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6, 2024

市井心靈:斷奶的孩子(2023 年 6 月 30 日)

1:21 以利加拿和他全家都上示羅去,要向耶和華獻年祭,並還所許的願。22 哈拿卻沒有上去,對丈夫說:「等孩子斷了奶,我便帶他上去朝見耶和華,使他永遠住在那裏。」 ……於是婦人在家裏乳養兒子,直到斷了奶。24 既斷了奶,就把孩子帶上示羅,到了耶和華的殿;又帶了三隻公牛,一伊法細麵,一皮袋酒。(那時,孩子還小。) ……26 婦人說:「主啊,我敢在你面前起誓,從前在你這裏站着祈求耶和華的那婦人,就是我。27 我祈求為要得這孩子;耶和華已將我所求的賜給我了。28 所以,我將這孩子歸與耶和華,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於是在那裏敬拜耶和華。 (撒母耳記上1章21-28節選錄)

不能生育是哈拿一個極大的遺憾,縱然她的丈夫以利加拿呵護她說:『有我不 比十個兒子還好嗎?』 (撒上 1:8) 其實,按當 時的文化習俗,能有一位如此體貼的丈夫,已經非常幸福。可是,哈拿仍然愁眉不展,敘事者更形容她在會幕門框「痛痛哭泣」 (撒上 1:10),她形容自己「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撒上 1:16 下)。不能生育,加上夫妾的譏諷,作者更加插祭司以利,誤以為她是個醉酒婦人,這個非常立體的戲劇景象,使我們多少體悟到,哈拿陷入無人理解自己苦情的狀況中。然而,孩子既生下來,這些遺憾與苦情就一掃而空了。

按哈拿所許的願,是要將孩子終身歸與耶和華。所以當他的丈夫以利加拿再次上示羅向上主獻年祭的時候,讀者可能預期哈拿會按照她所許的願,把孩子帶到會幕。然而哈拿另有籌算,她決定把撒母耳留在身邊撫養,要等他斷奶之後,就帶去示羅朝見上主,好實現將撒母耳永遠獻給耶和華的心願。

哈拿曾經許願說:「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不用剃頭刀剃他的頭。」(撒上1:11)按利未記記載,如果並非出於祭司家族的以色列人,要奉獻自己服事上主,可以許願作「拿細耳人」,在一段時間內清酒濃酒也不喝,並且不剃頭。哈拿依據這條例,將兒子奉獻服事神,而她為兒子所許的願不是人生某一段時間,而是終身擺上。

按照猶太人的習慣,孩子斷奶的時間一般是三歲,也可能需要較長的時間,無論如何,哈拿可以陪伴撒母耳的時間也最多是三數年的光景。以色列的母親,在乳養期間,除了建立母子之間的親密關係以外,也注重信仰的承傳。這種親密關係其實是非常有效的載體,將上主的真理,傳遞給孩子。所以,撒母耳能夠從這位敬虔的母親,在人生建立基礎的階段,吸收真理,認識上主,是相當合理的推斷。

敘事者刻意提醒我們,這家人還帶備了三隻公牛、一伊法細麵和一皮袋酒,作為獻上的祭物。這次獻祭的規模,遠遠超過律法要求(參利未記第1章)。反映了父母對這次行程的重視。祭物確實可觀,然而哈拿真正獻上的遠超於此!有什麼財寶比這位以流淚禱告求取回來的兒子寶貴?如今哈拿要把小撒母耳獻上,還有她一份摰誠的母愛。

哈拿帶撒母耳到祭司以利面前,交託以利去教導撒母耳在會幕事奉。對母親哈拿來說,這除了是交託,更是一種斷捨離。與其說是交託予祭司以利,其實是呈上予耶和華,她好像失去了撒母耳,但孩子在上主的引導和看顧底下,其實在信仰價值而言,她永遠擁有了這個兒子。

哈拿當年許的願,反映了她的新的領悟,她要祈求的,並不單單是為了自己可以「擁有」一個孩子,因為在她還沒有見到兒子的時候,就把兒子獻給上主了,哈拿從擁有轉向奉獻,從自己轉向上帝,是她重建信仰與人生的關鍵。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6月30日


市井心靈默想

哈拿當年許的願,反映了她的新的領悟,她要祈求的,並不單單是為了自己可以「擁有」一個孩子,因為在她還沒有見到兒子的時候,就把兒子獻給上主了,哈拿從擁有轉向奉獻,從自己轉向上帝,是她重建信仰與人生的關鍵。

經文默想及祈禱……


於是婦人在家裏乳養兒子,直到斷了奶。(撒母耳記上1章23節下)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