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中國的宗教問題(劉澎)上

21世紀中國的宗教問題(劉澎)上

 
 
00:00 /
 
1X
 

語音(普通話): 講員:劉澎教授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

謝謝邢教授,謝謝崇基學院,第三屆<基督教文化節>請我來,讓我有一個機會,訪問這一個美麗的校院,參加大家的活動,同時給我一個機會,跟大家說一點分享,我可以把我對一些問題的理解向大家作一個報告。

這個問題的題目稍為大了一點,實際上我這個題目可能也有一點想法,就是想說的話很多,這個要說那個要說,乾脆就用一個很醒目的問題「中國的問題」,為什麼我要說中國的宗教問題呢?實際上重點是在「宗教」這兩個字,中國有很多的問題,中國的各種問題,我想我不須要說,大家比我還清楚,像我們在國內講的三農問題、分配問題、衣飽問題、住房、教育、很多問題,天天都談這些問題;你要看報紙的話,就是沒有一天報紙上說今天沒有問題,就是各種問題都有,但是很少看到報紙在談宗教問題,正因為這樣,我想大家談論了我就不一定談了,大家不談的或者說還沒有引起足夠重視的,我想是不是大家也有興趣了解一些,我就談一下這個宗教問題,否則的話,中國正在掘起,國內人覺得中國要做大國了,國外的人也在談中國要做大國了,要做大國就要有做大國的一個眼光,這樣的一個態度,大問題要解決,小問題也要解決,宗教是大問題還是小問題呢?讓我們來看一下,宗教是什麼情況?

首先就是一個事情,它大不大小不小,重要不重要要看它涉及多少人,如果它涉及兩三個人,我們可以忽略不計,如果涉及千百萬人、億萬人,這個就不能說它是個無足輕重的問題了;首先中國很多人說,「有多少人信宗教?」沒有人統計過有多少人信宗教,統計不清楚;官方的說法,就是政府的說法,原來就有一個很老的說法是一億多,一億多是多少人就不好說。後來去年上海有兩個學者說,這個數字好像不太準確,應該乘以三,那就變成三億了,但是也就是《中國日報》登了一下,其他人並沒有太多的認可,官方也沒有否認,也沒有認可,我們就姑且說是一億多吧。在一億多裡頭,當然這個信教的人數,不是說一億多都是一個教,它是分散在各個宗教裡面的,政府認可的大概有五個宗教,大家都知道,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除了這五個宗教以外還有沒有呢?還有一些宗教,或者還有一些有信仰的,但是我們沒有用 Business Organisation,我們不用這個方法,我們就說還有一些民間宗教,還有一些民間信仰,例如福建很盛行的馬祖,你說它是宗教,還是不是宗教?官方說這個身份不明沒有說法。

還有一些古老的宗教,但是它還沒有列在五大宗教裡面,如東正教、猶太教、巴哈依教,還有其他新興宗教。這些宗教是不是宗教?這個不好說;什麼是宗教呢?也不好說;因為一說這個問題便會變成一個大家爭論的問題,說不清,那我們便沿用過去的說法,中國有五大宗教,我們暫且在這五大宗教範圍來說問題。

五大宗教要具體看一下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就是五大宗教裡頭,我把它分成了三類,這三類就是說宗教和非宗教是不一樣,但是宗教裡頭也不可以一刀切,裡面各有各的情況。這三類裡的第一種是中國老百姓,或者說中國人傳統上認為「好像是自己文化一部份」,然後佛教、道教,道教是土生土長的,這不用說,但是這個佛教是地地道道的外來宗教,但是因為時間長了,大家就覺得好像是自己的文化,佛教現在影響相當大的,如果到廣東過了羅湖去看,那個廟宇香火很旺,到海南島也是香火很旺,大年初一要上香,一柱香要拍賣到幾十萬,老百姓想上香也上不了,還得讓當官的先去;道教當然就比較弱一點,為什麼弱呢?因為道教不太愛宣傳,有了秘密都是天機不可洩露,誰也不知道是什麼,道教的人數稍少了一點,影響就比較沒有佛教多,佛教確實是非常廣泛,這是中國文化一部份。第二類宗教情況就是伊斯蘭教,伊斯蘭教是有10個少數民族信仰,它是民族的一個特點還是一個宗教問題呢?這個是民族問題還是宗教問題?要讓我看的話,它是帶有更多的民族性、帶了社會性,而不是說這些人是因為神學問題、因為信仰問題;他生在這個民族,應該是維吾爾族,回族或者是東鄉族,他生下來就是,到底他對伊斯蘭教、對可蘭經理解多少是另外一回事,反正生下來就是伊斯蘭教徒,穆斯林,與其說它是一個宗教,不如說它是 Identity(身份),本來証明自己和漢人不一樣。還有一個宗教,我紙上沒有寫,實際上也有,就是喇嘛教、藏傳佛教,西藏有這個,雲南、四川西部、青海、甘肅也都有,這些宗教就是喇嘛教和伊斯蘭教基本上是屬於這個「民族信仰」。再下來的第三類就是基督教、天主教,大伙人說是洋教;要說洋教要說的話會很長,說「這個是帝國主義、鴉片戰爭,有一個不好的出身,背景不成。」不管怎麼樣,現在這五個宗教都是國家承認的 。

