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五、魂與靈

「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裏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來書第四章12節)

說到十字架的問題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要弄清楚的,就是「靈」與「魂」的分開問題。前面我們說到,對於十字架,我們要靠著神的恩典,默默的忍受。只是我們不要理解成做基督徒是單純的逆來順受,無所作爲的。不是的。十字架只是要對付我們的「己」,亦即我們的「魂」。我們的「己」受到對付,是爲了讓我們裏面「靈」的生命能夠成長,是爲了讓基督能藉著我們「靈」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有路出來,可以活出基督的見證。甚麽時候,若我們的靈出來了,我們要堅持;若我們的魂出來了,我們要接受十字架,我們自己要服下來。因爲我們的「靈」就是神住在我們裏面的生命。不單我們是這樣,就是主耶穌也不例外,他說:「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你不信麽?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約翰福音第十四章10節)

只是,我們怎樣知道我們說一句話或是做一件事,是出乎我們的「靈」還是出乎我們的「魂」呢?

應該說,這是一個比較困難的問題,不是靠著我們自己能夠弄得清楚的。希伯來書第四章12節告訴我們,「神的道」能夠辨明我們「心中的思念和主意」,能夠刺入剖開我們的「魂與靈」。分開、辨明我們「魂」或是「靈」,就是辨明我們「心中的思念和主意」。我們的心中常會出來各種「意念」,如果那些意念是罪惡的、汚穢的,我們很容易辨明那是出於我的罪性,出於我的己,亦即我的魂;可許多時候,我們裏面的意念似乎是「善」的、「正義的」,也會出於我的魂,要辨明這「意念」是出乎靈還是出乎我們的魂,就要靠神的道(神的話),靠著從神來的啓示和亮光了。

爲了說明這個問題,讓我們來看一些例子:

列王記下第一章,亞哈謝王差遣的五十夫長對以利亞先知說:「神人哪!王吩咐你下來。」以利亞回答說:「我若是神人,願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你和你那五十人。」這是神的靈藉著以利亞的靈從他口中出來。而路加福音第九章52-56節,雅各、約翰因看見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耶穌,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麽?」雅各、約翰這樣說,卻是出於他們的魂,是出於他們那要滅人性命的「己」,所以主耶穌責備他們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

當猶太人在客西馬尼園中捉拿主耶穌時,彼得拔刀砍掉馬勒古的一個耳朵,是出於彼得的魂,出乎他的血氣之勇,耶穌叫他「收刀入鞘」。而使徒行傳第五章1-10節,當亞拿尼亞、撒非喇夫婦欺騙聖靈時,彼得說:「你們爲甚麽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擡出去。」這卻是出於彼得的靈,是主的靈藉著他的靈從他的口中出來。

約翰福音十八章19-23節,當耶穌在祭司長面前受審時,耶穌回答祭司長:「你爲甚麽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我對他們說的是甚麽;我所說的他們都知道。」一個差役用手掌打他說:「你這樣回答祭司長麽?」耶穌義正詞嚴地說:「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爲甚麽打我呢?」耶穌這樣說是出於他的靈。使徒行傳二十三章1-5節,保羅在公會前受審時,大祭司亞拿尼亞吩咐人打他的嘴。保羅對他說:「你這粉飾的牆!神要打你;你坐堂爲的是按律法審問我,你竟違背律法,吩咐人打我麽?」保羅這樣回答卻是夾雜著他的魂,所以當旁邊的人說:「你辱駡大祭司麽?」保羅碰見經上的話:「不可譭謗你百姓的官長」時,就看見自己魂的動作,便馬上服了下來。

