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憲海 – 我是個醉人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有一句網絡潮語,男人的浪漫,豆腐火腩飯。有時男人真的很簡單,一碟飯,加枝大啤酒,已經很滿足。我有一位朋友阿海,也很喜歡這種男人的浪漫,雖然火腩飯未必天天食,但啤酒就一定天天喝,每次食飯要喝酒不消說,上班下班都總有一罐在手,甚至睡醒第一件事就要喝啤酒,他說一天要喝五十罐,才夠精神,夠力量。

我想喝酒,但又怕給太太發覺,我白天就買定半打,放在衣服中間,或是被中間,一抽出來就不會吱吱喳喳,到了我想喝的時候,預先半小時取出來,塞進冰箱最深處,我待她好夢正酣時,半夜三更去喝,我開蓋一定用毛巾,因為怕啵一聲,她會聽到,我在兩秒鐘內可以喝光一罐,速度跟聲音要做得很好,毁屍滅跡,將罐扔出窗外,我還刷牙,甚至漱口,再走出來,她也不察覺,你還是在身旁啊!

只要走近孔憲海身邊,就會感受到酒氣逼人,他今年53歲,但是酗酒近40年,酒精好像已經混入他的血,酒氣恍惚從皮膚滲出。

我爸爸做苦力,在紅番區長大,七層徙置大廈,接觸很多叔伯,他們都喝酒,我八歲時偷偷從冰箱喝了一口酒,覺得很涼、很苦,喝完後感覺很點暈,好像飄飄然,我覺得很開心,爸媽說,衰仔,不要喝那麼多,一點點就好,不然喝醉了不知怎麼辦?爸媽好像不大駡我,那麼我日以繼夜,有空就走近冰箱偷偷喝一點點,我十三、四歲小學畢業後,打算找工做,但很多時候找不到,無工做,我就在樓梯口跟街坊,和當時稱呼的街童一起玩,他們拿一打打啤酒上來喝,大家愈喝愈興奮,愈喝愈開心,我喝五、六罐都是平常,他們都讚我,阿海,你是酒筲箕,很棒!怎麼喝也不醉!我自己以為真的了不起,愈喝愈多,喝得比人多,才覺得自己有英雄感!

白天睡覺,晚上劈酒,少年的阿海覺得很過癮,難為父母終日為他的前途擔心。

我渾渾噩噩那麼久,經常被父母駡,應該要找一份工作,自己讀書少,唯有學一門手藝,我試過做車房、工模,又試過水喉,全都做不長久,二十歲那年,妹夫說不如跟他做髮型,那段時間也挺蓬勃,起碼是一門手藝,薪水也不錯,可以穿很帥的衣服,又不辛苦,因為有空調,我就入行,一開始做洗頭,洗頭仔,當時真的很辛酸,我十個指頭都破了,洗髮水和藥水都很刺激,但我沒想過要放棄,因為已經二十歲了,如果再放棄,還有甚麼能學?書又讀不成,我唯有咬緊牙關。

阿海的投入,陸續獲得回報,他花了一年時間升做師傅,十年後還結婚、生子、買店當老闆,三十歲已經事業有成,生活質素提升,酒量也提升。

我開工就要喝酒,喝了一、兩罐力量就來了,剪髮時像舞龍一樣,我一直喝,不斷循環、再循環,力量才能保持,客人說我很重酒味,是不是喝了很多酒?我說,是嗎,沒有!我就食香口糖、魷魚絲,噴髮膠、塗髮油在自己身上,香噴噴的走過去,我試過有一次喝得很兇,喝到五、六點的時候,頭髮剪了一半,醉倒在梳化上,同事說我還有一半要剪,但是我失去了感覺,要他幫我剪剩下的一半,不喝,手就發抖,心跳,甚麼都有,我想為甚麼會這樣?這時才發覺原來我真的有病。

