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基督徒(鄧文清弟兄)

a-true-christian

讀經:提摩太後書第四章6-8節,“我現在被澆奠,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爲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一、一個真基督徒

  我們的鄧弟兄是一個真基督徒。‘基督徒’,確切的講是‘基督人’,是不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基督的人,是舊人已經與主耶穌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主耶穌基督在我裏面活著”的人。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不信神的人對我們說:“你們的主耶穌在那裏?”不錯,我們今天看不見主耶穌,可是我們如果做一個真基督徒,讓主耶穌基督在我們裏面掌王權,我們就能活出主耶穌基督的樣式來。見過我們鄧弟兄的人就知道,他臉上的慈祥、溫柔,他對弟兄姊妹真誠的愛,就可以讓我們看見主耶穌的一部份品質出來。

  我們的鄧弟兄靠著主恩典的確幫助過很多人。我舉個例子:大概是六二年,我們家鄉有一個名叫羅斯碩的弟兄,因爲家境困難,已經絕糧。帶著一個兒子從紫市走到黃村、雙頭等地想把兒子賣掉。沒有人要,來到藍口這裏對鄧弟兄說:“家裏實在困難,想將這個兒子賣掉;一來這個兒子可以有活路,二來賣點錢回家買點雜糧,家裏其餘的人也可以捱捱日子。”鄧弟兄對他說:“這段時間我也很困難,我有一部單車很久想賣沒有人要,昨天剛好賣了,賣了七十元,這是主的預備,你要錢用,我也要錢用;這樣吧,我們一人一半,各三十五元。”今天在爲我們鄧弟兄送喪的時候,希望每一個弟兄姊妹要學習老弟兄的榜樣,做一個有信心、有愛心的真基督徒。

  二、鄧弟兄的一生所走過的是一條十字架的道路

  我們弟兄的一生是多災多難的一生。他年輕時又聰明又漂亮,他完全有可能成爲一個教授或是學者,可是他卻揀選了事奉神的工作,爲著主他放棄了自己屬世界的前途。像他這樣的條件,他本來完全可以娶一個漂亮而有文化的女子爲妻子;卻不得已要同一個不識字的童養媳結婚。生了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心愛的兒子在十多歲時又死了。五十多歲時回到家裏,自己牧羊、養豬維持生計。六十多歲碰上文化大革命,被捉去當‘牛鬼蛇神’來鬥爭,做苦工(整天擔坭)。六十五歲被抓進看守所,坐監二年,接著被判無期徒刑,送往韶關,廣東省第二監獄坐冤枉監,一直到七九年四月,我們的弟兄七十六歲時才得到平反釋放回來。有人問:“鄧弟兄那樣誠心信主,爲什麽他一生人這麽苦?是不是沒有神呀?”是沒有神嗎?不,有神!我們有無數的見證證明有神,我們每一個信主的弟兄姊妹都清楚地知道有神。那我們的鄧弟兄的一生爲什麽這麽多苦難呢?這裏有一個容易被人忽略的真理,就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雖然是神的兒子,可是他在世界上並沒有榮華富貴,他所走過的是一條謙卑、順服、受苦、受死的十字架的道路。我們鄧弟兄的一生也是跟隨主走過一條十字架的道路。我們老弟兄的一生告訴我們,一個基督徒所要得著的並不是這個世界,而是神爲我們預備的,在他裏面的上好福份。

  三、鄧文清弟兄一生所做過的三件事

  剛才幾位都說到鄧弟兄一生傳道的成績,的確,我們的弟兄傳道一生曾經使很多很多人得著了神的救恩,今天這麽多弟兄姊妹來爲鄧弟兄送喪就是他傳福音成績的證據。這事我不多說,我只想請大家注意另外二件事。

