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死亡的經歷的紀錄──1

Dr. Maurice S. Rawlings
Maurice Rawlings 博士是一個心臟科的醫師。他寫了許多有關瀕臨死亡的經歷的書。書中的記載來自於他行醫時看過的病人的經驗。這些經驗告訴人們並非每一個人在死後都會看到亮光並感到無限的愛。他的很多在手術台上急救的病人都看到了地獄。

死而復活

《馬太福音 7:13-14》 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每一天﹐許多如你和我一樣的人﹐過著「這一分鐘活著﹐下一分鐘可能就躺在床上﹐等著死亡接近」的生活﹐從來不知道或從來不相信救恩的訊息。 他們從這個世界﹐到了另一個世界﹐和他們所恐懼的面對面… 然後﹐他們回到了這個世界。而你將要聽到的﹐就是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真實故事。

權威的心臟科醫師和作者Maurice Rawlings醫生﹐將帶您走一趟這個只有非常少數人經歷過並有機會回來述說他們的經歷的旅程。這也許是你唯一能夠經歷地獄然後還能全身而退的機會。


[Rawlings博士]

這是一項關於死後生命的研究。縱觀歷史﹐人類預言了死後的生命﹐所有的聖經和宗教都是奠基於死後的生命。但那些從死裡復活然後告訴我們有死後生命的人在哪裡?

現在﹐通過先進的復甦術﹐我們能夠讓心臟重新跳動、讓人再開始呼吸、把許多的人帶回來﹐然後告訴我們在另一邊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但看看你對我們將要呈現的一些案例會怎麼想。因為正面的例子有很多﹐人們喜歡述說死而復活後的那些美好經歷。

但和地獄有關的經歷﹐卻是令人難堪的﹐就像是成績單上的紅字、打在臉上的一記耳光。我們有一些人的案例﹐是他們自己去了地獄的經歷﹐好讓你不必去他們去過的地方。我們主要是要教你如何復甦那些剛死去的人的心臟和呼吸。

請注意:死亡是可以被反轉的﹐你有4分鐘的時間可以這麼做。

以下是Ronald Reagan的例子。他帶著他的小男孩去7-11商店﹐然後與人發生爭執﹐被攻擊他的人刺了許多下。


===Ronald Reagan ===

Ronald Reagan

我在1972年的生活是支離破碎的。

我曾是一個吸毒者和一個罪犯﹐家庭是破碎的﹐我的妻子和我訴請離婚了好幾次﹐我的孩子都怕我﹐我找不到工作﹐精神狀況非常的糟糕。

在我生命中的一個時刻﹐我帶著我6歲的兒子到迷你超市去買些東西。在我走進去的時候﹐我遇見一位先生從裡面走出來。一場爭執爆發了﹐而在我知道發生甚麼事之前﹐我打了他﹐並且把他打倒在地上﹐撞倒了瓶子﹐瓶子破了。他拿起破了的瓶子﹐開始刺我﹐我試著用左臂去抵擋…

在數秒之內﹐我全身血流如注﹐但仍不停的搏鬥﹐也不停的在流血﹐我的兒子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7-11商店的老闆跑過來對我說﹐如果我再不去醫院﹐我一定會在幾分鐘內流血至死﹐所以他用我自己的車載我去醫院。

當我們去到急救室時﹐我已經神志不清了。當醫務人員開始對我展開急救時﹐我聽到他們說:「我們沒辦法救他!他必須被轉去另外一家醫院!我們很可能會救不回他的手臂!」

當他們把我送進救護車時﹐我的妻子趕到了﹐和我們一起出發。

而當救護車從停車場駛出時﹐一位年輕的醫務人員往下看著我的臉﹐但因為我太虛弱了﹐所以看不到甚麼。

他對我說:「先生﹐你需要耶穌基督」﹐但因為我那時並不認識耶穌﹐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些甚麼﹐所以我的反應就是開始咒罵﹐而他則再次的對我說:「你需要耶穌基督!」

而當他在跟我說話時﹐救護車卻好像開始起火燃燒﹐而我真的以為它是在燃燒。
它被煙霧充滿﹐而我則很快的穿過了那煙霧﹐就好像經過一個隧道一樣。

經過了一段時間﹐從煙霧和黑暗中出來之後﹐我開始聽到許多人的聲音。他們在尖叫、呻吟和哭泣。但當我往下看時﹐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火山口。

