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劑 Placebo – 第八章

placebo

第八章:邪靈

當每一類型的邪靈被指出給我,我迅速地發現一種社會順序,或是階級,存在於他們中間。那些在順序之頂端的,顯出有類似人的樣式。當我們從順序或階級往下移,我見到邪靈的形狀或樣式看起來像半獸或半人。我見到邪靈穿著類似我們在這現今世界所知的動物的樣式,我又見邪靈穿著的樣式和形狀,那麼令人感到厭惡地病態,以致於你無法想像他們。

在那順序之最頂端的是爭戰的邪靈,他們是撒但之「莊稼」的「奶油」。他們在第二層天到處遊走,甚至在他的面前和在自然界任意而行。他們總是成群同行,從不落單。無論他們往何處去,其他所有的邪靈都讓開他們的路。這些爭戰的邪靈,以人的樣式被顯露給我。除了他們是巨人外,他們看起來像人類,看來約有八英尺高,他們是粗壯和相當可觀的被建造,有點像是巨大的運動員。全部爭戰的邪靈都被塗上青銅色,他們是巨大的青銅色戰士,其他所有的邪靈似乎都受他們的支配。

第二種最強有力之類型的邪靈也是以人的樣式揭露給我,而這些邪靈看起來像普通人。所有那些擁有這方領域之專業的,似乎都聚集一起在這指揮的第二順位。在這個群體的首領,是那貪婪的邪靈,而被控制在這同一群體裡的,是仇恨的、情慾的、紛爭的、和一些其他的邪靈。

第三種最強有力和群體類型的邪靈,是以混雜的外形和樣式顯露給我。某一些有人類的樣式,而同時其他的則有半人半獸的樣式,其餘的穿上像是動物的樣式。這些邪靈擁有的技能是在黑暗詭術方面,像是巫術和其他相關的領域。在這個群體中間的還有恐懼的邪靈,和自我毀滅的邪靈,那些邪靈不但熟練於模仿死去之人的靈〔交鬼〕,而且他們也擅長於向這個自然界以鬼魂的樣子展現自己。

當我們往下來到第四種群體或順序時,全部這個階級的邪靈,以除了人以外的樣式被顯露。某些具有像是已知名動物的樣式,然而其他的則有不知名的樣式。在這個群體中的是謀殺的、殘暴的、虐待狂的、和其他有關大屠殺的邪靈。

當我們甚至更往下到這指揮系統之順序的底層,所有的邪靈都被揭露出恐怖和病態的樣式。有些是那麼地令人感到厭惡,以致於他們的外表令人作嘔。他們是多麼地被他們的同夥所鄙視,所以他們總似乎是將他們自己潛伏起來,在第二層天時,甚至當在這個自然界時也如此,除非是與他們的職務有利害關係,他們絕不與其他的邪靈來往。

還有另一個邪靈的群體,是我能看,但卻想不起多少他們的能力。它是特意地被拿走,因為我不被容許去認識或保留太多有關他們的記憶。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階級順序在哪裡,而他們的樣式也沒顯給我,我不確定他們整個專業的領域,不過,我隱約地察覺到,他們的強大力量攀附人體。彷彿這個神秘的邪靈群體,不同運作於其他所有的邪靈,他們唯有在特殊個案和情況時被利用,這個我真的不清楚明白。如我所述的,我並不被准許去保留太多有關這個獨特的邪靈群體在我的記憶裏。我只被允許去保留那部份,此乃我正向你報告的,而這個,它的本身,是非常模糊的。

我同時也察覺到,這些獨特的邪靈群體,比起任何其他的更難應付。看來是,他們巨大的力量是建立於他們保持匿名在人類中間運作的能耐上。在這個群體之中,是能夠以癲癇的表現形式在人裏面彰顯他自己的那一個。我不確定,但我似乎想起,某些在其他群體的其他的邪靈,也是具有這模仿癲癇的能力。本質上,我真的不知道是否癲癇是邪靈引起的,但我真的非常鮮明地想起,他們可以在人類當中模仿這種疾病。

在這個第二層天旅行期間的某一時候,我觀看邪靈在他們自己所屬的群體之中,而我經歷到一種極糟糕的感覺。它是一種不可抗力的、壓迫的、且病態的感覺。在我進入第二層天之後,這種感覺短暫地臨到我,而我納悶是什麼招致它的。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認識到天使能夠讀我的心思,因為我的護衛天使對我說:「那個你正納悶的感覺,是因在這個世界裡沒有愛的那事實引起的。」那天使是對我說,在這個第二層天,連一丁點的愛都沒有。哇!你可以想像那些全體的邪靈服侍一位他們所不愛的主子,而這主子管治著那些他所不愛的活物嗎?比那個更糟的是,這些同夥們要一起工作到永永遠遠,而他們甚至一點也不愛彼此。