阿海開始意識到自己有酗酒問題,但實際情況原來比他想像嚴重,除了影響工作,更影響家庭。

我愈喝愈多,一天可以喝四、五十罐,超過五十罐,我去雜貨店買酒,每個月付錢,七、八千塊一個月,我跟太太一起上茶樓,當她正在叫點心時,我說去洗手間,在後門廁所離開,喝完兩罐啤酒走回來繼續喝茶,有一次我走進便利店喝啤酒,在鏡中發現太太在我身後,我就竄入經理室,在經理室的玻璃可以從內看外面,從外卻不能看裡面,我待太太走了以後,才從經理室出來,我是不想喝,因為已經有了小孩,我盡量控制自己,但原來真的不行!有天晚上,我在家裡小便,渾渾噩噩的,我在女兒的煲奶器上小便,我一直喝、一直喝,做了那麼多傻事,自己真的很想戒掉,我去看醫生,服甚麼「戒酒囊」,又試過去青山,參加「遠酒高飛」課程,花幾萬塊去醫院困自己一個禮拜,有醫生給藥我服,但是出院後第二天,心想,不怕吧,只是喝一點點,喝一口,一直喝到尾,根本比從前還厲害。有天晚上太太下班回家,看到我又是渾渾噩噩坐在家,她只對我說了一句話:阿海,不如我們離婚吧!我很無奈,我跪下覺得對太太不起,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阿海花了十年時間也無法戒酒,唯有繼續用酒麻醉自己,有一天妹妹致電太太,令他展開一段長達半年,困在戒酒機構的日子。

嫂子,我兒子在網上找到「恩慈之家」,是福音戒毒機構,當中有戒酒的辦法,不如你叫哥哥試試看,仔細老婆嫩,如果我進去後,家裡有甚麼事,怎麼辦?店舖有甚麼事,怎麼辦?我百份百不願意去,但我知道用盡任何辦法都戒不了,我唯有試試看。

我下去接他,看他喝了點酒,好像很開心,像別人嗑藥一樣很興奮,但他願意來代表有心,讓我看見一件事,酒把他捆得很厲害。

第一天我覺得這個環境很美,但除了漂亮外,沒有一樣東西合我心意,食得差,起得早、又睡得早,很多蚊子、又凍,沒自由,只有一個規矩,就是要順服,要聽同工的指示。說真的,我本身是老闆,著我蹲下去除草,真的很難受,坐著不斷除草,我不知道在幹甚麼?但隨便吧!因為我是沒辦法,如果有辦法我不會在這裡。

在這個寧靜的新環境,阿海有更多反省的時間和空間,每當起酒癮的時候,令他更痛定思痛。

我困在新人房五天,有人送飯給我食,大小便、洗澡都在房裡,那裡只有百多呎。我辛苦不是因為沒酒喝,而是覺得很空虛,我為甚麼會弄得如此!我不停回想從前的過錯,為甚麼為了這杯「屎水」,為了這杯酒,令家人失去老公,失去爸爸?現在真的像坐牢一樣,我住了一個月,酒癮沒有了,慢慢清醒過來,身體慢慢好轉過來,跟弟兄也熟悉了,我慢慢開始適應。

他的家人對他有很大期望,所以他在這裡其實很用心,他手拿著簿和筆,當同工讀聖經,他全都記下,我覺得這位弟兄有盼望。

有一次機會,牧師在星期日下午崇拜時,他一進來就說,「嫖賭飲蕩吹,唔衰攞嚟衰」(嫖賭飲蕩吹,自討苦吃)。我說,我知道,用不著你說,但該如何才能戒呢?他就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來是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聽了這兩句金句後,大大感動了我。我就是想要這兩個東西,我就是想要個家,我的家庭毁於一旦,都是因為我酗酒的問題,我就是想我的生命好,我的生活很好,但生活好不代表我的生命好,如果我相信祢就可以生命好,生命好得甚至是豐盛,不是吧!牧師問有沒有人想相信耶穌?我立刻舉手,我舉手說,我很想決志!牧師說,我為你祈禱,祈禱中我不斷流淚,我只是想尋求比人大的力量。

04年阿海完成半年的治療,離開戒酒機構重出社會,真正的酒精考驗才正式開始。

我有一次翻開聖經讀到: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很棒,這就是我阿海從前的心態。我很想好,但就是做不到,後來再讀到一句就是:神是信實的,不叫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讓我看見一件事,我們可以忍受得到的,神才會給我們,我們忍受不了的,神不會給我們。便利店門口我也不敢進,逃避,走第二條路。我父母生日,我完全不敢去。別人食飯喝一、兩罐沒問題,是我,問題出在我身上,我會提早跟他們喝茶,或是給點錢媽媽買東西,跟媽媽說我當天不來,你不要怪我,媽媽怎麼說,沒關係,最重要你不再喝就行!我有時候食麵,看到對座的陌生人,他開了一瓶啤酒,喝一口,我真的蠢蠢欲動,那時候我只有禱告,甚麼也做不到。但不知甚麼原因,我的心突然很舒服,有時候我會聽到聲音呼喚我:沒關係,喝一點吧!不要像從前喝得那麼兇就好了!來吧,試一下!現在便宜了!十塊錢三罐!有時候我心想到或是眼看到,真的很辛苦,我今天不喝,今天不喝。聖經說得很清楚:不要為明天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所以我一天過了又一天,一天過了又一天。

