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懷念主的僕人

voice-233

美國 林治生牧師

蘇佐揚牧師生於廣東香港。當我還在小學的時侯,他便來到蒲崗山福音堂(蒲崗山大概是30年代,九龍城附近的一個小山,福音堂在山旁,是今日九龍城潮語浸信會的前身),手拉風琴,大聲教唱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主的慈愛永不離開你。因為他的手風琴拉得好,加上所教的短歌好聽,赴會的人都覺得新奇和興奮,福音堂坐得滿滿。蘇牧師除了一口純正的廣東話,還能用國語、客語、閩南語,潮州話和上海話講道。他的英語也頂瓜瓜,還懂好些別的方言,是個名副其實的天才語言家。他通曉希伯來文,希臘文和幾種不同的中東文字。最了不起的是他的音樂恩賜,所寫的天人短歌因採自經文,叫人唱了靈命大得復興。

那首〈在天除祢以外〉,還有那首〈神啊求祢鑒察我〉,每逢閉目唱起,心頭便震動。除了天人短歌,蘇牧師所作的聖詩也使人唱了聽了大得復興。像〈天色豈能常藍〉,像〈主啊我心愛祢〉,還有和趙君影牧師合寫的那首〈主若是玟瑰一朵〉都是靈界的代表作。蘇牧師的鋼鋸更是一絕,拉起來連聽道時,打瞌睡的老伯和老姆也把眼張得大大。

如果說世上有奇才,蘇牧師必定上榜。他的信心和忠心,還有那不問褒眨,衹求對主盡善的態度都叫人敬服。神賜給他那紅海面前自有路,約但河邊不需橋,成了他終生事奉的座右銘。蘇牧師為人坦誠,不拘細節。當年與我一起移民來美國,問我憑甚麼到橙縣開荒,我告訴他從香港帶來了一袋谷種。過一陣子,他問我谷種是否已吃完?我說差不多了,他說冇有怕,天上還有嗎哪!

在美國住了一段短時間,蘇牧師决定打道返回香港,到紅磡寶其利街,繼續為他創辦的天人社努力。當我所寫的〈和合本靈修聖經〉出版時,他說該書太貴,要我寄他一本。我說手頭只有出版社航空寄來的一本,他說無妨,寄給他看後,担保一定寄還!無可否認,蘇牧師是神興起的佈道家,是了不起的聖樂家,是神學家和作家。但最叫人敬服的是他把他的才能盡都獻給主。牧師衣着撲實,外貌看來不像是個學富五車的人。一次來我教會講道,教大家唱詩,會後有位在史丹福出來的飽學弟兄笑說看他外表,像個老粗,沒想到如此厲害(本事)!蘇牧個性坦率,說話直腸直肚。在我家作客,大清早起來便自行到廚房煮水嘆茶,不曉得煤爐的開關要先把鈕按下,甲硬(大力)扭去,把煤爐扭壞了。他若無其事地說,美國的產品這麽水皮(無用)!

我愛蘇牧師,愛他的才藝,愛他對主的忠心,愛他的坦白和赤誠;愛他不怕人罵。正打算到香港時請他嘆下午茶,忽接得消息,他已打完美好的仗,在2007年9月返回天家了!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