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強–破解風水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中國人一向崇尚風水、術數,造就了很多堪虞學家風山水起──出書、上電視甚至紅得拍廣告,當中還有些有幾十億身家,我們今集的嘉賓James是風水師傅,浸淫了五十年,為人看風水普遍收幾十萬,今天他已經金盤洗手,帶我們拆穿這個堪輿騙局。


我研究風水已接近五十年:算命、占卦、面相。一眼看這個人,耳朵這地方如果長得很美,像滴水的位置,這人會比較聽話;像我這樣闊平的,這類人是比較反叛;眉心旁這位置叫「奸門」,若果不夠飽滿,比較凹陷的話,夫妻感情比較差。看一個人的嘴唇,上面這地方比較厚的人,說話能力比較強,管理能力比較強。

前人用他們累積下來的經驗,統計學中找到這些秘密,這些秘密傳給下一代,你可以用正面的角度去看它,但現在的風水師最不好是用靈界來嚇你。

電梯房可能在你屋子旁,師傅拿著羅庚走到附近,針不斷擺動,但師傅不會告訴你那裡有電纜,他會告訴你那裡有邪靈;兩座大廈中間有縫隙的地方,天斬殺,這方位如何,你家會死人,拜拜哪些東西,放些甚麼鎮宅。收你幾千元放在桌上,心理安慰,師傅甫進門,第一句話跟你說:「這屋令你們夫妻感情不好。」試想一個人剛回家,家裡亂放滿鞋子,廚房骯髒、睡床亂七八糟,她的老公也不想回家,是風水先生厲害嗎?其實不是,他口技好而已。

找我最多的當然是算命,江湖訣,身若由殺地。這人身上有疤痕,坦白說一個人活到幾十歲,有甚麼可能沒疤痕,一定中。「不是,我沒有!」「你今天沒有,過兩天你就有、下個月你就有,總之你一生中總會有。」

有亥之徒,酒井之徒,八字裡面有「有」有「亥」,兩個字碰在一起,這人喜歡飲酒吸煙──「不是,師傅,我不能喝酒!」那你怎麼說?「那麼你的福緣很好,你八字雖然有,但你的後天原來幫了你!」

還有一樣很絕──「你應該有兩兄弟。」他說:「不是呀師傅,只我一個!」「你回去問你媽,打掉了一個你不知道。」「媽說她沒有打胎…」但你已經離開,你會回去找那師傅算帳嗎?

來看風水、算命的人,一坐下你就知道他心中有事,你第一句跟他說這話就可以:「不要緊,你放心,萬事也有解決!」這句話可以收他很多錢,因為他發覺原來解決在你身上。


在鏡頭面前肆無忌憚,破解風水的張偉強James,是一位堪輿界的老行尊,他冒著被行家投訴、打爛自己飯碗,都是想借自己的故事,讓人看清真相。


我記得十多歲隨家人去喪禮,去到殮房看見死人躺在床時,真的很怕,到底如何可以不用死?我小時候讀佛教學校,高僧間中會來講學,天天唸經、潛心學佛,始終我也離不開輪迴、跳不出三界,你說我下一世會好,這是下一世的事,那我今世呢?我現在豈不是要繼續面對苦難?

機緣巧合下,十多歲那年,我遇到一位師傅,他說收我為徒,他家有神壇,教我請神、捉鬼、風水,學這些沒壞。由那時開始我離開佛學,因為我發現原來有法術,過程中我跟過挺多師傅,好像香港第一代教風水的,姓林,在電視上看到的也是他徒弟,讀中學,我作文故意在文章中,寫一些算命、風水的東西,同學都說我是位師傅。當時我很會出風頭,告訴同學,明天你的書包會丟掉,後天你會病,挺準的,每一次將經驗累積時,我發覺準確度愈來愈高,對那感覺愈來愈強。

