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八月二十三日──約伯記-33 (強辯的人)-第40章

第四十章

強辯的人⋯⋯

1 耶和華又對約伯說、 2 強辯的、豈可與全能者爭論麼.與 神辯駁的、可以回答這些罷。

約伯以自己的正直、行義為傲,他認為他所受的災,實與他所行的一切不相符。所以,從始至終,他深願能與神辯論:

  • 對 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10:2)
  • 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我願與 神理論。(13:3)
  • 他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13:15)
  • 願人得與 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16:21)
  •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23:4)
  • 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23:7)

強辯的」(2節)──英文 AMP 為「挑錯者或喜歡挑剔的人」(the faultfinder)。

豈可與全能者爭論麼?」(2節)──而從英文NKJV來看,它的意思是「與全能者爭論的人豈可糾正祂呢?」(Shall the one who contends with the Almighty correct Him?

與 神辯駁的、可以回答這些罷」(2節)──「與 神辯駁的」──或是責備神的人 (He who rebukes God-NKJV)。

在這裡,其實神是蠻嚴厲的責備約伯,以約伯為一個挑錯、挑剔的人,冀能糾正神,說:神懲罰他、使他受災,其實神是錯的──「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 神、能到他的臺前.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23:3-4)

羞愧的約伯⋯⋯

3 於是約伯回答耶和華說、 4 我是卑賤的.我用甚麼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摀口。 5 我說了一次、再不回答.說了兩次、就不再說。

當全能神以祂所創造的詰問約伯,這使約伯深感自己的卑微、不配──人在全能者面前,還能與神辯駁什麼?我們豈是與神一同創造這世界呢?既不能明透天的定例、察定野山羊、母鹿生產之期、也無法馴服野牛、憑什麼能與神平起平坐呢?──故此,約伯說了這一次後,不再敢與神爭諭了!

神的責備⋯⋯

6 於是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 7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 8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豈可定我有罪、好顯自己為義麼。 9 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麼.你能像他發雷聲麼。 10 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以尊榮威嚴為衣服. 11 要發出你滿溢的怒氣、見一切驕傲的人、使他降卑. 12 見一切驕傲的人、將他制伏、把惡人踐踏在本處. 13 將他們一同隱藏在塵土中、把他們的臉蒙蔽在隱密處. 14 我就認你右手能以救自己。

你要如勇士束腰」(7節)──束好你的腰,如勇士般預備好自己──神要再說話⋯⋯。

約伯與三朋友彼此爭論之時所說的話,成了神責備約伯的事

  •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8節)──約伯曾說:「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9:22)
  • 豈可定我有罪」(8節)──約伯曾說:「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 (9:16)
  • 好顯自己為義麼?」(8節)──「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 (9:29)

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以尊榮威嚴為衣服」(10節)──AMP的翻譯有這麼一個的注釋──你既質疑全能者,那「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以尊榮威嚴為衣服」。(Adorn yourself with eminence and dignity [since you question the Almighty], And array yourself with honor and majesty.)──約伯質疑全能者使他無故受災。

約伯滿滿的怒氣向三朋友發作,他的口斷定他的驕傲,因為他滿口都是「知道」:

  • 我真知道是這樣.但人在 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9:2)
  •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10:7)
  • 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及你們.你們所說的、誰不知道呢?(12:3)
  • 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呢?(12:9)
  • 你們所知道的、我也知道.並非不及你們。(13:2)
  • 我已陳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義。(13:18)

所以,神要約伯如何「如勇士束腰」(7節) 、預備自己呢?就是如果他能:

  • 見一切驕傲的人、使他降卑. (11節)
  • 見一切驕傲的人、將他制伏、把惡人踐踏在本處. (12節)
  • 將他們一同隱藏在塵土中、把他們的臉蒙蔽在隱密處。(13節)──將他們壓碎、隱藏在塵土中,把他們關在隱蔽之死亡之屋裡。