我第一個想說的意思就是說,宗教方面如果有問題,是取決於「你跟誰在說話,誰在聽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國家管宗教的人,他要說的話,你若聽他說就有一套問題,你要是問一個有信仰宗教的人,他說的是另一套,這樣的話到底是什麼問題呢?這是雙方在說這個問題的想法不是一回事,我就用了一個比較客觀的方法,就是先把政府認為宗教方面,存在什麼問題,從政府角度說一下,然後從宗教角度也說一下,把雙方的觀點,雙方認為的問題都擺出來,大家可以有個分析。也就是說,不是「有沒有問題」,是「從什麼角度看這些問題」,咱們先從政府角度看。

政府的關注點,說宗教上面問題很多,現在需要加強管理;第一類問題,若是讓我分類就是利益問題,這就是佛道教;這個佛道教的問題,凡去過內地的人都知道,香火旺盛,好不好呀?好!人多、熱氣騰騰、煙火燎燎、香煙燎燎,很好;但是這個人越多事也多,捐的錢也多,錢多了,這個佛教不受工商局的管理,不受稅務局的監督,我們又沒有慈善法,我們又沒有對非營利組織的一個監督機制,這些錢捐了以後去了什麼地方?怎麼花?誰來掌控?每個廟裡頭都有寺廟管理委員會,是不是能管住?誰當這個主持?這些都是問題。還有很多人一看,現在幹任何事情都可以發財,把衣服一脫,袈裟一穿,白天當和尚,晚上是打電腦、玩遊戲,甚至到歌廳,「這個也可以!」為甚麼呢?「這是一個賺錢的行當!」上個星期我在北京開了一個會,有人說佛教現在很容易發財,怎麼發財?佛像開光!這是要做一些法事,婚生嫁娶更不用說了,請一個法師來...,但若是普通的百姓生活怎麼辦呢?也可以發財,比方說,某一位先生很愛車,買了一台車,要請法師來為這一台車開一個光;某位女士買了一個漂亮的手機,給這個手機也開個光;這事真是無窮的多,那麼錢就會很多,這樣的話,蓋廟的風氣也會很多,裡頭的問題在管理方面,不按教規、不按戒規辦事的很多,所以按佛教組織內部的人說,已經到了不改不行,再搞下去,就是有問題的地步了。所以,去年十二月我們在國內專門開了一個關於管理方面的會議,佛教自己也說到很多這些問題,這些我們就不在這裡多說了。小廟的氾濫,裡面的不守戒規的事情太多了。但是這些問題,整體上來說是一個利益問題,也就是說,這些問題都是「錢怎麼分?錢怎麼花?」它沒有從政治上和政府發生對立,它只是說「寺廟內部的管理和政府不同部門的問題。」宗教部門要管宗教,少林寺是不是要上市?釋永信說「不上市,那麼我現在搞一個集團公司,收入上億,這個很好。」

這個宗教當然很肥了,宗教部門很好,文物部門也來、旅遊部門也來、其他部門也來,這些部門之間,園林部門也在嘈,就是說,有一個利益分配。第二類問題,就是我剛才所講的民族問題。新疆是伊斯蘭教比較多,西藏是藏傳佛教,這兩個地區還有一些民族聚居地區,是宗教問題和民族問題交織在一起,你說這個伊斯蘭教的問題是宗教問題還是民族問題?我剛才講了,是不是生在伊斯蘭教家庭裡頭,就自然地是穆斯林?他對這個信仰是怎麼樣的?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他就自稱說是「穆斯林」,這樣的話,在統計上面就把所有少數民族都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十個民族自然統計為伊斯蘭教;直到發生矛盾的時候,一個人掛一個豬肉,那是民族衝突還是宗教衝突?經常都有這樣的問題。但是,即使有這樣的問題,這種問題也是局部性的;這個喇嘛教的問題、西藏的問題、新疆伊斯蘭教的問題和漢人衝突的問題,都是地方性的,它沒有影響到全國,在上海、北京、天津、廣州,它還不是說每一個城市、每一個地區,都有這樣的一個喇嘛教的問題,或者說伊斯蘭教的問題,不是這樣子的,也就是說,有一些問題,但只是局部性的,更多的是帶有民族性的。

