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四日──我若稍為偏離正路

Wathman Nee, 1903 – 1972

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箴 17:3)

要作一個被神使用的貴重器皿,必須經十字架的煉淨。就經歷說,主興起環境,即痛苦、艱難、壓力、冤枉、打擊……,作為千錘百磨煉淨的工具,使我們一面向己而死,一面向神而活,如此在你我身內渣滓就除去,很自然地,基督就增加,己就減少。

今日太多的基督徒,在神熬煉的手中被毀了。近年代被主重用的主僕史百克弟兄,曾說了一句經歷的話:艱難臨到基督徒,若非把你製作成貴重的器皿,就是把你破壞損毀。深願主恩待憐憫我們,使我們在神十字架的熬煉之下,都能被製作成貴重的器皿。

「我若稍為偏離正路」是倪柝聲弟兄青年時代的作品。這首詩歌的背景是這樣的:當倪弟兄開始在福州事奉時,是和幾位弟兄一起配搭的,其中以他的恩賜最為突出,因此遭到一些弟兄們的嫉妒。他們趁著倪弟兄去上海時,商量著要聯名將其開革,此事引起整個教會騷動,多少人為倪弟兄打抱不平。

到了上海連續不斷收到信件及電報等,使他無法控制其血氣。當他回福州之前,在主面前有厲害的對付,及至他返福州的船抵達碼頭時,有上百位的弟兄姊妹等著他,盼望他回來後和那幾位弟兄們講理,結果他們並未接到倪弟兄,因他已在前一站碼頭 ─ 馬尾下船,好避開他將遇見的局面。從此他在馬尾住了兩年,而這兩年,是他那段時間裡最艱苦的兩年,那段艱苦、孤獨、貧困的日子和各方面的打擊,使他寫了這首詩歌。

1.我若稍為偏離正路,我要立刻舒服;但我記念我主基督,如何忠心受苦。
2.我今已經撇棄世界,所有關係都解;雖然道路越走越窄,但我在此是客。
3.儘管別人藐視冷嘲,我只求主微笑;別人雖然喜歡外貌,但我要主的 “ 好 ”
4.我的榮耀還在將來,今日只得忍耐;我決不肯先我的主,在此得樂、得福。

*人長進到純愛或完全的愛的地步時,在他裏面就有各種基督徒的德行。 ── 芬乃倫

黃瑞西牧師著
摘自《歲首到年終》美國榮主出版社出版
承蒙黃瑞西牧師授權【葡萄樹傳媒】轉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