在那個燃燒著的地方﹐我看到了火焰、煙霧和人。他們都在尖叫和哭泣﹐身上有火﹐卻沒有被燒成灰燼。然後﹐我就開始往下移動﹐進入了那個入口。


[妻子──Elaine Reagan]

Elaine Reagan

他像被人不斷的痛打,並且不斷的發出聲音和呻吟﹐就好像正在打著一場戰。我那時還不是一個基督徒﹐而我也還不知道任何關於屬靈戰爭的事。但那對我來說很可怕﹐因為我能感覺到它。就像是光明和黑暗﹐就像他正在和甚麼對抗一樣。我那時不知道是甚麼﹐但現在我知道 —— 他是看到了地獄的景象。


[Ronald Reagan]

可怕的是:我開始認出在火焰中的許多人﹐就像有一個攝影鏡頭用特寫拍出他們的臉。我能認出他們的特徵﹐我可以看到他們的痛苦和絕望。他們當中有一些人開始叫我的名﹐然後對我說:「Ronny﹐千萬不要來到這個地方﹐這裡無處可逃。你如果來到這裡﹐就不用再想出去﹐這裡沒有出口」。

我看著一個以前在搶劫時喪生的人的臉﹐他當時被槍打中﹐躺在人行道上﹐流血至死。我看著另外兩個因為醉酒駕車而在車禍中死去的人的臉。我看著其他那些曾因為過度服食毒品而死的人的臉﹐我們曾一起尋歡作樂。

他們的身心顯出極度的痛苦﹐但我相信令他們最痛苦的﹐是那種孤寂感。那種哀傷﹐是極度沉重的﹐因為那裡完全沒有希望﹐無處可逃﹐完全找不到可以逃出那個地方的出口。那裡的味道像是硫磺的味道﹐是一種可怕的惡臭。

在我的生命中﹐我看過人殺人﹐我曾經有幾次涉入有人喪命的毆鬥。我曾因為過失殺人而入獄。我在教養院和監獄裡長大。我在兒時﹐曾被暴躁和酗酒的父親毫無憐憫的打過。所以12歲的時候﹐我就逃家了﹐同時覺得世界上再沒有甚麼事能讓我害怕。那時﹐我的生命支離破碎﹐我的婚姻支離破碎﹐我的健康也支離破碎。

但現在﹐我所看著的一些東西﹐卻讓我嚇得半死﹐因為我完全不了解我所看到的。當我正在看著這個充滿了火焰、尖叫和痛苦的大坑時﹐我昏了過去。

而當我張開眼睛時﹐身處在田納西州的一間病房中﹐我的妻子坐在旁邊。
我的身體被縫了許多針﹐我的手臂被救回來了﹐被縫了將近有100針。

我看著我妻子的臉。我並不關心我在哪裡﹐或那些在我周遭的事物﹐唯一還停留在我腦海中的﹐是我剛才所看到的那一幕。


[Elaine Reagan]

在他的臉上﹐有一種奇怪的表情﹐那是一種受到極度驚嚇的表情。

之後﹐他說:「我不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但我剛才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方」。

我對他說:「你在醫院﹐你一直都在醫院」。

但他不斷的說:「不﹐我到了另一個地方。我不確定那是甚麼地方﹐但它是一個很可怕、很可怕的地方」。


[Ronald Reagan]

我仍然聽得見那些尖叫聲﹐我還能嗅到那可怕的氣味﹐我還能感覺到那裡的熱﹐並且﹐我還能聽到那些我認識的人要我回去的呼喊聲。

接下來的日子﹐我試著用任何我所知道的方法﹐要把這一切忘記﹐但都不成功。

幾個月過後﹐有一天早上﹐我回到有妻子在的家。我不斷試著要用酒麻醉自己﹐但都不成功。

而當我走進屋子﹐走回臥房時﹐燈開著﹐我的妻子坐在床上﹐她的腿上放著一本打開了的大書。她抬頭看著我﹐臉上放光﹐她說:「Ronny ﹐我今晚接受了主耶穌基督為我的救主。」

我的妻子在芝加哥長大﹐她父親在芝加哥南部當一位吧台侍者。她從不知道關於神、教會或宗教的任何事情。她臉上常有痛苦的神色﹐還有因著我的虐待、暴力、酗酒和吸毒所產生的皺紋。有時我甚麼會失蹤幾個月之久﹐而她和孩子們都不知道我去了哪裡…

