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聰 – 異端洗腦實錄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私家偵探給人很神秘的感覺,我們在銀幕上看到,跟蹤、竊聽、裝神弄鬼,玩得出神入化,好像每一位都是破案高手,在現實生活中又是否如此。

我們這集的嘉賓不是一位私家偵探,但他經常要做搜證的工作,有時還要去追查、訪問,他最擅於揭露異端邪說的真面目,不過他雖然擅於理性分析,獨立思考,原來曾經有十年時間,他陷入當局者迷,不能自拔。

我很注重理性、很尋真,很希望找到人生方向,但我也被錫安教會所設計的,你只要跟從領袖就可走正確的路,以及他們所提及末日的呼召,漸漸自己無法運用,理性分析和思考,我也沉迷其中,成為只是聽從這教派的吩咐,如同一隻迷途的羊任他宰割。

楊子聰Kevin 有十年時間,彷彿走進迷宮,他經營運輸公司多年,面對商業的競爭,令他對世界有滿腹疑團,很想尋求答案。

很多爾虞我詐,社會上很多不公平的事,我真的要過這樣的人生嗎?究竟人世間有沒有更好的生活方式,或有沒有方法,可以帶領我去理想的世界?在我運輸生意隔鄰是電腦公司,有一位倉務員,他是很虔誠的基督教信徒,其實當時我對基督教不太認識,他給我的講道帶有很多新奇的信息,例如有關外星人、UFO,或搖滾樂,好像很有理據,我就去了錫安教會。

94年開始,Kevin不單自己去,還帶了家人加入,由每星期一天,到每星期七天,甚至沉迷在講道錄音帶的世界。

幾百盒帶每天不停地聽,一個月聽三十盒,有時一天聽兩盒,講道者梁日華有很多見證,很多資料一篇又一篇地支持他的論點,就算我很喜歡思考也找不到謬誤,因為他其中一個重點說:我們都會被邪靈影響,不要太相信自己,因為你可能被鬼附,被鬼影響。我花很多時間否定自己的理性,盡量不想太多,盡量要聽,報紙裡他說全是不好的消息,電視裡全是被魔鬼影響過的人,所製作出來,假的故事,不值得看,所以我放棄了,不看報紙,不看電視,甚至連我的朋友,如果他跟我教會的理念不相同,也會鼓勵我們跟他疏遠。

96年傳媒揭露,錫安教鼓吹雙氧水能醫百病,叫教友嘗試這種另類療法,引起社會關注,當時Kevin獲委以重任,成為對外接洽的公關。

透過飲用一種食用的雙氧水,自己的身體就可得醫治,由一滴加到廿五滴,我喝了七滴後就只能躺著,因為實在太難喝,而且反胃,梁日華用一些方法做統計,他說,我現在舉出一些病如咳嗽,有沒有人這段時間咳嗽,飲用了雙氧水後是否痊癒了?有很多人舉手。有些人說感冒也可以、有些人說傷風也可以、有些人說胃痛、皮膚病、什麼都可以醫好。是我搞錯嗎?他們這群人才對嗎?這裡有過千人舉手,他們全都比我屬靈,就算我如何思考,但在如此群體壓力、群體影響下,我也無法清醒過來。

很羊群心理的效應,別說他,其實我當時也受影響,不過相對因為我進去約一年,我有機會在基督教機構工作,Kevin很少接觸外面的教會情況,和了解外面的運作,我們很少溝通錫安教會的問題,因為他們的文化比較禁止,將錫安教的問題互相私下傾談。

媒體開始報道,有教會在沒有醫療監管下,提倡雙氧水的療法,甚至集體實行,其實是非常震撼的事,梁日華覺得我可幫他,將這十盒錄音帶跟傳媒,和外間的人嘗試溝通,告訴大家其實錫安教會,這雙氧水的療法很有根據,但另一方面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外面的人,究竟他們所做的事,是否好像外人所說,沒有醫療的常識,沒有醫療的資格,就鼓勵人飲用雙氧水,導致很多人出現問題。那些所謂神蹟醫治,真的經過驗證嗎?我腦裡很多這些問題,記者要不問我資料,要不覺得我已失去理性,已被洗腦,基督教機構甚至不聽我電話,他們所表現的,好像正正應驗梁日華所說的,外面的人都沒有愛心,我不要想那麼多,你叫我做甚麼,我就儘量做。我在98年做家聚負責人,由家聚負責人,做他的保安,甚至最後我取得他的辦公室密碼,負責清潔他的私人辦公室。