我開始思考我們這稱為第一層天的自然界,若沒有愛會是什麼樣子。如果神未曾引進祂的愛到這世界,那麼我們將會活在一個沒有愛的氣氛中,就像第二層天一樣。藉由神給與我們祂的愛,我們才能夠回報那個愛,然後去愛彼此。你可以想像在你自己的家中或你的公司中,若完全缺乏愛,
會像什麼樣子?

當我注意到那在邪靈之間沒有愛的事實,我甚至更想知道有關他們的動機和熱忱,是什麼使他們那麼辛苦工作呢?是什麼使他們快速地實行命令?他們並不愛彼此,可是他們還這麼迅速且那麼熱心地完成這些命令,在地上任何的軍隊組織若擁有這樣忠心又順從的雇員,大概會感到驕傲吧。我想知道他們的動機是否與那個等著他們的審判和判決有關係,似乎是自從多年前他們第一次在第三層天的反叛以來,他們到了一個地步,在他們的存在中已不能再謀反了。不管是什麼動機驅使他們的,當他們輪翻表達他們的暴怒在人類上面時,看來那動機是勝過在他們裡面真正的本質,或許只因他們整個存在的唯一樂趣是給人類製造痛苦。儘管我被許可在他們中間行走並於他們工作時觀看他們,許多事物並未被完整地向我解釋,或使我弄清楚。某些我目睹全貌的事物,並不被准許保留在我的記憶中。我知道那邪靈的高層憎惡我的存在,且若非我在聖靈的保護之下,他們已經抗拒我了。其中一名爭戰的邪靈筆直向我走來,並怒視我的臉,但我不退縮,因為我並不害怕。我知道,他將不得不戰鬥的對象不是我,而卻是祂,那位帶我來的聖靈。那在中階的邪靈似乎全然不理會我,竟自過著他們的生活,就好像我並不在那兒。那些低下階層的,好像表現得有點畏懼我,或是說畏懼那護衛我的天使,不過,那高階的邪靈可沒有懼怕我或是天使。

我的護送者告知我,他要給我看一個邪靈附身一個人的實際過程。在這旅行的這個點,通過那面分隔開第二層天和自然界之空間次元的牆,我被護送回去。當我們進入回到這個世界,我們是在那家我身體所在的同一醫院,不過是在不同房間。那房間看來像是一個雇員的休息室,我看到一些桌子、椅子、裝了食物的盤子、和一個年輕男子與一個年輕女子面對著彼此,在房間裡有說有笑。很顯然地,他們不能看見我也不能看見天使,然而我是那麼地靠近他們,我幾乎可以伸出手摸他們。我可以聽見而且明白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他們以為他們是單獨的,當他們說說笑笑時,他們沒有察覺到那恐怖的傢伙就站在他們中間。那個邪靈之形狀和樣式的外貌是那麼地令人毛骨悚然,以致於我馬上就認出他是從那墮落扭曲的底層群體來的。眾天使、眾邪靈、跟我的靈在那個房間裡,都知道一切正在那發生的事。那些身在肉體裡的,只有注意到他們自己,因為他們不能看見或聽見我們。即使我們是回到了這個自然界,由於我們是在靈的狀態,我們仍然用我們的思想交通。

我並不是真的很注意那兩個人正在說的話,我的整個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邪靈的上面。他是一個樣子很恐怖的傢伙,使我想到一隻過度脹大的、塞飽的、分泌黏液的綠色青蛙,他的外形和比例全都走樣。他向上移動,緩慢進入那男子的臉,突然間,像煙一吹,就好像他通過了他的皮膚毛孔,他似乎消失不見到那男子的臉裡了。當那邪靈已經進到那男子裡,天使們說:「現在事情成了。」

那天使然後繼續告訴我,這個男子被附是怎麼回事。他述說,「那邪靈使他自己看來令人想要又有吸引力。」那天使接著向我指出,人類對他擁有的一切有主權意志,邪靈不能越過人的主權意志而出現。他同時向我指出,天使也不能越過人的主權意志而出現。神,祂自己,將不會違反那個意志。我們被造是按著神的形象,因此,我們被給與像神一樣的主權意志,去選擇我們命運的權利。我不被准許保留全部與這些字裡行間一起所體認到的。