但現在﹐她的容貌變了﹐皺紋好像都不見了﹐笑容替代了之前的哀傷和痛苦。

她看著我說:「耶穌今晚拯救了我﹐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聽聽這個叫作耶穌的人的事?」
我心想:「我試過一切其他的東西﹐沒有一種對我有用。而我最愛的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對他們糟透了」﹐所以﹐我同意了和她一起去。

過了幾個星期﹐在一個星期天的早上﹐也就是1972年11月2日的那一天﹐在中午12點之前﹐有一個人站起來﹐準備讀聖經。我當時坐在教堂的後面﹐我對於聖經完全沒有概念﹐我不知道上教會時應該做甚麼。但那個人站起來準備要讀聖經﹐而他讀的是約翰福音裡的內容。

當他讀到「神的羔羊」時﹐他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所唸的其他段落﹐對我沒有帶來任何的意義。但當他說出「神的羔羊」時﹐他吸引了我這個鐵石心腸的人的注意。

當我還是一個只有9歲的孩子時﹐我有一個只知道發怒、虐待和喝酒的父親﹐但有一位鄰居給了我一隻小羊。

我當時需要走兩公里去搭校車﹐有一天﹐經過這位女鄰居的庭院時﹐她叫住了我﹐對我說:「小朋友﹐我有一份禮物要送給你」﹐然後她給了我那隻小羊。

我把那隻小羊帶回家﹐牠成了我的朋友﹐一個我覺得我唯一能有的朋友。而我這個朋友﹐會跟著我到處去﹐還會在我下了校車後﹐走過那些森林和田地來接我。

有一天傍晚﹐當我回到家時﹐小羊不見了﹐而我聽見我的父親在罵著和叫著。

他正在修理一輛老款汽車﹐用手動的傳統方式在換一個泄了氣的輪胎。我試著想要繞過他﹐因為我不想被罵。但當我試著要繞過他身邊時﹐我在汽車的另一邊﹐往下看到我的羊渾身是血的躺在那裡﹐身上插著一支輪胎裝卸杆…

牠當時因為好奇﹐所以想跑過來看一看。但當時喝醉了酒的父親卻因此無名火起﹐所以就用那支輪胎裝卸杆穿過了牠的身體…

當我看到我的羊﹐我的朋友﹐死了﹐我跑進森林﹐不斷的尖叫:「他殺了我的羊!他殺了我的羊!」…

在9歲的時候﹐仇恨和暴力因此掌控了我的生活。而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到了12歲﹐我成了逃家的孩子。多次在少年感化計劃下被逮捕。

而且﹐我對權力當局沒有任何的尊重﹐並且憎恨任何代表它的人。

當我15歲的時候﹐我已經因為偷車和偷東西而入獄過、因為過失殺人而被判刑過﹐並且涉入一宗使一些人喪生而另一些人殘廢的車禍中…

但當那個人提到「神的羔羊」時﹐他吸引了我的注意。他說耶穌基督是神的羔羊﹐他死去、流出他的血﹐讓那些凡願意的人可以由此得到一個新的開始﹔他們能夠被原諒﹐然後重新開始。
那個早上﹐當我站起來要離開那裡時﹐我對我自己說:「我不要任何人看到我哭﹐我9歲之後就不曾再哭過。我不怕這個世界上任何活著的生物﹐沒有任何人會看到我哭」…

我轉身離開﹐但卻開始在心裡說:「神啊﹐如果你是存在的﹐耶穌﹐如果你真的是神的羔羊﹐請祢要就殺了我﹐不然就醫治我﹐我不想再這樣生存下去了。我不像一個丈夫、我不像一個父親、我不是一個好人」…

而在一剎那間﹐我生命中的黑暗和污點﹐好像都離開了我。然後﹐在我9歲之後就不曾再流下的淚水﹐流下了我的臉龐…

然後﹐罪惡感離開了我的生命﹐暴力、怒氣、仇恨﹐也都離開了我的生命…
在那個早晨﹐耶穌基督成了我生命中的主和救主。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但神醫治了我的思想和我的記憶﹐我的毒癮和酒癮也在瞬間不見、被移除了。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知道我必須說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的命撿回來了﹐為的就是要告訴其他人關於那個我曾看過的地方﹐和耶穌基督能夠將人類從這個可怕的命運中拯救出來的盼望。

… 待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