放下啤酒,阿海重拾較剪當髮型師,太太就在旁邊的店做美容生意,囡囡也已經十歲,一家三口過得快樂安定,不過他仍然有一個心願。

上班、下班、上班、下班,我覺得神不想我回到店舖工作,我不斷禱告一件事,主啊,難道祢對我的生命計劃只是如此?神真的給我一個機會,我接到一個來電,趙主任致電我,他說,你有沒有興趣來,嘗試服侍弟兄?我想挺好,神救了我,讓我有更生的機會,我很想將自己酗酒的行為,跟弟兄分享。我一星期只有一天休息,六天在這裡跟弟兄一起,我最主要負責食物,早餐、午餐、晚餐,還有維修,水、電、髹油,我很開心。做的過程跟一群弟兄生活,有早會,晚上有晚會,在晚會中有靈修分享,有祈禱會、有見證,我跟弟兄分享自己的故事時,他們很多都有共鳴,我只說到一半,他們已經知道說,阿海,我要信,我對每一個弟兄也有期望和盼望,我知道不是人可以做到,只有神可以做到。

他平易近人,很容易跟人傾談,他能好好去表達過往的經驗鼓勵人。

我本身都酗酒,我們很多時候問他如何跨勝,跨過一步,他說,一定要靠耶穌,祈禱。他會親自示範給我們看,如何拿鋤頭耕田,我很感動,因為他本不需親力親為講解給我們聽,只需吩咐我們如何做,他就可以走,但他不會,他跟我們一起默默耕耘,他服侍我們弟兄是無私的奉獻,他拿薪水的三份之一給我們買食物,讓我們在早上、晚上或是過節食,我們很滿足,很開心。

從一天五十罐,到今天滴酒不沾,阿海原來已經戒酒十年,他終於看清楚酒精害人,拆穿了酒精謊言。

從前人人都認為,喝一、兩杯可以行血,我說,要行血,倒不如跑步,行血,用不著喝酒吧!溝通,用不著喝酒吧!當時我看見爸爸、叔叔、伯伯,全都因為肝癌而死,我爸爸都是因為肝癌死,倒過來我還去酗酒,戒酒真的很難。但我知道信主必然戒得到,我已然戒了十年,一口酒也沒喝,太太不斷看我行不行,看我是不是真的改變,三年前太太終於浸禮,我看到我的家真的很蒙恩,我現在很清醒,我知道主祢是我的生命,主祢是我的道路,主祢是我的真理,未來那條是人生精彩的恩典之路。

一群朋友食食飯、喝喝酒、聊聊天,是很平常的聯誼活動,但對於阿海來說就一點也不平常,他每次都要用很大的意志向酒說不,甚至為了避開引誘而缺席,他的堅持讓我很感動、很欣賞,喝酒不同吸毒,吸毒是犯法,我們很清楚知道要說不,相對飲酒,我們沒有很大的戒心,可能如此,很容易不自覺跌入酗酒的轄制,情況就好像當年的阿海,從當年最高峰五十罐,到今天滴酒不沾,家人朋友在阿海身上看到耶穌的大能,今天他不當老闆,情願回村服侍一群酗酒的朋友,辛苦又攢得少,但在他的臉上看到滿足的喜樂,因為耶穌已經賜給他豐盛的生命,聖經說: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他的轄制。喝酒可以,但是要節制,否則就被酒轄制,其實不單是酒,有很多東西我們都可以做,但也有可能成為我們的轄制,如果你像阿海一樣,有酗酒或其他上癮的問題,很想脫癮,很想得到真自由,我鼓勵你像阿海這樣呼求耶穌,讓耶穌幫你,我邀請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我有很多的癮捆綁著我,不單是酒,還有很多其他的,這些鎖鏈綁得我很辛苦,我知道祢可以幫助我,求祢像幫助阿海一樣,祢釋放我,我現在邀請祢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求祢賜我真自由、真平安,真釋放的新生命,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阿海戒酒已經十年,但是他一點也不敢鬆懈,身邊的家人朋友是他最大的支持,如果你有些問題、心事,想找人傾談支持一下,我們很樂意成為你的聆聽者,歡迎你立刻來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包括WhatsApp、微信跟我們聯絡,本地手機和WhatsApp號碼是 6526-5508,大陸手機和微信號碼是131-438-95508。

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哥林多前書10:13)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