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section_christina

我幾年前曾經在美國加州大學UCLA修習電視製作,因校區座落於洛杉磯的好來塢電影區,所以吸引了全世界各國的在職製作人前來進修。我記得當時班上的同學有多達8個國籍的人士,而最受大家歡迎的課程就是紀錄片的製作。在課堂上,教授讓我們觀賞了許多型類的紀錄片,從默片到有聲,由黑白到彩寬,經世紀而跨年代。其中有幾部影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拍攝的,記載希特勒如何領導德國納粹黨實現其霸業野心的真實內幕。雖然那是1930年代技術粗糙的黑白片,但是它的拍攝手法非凡,內容又深入精闢,已被業界推為世紀性的經典傑作。我記得其中有一組畫面,是拍攝希特勒對全國軍民激情狂妄演講的特寫鏡頭,它同時運用數部攝影機由不同的角度和高度取景;其中一位攝影師身纏粗繩,攀上巨大講台高達數丈的旗幟頂端,然後垂直滑落,擷取現場千萬軍民凝神傾聽,如癡似狂陷入迷惑,以至於盲目追隨狂人的真實鏡頭,活生生的見證給世人觀看!一幕幕熱血澎湃的歷史場景,讓我心中震撼不已,深深體會到紀錄片在人文歷史中巨大的影響力!從那時起,我就愛上了各樣種類的紀錄片,而美國電視台的科學頻道,歷史頻道,動物頻道,地理頻道,公共電視,以及各大電視台的專題報導,不論是科學/醫學/生物/人文/藝術/歷史/宗教,都是我最喜愛觀賞的節目。

“眼見為憑,有言為據”一向就是媒體贏得大眾信任的重要因素,紀錄片既能記載事實的真相,又拓寬了人的視野,而許多事件當事人的現身說法,更加深了所要傳達的訊息;所以一部製作精良嚴謹的紀錄片,就儼然一部活的百科全書,往往值得世人典藏,甚至傳家!我自己也曾試過製作出一部福音性的紀錄片”抉擇”( Make Choices for Your Life)。記得當時為了資料的考據收集,常常要請教兒子,因為我在”抉擇”影片裡要傳達的訊息,對象之一正是像我兒子這般E世代的青年人。當時唸高中12年級的么兒, SAT2的物理數學都考了高分,大學的預修課程也全得榮譽獎,加上從小就被學校選入科學資優班,所以擔任我的科學顧問綽綽有餘。可惜,用功的母親卻得不到兒子的嘉獎,面對我諸多充滿挑戰性的科學問題,他屢屢採用玩「躲避球」的方式拒絕跟我合作。為了如期完成我的作品,我只好收起藝術家的脾氣,放下母親的身段,使出”磨人精”的功夫,不斷向他解說我致力於製作這部紀錄片的動機。連吃了多次閉門羹(他躲在自己房間不理我)之後,好不容易,兒子終於願意回應我的請求。 漸漸的,他居然對我的觀點越來越感興趣,有科學新知問世,他也會主動告知,而且耐心為我分析解釋。我們一起從科學和人文的觀點逐漸深入討論信仰問題,常常長達1、2小時仍然不覺厭煩,這點對我來說,意義實在非凡!我記得,在兒子13歲那年被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錄取入少年天才營時,曾參加過智商測驗。其中有一項「邏輯思考」,他得了185分,根據測驗分析的結論得知,一般正常人多在120-130分左右,因此顯示出兒子的邏輯思考能力是居於同輩之頂尖。基於這項事實,我一向尊重他對許多事物的看法,而兒子也確實長於獨立思考,從不輕易妥協於「人云我亦云」的同儕壓力,所以一路成長至今,除了有時因懶得交作業被老師非難之外,從來沒有做過讓我們頭疼的叛逆行為。可是,兒子智商雖高,個性卻仍然充滿孩子氣,如今身處即將成年的青春期,更不是我輩父母可以輕易左右的。所以,雖然從小就被我們帶進教會,兒子是否仍然忠於對基督的信仰,一直是我最深的關切。如今,兒子幫助我製作出這部紀錄片,完成我傳福音的一項重要使命,而上帝對我的最大獎賞就是確立兒子的信仰!