讀書後出來工作,一帆風順,89年老闆說要離開,我就跟他說:「你走,那些工人讓我接管。」當時我接手電子生意,自己擺放風水陣,很快就建廠、買地,覺得自己的風水能力不錯,我還是不搞那麼多事,自己出來開檔。


於是James將生意全權交給太太,自己就主力替人看風水,他的定位還有別於一般風水師。


開寫字樓擺檔、請秘書,你只是一般算命師,賺不了大錢,我就要做隱世師傅,客人坐下,我就收幾十萬,沒幾十萬我不看,嚇怕他們。我會告訴他,你是我朋友,不要緊,我贈你,其實過程中借他的口幫我宣揚,這師傅跟街檔的不一樣。

那位上電視的收五千元,這位收二十萬,怎能比?不能相提並論,第一次看風水去跑馬地,客人買了一間舊樓,我拿著羅庚上去,一進門,那女人帶著小朋友,小朋友噗一聲跌在地上,可能被絆倒,那就簡單,我收工了:「這房子很陰,很多邪靈在內,不能住。」我收了五千。那房子好不好?坦白說羅庚我還沒開!

金管局一位挺出名的人,來找我時很沮喪,他問了一句,我說:「好,我告訴你,二十萬。」他真的開票給我!你在那裡放幾個紫水晶,那邊放幾朵玫瑰花,要新鮮,你每天過鐘要更換,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當他完成這些動作,他內心很自然覺得成了!但過程中,很多時候自己良心過不去,別這樣騙人。

錦田有個村的村長,請我看風水,我拿著羅庚進屋一看,坐下來就說:「這屋應該有很多人癌症病死。」村長說:「你很厲害!」他村屋旁有條高壓電纜在窗邊經過,那條高壓電纜,令我羅庚的針止住,動也不動,可想像磁場極大,正常人在如此高的磁場下,怎可能不生病?其實我可以說得很玄妙,這屋很陰,地下有很多鬼,但當時我很老實告訴他。


道行再高,也敵不過良心的責備,不過人在江湖,James始終要跟隨遊戲規則,幾十年來他四出看風水,唯獨有個地方,他一定不去,直到2011年他才破戒。


一直拖著孫女逛商場,途經發現有間教會,「爺爺,我要去那裡!」(當時她三歲多)「不是吧?你看那些大人坐著,不能說話,很靜,沒小朋友!」「爺爺,我不管,我要去那裡!」我滿身法力,我進到教會,要跟祂鬥法嗎?


我著他進去,但他說不好,後來我拉他進去。


老本行,我立刻把教會的人,像掃描般掃一次,到底是哪些人來教會,不聽話、不乖、不孝順的、很反叛的人全都坐在教會。在台上舉手讚美那位,以我們看相來說,是打老母那種,後來我發現他原來是最孝順!母親不能走,他推著輪椅陪她看大戲。破了我呢!

第二個星期日早上起來,孫女拍我說:「爺爺,我又要到那裡!」如是者帶了我去三星期,後來我去美國,有時差,睡不著,打開電腦,看甚麼好呢?想了想,去了幾次教會,不如讀聖經,第一章開始讀,《創世紀》──一看,神創造天地,跟我們道家說的一模一樣,盤古開天闢地,我心想,不知道是誰抄襲誰?

新約──《馬太福音》──不是嗎?談家譜?佛經、道德經也好,我可以逐字跟你討論,但這本經書我看不懂!

