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像列國一樣?(2023 年 11 月 10 日)

8:9 「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 10 撒母耳將耶和華的話都傳給求他立王的百姓,說: 11 「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 18 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 19 百姓竟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 20 使我們像列國一樣,有王治理我們,統領我們,為我們爭戰。」 21 撒母耳聽見百姓這一切話,就將這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 22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撒母耳對以色列人說:「你們各歸各城去吧。」(選錄自撒母耳記上8章9至22節)

以色列長老到拉瑪與撒母耳會晤,提出立王的要求,耶和華明明白白告訴撒母耳:「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原來這並非單純去確立管理國家制度的造勢行動,背後其實是效忠和信仰價值的選取!是否建立王國制度,並非問題的關鍵核心,最深層次的問題在於後面那一位話:「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

敘事者先後兩次記錄了「像列國一樣」這片語。作者清楚告訴我們,問題的焦點不在於士師制度和王國制度孰優孰劣,乃在於以色列領袖所追求的,是要像列國一樣。這說明了他們相信,只要參照俗世的價值,和推行世俗國家的方法,以色列就可以國運昌隆,即使有敵人來犯之時,有強大的國家作後盾,王帝就站出來,為國民爭戰。

這一種「像列國一樣」的想法,到底表示了什麼?以色列長老厭棄一個以神權為中心的管理國家制度,這一種事事求問上帝,期待上帝直接介入國家危機,甚至期望上帝為祂的子民爭戰⋯⋯這些期望似乎遙不可及;而一個眼可見的王帝,還有建立起來的國家機器,卻是實實在在的倚靠。

嚴格來說,他們並不是選擇不再相信有上帝的存在,而是選擇遠離耶和華,用自己認為有效的行事價值和方法,去「務實」地處理人間的現實。換言之,耶和華一神信仰,被理解為遙遠和虛渺,立王方能夠對應現實的挑戰。

弟兄姊妹,以色列長老的抉擇,豈非我們的人生寫照?我們曾幾何時,為了現實生活的種種考驗和困難,或者我們心中所追求的「成功」的人生,甚至渴想事事亨通,我們就在順境、甚至逆境當中,與上帝保持距離,對上帝的囑咐和教導,不聞不問,也許心中仍然相信有一位創造主,甚至有一位為我們捨命的基督耶穌,不過這一切與信仰相關的,在現實的掙扎中,顯得「離地」,就索性把基於聖經的信仰價值束之高閣,按世俗的那一套,去繪畫自己的人生,過一種「像列國一樣」的生活!

撒母耳清楚警戒他們,要立一個王和推動一個王國管理制度,民眾是需要付上很重的代價,這個掌管國家權力的皇帝,必定管轄百姓,他必派各人的兒子為他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為他耕種田地,收割莊稼,打造軍器和車上的器械;必取你們的女兒為他製造香膏,做飯烤餅; 也必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僕⋯⋯又必取你們的僕人婢女,健壯的少年人和你們的驢,供他的差役。

撒母耳怎樣去描寫皇帝必然管轄百姓這個事實?他接連用了七次「必定」來說明這種狀況,然後又告誡以色列領袖布第九個「必定」:「那時你們別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縱使撒母耳先後提出了九個「必然」,涵蓋為皇室的安全、生活所需和各種上好的享受,要民眾付上勞力和自由,以換取王帝為民眾所提供的「保護」。

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你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立王。」對於這一場信仰價值與世俗價值的爭持,耶和華仍然「容忍」這一群頑梗的百姓,讓他們親身經歷自己的選擇,最終以色列南北兩個王國先後滅亡了,甚至王帝也被擄走,但作為上帝子民的這一支民族,卻從來沒有淹滅於人類歷史當中,到底是上主保護了以色列民,還是王帝可以保護他們?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常常以為追求「國運昌隆、安定繁榮」乃人之常情和無可厚非,表面看來確是如此。但當我們進行深層信仰的答問,我們可會把這些人之常情、無可厚非的現實訴求和願望,成為我們人生最核心的追求?甚至我們意圖親近上帝,也只不過為了期待上帝保佑我們生意順景、生活豐足,而不是為了追求上帝本體?到底以色列民出埃及進迦南,是為了流奶與蜜,還是要在應許之地,確立上帝與子民的關係?

原來將「流奶與蜜」成為人生的焦點追求的時候,就是我們離開上帝的起點。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11月10日


市井心靈默想

原來將「流奶與蜜」成為人生的焦點追求的時候,就是我們離開上帝的起點。

經文默想及祈禱……

百姓竟聽撒母耳的話,說:「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
(撒上8:19)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