我依稀記得有另一個過程,藉由某種被給予的情況下,邪靈可以附身或被允許進入小孩。看起來好像那些來自那個神秘群體的邪靈,就是那些被允許做這事的。從我所記得有關這方面的事物,只有在最不尋常的情況下,這事才能發生。根據天使所告訴我的,整個邪靈在人類當中活動的案例,有大於90%是受限在那些超過或已可負責之年紀的人們內。在天使給我這串談話的期間,他指出,所有神的孩子都被賦與大過一切邪靈的能力,並能夠把他們趕逐出去,然而,這樣的能力是奠定在那基督徒的信心上。唯有當那基督徒毫不懷疑地知道他正在做什麼,方能行得通。有某些基督徒已領受了在這方面的特別恩賜,他們是已經明確地被聖靈呼召到一種釋放工場的那些基督徒。並且幾乎在每一個案例,那些被呼召到釋放事工的基督徒,也同時領受了洞悉的恩賜。當某個基督徒在命令邪靈時,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他正在處理的是一個什麼樣的邪靈。在那些罕見之孩童被附的案例中〔不再那麼罕見了,鄉親們…,一些今日被附的孩童是因為向仇敵敞開門〕,每一個案例都要花費特別的努力和屬天的洞察力去釋放他們,那樣的案例被記載在聖經中的馬太福音17:14-21。所有的基督徒都潛在地具有那能力可以命令邪靈。

我的護送天使告訴我,他們要我去看邪靈在外面世界的活動。然後直接通過那面磚牆,我被護送到醫院外面之城市的街上。當我觀看在那自然界中人們一切的活動,我大為驚奇。他們竟自辦著日常的事務,他們是完全地沒有察覺到,他們正被那來自靈界的活物悄悄跟蹤著。眾邪靈以一切的外形和樣式任意在人類之中行動,當我觀看並感到恐怖於我所見的,我是全然地被驚呆了。

當我認識到邪靈不能夠在一個人的生活中違反他們的意志而運作時,我也認識到天使同樣不可以這麼做。每一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有一位守護天使,而且在那基督徒的生命完結之前,保守他可需要一整隊的天使。我認識到那些守護天使為我們而戰鬥,但他們卻不能夠在我們的意志範圍內作戰,他們所做的爭戰有點像是在防護我們的「瞎」側。他們與邪靈相對抗,是當邪靈在我們的意志範圍之外出現不利於我們時。當邪靈通過我們自己的意志出現不利於我們時,他們不能夠對抗邪靈。請記住,我們被造是按著神的形象,像神一樣,我們具有一種主權意志。

我認識到,如果邪靈有必要的話,他們將會與天使爭戰,但他們寧可不那麼做。他們發現通過那天使無法介入於我們自己的意志,來敗壞我們,而不是越過我們的意志卻必須與天使正面交鋒,是要更容易和安全。因為如此,邪靈已經在欺騙的領域裡發展出卓越的技巧,他們藉由欺騙和詭詐周旋於我們的生活中,並且使我們對他們的活動保持在完全沒察覺的狀態。

並非所有的邪靈都在第二層天的這事實,使我注意到,有一些很令人畏懼的邪靈,他們是被關鎖在地獄裡的,然而,撒但和他的邪靈軍團並不是在地獄裡,現今,他們也絕不想要待在那裡。我不被准許深入研究地獄,也不被准許去看那被關鎖的邪靈,我卻知道那些會被關鎖的邪靈是越過他們的權限了。

神以祂的智慧,容許撒但和他的邪靈,他們可以運作在某種的界限和範圍內。那些主所建立的限制,他們不可以越過,然而,那些被關鎖在地獄裡的邪靈就是犯了這個。因為他們超出了那主所建立的限制規定,所以他們現在被關鎖在地獄裡。

聖經在多處指出這個事實,特別是在猶大書中。任何時候撒但要越過那些界限,他必須從神那裡得著准許。以約伯的例子來說,他就被賜與許可。然而以彼得的例子來說,他就不被答應許可。唯有在獲得這個特殊許可後,邪靈才被允准運作在那低於可負責之年齡的孩童。 〔我想補充說,一扇「合法的」門藉由某項罪或眾罪被開啟了,那首先就給了邪靈一份權利…〕雖然我明白到,在某種情況下許可是被答應的,但是要提交什麼樣的情況類別給神以獲准許可,我卻並不清楚。

