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約三人行(上)

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們曾經參加旅行團到纽約觀光,那時有導遊安排觀光行程,我們就像一般遊客,旅遊就是吃喝玩樂,沒有費心深入瞭解這個城市。這次兒子提議帶我們去纽約觀光,行程任由他安排,我們只管走著瞧!

我們那一代,每到一個陌生地方旅行前,總會翻閱旅遊天書,或者從朋友口中打探當地旅遊心得;然後整理資料和地圖,編制一份個人旅遊手冊,並依循資料尋幽探秘。不過,這一代的孩子善於運用互聯網搜尋資訊,更把所有相關旅遊資訊存檔在手提電話裡,難怪新一代的孩子都是「機不可失」!

首天,我們乘坐灰狗巴士(Greyhound)由多倫多到紐約,全程約十二小時。回想上一次乘坐灰狗巴士,那時我和妻子還是對小情侶,乘坐灰狗巴士穿洲過省,從卡加里前往
路易絲湖沿途觀光。想不到,一晃眼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紐約市有五個行政區,分別為曼哈頓區、皇后區、布魯克林區、布朗克斯區、史泰登島區。我們比原定時間提早抵達曼哈頓區(Manhattan)的巴士總站,在時代廣場附近的酒店安頓行李後,兒子領我們到一間有20世紀30年代「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
style)的餐館進餐,該處的食物水準相當不錯。我好奇地問兒子:「你上中學以後,沒有來過紐約,怎麼知道有這間食肆?」原來他花了數個晚上,在互聯網參考食評資訊,才選定帶我們到這裡。兒子付出的心意,讓我們感到欣慰。

翌日,我們預備乘地下鐵北上,到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參觀。然而人生充滿意外,我們上了往相反方向的地下鐵列車,到了曼哈頓下城。兒子就將錯就錯,先領我們看看當代建築大師Santiago Calatrava的作品:世貿購物中心(Westfield World Trade Center)。

世貿購物中心外觀像展翅的白色和平鴿,把紐約人渴望和平的遠願表露無遺,難怪
它成為當地的著名地標。走進建築物內部,是一個深入地下的巨大空間,中庭有廣闊大堂可作表演用途,四周則被商店圍繞著。偌大的空間讓人有一種不能言喻的震撼,遊人都忙著舉起手機拍攝隆起的穹頂。我和妻子互打眼色,慶幸有兒子領我們到此大開眼界。

我們在那裡逗留了一段頗長的時間,然後兒子又領我們北上,往原先預算要去的古
根漢美術館。此美術館於1937年成立,由著名建築師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 1867–1959)設計。這裡收藏的展品較為前衛,並且帶有濃厚的象徵意味。雖然我們到達美術館時已是黃昏,然而入場參觀者眾多,人潮一直排到另一個街角。我正當躊躇之際,兒子一手拉我們走到隊尾輪候。既來之、則安之,經過四十分鐘的等候,我們終於進入美術館內。說也奇怪,這個美術館的設計也是中庭大開,一條通道由地面螺旋而上,展示廳沿著通道旁邊而設。我們選擇先乘搭升降機上到頂層,觀看早期的藝術展品,然後由上而下逐層參觀近代前衛藝術。那裡的展品較為偏鋒,不是普羅大眾的口味,然而最大的驚喜,是在美術館禮品店發現法國設計師Philippe Starck所設計的”Juicy Salif”榨汁器,這個產品雖然是1990年的設計,現在看來依然前衛。

這天我們走得勞累,卻是不枉此行。我和妻子甚為感慨女兒結婚後,沒有像以往那樣跟我們一起旅遊,這次三人行,兒子充當導遊,帶我們走訪紐約市著名藝術館和建築物;他做事有板有眼,不再是我們心裡的小孩子了。不知道他還會給我們甚麼驚喜呢?

欲知後事如何,下回自有分解!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