  使徒保羅臨終前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事奉神,爲著福音奔跑,這屬於“當跑的路”,我們的弟兄已經跑盡了。可是還有“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是什麽意思呢?一個基督徒就是耶穌基督的一個精兵,當兵是要打仗的。打什麽仗呢?不是像世人那樣拿槍拿炮去跟人類打仗,而是要打屬靈的仗;基督徒的仇敵不是什麽人,而是撒但魔鬼。以弗所書第六章十二節那裏說,我們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摔跤。這撒但魔鬼是與世俗、罪惡、還有我們屬乎血氣的‘自己’聯合起來抵擋神的。不是別的什麽人,而是我們這個向往罪中之樂、軟弱、敗壞、屬乎血氣、在亞當裏的‘自己’就是撒但魔鬼抵擋神的同盟軍(撒但若不借著我們的‘己’他在我們身上就不能作什麽)。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一個基督徒的打仗,就是站在神的一邊來拒絕自己、征服自己,叫我們順服神的旨意。我們的鄧弟兄就是這樣做的:你鄧文清想尋求世俗的名利嗎?不行,你要老老實實的做個傳道人。你鄧文清想另外娶一個又漂亮又有文化的女子爲妻子嗎?不行,這個童養媳就是神給你妻子,一定要與這個童養媳結婚。你鄧文清害怕苦難、監牢、死亡嗎?不行,這是神的旨意,你一定要跟隨主走這條十字架的道路。

  我坐牢時與鄧弟兄同一個監獄,有一段時間甚至同一個大隊,經常可以見到他。我坐監時總想早點出來,政府不准我寫上訴沒有辦法;政府准我寫時,我是盡情地寫的(我認爲寫上訴也是作見證的機會)。我們的鄧弟兄卻不同,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政府的工作人員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對他說:“你的案情若有什麽出入,你可以寫上訴。”可是我們的弟兄卻回答說:“你們錯了是你們的事,不關我事,爲什麽我要寫上訴?”怪吧!鄧文清坐監不關鄧文清事,是老糊塗或是神經病吧!不,都不是,我們的弟兄非常清醒。屬乎血肉的鄧文清‘自己’當然是希望得著自由的,只是屬乎靈的基督徒鄧文清知道自己的坐監是出於神的旨意,應該拒絕‘自己’希望得著自由的願望,無條件的順服神的旨意。主耶穌說:“有人強迫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我們弟兄的‘美好的仗’就是這樣打的。

  最後,“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一個基督徒應該愛神過於一切,應該不顧自己的得失、榮辱遵守神的命令。對於神一般的命令,如“要孝敬父母,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貪婪,要愛人如己,甚至像主耶穌舍己愛人那樣愛弟兄姊妹,我們的弟兄都能夠守住,那是不用說的了。還有一些特殊的命令,我們看他守得怎麽樣?請大家想一想,鄧弟兄本來是浸信會的大牧師,是巡徊佈道的巡牧,爲什麽他大牧師不當,卻要回到藍口來牧羊、養豬呢?因爲他看見教會的宗派在神面前是錯的,他爲了守住所信的道,寧可大牧師不當,脫離了浸信會的宗派。文化大革命中他爲什麽寧願挨鬥爭、做苦工、坐死監而不肯否認主的名呢?是爲了要守住所信的道。最近這幾年他爲什麽不在河源當牧師,而要回到藍口,還不斷的受到人的圍攻呢?是爲了要守住所信的道。

  耶穌基督是牧人,我們是他草場上的羊群;主耶穌自己說:“他……既放出自己的羊來,就在前頭走,羊也跟隨他”。我們的牧人主耶穌在世界上帶頭走過了一條十字架的道路,我們的弟兄是我們的帶頭羊,他也跟隨著主耶穌的腳蹤回到主那裏去了。今天我們來爲我們的弟兄送喪的時候,希望弟兄姊妹要留心察看我們的弟兄一生跟隨主所留下來的一行腳印,讓我們也沿著主耶穌基督和我們弟兄的腳蹤來奔走這條屬天的道路。

  當然,話還得說回來,我們的弟兄有沒有缺點呢?有的。可能鄧弟兄的家人、親戚、朋友和弟兄姊妹都會發現鄧弟兄有缺點;這不奇怪,因爲鄧弟兄也是人。古今中外只有一個人是完全的,就是主耶穌基督。其餘的人,包括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衆先知、衆使徒都是有缺點的。我們是信仰神和他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而不是信仰那一個人的。我們不要因爲在弟兄身上看見一些缺點而跌倒。

  願親愛的主與我們衆位同在,阿門!

文:式微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