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5,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14 八月一日──約伯記-11 (心靈消耗)-第16-17章

第十六章

厭煩⋯⋯困倦⋯⋯

1 約伯回答說、 2 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 3 虛空的言語有窮盡麼.有甚麼話惹動你回答呢。 4 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 5 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6 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麼。 7 但現在 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 8 又抓住我、作見證攻擊我.我身體的枯瘦也當面見證我的不是。

虛空的言語有窮盡麼」(3節)──朋友所說的話,根本就不是約伯要聽的,因為朋友的話沒對準約伯的問題!

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4節)──困苦中的人,往往喜愛說這句的話,因為在他們認為,這世上沒有人理解他們的苦、他們的痛、他們的不容易⋯⋯。但其實,他們把焦點全集中在他們所面對的困難之上,這困難就如同巨人歌利亞般的大,他們是這世上最最最困苦的人。但是,我們有沒有思想過,其實講這句話就是在擁抱著痛苦,且出於自負、驕傲的心態?就因為如此,他們會把心門關閉,拒絕及不聆聽任何的安慰。

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6節)──無論約伯怎麼說,愁苦仍緊緊的抓住他,因為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充滿著負面的情緒(或責備朋友、或咒詛自己),這些的話,對一個人的生命毫無益處,因為:

  • 一個人的相信或不相信,都是從「聽」見什麼「話」而來──「信道是從道來的、道是從基督的來的。」(羅10:17)
  • 當你「聽」了,就裝在「心」中,心中「充滿」了,口就「說」出來──「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路6:45)
  • 「口裡就說出來」之後,自己又是第一個「聽」見這些從心中充滿而出來的「話」,如此「聽」了,又裝在「心」中,心中又「充滿」了,口又「說」出來⋯⋯ ⋯⋯,如此不斷的重覆又重覆⋯⋯ ⋯⋯。

約伯口中一味的咒詛自己,情願不生在世上,也極其厭煩朋友的話語,他的心中就一直被這些的思緒所充滿著,「憂愁」又能如何消解呢?

但現在 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7節)──從AMP 的英文翻譯版本,這句話的意思是:但現在 神已使我筋疲力盡了,主啊,祢摧毀了我所有的家人和我所有的 (But now God has exhausted me. You [O Lord] have destroyed all my family and my household)──約伯認為是神明明的、特特的壓迫他,因他深信自己是手潔心清的人。

基督徒在遇見困苦時,也常會埋怨神,覺得是神錯了,祂不該壓迫我們的。苦難的其中一個目的,或許就是把隱藏在我們心深處的情感,給推出來,讓自己看看:你信心的狀態如何──人使他厭煩⋯⋯神使他困倦⋯⋯。

控訴?⋯⋯怨言?⋯⋯

9 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的敵人怒目看我。 10 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 11  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 12 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 13 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 14 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 15 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 16 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

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9節)──作為看戲的我們,真的如此嗎?──「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 神、遠離惡事。」(1:8、2:3)──當我們確認、以為的事,也相信了,那麼這負能量就成了漩渦在我們所有的心思意念裡攪動著。

相反,如果我們深信祂「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耶 29:11)的話,這就會成了我們心中的大力,如此,使徒保羅說:「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

自訴自己的義⋯⋯

17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18 地阿、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 19 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20 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 神眼淚汪汪. 21 願人得與 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22 因為再過幾年、我必走那往而不返之路。

先知耶利米說:「活人因自己的罪受罰、為何發怨言呢?我們當深深考察自己的行為、再歸向耶和華。我們當誠心向天上的 神舉手禱告。」(哀 3:39-41)

「活人因自己的罪受罰」──先知沒有說是惡人或義人因自己的罪受罰,但罪是在「發怨言」,我們當「考察自己」當誠心向天上的 神舉手禱告」──你的心、你的手要調正,轉向神,而不是在意、數算自己的苦。

願人得與 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21節)──神說「你要提醒我、你我可以一同辯論、你可以將你的理陳明、自顯為義。」(賽 43:26)──是的,我們可以把理向神陳明,但在這裡,約伯是「願」、是恐懼──「我因愁苦而懼怕、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9:28)

默想:當人在困苦、無奈的時候,我們多多少少都會像約伯在9-16節那樣的回應,把自己所受的苦,放大再放大,似乎他的苦成了世界的中心!因為他口中所說的話,全部集中在「我」,他看見的是「人怒目看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四面圍繞我⋯⋯破裂我的肺腑」「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 將我破裂又破裂」⋯⋯。你在窘迫、疾病、壓力時,你看見什麼?你目光的視野是短淺的嗎?你忽略神的恩典了嗎?你不是曾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怎麼你對他的收取卻是滿腹的苦水呢?

第十七章

心靈消耗⋯⋯

1 我的心靈消耗、我的日子滅盡、墳墓為我預備好了。 2 真有戲笑我的在我這裡、我眼常見他們惹動我。 3 願主拿憑據給我、自己為我作保.在你以外誰肯與我擊掌呢。 4 因你使他們心不明理.所以你必不高舉他們。 5 控告他的朋友、以朋友為可搶奪的、連他兒女的眼睛、也要失明。 6  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談.他們也吐唾沫在我臉上。 7 我的眼睛因憂愁昏花、我的百體好像影兒。 8 正直人、因此必驚奇、無辜的人、要興起攻擊不敬虔之輩。 9 然而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

願主拿憑據給我」、「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談」(3、6節)──縱然約伯再一次提到他已心灰意冷、臨近墳墓,然而他也能自我勉力的說:「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9節),就是這個的持守,使他還能堅持──「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 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6)

10 至於你們眾人、可以再來辯論罷.你們中間、我找不著一個智慧人。 11 我的日子已經過了、我的謀算、我心所想望的、已經斷絕。 12 他們以黑夜為白晝.說、亮光近乎黑暗。 13 我若盼望陰間為我的房屋.若下榻在黑暗中. 14 若對朽壞說、你是我的父.對蟲說、你是我的母親姐妹. 15 這樣、我的指望在哪裡呢.我所指望的、誰能看見呢。 16 等到安息在塵土中、這指望必下到陰間的門閂那裡了。

我心所想望的、已經斷絕」(11節)──「斷絕」──顯然約伯已全然失去盼望了,所以他才說:「我的指望在哪裡呢.我所指望的、誰能看見呢?」(15節)──在苦難的日子裡,使約伯看清自己在認識神的功課上,仍有缺欠,然而,這正是神要教導約伯的功課:

在安逸中敬畏神,那在苦難中又如何?你所信的、你的信心,到底有多真實?有多堅固呢?

默想:你這相信神的基督徒,從你口中出來的言語是什麼話?──「生死在舌頭的權下、喜愛他的、必喫他所結的果子。」(箴18:21)──有時候,我們在困苦中,真的會任憑自己開口說一些負面的話,如此,好像能較為舒暢,但如約伯自己所說「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麼?」(16:6)

不如學效大衛。當亞瑪力人燒燬洗革拉,眾人的妻子兒女(包括他自己的)、都被擄去了,但撒母耳記上 30:6記載:「大衛甚是焦急.因眾人為自己的兒女苦惱、說、要用石頭打死他.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 神、心裡堅固。」──「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 神、心裡堅固」,大衛並沒有與其他人商量或訴苦,他只單單的心裡堅固倚靠神。

「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箴13:3)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