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1, 2024

#234 八月二十一日──約伯記-31 (你曾⋯?)-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16-40節

在這裡,神以祂所創造的自然詰問約伯,原來我們以為每一個看似自然的風、雨、雷、電、雪,都不會無緣無故的發出,它們都按神所吩咐的,在其軌徑上運轉不息,直到新天新地的更新。

我們嘗試換另一個角度,從以諾書看看神在背後的精妙安排。

你能明透麼?

16 你曾進到海源、或在深淵的隱密處行走麼。 17 死亡的門、曾向你顯露麼.死蔭的門、你曾見過麼。 18 地的廣大、你能明透麼.你若全知道、只管說罷。 19 光明的居所從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於何處。 20 你能帶到本境、能看明其室之路麼。 21 你總知道、因為你早已生在世上、你日子的數目也多。

你曾⋯⋯」(16-17節)──這是神回應約伯的訴求:「這一切我眼都見過、我耳都聽過、而且明白。你們所知道的、我也知道.並非不及你們。 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我願與 神理論。」(13:1-3)

你總知道、因為你早已生在世上、你日子的數目也多」(21節)──神在此反問約伯的自以為是:「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及你們.你們所說的、誰不知道呢?」(12:3)

以諾書 第八十二章

82:8 祂在天上晝夜都有權柄,以致祂可以使不同的光照耀人類,就是太陽、月亮、眾星和在天上按各自的軌道運行的所有光體。

82:9 這就是眾星的秩序,它們有自己各自的位置、季節、節期和月份。

雪庫⋯⋯

22 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麼。 23 這雪雹乃是我為降災、並打仗和爭戰的日子所預備的。 24 光亮從何路分開、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

以諾書 第六十章

60:12 風的倉庫,風如何被分開和如何被量度,風怎樣分開和消散,風怎樣按照不同的風力而各有各的出口;月光的能力,月亮怎樣發出適量的光,眾星怎樣按照自己的命名法而分閉,並各從其類;

60:13 雷怎樣按照墜落的地方而分開,閃電又怎樣按照它們所發出的光和光速而再分門別類。

60:14 雷有它們各自休息的時間;每一種雷都有各自的響聲。雷電不會分離;它們在同一的微風中同行,它們不會分開。

60:15 當閃電發出光,雷也會發出聲響;風會在那時使雷止息,風把時間公平的分給雷電。它們的匯聚像沙一樣,風的大能把它們撒回,像是用韁繩勒住它們一樣,它們在地的不同角落都是這樣的。

60:16 海上的風乃是屬於陽性的,海風甚是強勁,它按照自己的風力控制空氣 ,風就是這樣在世界的群山中吹動和消散。

60:17 霜之風是自己的守護者;電之風是仁慈的使者。

60:18 雪之風已經撤離它的匯集之處;它不是按其力量而存在的;只有一絲絲微風像輕煙般從它的匯集之處升到空中,它的名字就是霜。

雨水⋯⋯

25 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 26 使雨降在無人之地、無人居住的曠野. 27 使荒廢淒涼之地得以豐足、青草得以發生。 28 雨有父麼、露水珠、是誰生的呢。 29 冰出於誰的胎、天上的霜、是誰生的呢。 30 諸水堅硬〔或作隱藏〕如石頭、深淵之面凝結成冰。

以諾書 第六十章

60:19 風和霧並不是與它們同住的。霧有自己的匯集之處,它的軌道甚是榮美。它分別在雨季和旱季都有光和暗;它的匯集之處本身就是個天使。

60:20 露水之微風的居所在於天的終極之處,並與雨水的聚居之處彼此相連,雨季和旱季都是如此;露水的雲彩與霧的雲彩也是彼此相連和互相供應的。

60:21 當雨之風活躍起來,天使就來打開它的倉庫讓它出來;當雨水洒在大地上時,它就與地上的水結合;

60:22 它甚麼時候與其他的水結合,就甚麼時候與那供住在地上的人飲用的水結合 ,因為這水是天上的至聖者差來滋潤大地的。祂所賜給天使的雨水有一套量度的方法。

天的定例⋯⋯

31 你能繫住昴星的結麼、能解開參星的帶麼。 32 你能按時領出十二宮麼、能引導北斗和隨他的眾星麼.〔星原文作子〕 33 你知道天的定例麼、能使地歸在天的權下麼。

以諾書 第七十二章

72:33 晝夜的長短取決於太陽運行的軌道 ,畫與夜也由此而識別出來

72:34 太陽的軌道一天一天地延長,或是一夜一夜地縮短。

72:35 太陽運行和安頓的秩序乃是按照其一出一入的定律,這名叫太陽的大光決定宇宙每年的長短。

72:36 這光體按照萬靈之靈亞呼威 (Jahweh) 的吩咐彰顯自己,以這樣的模式出去和進來

72:37 它的光不會減退,它也從不歇息,它晝夜不斷地運行。太陽所發出的光比月亮光七倍;但太陽和月亮的大小卻是相同的。

Kristopher Roller / Unsplash

以諾書 第七十五章

75:4 烏利爾〔註:烏利爾是帶領眾光體的天使長 (79:6)〕也同時向我展示了天上的十二個廣闊的出口,它們就在太陽的軌道中;當這些出口按照所指定的季節打開時,太陽發出光輝,並把熱力散發在地上。

