合彩,機會很小,鄭敬基中三次一億六合彩,你的子女原諒你,你的前妻原諒你,就算這新家庭都包容你,所以錢嘉樂有時來到,會說這是怎樣的家,簡直匪夷所思,五個人在一起,你到底有沒有離婚,有一次張堅庭導演,他說只有神才能編到這故事,有這結果。

現在Joe在多倫多當主持,做製作,更負責經營一個網站,他經常參與探訪,很願意去關心身邊人,尤其是一直感情很好的媽媽。

現在我媽媽78歲,八年前她知道我不愛跟人說話,她學會用電郵跟我溝通,我們開始談天分享心事,如果說一個人,一位長者改變容易,還是一位年輕人改變較容易呢?我覺得回望過去48年,如果你有做錯的事,只要你回到神身邊,神一定有方法令這事,變成一幅很美麗的圖畫,因為祂是神。
今次是Joe首次真誠地,詳盡地在鏡頭前分享,自己半生的故事,甚至連自己最不光采的一面,都毫無掩飾,他由一位加拿大留學生,到成為當紅明星,在獲得名與利的同時,卻賠上了家庭的幸福,雖然他曾經很努力彌補,甚至懲罰自己,但始終放不下那份歉疚。

聖經有一個故事,說有位兒子要爸爸分家產,然後離家出走花天酒地,結果花光所有錢,更要淪落街頭,連豬餿都要吃,他很後悔,想回家跟爸爸道歉,只求讓他留在家裡當工人,豈料爸爸不單沒怪他,更盛宴歡迎這位愛子迷途知返,原來爸爸每天都等著他回來。

耶穌就好像這位爸爸,就算我們一生做了很多,連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的錯事,傷害人、傷害自己,但只要我們真心悔改,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耶穌不想看著我們沉溺自責,自怨自艾,他很願意赦免我們的過犯,給我們一個機會,一個新的開始。

Joe得著耶穌的愛,得到前妻和兒女的原諒,更可以原諒自己,繼續活出有使命的人生,如果你也想好像他,希望有新的開始,不如你現在合上眼,跟我對耶穌談談: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自己犯了很多錯,這些錯連我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但我看到Joe,祢原諒他,求主耶穌賜我勇氣,我現在打開我心,請祢進來作我生命的救主,賜我勇氣,跟那些我得罪了的人道歉,讓自己改過自新,而且真正重新做好人,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Joe得到身邊人的原諒,令他可以重新振作,如果你心裡有些困惑,不妨立刻拿起電話,致電CBN熱線,3188-3803,我們這裡有一群,很想跟你同行的朋友,一直在電話旁等著你,我們很願意聆聽和幫助你,在生活和信仰上,解決一切疑難。

我們還可以透過跟耶穌談話,為你的生活加添動力,很歡迎你將禱告需要,跟我們分享,我們很想為你同心向耶穌祈禱,你可以來電,或用手機短訊跟我們聯絡,本地的號碼是,6526-5508,而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 一9)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