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孟玉–我老公係前夫

我們從前稱呼,大陸來港定居的人為新移民,現在改稱新來港人士,近幾年更出現一個新名詞「新香港人」。 同坐一條船, 當然希望生活融洽共處,可惜現實總會出現種種張力,好像今集的主角,十五年前由深圳嫁到香港,以為新生活會好過些,誰知在家就跟老公吵架,想工作卻找不著,加上沒有朋友,香港再不是她以往所憧憬的那樣.


大部份人都覺得香港始終是好,到香港後才發覺,周圍的人給我一種不安全的感覺,到一家酒樓工作,下單問要吃甚麼,被客人欺負,因為我說廣東話不太標準,被他們取笑,從前我覺得很幸福,嫁給一位香港男生,但他經常說沒發工資,比拿綜援還慘,跟著這老公有甚麼用,每月像追債般跟他拿生活費,又覺得他不愛自己,我為何還要跟他捱下去呢?


在香港目前約有三十萬新來港婦女,孟玉是當中很典型的一位,在安徽出世,中學後南下打工,02年嫁到香港,她很記得一過羅湖橋,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


一坐火車便有恐懼的感覺,為甚麼呢?旁邊的全都說英語,那些大學生全都說英語,糟了,我連廣東話也不太會聽,你還說英語,怎麼辦?我已開始害怕起來,當時租朋友的家住,居住的環境,左鄰右里也不認識,自己很孤單、寂寞!我便去找第一份工作,到垃圾房問請人嗎?見我那人沒說甚麼,你這麼年輕,先留個聯絡吧,旁邊的婆婆說別跟我們搶飯碗,我年輕豈不是更好?我有力,我能做更多工作,我又不怕臭、不怕骯髒,我願意做便可,誰知等了數天也沒來電,我不灰心,繼續找工作,到一家酒樓打工,經理見我,問我可以幹甚麼?我說我可以做很多東西,我甚麼也做,不怕辛苦,他看到我這份勇氣就說,好,我請你。

放茶杯、鋪檯、收拾桌面,招呼他們、開單,入座後問他們喝甚麼茶,被客人欺負,說我廣東話說得不標準,學我說話,我覺得有被羞辱的感覺,不停走來走去,回到家雙腿很軟,手也在震,見工時說給我七千多元,我很開心,第一份工就有這麼多錢,發工資時所有員工坐在一起,老闆說生意不太好,所有人都要減七、八、六成,視乎你的經驗,當時因為我初入職,甚麼也不懂,新移民,所以我沒膽發聲,結果發工資時只有五千多,我覺得被人騙,很不開心。


為了照顧小朋友,孟玉上班兩個月便沒做下去,單靠做地盤散工的老公養家,在香港當家庭主婦的日子,她特別緬懷以往在鄉下的時光。


我在安徽出世,淮南市,是其中一個小鎮,有哥哥、姊姊、弟弟、妹妹,我排中間,爸爸當時是煤礦工人,媽媽就做建築挑泥水、替人建房,每月剛好夠生活,我不覺得自己窮,反而開心,讀書時我跟兩三位女同學一起,很好朋友,一起上學,放學後一起逛街,買糖果吃,互相分享很多趣事,同學間誰喜歡誰、我喜歡哪位男生,假期我會跟他們去行山,或到他們家坐,一坐便半天,他們來我家坐又半天,在那裡談天,很開心。


孟玉的鄉下是安徽淮南,人口二百多萬,經濟以煤炭、化工和電力產業為主,這類體力勞動工作以男性主導,所以中學畢業,她便隨即失業。


當時我中學畢業後很難找工作,家裡環境又不是認識很多人,爸爸很老實,不懂拍馬屁,不懂找人幫兒女找工作,所以姊姊二十歲時,因為找不到工作就嫁給姐夫,哥哥也是二十歲時跟嫂子在一起,排到我時,媽介紹男朋友給我,認識了一個月,男方那邊說不如幫我們辦婚事,沒結婚證,當時我也不想如此快,但不到我選擇,因為我沒工作,在家磋跎,父母能忍受我多久呢?我嫁了也不開心,因為我們沒甚麼感情,經常會打架,他只給我三十元生活費,買了餸便沒錢,甚至想買一雙鞋也不行,假期時他便不見蹤影,不知去了哪?兩天後才回來,所以我更沒安全感,我認識一些鄰居女生,她們在外面打工,便介紹我說帶我出去,外面有很多工作,九十年代我就跟一位朋友,由安徽到廣東開始打工,在玩具工廠,老闆對我們很刻薄,扣起我們的身份證,困著我們,不讓我們走,住他安排的地方,晚上半夜有老鼠糞掉下來,吃辣椒、腐乳,一天三餐都是這樣,每月給我們五十元 ,給我們買零食、備用品,剩下的他為我們儲起,說待我們離開時才全數發放,但其實最後也沒給我們,被騙了兩年,被人欺負也沒辦法,我又不認識其他人,也不懂說廣東話。


