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劑 Placebo – 第七章

placebo

第七章:盛大的旅遊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很令人難以置信,一些人發現要相信它很難。讓我說明,一開始時我就知道在夢、異象和真實經歷之間的不同,也讓我指出,若是你不相信撒但和魔鬼是真實存在的個體,那麼你真是大大地損害了你自己和神的國度,如果你不相信他是真的,那麼你不能瞭解或甚至不能抵擋你的敵人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在我抗拒撒但的當刻,他就離開我逃走了。天使們此時在場,他們將我的靈魂從我的身體帶走,當撒但誘惑我時這些天使一直在場,雖然我那時並不知道這個,因為我仍在肉身之中。那些天使並未嘗試幫助我,直到我用我的自由意志抵擋撒但,那時我唯一的幫助是從聖靈而來,祂超自然的啟示我,所聽見的聲音是屬於撒但而不是來自神的,至於是否要聽從那聲音則是我的選擇。

當那些天使將我的靈魂從我的身體舉起時,他們立刻帶我到第二層天。我們沒有必要為了進入第二層天而離開那個病房,就在那個我身體所在的同一室內,僅藉由通過一面空間次元的牆,我們進入了那裡,它是一面肉體無法通過而唯有靈才可以通過的牆。

讀者你若要了解這是怎麼回事,你必須明白靈魂如何從身體分離,為要知道這是怎麼運作的,我們必須認識我們自己是如何被造的。聖經陳述,我們人類被造是照著神的形象,要理解這個,我們一定得知道神的所是,聖經聲明,神有三樣永不改變的事情:第一,神是個靈;第二,神是不可見的;第三,神是永恆不朽的。如果我們被造是有神的形象,那麼我們是個靈,我們是不可見的,並且我們是永恆不朽的。因此,當我們照鏡子時,我們看不到我們的真我,我們只有看見那個身體,或是說那個我們所居住的瓦器。既然我們被造都是按著神的形象,那麼若沒有我們這地上的、物質的身體,我們都會是彼此的翻版,所以,我們被給與一個魂,來分別彼此,使我們成為個體。

在這世界上的動物也有一個魂,它們的魂和我們的魂,唯一不同的是,我們的魂是屬於靈的,但它們的魂是屬於肉體的。當它們的肉體死亡時,它們的魂也跟著消滅。當我們的身體死亡時,那魂留下與靈在一起,當那靈從我的身體被舉起時,我的魂與之一道去。我認為最簡單之識別魂的方法,可以說,魂就是一個人的性格。在我離開身體的一整段時間,我的個人是仍然存在的,那就是,我保有我的性格,我保有全部我的機能,事實上,它們被大大地加強了。

我們穿過那面空間次元的牆進入到第二層天時,我發覺我自己處身在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遠遠地不同於任何我曾想像過的事物。這個世界是一個被有如海沙那樣大量的靈體所佔據的地方,這些靈體是邪靈〔魔鬼〕,或是墮落的天使,並且他們穿戴成千上萬不同的形狀和樣式。即使那些長得相類似形狀和樣式的,藉由多變化的色彩,使他們顯得大不相同。許許多多的邪靈穿上人的樣式或形狀,而很多是穿上類似我們現今世界所熟悉的動物的樣式,其他的所穿上的樣式和形狀則太醜陋恐怖到不能想像,有一些的外形非常病態和令人厭惡,到一個地步,我幾乎要嘔吐。

當我一抵達進入第二層天的時候,我馬上曉得,我必須要往哪個方向,才能到達神所在的第三層天,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曉得那個的,但我就是曉得。我同時知道,如果我要使我的禱告蒙應允的話,我將一定得要出現在第三層天的父神面前。我意識到,我於聖靈的保護之下,正旅行在靈界裡,而且那些護送我的天使,也同樣是在聖靈的保護之下四處行動。天使需要聖靈的保護,讀者你似乎要以為怪,但請記得我們所在的地方,是第二層天。第二層天是撒但目前有他的寶座設立之地,撒但還未在地獄,雖然地獄是他最終的命運。

在那世界全部的靈,都察覺到我們的存在,也意識到聖靈的保護在我們之上。至於為何那樣的保護是必需的,給你一個概念,讓我提出一處聖經引證,撒但的能力在第二層天展現。但以理書第十章講述,神差派祂的一位天使去傳遞一個信息給但以理,因為那信息是那麼地重要,撒但絕不想要它被送達。從神差派出去,在第三層天的天使,為了要聯繫上但以理,他不經過第二層天不行。撒但派出其中一位他的魔君,或說是他的魔君長,去攔阻那天使。那天使非得與之爭戰,但是無法獨自完成,他不得不呼求援軍。神必須派遣他的其中一位大君,或說是那天使長,去幫助那信差,而甚至這樣,也要費上二十一天。那天使傳遞完信息後,他提醒但以理,以他天使的身分,他還必須經由第二層天的爭戰才能回去。

當我們在那個世界各處走動時,我感到極大的失望,因為我的護送者並沒有帶我往第三層天,神所在之地的方向而去。反倒,我們卻往對面的方向前進,當我們在那個世界,從這一地到那一地移動時,我認識到許多有關邪靈的事情。 我在靈界的行事不同於我們在自然界的行事,例如,我們並不用口與耳來溝通,但確切地說,我們以思想相通。它像是發射我們的言詞在思維的浪潮上,而以相同的方式接收回答。儘管我仍可以獨自思想而不發射出去,但我發現,這樣子實在無益,因為那些天使能讀我的心思。

在那個世界,我可以聽見不同的聲音,但不是以我的耳來聽,我用我的心來聽,可是我仍然能夠「聽見」那些聲音。當我們旅行時,我們通常以我所稱「思想的速度」來旅行,當我們以「思想的速度」旅行時,並沒有動作的感覺。天使會說我們要去哪裡,而我們就在哪裡。有些別的時候,當我們真不以那樣的方式旅行時,我就非常察覺到旅行時的動作。當我意識得到動作的那些時候的其中一次,是當他們帶我回到自然界,並且容許我看邪靈在這裡的工作時,我們在此四處移動,有點像是飄浮在雲上,然而,我還是有動作的感覺。

別把邪靈搞錯了,因為他們可是非常真實的。聖經講述有關邪靈的事多過於講述天使的,路加福音10:18指出,邪靈是邪惡的。馬可福音5:8-9表明,他們是如何的為數眾多,而馬太福音顯示,他們是不潔淨的。馬太福音12:21-30聲明,他們是在撒但的指揮之下,而馬太福音8:28顯明,他們可以附在人身上。

在邪靈的世界裡,是有能力之分別的,很像是一種軍隊結構的系統,以等級和順序來控制。某些邪靈有君王的封號,那經常是掌管封邑的邪靈。封邑是一方領土,一個區域,一塊地方,或是那大到像一個國家一樣,小到像一個人一樣的團體。當撒但分派一件差事給一位魔君,那魔君就被給與權力,以撒但之名行動,而且運用任何必需或他可及的手段,來達成他的任務。

當我們出發第二層天的旅行時,天使們開始給我看邪靈的不同類型。每一個被顯給我看的邪靈,他的外表象徵著他的專門領域,而且我很快發現,在整個邪靈的世界裡,沒有那種「一般開業者」的事,他們就只有一個他們做得非常在行的專業領域。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