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樂園變成了地獄(鄧瑞強博士)2022.7.24 – Turning Paradise into Hell

講題:將樂園變成了地獄
經課:士師記19章1至30節
講員:
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198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William Golding的得獎作品《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講述一群乘搭飛機逃避戰禍的孩子,因飛機被擊落,流落孤島的故事。他們都是小孩子,應是純真無邪的,這個孤島看來也似人間樂土。純真的小孩,在美麗的小島上,如果他們能活下去,這裡會否就是人間天堂?童話一定會這樣寫的,但一本直視人性的小說便沒有這種美麗的結局。故事發展下去,我們看到,人性裡本有的不同元素,會在不同孩童身上發展出來。有些小孩較理智,講規矩;有些小孩較嗜肉,要獵殺動物,較用原始的力量去解決問題。久而久之,孩童們便分成兩派,一派希望用道理來解決問題,一派卻以暴力來解決問題。最後,是一派獵殺另一派。將一個可能是樂園的地方,變成了徹頭徹尾的地獄。可惜啊,真可惜啊,人類常常將樂園變成地獄!

  當領受了十誡的以色列人,進入神所應許的樂土時,我們自然會有一童話式的想像:好了,艱苦的旅程終於完成了,純良的神的子民,終於能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了。很多返教會的人,常常有相似的想像:好了,在人世間,終於找到完美的群體了,這裡有一群道德高尚的基督徒,在這裡以愛相連,沒有邪惡,真是人間天堂啊。當然,我們知道,這只是幻想。

  約書亞死後,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其實是一片亂局。他們散居在迦南地,與不同的民族混居。我們常常想像,這是敵我同在、我生你死的局面,其實不是這樣的,只要看一看我下次將講的《路得記》開頭的幾節經文,你會看到,就算是在士師的年代,當猶大地饑荒時,猶太人是會去摩押人那裡求助的,而摩押人並沒有拒絕,也沒有「你死你事」的敵意的。

  在士師的年代,以色列人和不同民族比鄰而居,時而和睦共處,時而衝突相爭,這其實只是人類的常態。所謂士師,其實即民族英雄,或者,更似江湖大佬,在「自己人」被別人欺負時,為自己民族出頭,討回公道。不少士師亦正亦邪,例如士師基甸,他擊敗米甸人,但他卻以戰利品造了一個用來求神問卜的神像(呂振中譯本:8:27:「神諭像」),這導致以色列人後來拜這偶像。又例如士師參孫,力拔山兮氣蓋世,推倒神廟,與非利士人同歸於盡,但他生前的生活,看來糜爛不堪。士師只是一時的英雄,不是供人效法的聖人。

  講《士師記》的人,大多會提到書中的某個循環規律,就是:一,神的子民拜偶像、離棄真神;二,耶和華發怒、懲罰他們、讓外族人欺凌他們;三,他們向神求救;四,神興起士師,解救他們。然後,過一段太平日子,之後,士師死了,他們又再拜偶像、離棄真神,這循環又再來一次。這其實也是我們信仰生活的寫照。生活安定,然後,慢慢忘記神,這招來了罪的苦果,我們便認罪求救,然後,神派來救星,危機解決了。一段安定的生活後,這循環又再來一次了。

  今日,我們看一段《士師記》的經文,看看他們如何將神應許的樂園變成了人間地獄:士師記19:1—30

19:1 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恆的女子為妾。

  「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這是一個「無王管」的時代,人間秩序凋零。但經文這樣說,即意味著:它等待著一個王者的來臨。這王者來臨時,能重建大地,帶來和平。《士師記》的內容記述的年代,約為主前1300-1050年,這年代當然不是精確的。但其最後編輯成書的年代,應是400多年後的事了。我不是隨便說的,19:1的前兩節經文18:30清楚提及北國的被擄,和合本這裡「遭擄掠」的用字,在舊約裡,差不多就是「被擄」的專用字眼了。事實上,以色列人最「無王管」的時代,就是後來北國以色列被擄到亞述,及南國猶大被擄到巴比倫的日子。在那些日子,他們渴望一個彌賽亞式的君王的來臨,這期望一直延伸到新約時代。問題只是,這救主王者將來自何方?這不是一雞毛蒜皮的事,在混亂的時代,誰能確保自己作為王者的正統性及合法性,是關係重大的。在中國的三國時代,魏蜀吳其中一個爭論的地方,是誰才是漢王室的正統繼承者。

