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美的生命(李景雄牧師)2014.8.10

語音(廣東話): 主題:真、善、美的生命
證道:李景雄牧師

崇基學院禮拜堂對我是情有獨鍾的一個塲地。1970及1980年代曾分別兩度任崇基學院校牧。雖然加起來的時間不長──四年左右──但那些是帶來美好回憶的日子。

當時中文大學成立不久,崇基學院以一間有基督教背景的學院是中大的一個成員。我自己當時有一個單純的基督教大學教育理念。那是一個有真、善、美文明氣息的高等學府 (higher learning institution),而以基督教信仰的生命力貫徹其中。我在崇基任校牧──兼任講師──的日子看到那個理念不是憑空的,是可實現的。

好!我今天就用「真、善、美的生命」為題與大家分享信息。說句老實話,真、善、美加上生命,是一個宏大的題目。後現代主義 (Postmodernism) 的懷疑主義者的批評即是 grand narrative(宏大的敍述),是難以兌現的。但我依然講說「真、善、美的生命」這個「宏大的敍述」,不過「語境範圍」(Speech context) 縮小至崇基學院的校園,以崇基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為立足點。

我現在站在這個華美的禮拜堂的講台,用「畫龍點睛」(“dotting the eyes of the dragon”) 點出幾個旁點,相信你們銳利的眼光會領會信息的神氣。

我把這篇講章看作一首三節的音樂作品。

第一部曲:以古典希臘文化為主調 (Key)
我去美國讀大學時,主修哲學。主要是西方哲學,而最使我沉醉的一科是古典希臘文化 (Classical Greek civilization)。從那科我學懂真、善、美 (Truth, goodness, beauty) 為古典希臘文明的元素。無須在此詳述,只要捏出幾點,你們一定會意。

「真」:真理、真知。真──即使不是一成不變的真理,有真知可言,其確的認知,不是錯漏的知識、偏差的認知。

幾何學 (geometry) 是一種真知,是可計算的,可推理證明。邏輯 (logic),以三段推論 (3-stop argument) 為推理的方式找到答案。

亞里斯多德 (Aristotle) 是最有代表性的哲學家。他對邏輯學有洞識。他不祇擅於理性推論,也有經驗認知論 (empiricism),對生物演變有所涉獵。

亞氏的倫理學 (Ethics) 及政治學 (Polities) 這兩本是他的經典之作,他有系統地用理性方式討論倫理(人倫的道理)和政治學(管治的學問),例如,城邦由有學問、有品德的人來掌權。這些都可歸入「善」(優美生活)的範疇。古代希臘有其他思想家探討人倫和管治的課題。現點不一,但不同的論點可以有理性的討論。

至於「美」,古典希臘文化有一個特點,就是對美(美感、審美)也可有「客觀」的看法。例如雕刻有型態美的標準(線條、立體、比例)。建築有形狀之美、比例之美。雅典有一間著名的神廟 (Parthenon),現時已成為破舊的古蹟,但從留下的石雕看到清秀美麗的雕刻線條和黃金比率 (golden ratio),長度與高度 1:1.618。

總括來說,古典希臘文化論真、善、美的一個特徵是有客觀 (objective) 的觀點,而且是可以理性化的。

古典希臘的真、善、美觀與今日的大學教育有何關係?有。崇基學院從建校起承傳了國內十三間基督教大學的一個傳統,那是從西方教育的模式傳過來的(早期中國的基督教大學是靠西方傳教士建立的)。西方的大學教育理念總有真、善、美的觀點,這些觀點都有客觀的元素。

十九、二十世紀在中國建立的基督教大學著重理科、社會學科,重視其客觀、理性成分,即使是人文學科 (humanities),亦重視客觀的批判和整理。崇基學院──其實香港其他大專院校──都無不重視這些所謂「客觀」的傳授方式。

基督教精神怎樣進來的呢?此時此地無需辯論「科學與迷信」的問題。基督教信仰不可與迷信相題並論。我們所認識的基督教不會反科學、反理智,只有透過科學得來的知識看到上帝創造的宇宙的奇妙,而向祂讚美;當然開放接受社會科學及人文學科帶來對人性、倫理、公共領域的認知,而在適當的時機補充或批判含蘊著的價值觀;最後見到更多精美藝術作品,美化生活。

不必多講,祇引用兩句經文:

詩篇 19:1-2:「諸天述說 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

十分美麗的言辭,宣告上主創造天地萬物的美妙。

歷代志上 16:29:「要將耶和華的名所當得的榮耀歸給他.拿供物來奉到他面前.當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英皇欽定本 King James: “worship the LORD in the beauty of holiness”)

第二部曲:以中華文化為曲調

崇基學院不單只重視西方教育的理智伸展,其實也注意到中華文化的遺產。崇基校歌有一句:「中西結晶,增益文明」。那就是結合中西文化的優良傳統。當時的通常教育 (IBS, Integrative Basic Studies) 第二年級所有同學都必須修讀中國哲學一科,勞思光先生是主要講師。

新亞學院在中國文化方面比其他學院教得更好。新亞的創校人士是新儒家學者,我為了重振中華文化,讀他們的著作和聽他們(如唐君毅、牟宗三等大師)的講座,得到新的體驗,就是中華文化的一個特色,相對於西方文化的「客觀」原則,中華文化著重生命的主體,難度 (humanity as life subject) 的美語表達詞語,不很精煉)。

不必講深奧的哲理,在基本的儒家教導不難看到。孔子有講「真」,那是真誠的真,誠是誠意,真誠之意是由一個立體表示,亦由一個主體所信的為真。《大學》開宗明義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德、親民都是主體的作為,不到至善不休止,可見「善」,可以為終極德行。相信性善的孟子論人之初論:「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善與美看齊。孔子有所謂「五美」:「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

有人說,基督教是西方的宗教,不適合中國人,甚至排斥中國文化。只消看腓立比書 4:8:「…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我看不出,這樣的語氣、這樣的造辭與孔子、孟子所講的真誠、品行、美德有什麼合不來的地方。

第三部曲:基督教信仰為主調
不過,話又要說過來,古典希臘文化凸顯的真、善、美理念和中國儒家暢言的真誠信、廉潔、美善、品性,即使是相得益章,它在不易體現,而因為人性的墮落卻頽廢不振,就在這裡,基督教信仰的救恩進入來。耶穌基督為了救贖人類的罪性而共願身體力行受苦以致於死,但最後勝過罪惡和死亡的權勢而使人得享永生,永恆且榮美的生命。

約翰福音 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這是基督教信仰核心信念的宣言,不只是宣言,而是可行的道路,真實的道理,真、善、美生命的展開。

我是喜歡讀書、教學、寫作的人,正如你們是學者、學子、學人、授課或學習。很好啊!我們是享有這些特殊福份的人士。我們都是基督徒,或者最低限度願意聽基督教信息找看看有沒有履行這個信息的可能。

假若這三部曲有一個 Coda,結尾一段,正好有崇基校歌來作總結,會眾同唱…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