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七月二十四日──約伯記-3 (恨不得…)-第3章

第三章

七日七夜無人開口向約伯說一句話,約伯縱使是「不以神為愚妄」(1:22),但他卻把情緒全部堆在自己的身上,藉此宣洩心中的苦,因為他深知不能向神發脾氣。

1. 11個願…

1 此後、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 2 說、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 3 見上節 4 那日變為黑暗 神不從上面尋找他亮光不照於其上。 5 黑暗和死蔭索取那日.密雲停在其上.日蝕恐嚇他。 6 那夜被幽暗奪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樂.也不入月中的數目。 7 那夜沒有生育.其間也沒有歡樂的聲音。 8 那咒詛日子且能惹動鱷魚的、咒詛那夜。 9 那夜黎明的星宿變為黑暗.盼亮卻不亮、也不見早晨的光線。〔光線原文作眼皮〕 10 因沒有把懷我胎的門關閉、也沒有將患難對我的眼隱藏。

此後、約伯開口」──七日七夜後,無人先開口,是約伯主動開口,繼而引發與三朋友的辯論。

咒詛自己的生日」──因為約伯「不以口犯罪」(2:10),在一切困苦中,他不能咒詛神,只能咒詛自己。

默想:這種堆在心裡的11個「願」,是「正面」的,還是「逃避」?當你面對困苦時,是否也會咒詛自己,情願未曾生於世、未曾遭遇此般的苦?

2. 從「願」到「為何?」

11 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腹絕氣. 12 為何有膝接收我.為何有奶哺養我。 13 不然、我就早已躺臥安睡. 14 和地上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謀士、 15 或與有金子、將銀子裝滿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 16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 17 在那裡惡人止息攪擾、困乏人得享安息. 18 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聽見督工的聲音。 19 大小都在那裡.奴僕脫離主人的轄制。 20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 21 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 22 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 23 人的道路既然遮隱、 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24 我未曾喫飯、就發出歎息、我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 25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 26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前四個「為何」──要生於世?後三個「為何」──還有生命、還有光?

傳道書九章4節說:「活著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強」,然而,約伯卻認為死是「得享安息、安逸」、「脫離轄制」,比活著更強。

人的道路既然遮隱、 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約伯不明白,神為何要如此待他?既給他生命、卻又圍困他?對困苦的問題,他把所有問題,推到神的身上。

默想:約伯之前對妻子說「難道我們從 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麼?」但是到了此時此刻,約伯壓根兒不想「受禍」。因為禍患來,人往往把眼前的困苦放大,而不去思考、記念神過往的恩典!你又如何?人在世上的生活、動作、存留全在乎所遭遇的事嗎?

3. 揭示問題

25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 26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約伯所恐懼、所懼怕的是什麼?──「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棄掉 神」(1:5)

約伯隱藏的「恐懼」,在患難中被揭示出來,也看見他內心深處的狀態。

默想:你所恐懼、所懼怕的又是什麼?怕沒工作、怕窮、怕面子…?在這裡,懼怕成了約伯生命中的破口,使撒但可以在他所恐懼、懼怕的事上興風作浪。今天,你的平安在你所認定的環境、人中嗎?

從第一章到第三章,我們看到約伯情緒反應的過程,從原本從容、淡定的說「難道我們從 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麼?」到「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約伯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在面對苦難、困苦時,總想趕快從深淵中跳出,總是想找到一個因由,但神對撒但說了兩次對約伯的肯定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 神、遠離惡事。」(1:8, 2:3) 這個肯定,是一種屬天的肯定──「他雖失腳、也不至全身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攙扶他。」(詩37:24)──「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

我們雖然不知道、看不見天上所發生的事,也未必聽見神對我們的讚賞,但請記得,先別咒詛自己!若你咒詛,就認定神對你的創造是不完美的,因為神明明的說了:「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世記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