  「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恆的女子為妾」,從地點的描述來看,這明顯是站在南國猶大伯利恆的位置來說的,北國的以法蓮被描述成「那邊」。在前一章,提及一見利忘義的利未人,這利未人幫殺人放火的北方支派「但」做祭司,從前文可看,這裡的利未人不是好東西。這裡看到一種南北對峙。伯利恆是後來的大衛王的家鄉,明顯,經文暗示:大衛王的血脈,才是彌賽亞式的君王的正統。

19:2 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的伯利恆,到了父家,在那裏住了四個月。

  呂振中譯本譯:「那妾惱怒丈夫」,這翻譯更可取。因為若那妾為了「行淫」而離開丈夫,就不會回娘家。以色列人有強烈的「榮辱」(Honour and Shame)文化,若女兒不守婦道,會敗壞家聲,她的家庭就算不拿石頭打死她(中國人是「浸豬籠」了),也不可能容她回來。故此,只能說,不知何因,那妾回了娘家,但應與「行淫」無關。有學者說,是因那男人有家暴,這當然是一種猜測。

19:3 她丈夫起來,帶著一個僕人、兩匹驢去見她,用好話勸她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她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在古代男人至上的文化裡,能對妻妾說「好話」(直譯是「向她的心說話」),顯示這男人犯錯而氣走這妾的機會甚大。

 19:10 那人不願再住一夜,就備上那兩匹驢,帶著妾起身走了,來到耶布斯的對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19:11 臨近耶布斯的時候,日頭快要落了,僕人對主人說:「我們不如進這耶布斯人的城裏住宿。」
19:12 主人回答說:「我們不可進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過到基比亞去」;
19:13 又對僕人說:「我們可以到一個地方,或住在基比亞,或住在拉瑪。」
19:14 他們就往前走。將到便雅憫的基比亞,日頭已經落了;
19:15 他們進入基比亞要在那裏住宿,就坐在城裏的街上,因為無人接他們進家住宿。

  這裡,刻意提及「耶布斯」(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即大衛王朝的京城),但他們不選擇留在這裡,他們離開後來大衛王朝的根據地,後果堪虞。最後,仍有兩個地方可選擇,一是基比亞,一是拉瑪。基比亞是後來以色列人第一位君王掃羅的家鄉。拉瑪是後來的最後一位士師撒母耳的家鄉,他先膏立掃羅,但其後放棄掃羅,膏立大衛。那人最後選擇被棄的君王掃羅的家鄉基比亞。

 19:16 晚上,有一個老年人從田間做工回來。他原是以法蓮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亞;那地方的人卻是便雅憫人。………
19:22 他們心裏正歡暢的時候,城中的匪徒圍住房子,連連叩門,對房主老人說:「你把那進你家的人帶出來,我們要與他交合。」
19:23 那房主出來對他們說:「弟兄們哪,不要這樣作惡;這人既然進了我的家,你們就不要行這醜事。
19:24 我有個女兒,還是處女,並有這人的妾,我將她們領出來任憑你們玷辱她們,只是向這人不可行這樣的醜事。」
19:25 那些人卻不聽從他的話。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給他們,他們便與她交合,終夜凌辱她,直到天色快亮才放她去。
19:26 天快亮的時候,婦人回到她主人住宿的房門前,就仆倒在地,直到天亮。

  這裡提及基比亞,那裡住著便雅憫人。剛好,掃羅正是住在基比亞的便雅憫人。在這裡發生的事,讓我們重溫創世記裡最淒涼的事。創世記19章,記載了所多瑪城的故事。有兩個天使,晚上來到所多瑪,被羅得接待。所多瑪城的人,連老帶少,重重圍著羅得的房子。他們要羅得交出那兩人,任他們魚肉。羅得打算交出兩個女兒。在千鈞一髮間,天使救了他們。之後,便是天火焚城的故事了。除了諾亞方舟講的洪水毀滅大地的故事外,天火毀滅所多瑪城是神對犯罪的世人最嚴厲的審判了。

  我們以為,在神子民的歷史裡,不可能發生像所多瑪的邪惡事件。但我們的想法是錯的,就是在神子民的地方,也會發生天下間最駭人聽聞的惡事。那些便雅憫人,終夜凌辱一個弱質女流,將她凌辱至死。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來到這裡,我們看看神的救贖故事由人來主導的話,發展到什麼地步。神揀選亞伯拉罕,讓他的後裔成為強大民族,為要將光明帶進黑暗的人間。神帶領他們脫離奴役的枷鎖,成為自由的人。神帶領他們克服困難,踏進被稱為「流奶與蜜」的豐盈土地。神希望他們不要學迦南人,不要陷進他們的黑暗,要點燃光明,要成為在墮落世界中的聖潔力量。但,結果如何?他們比迦南人更迦南人,比黑暗更黑暗,比墮落更墮落。他們將好好的一片樂土,變成人間地獄。上帝看著,我想,祂不只是默默流淚,而是號咷大哭,泣不成聲。人類啊人類,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止住不當的慾望,放下操控弱者的權力,不再只留心自己的得益,而學懂十字架的捨己。