75:5 這些出口影響眾風和露水之靈,

75:6 換句話說當這十二個出口在天上和地極打開時,太陽、月亮、眾星和所有其餘天上的光體都會從西方出來。

75:7 天上的左邊和右邊都有很多打開的窗戶,其中的一個窗戶按照出口的模式,在指定的時間發出熱來,眾星根據自己的秩序從這些出口上升,又根據白己的數目從那裏落下。

閃電⋯⋯

34 你能向雲彩揚起聲來、使傾盆的雨遮蓋你麼。 35 你能發出閃電、叫他行去、使他對你說、我們在這裡。 36 誰將智慧放在懷中、誰將聰明賜於心內。 37 誰能用智慧數算雲彩呢、塵土聚集成團、土塊緊緊結連.那時、誰能傾倒天上的瓶呢。 38 見上節

以諾書 第四十一章──宇宙的奧密

41:3 我又在那裏親眼看見行雷、閃電和風的奧秘,我看見它們怎樣受命吹向大地;我又看見雲彩和露水的奧秘,我見到它們怎樣從那裏出發,又怎樣滿足地上泥土的需要。

41:4 我還看見被密封的倉庫,在冰看倉庫和雲霧倉庫的風都是從那兒受命;這些雲彩從世界的開始便一直在地面上運行。

41:5 我又看見太陽和月亮的倉庫,我見到它們從哪裏出來,之後又回到哪裏去,它們的歸回極其榮耀;它們運行時,人慶祝一個節期多於另一個。它們不會離開自己的軌道,也不會試圖增加或縮減白己的軌道;它們彼此忠於對方:它們按著所起的誓上升和落下。

41:6 首先運行的是太陽:太陽按萬霝之主的命令繞著自己的軌道而運行,萬霝之主亞呼威的名永遠長存,直到永恆。

41:7 其次就是月亮的兩個隱藏和可見的軌道:月亮分別在白畫和晚上沿自己的軌道走完一圈。太陽和月亮將直接仰望萬霝之主亞呼威的榮耀。它們發出感謝和讚美,它們不需要節省能量 ,因為它們的本質可以不斷地發出新的力量。

41:8 太陽諸多的變化確實是祝福,又是詛咒;至於月亮的軌道,一方面對於義人,它就是光, 另一方面對於罪人,它就是暗,它們乃是奉萬霝之主亞呼威的名運行,萬霝之主亞呼威創造了光和暗的分別,又把人的霝分開了,祂按自己公義的名使義人的霝成為剛強的。

41:9 誠然,天使和撒旦均不能躲起來;他們同樣要面對審判他們的主,祂匆匆一瞥,他們就盡在祂的面前,祂是審判者。

以諾書 第五十九章──行雷和閃電

59:1 在那些日子,我親眼看見閃電和光的奧秘,還有它們的審判;它們按萬靈之主的旨意發出祝福或詛咒的閃光。

59:2 我也看見雷的奧秘,我看到雷怎樣在天上轟轟作響,地上的人就聽到了雷聲。它向我展示雷聲到底代表著平安和祝福,還是詛咒。雷乃是按照萬靈之主亞呼威的說話而行事的。

59:3 之後,一切有關光和閃電的奧秘都向我顯明了,就是它們如何在光中發出祝福和滿足的光輝。

神顧念祂所造的⋯⋯

39 母獅子在洞中蹲伏、少壯獅子在隱密處埋伏、你能為他們抓取食物、使他們飽足麼。 40 見上節 41 烏鴉之雛、因無食物飛來飛去、哀告 神.那時、誰為他預備食物呢。

因無食物飛來飛去、哀告 神.那時、誰為他預備食物呢?」(41節)──烏鴉之雛尚且懂得向造物主哀告食物,造物主尚且為牠預備,可況在苦難中的約伯呢?

默想:約伯曾言:「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我願與 神理論。」(13:3)因為他相信他有理、他有義、行為完全、純正,「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祂。祂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祂。」(23:8-9)而對於造物主的創造,約伯也表達他所知道的,並非不如三朋友:

○ 「看哪、這不過是 神工作的些微.我們所聽於他的是何等細微的聲音.他大能的雷聲誰能明透呢。」(26:14)
○ 「因他鑒察直到地極、遍觀普天之下.要為風定輕重.又度量諸水。他為雨露定命令、為雷電定道路。」(28:24-26)
○ 「他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 他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他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他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他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 10 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9:5-10)


約伯所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雷、風、雨⋯⋯,但神問他的卻是誰在背後掌管這一切?

──你曾進到海源⋯⋯你能明透麼⋯⋯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麼⋯⋯光亮從何路分開、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雨有父麼、露水珠、是誰生的呢⋯⋯冰出於誰的胎、天上的霜、是誰生的呢⋯⋯你能按時領出十二宮麼⋯⋯你知道天的定例麼、能使地歸在天的權下麼⋯⋯你能發出閃電、叫他行去⋯⋯烏鴉之雛、因無食物飛來飛去、哀告 神.那時、誰為他預備食物呢⋯⋯

對於苦難,我們只看到表面的,但那在背後的,比如第一、二章所描述有關天上的情況,我們知曉嗎?若不知曉,焉能憑己意議論神的不公、也憑己意咒詛自己麼?誰為大?你嗎?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