現今的世代有許多媒體只求自身利益,而置社會公理於不顧;許多隱含商業利益的紀錄片往往刻意採取偏頗不實的角度,來騙取大眾的信任。因此我自己雖然喜歡觀賞紀錄片,卻極謹慎不輕易相信其中所傳播的訊息,特別是未經嚴謹考據,仍帶有爭議性的議題,我就不允許自己未成年的孩子們觀賞,恐怕他們因不懂分辨而上了當,當然我自己也必須花許多時間去分析求證。多年下來,累積了不少的見識,當我應邀去各地演講時,竟然也幫助過許多人解了不少惑!特別是那些父母眼中叛逆難馴的青年大學生往往視我為他們的Mentor(心靈導師)。所以我將影片取名為「抉擇」,其實心裡也帶著幾分挑戰:你願意相信我所說的嗎?

我和兒子有著相同的性情,那就是我們一向拒絕跟隨「大眾化」的潮流,而且都勇於抵擋同儕的壓力。兒子常常嘲諷美國那些親密的盟國都是Sheep(綿羊),因為他們自己作不了決定,只會緊緊跟隨那帶頭的。當我第一次聽到兒子這麼比喻英國人時,忍俊不住笑了許久,因為想起那個千百年來驕矜自負,號稱「日不落國」的大英帝國,如今卻不得不乖乖追隨美國的那付「羊相」。事實上,我們身居美國多年,早已深知這個世人眼中的超級大國,暗地裡得付出多少慘重的代價,才能維持這國際大哥大的地位?!而人類已經邁入21世紀的時代,科技如此發達,資訊又無比通暢,要找出幾個真正的笨蛋來聽命於自己,還真是不容易呢!若不是利用金錢利益的誘惑,以及武力的威脅,誰敢輕言去降服別人?而我花了許多心力和財力去製作這部影片,只用自己的所見所聞,將生命的真理簡單的呈現出來,讓觀眾根據”眼見為憑”,而自行作出個人信仰的抉擇來。

我的處女作”抉擇”影片在2003年以DVD形式出版,在未經媒體宣傳,只靠觀眾口碑相傳的情況下,2年之內竟然連續再版3次,其流傳廣達全球4大洲,更遑論中國地區的自行翻版數量了!許多人告訴我他們對”抉擇”的喜愛,不僅自己反覆的觀賞,也贈送給親朋好友;有一位企業家更是一口氣訂了1200片DVD,贈送他公司的每一位員工。其中曾經發生幾件故事,讓我十分感動,例如有一位好朋友,本身是牛津大學的航太工程博士,他一向熱心用科學觀點來傳講信仰,卻苦拿自己的妹妹無輒,因為他那號稱「鐵齒」的妹婿醫生一向堅信無神論。於是我的博士朋友決定送他一片”抉擇”聊盡心意。沒料到這位醫生看完了影片,竟然親自寫了一封信給我,坦誠表達他的感動,並且附上一筆奉獻金,希望再訂5片”抉擇”贈送給其親友,而他自己也願意考慮接受這信仰!

還有遠從加拿大極北地區的教會送特地來訂購一批DVD,並且希望我能親自前去為他們舉行音樂見證會。不久前,菲律賓地區也有不少人觀賞了這DVD,因為影片有附加英語字幕,他們因此專程邀請我前往菲國3大城市,作一趟音樂宣道之旅。台灣一位綠黨朋友,更是專程送一片DVD進去總統官邸,邀請陳水扁闔家觀賞;眾多的鼓勵委實讓我覺得寵若驚!自此,我肯定了用紀錄片傳福音的巨大影響力,也更加深對它的熱愛。

曾有廣播電台的主持人訪問過我, 她想知道當初是什麼樣的動機鼓勵我去製作這部「抉擇」?我只記得當年我就像剛接過奧運火炬的運動選手般,只知埋首努力以赴,去完成那被交託在我手中的使命。我日以繼夜的工作,心裡有一把熊熊大火支持著我的意志和體力。我手中沒有講稿,眼前也沒有劇本,腦中卻有源源不絕的異象供我取用。等到終於完成這個使命之後,豐碩的成果簡直讓我覺得無法置信,而我只是負責傳遞這中間一小段落的聖火而已!如今看到有不少人也接收到相同的異象,繼續傳遞這把神聖的火炬,我實在暗自驚奇不已!你若問我究竟是什麼樣的火在鼓勵著我們呢?我只能邀請你親自去觀賞吧,因為你一定能領悟出來的。

聖經記載說:
「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 馬太福音5章6節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