我就認你右手能以救自己」(14節)──AMP的翻譯這麼說:(約伯,如果你能做到這一切,證明你屬天的能力)那麼(上帝)我也會讚美你並承認你自己的右手可以拯救你。([If you can do all this, Job, proving your divine power] then I [God] will also praise you and acknowledge that your own right hand can save you.)──意謂「你有 神那樣的膀臂麼?你能像他發雷聲麼?」(9節)

神何以要約伯在11-13節證明他自己呢?回想一下,約伯是怎麼論惡人的:

「22 然而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23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24 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25 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24:22-25)

而神回應約伯「論惡人」的看法,就是「亮光不照惡人、強橫的膀臂也必折斷。」(38:15)──故約伯口中的話定自己有罪了(驕傲)──「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24:25)

萬物以河馬為首⋯⋯

15 你且觀看河馬.我造你也造牠.牠喫草與牛一樣。 16 牠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 17 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 18 牠的骨頭好像銅管.牠的肢體彷彿鐵棍。 19 牠在 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 20 諸山給牠出食物、也是百獸遊玩之處。 21 牠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密處、和水窪子裡。 22 蓮葉的陰涼遮蔽牠、溪旁的柳樹環繞牠。 23 河水氾濫、牠不發戰、就是約但河的水漲到牠口邊、也是安然。 24 在牠防備的時候誰能捉拿牠、誰能牢籠牠穿牠的鼻子呢?

我造你也造牠」(15節)──這句話是神講論河馬的重點──神造約伯、也造河馬,然而河馬的氣力、肢體都是如此的堅強,牠的個性是如此的沉穩──「河水氾濫、牠不發戰、就是約但河的水漲到牠口邊、也是安然」(23節),牠的出現不爭鬥,安安靜靜的「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密處、和水窪子裡」(21節),除了那創造牠的能靠近牠、控制牠之外,又有何人能接近牠?

諸山給牠出食物、也是百獸遊玩之處。牠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密處、和水窪子裡。 蓮葉的陰涼遮蔽牠、溪旁的柳樹環繞牠」(20-22節)──河馬安然的在牠所處的環境中,沒有任何事能擾亂牠的活動──在這裡,神並沒有論河馬如同論鴕鳥那樣,對鴕鳥,神明確的說明:「因為 神使牠沒有智慧、也未將悟性賜給牠」(39:17),所以,河馬的安然,不是因為牠沒有智慧,而是神使牠有平穩、無懼的心。

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17節)──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如同繩子般堅韌。

牠在 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19節)──在神所造最為巨大與滿有力氣的萬物中,牠是第一個被造的,也只有創造牠的,可以使祂的劍靠近牠並控制牠。

神以河馬為例責問約伯,他既不能捉拿牠、牢籠牠,那麼約伯口中那些驕傲的話──我知道──又能成就什麼?

神以「論河馬」為這章的結尾,就是帶出一個比較:約伯,「我造你也造牠」,你也能於「河水氾濫之時、不發戰、就是約但河的水漲到口邊、也是安然」的麼?你能平和如河馬嗎?

默想:約伯向朋友所發的言語,顯出他的驕傲──相信約伯萬萬也沒想到,他滿腹的牢騷,在神看來卻是「發出滿溢的怒氣」(11節)。

原來,約伯的苦難、困苦、壓迫、疾病,是在考驗他是否真的「完全正直、敬畏 神、遠離惡事」(1:8、2:3)──「⋯⋯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林前4:9、來10:33)

朋友激動他的話語,是煉淨約伯內心深處的真實自己,真實的他是靠行為稱義、還是靠口中尊主為大的稱義呢?約伯向朋友所展現出來的、所吹噓的是自己「曾經」的義,還是神豐滿的「恩召」呢?

你又如何呢?你要人看見你在陽光之下的義、還是在幽暗中仍然發光的義呢?你對神的信有多真實?你能堅忍到底、以至於死嗎?

「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12:37)

你的話語表達你的「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