回香港後,我下定決心,作人生第一次祈禱,如果祢真是神,祢那麼厲害,你著人教我讀。第二天去到教會,台上舉手跳舞讚美的,又是他,他讚美後下台,直線走到我面前,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他說,弟兄,我陪你讀聖經好嗎?我很愕然!我問他一些人生的問題,他說:「弟兄,你很難搞!你的問題我真的不懂答,我介紹一位老師給你!這位黃弟兄對聖經非常熟悉,他開放自己的家,他可以跟你討論聖經一整天。」

我選擇比較短的經卷讀,《哈巴谷書》只有三章,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兩天我讀了四十多遍,哈巴谷先知質疑神,過程中變為頌讚神,哀求神的過程中,最後變為歡呼吶喊,神祢真偉大。其他宗教沒這事,我讀其他經書不會看見這些場面,這令我沉迷了下去。

我抓住黃弟兄,著他解釋給我聽,可能我習慣幾十年來,用解籤的方法去解讀聖經,某一兩個字,我會査考英文怎麼說、希伯來文怎麼說…。每天讀十多小時,拿著聖經不願放手。


聖經就好像一塊磁石般將James吸著,除了食飯、睡覺,他書不離手,還發現當中有很多,有違自己以往所信的一套。


儒家思想提出,人最難過「獨處」,很多歪念從「獨處」而出,我在街上拿著垃圾,眼見垃圾箱很遠,看看旁邊有沒有人,沒有人,扔掉。如果我信佛、信道,不可以如此做,沒陰德,拿著垃圾扔去垃圾箱。原來基督徒不是這樣想,我將垃圾扔在垃圾箱,不是為積德,而是因為愛,我愛我身邊的人,我不希望將不好的東西帶給身邊人,這就是最大分別。

你不知道積這陰德能否抵償你的過,你永遠活在不開心的境界,而今天我信耶穌,我知道我的罪已被洗淨,成為新人,我天天活得很開心,就算我今天犯錯,也不需要唸一萬次經去洗罪,認罪悔改就可以。

論平安──假如風水師外出飲茶吃飯,派桌25號,25交加必損主 ,爭執衝突王;23鬥牛煞,會吵架,不要;67桌不能坐,交劍煞,拿刀砍人,要不得。

今天我是基督徒,不要叫我排,25號桌我要,家裡裝設神位,早晚上香唸經,今晚朋友請吃飯,晚了回家,過了四點半黃昏日落,忘記回家上香;拜太歲,年尾忘記還,明天在街上被石頭擊中也算到它頭上。糟糕,必定是忘記還神,而基督徒就最平安。不需要考慮今天忘記祈禱,今禮拜的主餐沒領,任何時間,坐巴士時我就在心中說:「主啊,祢與我同在!」我就滿足,我就已經很開心!

災難的問題──年多前我心臟病,入手術室前,人人也會怕,從前我會請來觀音、菩薩,甚至請神上身。今天我祈禱:「主啊,我不知道祢的旨意,我只求一件事,祢與我一起進去!」我作這禱告後,一點害怕也沒有,如果神在那分鐘要接我返天家,我可能會鼓掌,而不是怕。

原來我的信仰就是如此,很多人問我,你信過這麼多宗教,現在都是玩玩罷,兩個月後你會不會信其他宗教,我很清楚告訴他們:不會!從前經歷那麼多宗教原來我沒歸宿,今天我很清楚我有歸宿,我有頭有主,不是靠修煉到自己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如何進入涅盤、成天成佛,不是這回事。

我今天跟隨主就可以,讀聖經感受很深就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是我犯甚麼錯要悔改嗎?不是,悔改就是願意回轉向神嗎?真理很吸引人,有時聽弟兄姊妹說讀聖經很悶,打瞌睡,我說沒聽錯吧,那有可能打瞌睡?讀聖經無法睡,因為要不停追,我悔恨自己太遲讀這本聖經!