  不要單單說那些神的子民,我們看看自己。在教會裡,不是安全得很的嗎?不是的。有個網站,叫<離教者之家>。我不是要大家做個「離教者」,我只是想大家聆聽一下離教者的故事。在這網站裡,很多「離教者」的見證。他們的故事,像那位被凌辱的妾的故事一樣,都是受害者的故事。有一個「離教者」的見證是這樣的:「當你不再去教會或者對信仰有了動搖,教友關心的只是你是否離教,而不是你這個人。似乎他們忘記了你是一個有著血肉之軀的人,有思想有感情的人,你只是他們為主做工的道具而已。………

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一個偽善的基督徒,長相英俊,以信仰的名義接近敬虔的姊妹,玩弄姊妹的感情,導致該女孩精神失常,至今無法正常生活和工作。一次聚會碰到,我上前問他心裡是否有愧,之前這麼欺騙教會裡的姊妹能對得起上帝嗎?他承認自己過去是做錯了,但他說事情已經過去了,上帝已經原諒他了,現在他的事業和感情都很棒,他說自己已經過上了理想中的生活,他快要結婚了,他說真的很感謝上帝賜給他的一切。………」(https://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323

  上帝聽著,我想,祂依舊泣不成聲。

 19:27 早晨,她的主人起來開了房門,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婦人仆倒在房門前,兩手搭在門檻上;
19:28 就對婦人說:「起來,我們走吧!」婦人卻不回答。那人便將她馱在驢上,起身回本處去了。
19:29 到了家裏,用刀將妾的屍身切成十二塊,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的四境。
19:30 凡看見的人都說:「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這樣的事沒有行過,也沒有見過。現在應當思想,大家商議當怎樣辦理。」

  這裡拋出一個問題:「大家商議當怎樣辦理?」

  故事發展下去,是以色列聯軍去伐罪。結果是:幾乎將「便雅憫」支派滅絕。便雅憫支派的女人和孩童都死光,只剩下600個男人。忽然,以色列人又覺得十二個支派少了一個支派不太好,於是又想辦法找老婆給這600個便雅憫人。他們的方法是:誰無參加伐罪聯軍的,便將那城的人全殺掉,只留處女。於是,他們出發到「基列˙雅比」進行屠城,留下400處女。但,還欠200個女子。於是,他們強搶示羅的民女去湊數。其實,如此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再一次的胡亂屠殺和淫辱婦女,將之前的罪惡再倍大,更多人被殺、更多婦女被害。

  這就是《士師記》給我們看的終極圖畫:不接待外人、淫亂、任意的殺戮、視生命如物、以更罪惡的手法處理罪惡。他們對付迦南人,從來沒有這般齊心、這般徹底,但殺害自己人,卻手起刀落。對不參與的,也絕不留情。我希望,在這面歷史的鏡前,我們看到自己的本相。

  《士師記》的寫作,不單記述以色列人還沒有王之前的亂局,其在400多年後最後的編輯定稿,更是在面對被亞述及巴比倫滅國後的一片混亂時,反省造成這一片混亂的背後的原因。猶大的神學家將歷史反省後的神學思考擺在我們面前,看,是我們的手,將神所創造的美好世界作「反創造」的處理,將秩序變成「混亂」,將樂園變成地獄。看,就算將樂園交給我們,就算伊甸園的大門重新向我們開放,就算神應許的福樂向我們傾倒,我們會將之搞成什麼樣子?不要埋怨世界的黑暗,是我們將手中的火把熄滅。

  無怪乎,保羅千叮萬囑,提醒我們信仰的意義:

羅12:2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林後5:17 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新的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在絕望的光景裡,《士師記》留下希望。希望在哪裡?在彌賽亞式的君王的來臨。世上不同的人都會逐鹿王位。誰是天命所歸的人?經文嚴厲批評掃羅王及後來的北國以色列的不敬神與不愛人。《士師記》將希望指向像大衛那樣的王。大衛雖壞,但始終有一敬畏上帝的心。歷史一路發展下去,我們知道,大衛王朝最終都倒下。然後,我們問:在大衛的子孫裡,會否有一救世的王者來臨,來拯救這黑暗的蒼生?

  這位王者的確來了,大衛的子孫耶穌來了,改變了這個世界。問題是:我們是活出新世界的和平與福樂,抑或重複舊世界的墮落與黑暗?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firmament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地平 地平論 天人之聲 天圓地方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知識 穹蒼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