文化大革命時,有一個老弟兄在一封公開信中,有攻擊當時國家的領導人的話,因爲他們逼迫我們信耶穌的人;我心裏覺得不對,對他提出來,老弟兄覺得難於接受,說:「路加福音十三章31-32節,有幾個法利賽人來對耶穌說:」離開這裏去吧;因爲希律想要殺你「時,耶穌說:」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爲甚麽耶穌可以罵希律爲狐狸,我們卻不能攻擊那逼迫我們信仰的領導人呢?」我雖然覺得老弟兄這樣寫信不對,可是我自己心裏也一樣是攻擊那些逼迫我們的領袖們的。甚至到了監獄,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含沙射影的攻擊,攻擊完了,還會欣賞自己的巧妙。直到有一次,主使我看見這是出於我的「魂」,出於我的「己」的敗壞,我才看見,我實在是與主耶穌同釘十字架的一個強盜,我這才服了下來。

同樣一句話,同樣一件事,在這個人口中說出來或做出來,是出於靈;而在另一個人口中說出來或做出來,卻是出於他的魂。甚至同一個人,在這個時候做這件事,是出於他的靈;在另外一個時候卻出於他的魂。蓋恩夫人是很樂意施捨的,她的施捨也蒙主悅納,可是一段時期,主卻讓她看見在她施捨時,夾雜著她那自己要做好人的「己」在裏面;爲了拒絕她的「己」她好長時間不能施捨。

有一個傳道人,很熱心傳道,很多人都誇獎他熱心愛主,可是有一天聖靈照亮了他的心,使他看見他的熱心原來是出於他的「魂」,出於他愛顯揚自己動機。

有許多時候,我們覺得我們的妻子、兒女或是兄弟、姊妹很不像話,使我們很難受,我們要在主裏面好好的管教他們一下;可是當我們管教他們時,主卻使我們看見有我們利己的動機在裏面,這是我們的「魂」。這時,我們要作的就不是管教,而是要背十字架。我們要知道,他們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爲主要藉著他們作爲十字架來對付我們,難處首先是在我們身上,而不是在他們身上;只要我們接受了十字架,主會使他們得到改變。也有的時候,主使我們看見我們是爲著自己的利益(這也是我們的魂),不敢管教,像撒母耳記中的以利那樣;這時候,我們就要靠著神的恩典剛強起來,讓主藉著我們靈出來管教我們。

我們常常只從外面去尋找是非、錯對的理由,其實有許多時候是無法從外面的理由來判斷的。一個在主裏面有學習的弟兄寫詩說:「靜我也錯,動我也錯;不說不安,說又太過;都是失敗,都是軟弱,都是不妥。」這是說到看見我們「魂」出來時的光景。如果是神的靈藉著我們的靈出來,那就完全不同了;那就是:靜我也對,動我也對,說也對,不說也對;摩西在下西乃山時,發怒摔碎了十誡的石版還是對的,因爲不是他自己,而是神的靈在他裏面出來。

有的弟兄姊妹,特別是初信的弟兄姊妹會說,這很難,怎麽分別得出來呢?

應該說這是難的,靠著我們自己甚至是不可能的,這需要神的啓示和亮光,需要神的道之兩刃的劍來爲我們分開。這就要我們學習親近神,時時刻刻在他面前等候;聖靈會在我們裏面說話,會使我們看見。我們越接近光,就越能看清我們自己裏面的情形。

神要我們揀選生命樹的果子,拒絕善惡樹的果子;我們辨別是非不是單憑善惡標準,「惡」要厭惡,沒有錯,可對於「善」,還要追索到源頭,要出於神的,出於生命的才是真正的善,因爲「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馬可福音第十章18節);出於我們「己」的是神定罪的,因爲出於我們「己」的「所有的義都像汚穢的衣服」(以賽亞書第六十四章6節)。

我們也不是時時刻刻,事事處處都在問是出於我們的魂,還是我們的靈的。我們的信仰有一個原則:「你到了甚麽地步,就照著甚麽地步行」(腓立比書第三章16節)。當我們遇到壓抑、痛苦、羞辱、逼迫,我們掙扎也不能得到解脫之時,我們就當知道這是我們的十字架。當我們要傳福音時,我們就去傳;要幫助人時,我們就去幫;要教導時,我們就教導。不必問是否出於我們的魂,如果神讓我們看見了我們魂的動作,我們再來對付。

28