第三類問題就比較複雜了,第三類問題就不是利益問題,不是錢的問題,也不是民族問題,是政治問題。這個政治問題是誰呢?就是基督教、天主教。說到基督教和天主教就更複雜了,大家都知道基督教在全國有兩會,這個很好,有丁主教,有各自的系統。但是,還有一些教會也是基督教,也自稱基督教,但卻沒有註冊,也不受三自的領導,如果數目很少也就算了,但到處都是,遍地開花,要找一個地方是沒有基督教還真不太容易,你若只說一個地方,新疆?西藏?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必定有基督教、家庭教會,為甚麼叫家庭教會呢?家庭教會不是說它是一個教派,它是因為沒有教堂,老是在家裡聚會,久而久之大家就把它叫成家庭教會,實際上這個家庭教會最大的特點就是草根性,誰跟誰聯不聯繫也無所謂,也沒有領導,自己能發展就發展,若不能發展它就算,它不是一種很嚴密的、有組織的體系、全國性的成立,它不是這樣的;都是群眾的需要,群眾自己搞起來的,到處都有,廣為傳播,人數有多少呢?有說1億的,有說8千萬,7千萬,5千萬,6千萬...,官方統計說基督教是一千六百萬,我們就取一個折中的態度,就說官方的一千六百萬有人頭的,政府沒有登記的,不清楚的,可能也有幾千萬吧,至少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再下來最後一個就是天主教,這個天主教就更有意思了,天主教是有一個愛國會,這個愛國會的組織很嚴密,有主席、有副主席,愛國會裡頭有主教、有教區,都滿好的。但是,還有一套,這裡頭也有一個它的組織,這個組織政府就沒有承認的,可是教皇承認。政府承認的愛國會跟教皇沒有關係,不是現在沒有關係,五十年代就把關係割斷了,那就變成了一個是政府認可的,但是跟教皇、教廷沒有關係,一個是教廷認可的卻和政府沒有關係,而這兩個教會都是叫天主教,老百姓或者說是信徒,都無所謂,但是它在上層,兩種教會的上面,確實有權力或者是利益之爭,到底一個天主教是不是應該和羅馬聯繫,發生關係呢?中梵之間應該怎麼辦?政府正在和梵帝崗談判,可是談判不是說一下就能談成的,談了三年五年十年,幾十年過去了,現在就是這麼的一個情況。

這就是中國現在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等,大致的情況。我把主要的情況說了一下,現在這個問題在那裡呢?這個問題政府就說「宗教裡頭有很多問題,佛教、道教要加強管理,因為太混亂了;伊斯蘭教、喇嘛教涉及到民族問題,要維持祖國的統一、領土完整、民族團結,不要搞分裂;至於基督教和天主教要防止西方宗教勢力的滲透,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要小心有人會利用宗教來搞一些其他的事情。」為了要把這些沒有政府認可的教會納入到三自愛國會裡頭,尤其是基督教和天主教,政府也做了很多宗教、統戰、公安、工青團、工會婦聯,聯合了很多力量,綜合治理、打擊非法...時間不是三年五年,這個時間相當長,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呢?就一句話「現在的人比原來的更多了」。這也是沒有辦法,如果說集中組織不努力嗎?也挻努力的,工作也多的,幹部也辛苦的,可是這個人數在迅速的發展,這怎麼辦呢?這個...唯有繼續打擊非法、依法管理,沒有太多新的、好的戰略;對家庭教會、地下教會現在就變成這種「不打不行,打也不行」,不打它就一直發展,打也不行,打了它還是要發展,「不行也要打,白打也是打」,平時也就算,放它一馬,要不就來個運動,好像最近要搞個甚麼事情,就是突擊打一下,搞一個甚麼甚麼行動,長年累月的就是要「打」,要打到甚麼程度呢?打到哪,就算哪!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