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死亡的經歷的紀錄──2

=== OBE & NDE ===

Dr. Maurice S. Rawlings

[Rawlings醫生]

接下來﹐我要介紹關於「出竅經歷」和「瀕死經歷」的課題。

我們大家都知道:臨床上所謂「死亡」的定義﹐是指「心跳和呼吸停止」﹔如果我們使一個人重新有了心跳和呼吸﹐那他就會活過來。

但「出竅經歷」和「瀕死經歷」是完全不同的。

「瀕死經歷」就像是:我拿著一把槍﹐對你說「把錢叫出來」﹐你可能會被嚇得要死(瀕死經驗)﹐但你並沒有真的死去。或是像發生車禍﹐那個就是「瀕死經歷」﹐但你的心跳和呼吸並沒有停止。而我們的案例﹐是被臨床證實死亡的人死而復活的例子。

而「出竅經歷」﹐則是讓你可以不通過「死亡」這個階段﹐就可以去到死後的世界。如果不經歷死去這個過程就能知道死亡是怎麼樣的﹐有甚麼方法是你可以用的?

  • 深度催眠。 
  • 去印度向一位宗師學習用經文來冥想的技巧。 
  • 藥物催眠。 
  • 水晶球。 
  • 用電流刺激腦部。 
  • [請不要接觸這些當中的任何一種方法。]

所以﹐的確有一些方法﹐可以使我們的靈魂離開身體﹐讓我們可以體驗到在身體外活著、將身體和靈魂分離的經歷。而這個也是聖經裡的定義﹐也就是「靈魂與身體被分離開來」。但我們談的﹐是一個永久性的分離﹐而不是人為的。而我們也不是在談「出竅經歷」或是「瀕死經歷」﹐而是「被臨床證實的死亡」。


=== Charles McKaig ===

Charles McKaig

這樣的案例﹐其中一個例子﹐就是Charles McKaig,一個57歲的老郵遞員。

當時﹐他正感到劇烈的胸痛﹐並被連接到一部能顯示心電圖的機器(或說心臟監護器)﹐而他的心電圖顯示出的狀況﹐是一團糟。

我們知道他的胸正在痛﹐而在我們能停下那部機器以前﹐他就死去了。

但當他死去時﹐他出現了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況。

他像很多開始死去的人一樣—— 痙攣、心臟停止供應血液到腦部、眼睛向上翻、身體開始呈藍色並停止呼吸…

護士開始施行心臟急救﹐而我也開始擊打他的心臟…

但當我停止急救時﹐最奇怪的事發生了…

[Charles McKaig]

當我從死裡復活回來後,Rawlings醫生說我的頭髮都是豎起來的﹐我的瞳孔更是不斷放大 —— 我受到了驚嚇、被嚇得半死。

我的生活很平凡﹐參加過很多派對。因著我的父母﹐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加入了教會。但我並不知道「教會」和「接受耶穌為救主」的真正意義是甚麼。

有一天早晨﹐正值上班時間﹐我走進了我鎮上的地方診所。那個時候﹐我以為我可能是心臟病發作了。所以我去見了Rawlings醫生﹐他將我留下﹐觀察了3、4天﹐然後他給我作了壓力測試。而當我正在接受測試的時候﹐我真的很想放棄﹐然後﹐那是我最後還能記得的一件事…

而當我從死裡復活回來後,Rawlings醫生正在給我急救﹐並且問我發生了甚麼事﹐因為我看起來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我就告訴他:「我去了地獄!而我需要幫助!」

他就對我說:「別告訴我地獄的事!我是一個醫生﹐我正試著要救你!」

有好幾次﹐我都發現我離開了自己的身體、漂浮在空中、從上往下的看著事情的發生。而當我每次因為Rawlings醫生的急救、回到我自己的身體時﹐我會不斷的說著:「幫幫我!幫幫我!我不想再回去地獄!」

不久﹐一個叫作Pam的護士就說:「他需要幫助﹐想想辦法吧!」

那個時候﹐Rawlings醫生就教我重複以下的這個簡短禱告:「我相信耶穌基督是神的獨子﹐耶穌﹐請拯救我的靈魂﹐讓我繼續活著﹔如果我死了﹐請別讓我去地獄。」

在這之後﹐當我靈魂再次出竅時﹐卻變成令人愉悅的經歷 —— 我看到我的繼母、我的生母。
當我5個月大時﹐我的生母就去世了﹐我從沒看過她的照片。
至於我的繼母﹐她是在我10歲的時候去世的。

在看到她們的時候﹐我沒有和她們有任何的接觸﹐我只記得她們不斷的向我伸出她們的雙手。
我聽說過人無法帶走任何的金錢﹐而我那時看到我的生母和繼母的時候﹐我看到她們身上穿的衣服沒有任何的口袋。我知道那聽起來很奇怪﹐但我試著要把我所看到的一切記起來。

然後﹐我記得我往下經過一條兩旁有許多顏色的通道﹐那都是些很漂亮的顏色。

我對繪畫有一些經驗﹐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人﹐即使是著名畫家倫布蘭特(Rembrandt)﹐都沒有辦法再次畫出那樣的色彩﹐它們看起來是那麼的明亮。

當時﹐還有一道光包圍著我﹐而我相信那就是聖靈 —— 衪包圍著我、看顧著我…
在我的一生人當中﹐從不曾感覺這麼的美好和安全過…

[Dr.  Rawlings]

當這一切結束後,我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 它讓兩個人都信了主 —— 那個禱告﹐不只讓正在發病的那個無神論者信了主﹐也讓那個正在救助他的無神論者醫生信了主(Rawlings醫生指著他自己)。

而這﹐就是我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原因﹐為的是要告訴你:在人死後﹐還有另一個生命的存在﹐而它未必全是好的。

你們很多人都能分辨「昏迷」、「臨床死亡」和「生物死亡」三者之間的差別。以Charles McKaig的事件為例﹐他是屬於「臨床死亡」。但當我們進行急救﹐恢復了他的心跳和呼吸時﹐他就被救回來了。所以﹐很明顯的﹐它是屬於「臨床死亡」。

因著腦部的缺氧﹐所以腦細胞死亡﹐而腦細胞是人體內最敏感的細胞。
之後﹐人體就會殭化﹐會硬得像是木板一樣。

這時候﹐如果這個人要再次活過來﹐就只能寄望「死裡復活」的情況會發生﹐而這﹐就只有神能做﹔我們能使人復甦﹐卻不能使人從死裡復活。

… 待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