Kevin在短短四年,除了結婚生孩子,還在教內火速上位,接近權力核心,甚至可獲資助生活費用,99年教派宣揚千禧末日,他專責掘地窖,建糧倉。

計聖殿的尺寸,計出神回來的時間將近,所以我無心工作,也無心買樓置業,孩子入學時也不為他們預備幼稚園,不單說末日,也預備了倉庫儲糧,我當時在核心小組裡,幫他裝修,找人灌英泥等等,做很多工程上的處理,差不多把自己的工作放一邊,如果沒電會如何?我想了一套應變措施,教弟兄姊妹野外求生,如何收集雨水,吃野外食物。那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將會有事發生,但是沒事發生,怎可能?用了一年時間預備,我放下自己所有工作,沒事發生?翌日我陸續看到不同的弟兄姊妹經過,他們完全不提及,我想提但不敢提,因為這好像成為了禁忌,我是信錯人嗎?

在迷宮中兜轉,Kevin依然沒有出走的勇氣,03年沙士爆發,醫護人員堅守崗位搶救病人,6名醫護不幸殉職,引發他決心離教。

這些醫生、醫護人員很多是基督徒,我想如果耶穌在世,祂可能也會做同樣的事,他們可能真是很好的信徒,豈料在一篇講道中,梁日華竟然說謝婉雯醫生,由一個他口中的靈恩教會,轉到一個他口中的保守,無神同在的基要教會,導致被神咒詛。我簡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這樣,耶穌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我如何跟從這位神,我坐在會場環顧他人,無人有異樣反應,另一件在03年發生的事,帶我返去的同事,後來成為我師傅,突然告訴我,有一個五毛錢大,在肺部,大概我知道他是說有腫瘤,為什麼說得如此隱晦?因為在錫安教會,只可說好事,不可說消極的事,因為一說出口,消極的事都會成就,這群體口裡說很有愛心,但連人生中這麼重要的問題,都無法分享出來,好像連基本的人性都失去了,所以我當時很失望。

Kevin對很多問題忍無可忍時,他終於表達出來,跟我談,我們覺得這是很極端、很操控,教義很偏差。

Kevin和家人離教,甚至觸動教主跟他密談三小時,不過他去意堅決,昔日的教友立即跟他決裂,甚至稱他為「禽獸聰」。

在全教會宣布楊子聰離開了,被撒旦影響,今次很厲害、很快、很嚴重,任何人也不要跟他接觸,同一座大廈乘升降機,遇到時他看到我,踏進了一隻腳也會退出去,我有責任將我看到的,弄清楚的事,跟他們說,我知道連對話的機會也沒有,我決定舉牌,牌上寫著「我愛梁日華、我愛錫安」。在這七星期裡,我不單主日時間回去有這行動,也在過程中聯絡以前離開的人,一起舉牌,一起表達,我們離開了也可作正常人。

子聰這樣做是不容易的事,因為很多脫離了原來這些教派的人士,他們都不想公開讓人知道他們的過去,當時我們和天水圍的教會都很關注,錫安教會在地區裡的活動,他在當中給我們很多第一手的資料,讓我們更加深入了解,曾經參加操控性教派,他們會有的表現。

異端教會是指,自稱為基督教的教會,但跟正統教會的教義不同,解釋聖經有異,Kevin離教後反而投入探究異端,幫助迷途羔羊重過新生。

主流教會不認識異端裡所發生的事,覺得異端的人都沒救,被洗腦,而異端裡的人覺得,外面世界的人都不明白他們,都不愛神,不夠他們委身,不及他們的標準高,我就在中間,不如由我們做橋樑,所以我們開始新興宗教的研究,究竟它是不是有問題的教派呢?我要做調查,我們會花時間了解這教派做什麼?可能我們會潛入這教派,去一起聚會,聽講道,拍照、攝錄整個過程,這些會成為我們對話的根基,我們也會很小心搜證,就算說是去踩場、衝突也好,其實我們不是想形成分裂,我們希望每次都帶出基督的愛,我們也曾迷失,我成為現身說法的人,去到現場一定要面對面,近距離給他們勇氣,其實我們也能站出來,原來基督徒不一定用責備式,你犯了什麼什麼錯,而是先想想對方,關係有沒有辦法修復。