信得太遲,James口中的這句說話,很多朋友也難以置信,這位浸淫風水近半世紀的隱世風水大師,今天最喜歡跟人分享,他對各種宗教的看法。


每星期有時間我會約媽媽飲茶,她說一群晨運朋友也來,我說:「好!」我分享見證給他們聽,有些茶客走過,停下來聽,圍著一大群人,到我差不多說完,突然有位很兇的男人衝過來,握緊拳頭要打我,他說:「你這傢伙在這裡講耶穌,全程我也聽了,今天賽馬,快要開跑了,我拿著馬經沒看過,待會開跑我怎麼辦?」聽後我在笑,開心不是因為這群長者在聽,而是賭馬的聽我說,有朝一日我相信神的種籽在他身上發芽。


2013年我跟一群弟兄姊妹去湖南短宣,認識了James,當時他幫忙做翻譯,當他跟會眾分享,風水命理也有不足之處,他又能提出耶穌基督的福音,如何更完整地讓我們人生有盼望,所以當他跟會眾分享這課題時,是很有說服力。


他的膚色有點黑黑灰灰,留一束鬍子,我幻想當他穿上道士袍、戴帽子,真的很像茅山道士,從前他替人看相可以收幾十萬,但現在他願意放棄以前的名利所有,跟隨耶穌。


有時我一開口,牧者就會瞪大著眼看我,我一上台說「我今天談看相」或者「我今天談算命」。有時去到一些地方,我說「今天談觀音」,今天我很有衝動告訴人,我的信仰是這樣,我的神是這樣,你拜的神,我理解,我曾經歷過、査究過、研究過,這些神是這樣,你真的信嗎?我不是攻擊宗教,信不信由他,我的責任只是傳,年尾八、九月有人會致電我,師傅,明年流年運程如何?幫我看看吧!我反過來跟他說,不如這樣,我給你更厲害的東西,這平安比你所拜得到的更多,我為你祈禱好嗎?他們愣住,很奇怪,過程中有人如此信主,為甚麼?他們跟了我幾十年,他們覺得我說話準,他們信我。神讓我經歷幾十年,搞了那麼多事,何不讓我十多、廿歲信耶穌,我就可以開心幾十年,但今天我反過來想,如果我不經過這幾十年,我怎能告訴人呢?


年過60的James,回顧從小探索人生的奧秘,學會一套指點迷津的學問,不過最終他離經叛道,還在2012年接受洗禮。


入道學法時有個寄石儀式,將生命寄託在一件物品,有人寄在石頭,當年我就寄在瓷公仔,天天受香火供奉,道行就愈高,我記得受浸後,第一個想法是把它扔嗎?根據入道時說這是我的命,扔掉會死,如果我信的這位神是沒能力,我該死。拉開垃圾箱,扔掉,到現在四年過去,我沒事!我的神最大!

我今年63歲,神很奇妙,讓我兜兜轉轉幾十年,到我五十多歲湊孫時,呼召我回到祂身邊,我一直靠自己,覺得自己很棒、很聰明。從前我不太愛說話,瞧不起人,覺得用不著跟你說,免得教曉你,走出來就是大師傅姿態。今天神告訴我,謙卑、順服,幾十年來最開心就是做基督徒開始,我在這分鐘很喜樂,我覺得我已活在天國中。


記得跟James談拍攝時,我們怕他會受到不少攻擊和壓力,請他要想清楚後果,但他很簡單只是回覆一句:「我只是講事實。」

James小時候就想人生問題,探討人的終極歸宿,他是一個宗教迷,研究過很多宗教,發現唯有上帝是創造主,耶穌是人唯一的拯救和盼望,他很肯定信耶穌不是眾多宗教之一,而是唯一,信耶穌就是信世界上唯一的真神。

可能有人會說基督教太自私,覺得只有自己敬拜的神是唯一,其他全都不是,不過你可以反過來想,為甚麼人會敬拜神化了的人?為甚麼會拜人手所製的木頭偶像?

浸淫風水五十年的James,他看清了真相,今天選擇相信獨一的主,你又會如何選擇?如果這一刻你有感動,我鼓勵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從前滿天神佛,甚麼也拜,以為可以趨吉避凶,以為可以為我帶來很多財富、很多平安,誰知我甚麼也得不到,我現在仍然沒平安,我相信祢可以幫助我,我現在願意打開我的心門,我相信耶穌祢是獨一的真神,求祢將平安賜給我,將力量賜給我,帶我走一條新的路,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