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死亡的經歷的紀錄──6

為甚麼地獄對不同的人來說﹐有著不同的面貌呢?

其實﹐聖經並沒有說它完全都是火。如果你看聖經的其他地方﹐你會看到 ——
• 「被趕到外面」
• 「與神隔絕」
• 「完全的黑暗」
• 「不死的蟲」

===Rawlings醫生===

可見,地獄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火焰,只是絕大部份是而已。也可見,一些欺騙者,也可以裝作是光明的天使,就如《哥林多後書11章14節》所說的「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也就是說:即使是撒但,也能扮作光明的天使,使許多人受騙。

那些人,尤其是那些根本沒有資格去到天堂的人,他們所看到的光,是甚麼樣的光?那光,是來自於神,還是來自於那個假扮成光明天使的撒但?這樣的事情,的確是有可能會發生的。

但奇怪的是,相反的情況卻不曾發生過 —— 那些看到自己去到地獄的人,他們清楚知道自己是在地獄,而他們對自己會身在地獄,並不感到奇怪。

其實,耶穌在《馬太福音25章》裡,就曾提到過這樣的事,如《馬太福音25章30節》處就有說:「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還有,耶穌在《馬太福音12章26節》也說過「若撒但趕逐撒但,就是自相紛爭,他的國怎能站得住呢?」,也就是說:撒但為甚麼要讓人知道有地獄的存在?那只會拆毀牠的王國和拆穿牠的謊言,所以,絕對不可能。

撒但化身為光明的天使,就是要欺騙和引誘許多的人去跟從牠。但那些人所見過的、不同面貌的地獄,無論是完全的黑暗還是充滿了火焰的,都是他們永遠不會想再去的。

而這,就給我們帶來了George Rodonaia醫生的例子。他是一個蘇聯年輕人,非常的聰明。但他和蘇聯中央情報局(KGB)有過瓜葛,卻無法離開蘇聯。當他試著要離開的時候,因此被蘇聯中情局的一個特工蓄意用汽車撞倒 —— 他就是這麼死的,而他的故事,也是這麼開始的。

===George Rodonaia醫生===

Dr. George Rodonaia

作為一個醫生和科學家,對我來說,上帝是不存在的,我從來不相信有上帝,我也從來不相信聖經所說的。我從來不會去想到上帝、聖經或神學。在1976年,我滿20歲了,但我已經是一個在蘇聯、佐治亞工作的醫生。

我認識了一位來自德薩斯州的女子,所以我多次試著要離開蘇聯,卻沒有多少人幫助我。這個女子試著要幫我,但我卻和蘇聯中情局扛上了。因為我那時正在從事著非常重要而機密的研究,我是蘇聯其中一位很重要的科學家,所以蘇聯中情局不希望我離開,因此,他們決定要殺我──這就是我如何進入我生命另一個次元的開始…

事發當時,我正站在人行道上,準備召來一部計程車,好搭飛機前往紐約。但一輛車衝上了人行道,把我撞得往前飛起來,然後那輛車又碾過我。

我的朋友們和一個親戚把我送到醫院。醫院的工作人員、我的朋友們、還有兩位教授,都認為我死了。所以在星期五的晚上,他們把我送入太平間的冷凍櫃裡。三天之後,再把我領出來,在星期一早上開始解剖我的屍體。

而在這三天內,我離開了我的身體,並且看到了所有發生在周圍的事;我看到了我自己、看到了我自己的屍體、我的父母、朋友們。我也看得到他們的思想、看得到他們正在想甚麼,並且看得到他們的思想,是如何的從一個次元轉移到另一個次元…

那是令人驚嘆的經歷,而我當時身處黑暗之中──是那種完全的、讓人感覺到壓迫感的黑暗。而且,那不是外在而是內在的黑暗…

我想說的是:那是一種令人感覺有壓迫感的黑暗,而我感到恐懼,因為我不明白這個黑暗為甚麼會產生,以及是如何產生的?我又身處何方?…

當時,我發現我沒有身體,因為我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然後,我看到光,我就穿過一個小洞,走向那光。但那光非常的強,似乎不斷地在燃燒著;你無法用任何東西來和它相比,也沒有言語足以形容它。

那到底是甚麼光?──我不知道。也許,你可以稱它為「上帝的光」、「生命的光」…

但不管怎麼說,光就是光,就如黑暗就是黑暗。我只知道──我身在光之中…

像我們這樣的人,並不是按著上帝的心意被扶養長大的。相信大家都知道在蘇聯的情況,我們是不去教會的。有某些人會去,但只是小部份的人而已。我們認為上帝不存在,並且認為事情就是那樣而已。但那三天,身處太平間的冷凍櫃裡,我的生命因此完全被改變了。

當他們開始解剖我、第一刀剖開了我的胸膛時,我睜開了眼睛,然後他們就看到我的瞳孔開始收縮、變小了。而當他們看到我的眼睛對光產生反應時,他們知道──我還活著。所以他們就把我送回醫院,開始救治我。

我的肺因為長時間損毀,所以有90天的時間,我都需要依靠一台人工呼吸器來呼吸。我恢復得很慢,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活下來了。

當我從死裡復活之後,我從未經歷過的許多事情發生了──我遇到許多的排斥,和其他人有許多的紛爭,但沒甚麼能改變我的決定,我知道我的目標和我要走的路,所以我決定離開。而那位來自德薩斯州的女子幫助我去到美國,然後再去德薩斯州,最後在那裡定居下來,直到今天。

有時,事情在我們的掌控之外,我也不會試著要知道事情的答案,因為我知道並且相信:上帝更清楚該怎麼做,我也相信我不需要得到所有事情的清楚解釋。

就如「為甚麼上帝要讓我看到?」、「為甚麼衪選擇我?」這些問題──說實在的,我其實並不很在意這些「為甚麼」的答案,我只在意我所深信的,是一位充滿了愛,並且「衪就是愛」的上帝。而我也相信:上帝創造一切,是為了在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好未來裡,讓這一切變得更好,只要我們不去破壞。

… 待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