在查證的過程,Kevin好像特務小心翼翼,不過一旦發現問題,他從來不怕面向異端,他甚至冒著同伴的壓力,揭露《基督日報》的源頭。

一個網上大型新聞媒體,有很多不單是香港的教牧,也有加拿大、美國的教牧,也成為他們的顧問團。

我相信有很多可能在不知情下,被拉下水,不知道《基督日報》是何許人馬?背景等什麼也不知道,但我們知道當它顧問的是什麼牧師,因為信那位顧問牧師,而我願意參與去支持。

我收到很多報告說,這群體是異端,信韓國一位再來基督的異端,我們去上海復旦大學,從它的源頭開始查起,有些人真的承認了,《基督日報》,耶穌青年會的創辦人張在亨,是再來基督。

有很多人跌眼鏡,看錯了這件事,所以有人叫Kevin不要再查,可能因為如果查到真相,如果發現真有問題,原先我支持他,不就是我有問題?要尋求真理的心就在Kevin心裡。

我們出版一本書去揭露這事,甚至辦了新書發佈會,我上台介紹這書時,他找來一位律師樓的文員,把法院的文件遞到我面前。

我們要求報警 當中有寫是什麼,不好意思,你連卡片也沒有。

對我說,收律師信吧!我做的事,最重要是本質,是真事,我便不怕,我決定自己答辯,他拿著整本複印了的書,說當中有假,我說你何不指出哪裡假,無任何證人,可證明我所說是假的。

最後誹謗罪名不成立,Kevin兼獲堂費,其實離教後太太和兩個兒子,對教會已失去信心,在異端十年的傷口,仍然有待復元的一天。

為何異端這麼吸引呢?因為異端說的是人能掌握的,而基督教說的好像很抽象,甚麼是屬靈呢?甚麼是愛神?我要做點什麼表達愛神嗎?

今天有很多這些假教師,冒著正統的名義,當自己是真的,甚至在未信的人中以正統自居。

我曾質疑過,基督教的信仰可信嗎?這信仰值得我放下一切跟從嗎?耶穌在十架犧牲的生命,祂是神,為何要釘十字架呢?這是人世間無法明白的道理,而異端就改變為,對,這是不合理的,所以你要做點什麼去補償,但是我發覺不對,神對我們的愛就是這麼超越,這就是神,這就是十字架的奧秘,神愛我,神滿有恩典和憐憫,祂會按我的特質帶領我。

Kevin曾有十年時間在信仰中掙扎,分不清楚自己信的一套是真還是假,可能你覺得他很傻,飲雙氧水,做私人保安,聽起來也很有問題,還要信下去,不是吧?

人就是這樣,有時明知是錯,但一旦投入,就會找很多理由自圓其說,令自己一錯再錯,Kevin就好像那些,染上毒癮、賭癮的人,理性上想離開,但現實中又給自己種種原因留下,不想推翻自己一直遵行的一套,陷入當局者迷。

基督徒相信聖經是神所默示的真理,我們遵行聖經的教導,作為行事為人的準則,但有些異端教派,曲解聖經,斷章取義,對人的身心靈發展,都帶來很壞的影響,Kevin經過十年的掙扎,從懷疑到反抗,總於可以逃脫以往的一套,他才知道信耶穌,原來不是靠任何屬靈領袖,而是單單追隨耶穌,研讀聖經,實踐聖經,要做一個既有獨立思考,又有主居我心的信徒。

Kevin花了很多時間重新適應社會,他現在特別關注新興宗教,希望幫助好像他走錯了,信錯了的人,重回人生的正軌,如果你也想認識,這位又真又活的耶穌,我邀請你現在試試合上眼,跟我向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以前真以為滿天神佛,條條大路通羅馬,信教只是導人向善而已,但今天我知道,唯有祢是獨一的真神,我現在願意打開我的心門,我邀請耶穌進入我內心,做我的救主,我承認祢是真神,求祢一生帶領我,走在光明和正路上,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將焦點對準耶穌,Kevin找到,值得一生跟隨的獨一真神,如果你在生活上,信仰上有疑問想找人談談,歡迎你用電話、短訊等各種方法,跟我們聯絡。

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 《馬太福音》七15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