離鄉別井這兩年,孟玉已跟鄉下的男人分開,之後有工友叫她下深圳打工,她一心打算攢夠了錢便回鄉,誰知竟然距離家鄉愈來愈遠。


目標是攢到錢, 家裡建好房子、傢俱齊備, 我便可以回鄉下,深圳不錯,很繁榮的城市,我們到了深圳,到步第一天就到餐廳打工,有客人來便倒水給他,送上餐具、飯一個月差不多有五、六百元,有時候客人也會給小費,比當時打工好了很多,因為沒那麼辛苦,自由很多,朋友愈來愈多,逛街、買東西,結識兩、三位男朋友,當時跟一群朋友到卡拉OK玩,認識到一群香港來的朋友,鄉下的男生很粗魯,不尊重女人,香港男生比較有文化,質素也較高,所以喜歡跟他們一起玩,留下電話號碼,大家開始互相有聯絡。

其中一位男生特別吸引我,很溫柔,外貌俊美,我覺得很投契,慢慢我們便建立了感情,他差不多一、兩週回來一次,我就在關口等他,一起外出吃飯、談天,很開心,我跟這香港男生認識了兩年,突然他有天從香港回來說,我們回鄉結婚吧!這麼快。


96年孟玉帶錦雄返安徽結婚,同時申請來港,這段日子,錦雄香港深圳兩地走,直至02年獲批單程證,一心以為夫婦從此團聚,誰知相見好,同住難。


從前在深圳住一週見一次,歡聚兩天便過去,所以不覺得有衝突,但當到香港後我便開始覺得,他不是我想像中那麼溫柔、疼愛我,他下班回家後不說話,看著報紙、賭馬,做自己的事,從來都不會關心我。


我經常到澳門賭得很大,我出外工作攢錢回來就可以。


街坊跟我說,你老公賭得很大,你要小心看著他,他半夜到別人家打麻將,整夜也不回來,我就去敲那人家的門,我說你再這樣我就報警,他握緊拳頭想打我,他未打到我,但我心已很淡,我第一段婚姻很差,是父母替我作主,所以我才沒有選擇,但這是我自己選的,為甚麼還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很命苦,不知該怎樣做,覺得沒出路。


來港三年,昔日對香港的憧憬徹底破滅,面對的是柴米油盬、生活逼人,加上對老公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孟玉終於崩潰。


我有次在家打掃時,發現丈夫欠下銀行卡數十多萬,當時我想沒將來了,跟著這老公有甚麼用,每月像追債般跟他拿生活費,又覺得他不愛自己,我為何還要跟他捱下去呢?當時突然覺得不行,我要離家出走,我帶著兩個孩子到西環妹妹家,她經常帶我去飲茶,煮飯給我吃,煲湯給我喝,那段日子我跟妹妹一起很開心,約半年後妹妹帶我去公園,剛好有教會舉辦嘉年華會,孩子們玩得很開心,我就留下聯絡和地址給他們,過了一星期左右,就有些教會傳道人來我家,我自己一個人也很悶,除了妹妹外,我認識的人不多。

他們上來也好,歡迎他們!上來後我開始跟他們傾談,我說婚姻很不開心,他們跟我說你嘗試信耶穌吧!耶穌能幫助你!

從前我睡不著,晚上兩、三點就醒起等到天亮,那天晚上很奇妙,我睡到天亮,沒發惡夢。這神很厲害,我這麼多年來都不能睡到天亮,因為我從前經常憂慮,很多憂愁,晚上會淚濕枕頭,我很開心,那天晚上我真正找到耶穌。


就在孟玉開始返教會的一年後,她跟老公正式離婚,帶著當時只有七歲和一歲的兒子拿綜援、住劏房,日子一點也不容易過。


當時接觸到劉主任,她很有愛心,因為她知道我是孤兒寡婦,覺得我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很不容易,她叫我帶孩子去教會免費補習,主任經常跟我們說,一個家庭很重要,單親家庭很影響孩子的生命,為了兩個孩子的幸福,將來有正確價值觀,我一定要給丈夫機會。


她說我現在信了耶穌,你也來試試吧,我也很掛念兩個兒子,我說好吧!我到了教會,發覺弟兄很熱情來招呼我,跟我傾談,關心我、問候我,我感覺很舒服,我每星期都返崇拜,數年來我也經常見到太太,我想重新開始。


我們教會鼓勵弟兄姊妹,與神和好外,也與人和好,阿雄是害羞的人,鼓勵他如果想跟孟玉復合,就要有所表達。


情人節時劉主任帶我們坐在一起,教我老公怎樣跪在我面前送花給我,我當時覺得很開心,我立刻找劉主任,我說我要跟阿雄再行婚禮,請你替我作見證,而且我在香港沒甚麼親人,能幫我安排辦婚禮的事嗎?