無論如何,許可運作在那低於可負責之年齡的孩童,是罕有被答應的。〔看看四周圍,因為他獲得許可,事情已經改變了,鄉親們,撒但的眾門戶已經被打開了…更多是通過父母。〕大多數時候,撒但這個特別的許可是被拒絕的,但在這些末後的日子,我們可以預期一場實質上增加之邪靈的活動。不但只在成年人,連孩童也一樣。這種在邪靈活動方面的增加,就是主在馬可福音13:22警告過我們的。當祂講說那些假先知將要在末後的日子顯神蹟奇事,難以明白為何主會允許邪靈
經由孩童運作…。

那些被關鎖的邪靈,他們的行動並未獲得許可,那樣是違反由我們的主所建立的限制規定,他們不合法的行為是記載於創世記6:2-5。因為他們並未獲得許可,他們立時受到了懲罰。為魔鬼和他的邪靈所排定的具體懲處是在末日,並且記載於啟示錄20:1-3。如你所熟知的,火湖是被造來給魔鬼和他的邪靈作為他們永遠的結局。

在這個世代,我們必須提防撒但之欺騙和試探的火箭,那些是在主的寬容旨意裡被允許的。有一段時限是被主所設立,在那時限內邪靈可以運作,但是那期限還尚未滿。身為基督徒,我們能夠使他們被「捆綁」在耶穌的權柄之下,然而,這個不是永久的。我們無法將他們扔進地獄裡,因為唯有神能夠做這個,這就是為什麼正確地教導那剛被釋放者要持守於主的旨意裡是非常重要的,以免他們又再變得受折磨。一個基督徒可以將邪靈從一個失喪者趕逐出去,不過除非那個人得救了且住在主的旨意裡,將會有邪靈返回的可能性〔請查看馬太福音12:43-45〕。

邪靈是真實的、獨特的靈體,並且他們就是在今日世界裡操控一切邪惡的傢伙。當我在靈界裡旅行經過城市的街道,並恐怖地觀看那些邪靈幹著他們敗壞人們的差事時,這事被顯明給我。

雖然人類是靈的活物,但是我們被限制在肉體內。今日激烈進行之巨大的屬靈爭戰,是在那「人的心靈」,和那正在爭奪為要控制和操縱我們這地上的、物質的身體,由撒但指揮之邪惡的「超自然力量」的中間。我們的靈憑信心和用我們的主權意志來作戰;但邪靈與他的〔墮落〕天使卻藉由欺騙、狡猾、和試探來作戰。你一定不能弄錯這場爭戰或是所需要的武器,因為聖經在這兩方面是清楚且有力的。我真的看見那些邪靈為了控制人的身體而爭奪。

或許在你看來,人類是大大地被那些靈物給制伏了,因為那些靈物能夠看見並聽見一切我們所想、所說、和所行的;然而我們卻完全無法感知任何他們的行動。要跟一個你所看不見、聽不見、且感覺不到的敵人作戰是非常困難的,但是只要你信靠主,你沒有什麼好怕的。有時候,甚至連那最強壯的基督徒也會懷疑他們的存在和行動,如此就使敵人感到容易些了。無論如何,人並非被丟下無法自衛的。按照神的形象被造,人,如同神,具有一種主權的意志,而且沒有那人他自己的許可,沒有靈可以違反那個意志。因為如此,這些邪靈已經發展出拿手的欺騙技巧。他們操作上的基本原則,就是儘可能使某種邪惡事物越令人想要、越漂亮、越不具威脅性越好,以便那正被引誘的人將降低他的防備,而接受任何那個正被利用來導致犯罪的事物。一旦有人被欺騙了,要繼續那欺騙就變得較容易,就附身的情形來說,邪靈要繼續他的控制也變得容易多了。

另一項人類所具有之強大的防衛是守護天使。守護天使並不是分派給全部的人類,而是只有給那些「得救和屬於神的」子民。請記得,就像邪靈一樣,守護天使不能違反任何人的意志,那就是為何大部份天使的行動,是在那人的主權意志範圍之外,有節制的保護他。人最強大的武器,無論如何,是神的話。保羅描述,在我們的屬靈爭戰中被使用的武器,他堅決認為是神的話〔以弗所6:11-18〕。雖然被這些活物在數量上龐大地超過〔上萬比一個〕,人為戰役是被充分地裝備的。因為一種主權意志、眾守護天使、以及神的話,人具有更優越的防禦,而且他的魂在戰役中是比邪靈更加強有力。

因此,我對各位說 – 如果你對你的委身於打這場戰役而且獲勝是認真的,別懼怕!你的元帥、導師、醫治者、和支持者 – 聖靈 – 將永不離開你也不丟棄你。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