我完全不懂,劉主任開始找人幫我弄婚紗,找伴娘、佈置禮堂,幫我整髮、化妝,弄得很漂亮,行婚禮很興奮,小兒子當花仔,大兒子也參加婚禮,他沒感到尷尬,人人也很開心,戴上戒指那一刻,他的眼神很嚴肅,我看得到他很認真。


真誠的對你,與你並肩生活,一同成長,一同享受生命,和一同事奉,終此一生!


再次訂下盟約,我覺得很開心,破裂了的關係,因著神的愛可以重新修復,這是好的見證。


我感覺到那份愛很溫柔,我跟丈夫站在台前時,很多人為我們禱告,祝福我們的婚姻,很感動!認識神以後我很蒙福,我正式宣佈禮成。


離婚七年後再婚,兩夫婦很珍惜這段失而復得的關係,隨著獲派公屋、錦雄轉做水喉長工,生活逐漸穩定,四年前孟玉決定重返工作。


我為找工作祈禱,跟神開條件,神啊,我要服侍祢,三年前我幫「路中心」工作,幫助新移民派米、麵、罐頭,我覺得跟他們一起很開心,因為大家背景一樣,我很明白他們,當我探訪劏房戶,環境很惡劣,一間大房劏成七間細房,我們拿地拖、桶、麻布、手套,幫他們清潔,劏房裡有木蝨、老鼠、蟑螂,很多小動物,我身上被木蝨咬了很多,我求耶穌醫治我吧,很癢,雙腿全都損,我相信祢會幫我,當我讚美上帝、轉移我的思想時,奇妙的事就發生,被木蝨咬的傷口全都消失。


神透過她服侍了很多新移民婦女,她跟她們做朋友,過往她在家庭的辛苦,她也不怕跟她們分享,那些婦女很快跟她有共鳴。


廖姑娘對我很好,初時我坐在電腦檯前,雙手雙腳都在發抖,很害怕,她只給我很簡單的工作,她說你不用做很多東西,你每星期替我入數就可以,她又教我如何做簡報,傳授給我很多工作上的經驗,還有她沒給我很多壓力,她讓我自由發揮。


現在孟玉每三年就會返安徽探親,故鄉的人與物,都令她想起昔日的時光,原來無論身處何方,自己要的只是最簡單的生活。


復婚後我們間仍有很多磨擦,因為他不愛說話,我需要一個懂跟我傾談的人,我就回去跟廖姑娘說。

她說你想開心,這條鎖匙就在你手上,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這金句就像我心裡的座右銘,他不懂得表達我愛你這些甜言蜜語,我不再介意,我只知道這家在主裡是蒙福的家。


以前我不懂表達,放在心裡,你應該明白,原來是需要說、需要行動,我信耶穌後比較容易表達愛。


現在兒子們,一位二十歲、另一位也十多歲,我看見他們成長很開心,有天公眾假期,我跟老公去啟德機場閒坐,兩個人一起談天,很開心,以後老了我們也要這樣過。


跟孟玉聊天,會覺得她是典型的家庭主婦,沒甚麼遠大的夢想,但求可以相夫教子,簡簡單單一家人生活便已很滿足,但這小小的心願,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實現,老公不愛自己,還好賭欠下一身債,孟玉很失望,毅然帶著兩個小朋友離家出走,跟老公離婚,在妹妹家寄居的日子,她每晚都以淚洗面,透過一次嘉年華,孟玉有機會踏足教會,感受到弟兄姊妹的關心,和經歷到耶穌的愛,她找到生命的倚靠,還願意原諒老公帶他返教會,甚至七年後夫婦復合,聖經說,愛能遮掩許多的罪,靠著耶穌,原本破碎的婚姻也可愛火重燃,如果你的婚姻正在面對難處,你可以好像孟玉將婚姻交給耶穌,請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主耶穌,我承認我的婚姻出現了很多問題,我跟我的配偶很多爭執,很多不開心,很多彼此傷害,我們沒法彼此原諒,我相信祢可以幫助我們,我現在打開我的心,我邀請耶穌祢進入我心裡,求祢改變我,求祢釋放我,將祢的愛賜給我,求祢憐憫我的婚姻,幫助我們能夠重新開始,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